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七十二章 公子弱智

杜春辉当然不想陈太忠走,这是他唯一生存的机会了。

但是他也很清楚,这黑白色的阴阳狐,是灵狐中的异种,一旦成就兽修,根本不是普通初阶天仙挡得住的,而且这阴阳狐成就妖修的概率也极高,非常可怕。

他估摸着,陈太忠放弃了拳套和拳法,前所未有地拿出刀来,没准能跟天仙拼一下,但他的对手是阴阳狐!

所以他很干脆地决定,点出这一点,反正自己已经走不了,何必拉人下水?

杜春辉是很孤傲的,目无余子到有些不讲理,但是孤傲的人,很多时候也有傲气。

“中阶天仙,那又如何?”陈太忠先是一怔,然后冷笑一声。

他也没想到,自己随便挑战个兽修,居然就是中阶天仙战力的,但是到了这个时候,说什么也晚了。

陈某人已经表示出要维护人族的尊严,那就必须做下去,半途而废不是他的性格,他也丢不起那个人——欺软怕硬的,算什么玩意儿?

那阴阳狐闻言,抬起小前爪,很人性化地摸一摸自己的尖颌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你让我想一想,该用什么方法,最干脆地杀了你呢?”

“要不……赌一赌你几招能杀了我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。

打,他估计是打不过,但若是逃的话,他还是有八成把握逃得了的,若是能挤兑得对方来攻击他,扛过几招的话,也能把杜春辉救下来。

陈某人是血勇之辈,但是明着送死的事儿,他也未必去,总是要有一些生机可以争取,他才不怕拼命。

“看来……你是有点秘术了?”阴阳狐眯着眼睛打量他两眼,缓缓发话,灵狐本来就是极为聪明的兽类,猜出这些并不难。

下一刻,不等他说话,山腰上方,传来一声轻咳。

阴阳狐登时就是一怔,居然就愣在了那里。

“出来吧,”陈太忠头也不回,淡淡地发话,“这两天一直在窥视我们的,想必就是阁下了,跟了一路,能让我见识一下吗?”

“跟踪你的,不是我,”山顶的一块巨石旁,缓缓走出一个人来,身着长衫,脸上戴着面具,不过它头顶两只毛茸茸的狐耳,说明它也是狐族的一员。

“化形狐族,”杜春辉艰涩地咽一口唾沫。

今天若是死不了,他发誓回家就闭关,不到天仙绝不出关。

兽族修炼到能化形,基本上就都是妖修了,甚至妖修都未必能化形,兽修里也有能化形的,但那不是血脉惊人,就是有大机缘的。

不管怎么说,又来了一个最最起码也是兽修的主儿。

孔令剑那些人,已经走出很远了,远远见到,这里又出现了一个化形狐族,都不敢再疾行了,只能一步一步地倒退。

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皱着眉头发话,“感觉你没有杀气……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?”

“这种可笑的伎俩,”化形狐族不屑地笑一声,“想求饶,可以直接说……我讨厌骗人的人族。”

“我还真没想着求饶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只是相信,你们留不下我,只要我能脱身,你狐族就等着我的报复吧。”

“小子,你竟敢跟三公子如此说话!”阴阳狐怒吼一声,一爪向前拍去,隐约中竟然带着风雷之声。

陈太忠身子一晃,眨眼之间,竟然躲出去十余丈,堪堪地躲过了对方的攻击,那一爪落在地上,十丈之内的山石上,砸出一个几达半米深的大坑,碎石乱溅。

这阴阳狐的战斗力果然了得,随手一爪,都是这么大的威力。

“你竟然敢躲!”阴阳狐气得眼睛一瞪,才待继续出招,只听得一声轻咳传来,它才悻悻地收手,然后冷哼一声。

“脱身之后,你要请帮手?”化形狐族看着陈太忠,淡淡地发话,“需要我帮你请吗?你说出名字来,我替你请……不过只限湄涯郡,太远的地方我不想费劲。”

“对付你狐族,我何须帮手?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。

“原来你这么厉害,”化形狐族想一想,然后微微颔首,“既然如此,你们走吧,我也省得为狐族招来大麻烦。”

“三公子!”阴阳狐受不了啦,气呼呼地喊一声——放人不是不是不行,但是,你不能用这么奇葩的理由放人吧?

这厮随便说两句,你就担心为狐族惹来大麻烦——一个小小的灵仙,能找来什么大麻烦?这厮现在自身都难保!

咱是狐族,不能这么弱智啊。

化形狐族淡淡地看它一眼,下颌微微一扬,“我已经说了,放人!”

阴阳狐气得嘴尖的胡须直往上翘,“三公子,他们可是杀了您的小厮!”

原来那被杀的三级灵狐,还有如此的来历。

“你也杀了人,”三公子都不看它了,只是看着陈太忠,“留下尸身。”

旁边的杜春辉闻言,二话不说,抖手就把灵狐取出,小心翼翼地放到地上,然后他想一想,又走几步弯下腰,将那被杀的九级游仙的尸体抱在怀里。

他这么做,也是讨好陈先生的意思——否则以他的骄傲,哪会把一个九级游仙的尸体看在眼里?

“过节既然揭过,那就告辞了,”陈太忠冲化形狐族一拱手。

他也有点纳闷,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,不过,既然狐族这个公子智商有点问题,他也乐得不起刀兵。

“还不走,话多!”阴阳狐的尾巴一抖,瞬间变得有十余丈长,两三丈粗,直接将两人扫出去,不过既然是三公子放人,它在尾巴上也没用狠劲儿。

可饶是如此,这一股大力,也将陈太忠二人扫出五六十丈。

陈太忠看一看那粗长的尾巴,又看一看三公子,想一想之后,抬手一拱,二话不说转身就走。

直到那一群修者消失在狐族的眼中,阴阳狐才轻叹一声,“您真的是太好说话了。”

“你是想说,我傻吧?”三公子盯着一群人消失的方向,轻喟一声,也不看它。

“我可没这意思,”阴阳狐忙不迭地摇头,开什么玩笑,它才不敢承认。

三公子沉默一阵,才轻声发问,“此人的步法是缩地成寸,你觉得几招能取了他性命?”

缩地成寸就怎么了?阴阳狐心里冷哼,它可是兽修,虽然不能跟人类的天仙一样飞行很远,但是短期内的凌空飞行,也是没问题的。

再牛的步法,还比得上会飞的?

不过话肯定不能这么说,他想一想,“哎呀,此人肩头估计是藏弓,倒也不太好杀。”

“你啊,”化形狐族叹口气,顿了一顿,话锋一转,“这次的事情,你做得倒也没错,狐族若无劣迹,不能随便被人族杀,只是你应该看准元凶。”

阴阳狐讪讪地笑一笑,“我听说人族有句话,叫做‘瞪我一眼,杀他全家’,原本以为,应该学习人族的想法呢。”

化形狐族很无语地白它一眼……

陈太忠和杜春辉脚上加劲,很快就追上了大部队,不过大家一时间,竟然没什么可说的——丢弃队友,真不是件光彩事,哪怕是遇到了不可抗的对手。

倒是杜春辉沉默良久之后,冲陈太忠微微颔首,“陈兄,以后若有事需要帮忙,尽管来找我,杜某人修为虽然浅薄,一条性命是豁得出来的。”

“我不是帮你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其实一直看这货不顺眼,不过对方这两句话说得情真意切,他也就不好再计较,“只是咱们身为人族,能力许可的情况下,总要维护人族名誉。”

他这话其实没有所指,但是孔令剑一干人听在耳中,总觉得有点不舒服。

又过好一阵,雷晓竹才出声发问,“陈兄,你现在的修为,到底是什么级别啊?”

这也是大家都好奇的,敢主动挑衅成就了兽修的阴阳狐,这绝对不是灵仙能办到的吧?

“你们都看到了,中阶灵仙啊,”陈太忠撇一下嘴巴,“谁练得有灵目术,来,扫一下,我真的不介意。”

他是货真价实的中阶灵仙,但不是表现出来的四级,而是六级灵仙,不过这一点小差距,应该不算撒谎吧?

“真让我们这些宗门弟子愧煞啊,”孔令剑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然后才看向杜春辉。

既然最难开口的时候已经过去了,他就不怕直说了,“春辉兄,不是我们有意撇下你,横断山脉不能随便启衅,这是老规矩,你都差点害得我们陪葬。”

“嘿,老规矩,”杜春辉嘴角扯动一下,勉强算个笑意,却也不再说话。

老规矩确实如此,但是这年头,谁还把老规矩放在心上?不过真要细抠,他多少是做差了一点,反正他此次代表杜家来,是为了修好跟百药谷的关系,既然惹了那么大的祸事,都留得下一条命,他还计较什么?

“好了,找个地方,先休息一下吧,”卓文秀出声建议,“大家都有点心力交瘁了。”

其实现在还是早晨,不过一大早起来,遇到这么大一桩事,众人都觉得,跟赶了半天的路差不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