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七十一章 狐性多疑

黑白狐狸背着手走了两步,又看一看一干人族,“我也不想以小欺大……嗯,错了,是以大欺小,你们就都自裁了吧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卓文秀不满意了,反正已经是个没辙了,她反倒生出点脾气来,“你逼着我们自裁,就不算以大欺小?”

黑白狐狸侧头看她一眼,眼中居然有一分谐谑,“谁让你们乱杀灵兽?该死!”

就在“死”字说出口的同时,冯桦动了,他身子一晃,电射一般蹿向右前方的山脚,竟是要逃跑。

陈太忠一行人是在半山腰扎营的,往山上跑是活生生的靶子,根本不可取,只能往山下跑,既然左前方有敌,右前方就相对安全一点。

冯桦在逃跑的同时,往身上拍一张高阶灵符,嘴里还高喊,“看什么看?跑啊!”

不得不说,他现在的反应是最正确的,兽修这种存在,大家加起来也打不过,更别说那兽修身边,还有两只高阶灵狐。

正经是一哄而散的话,没准能跑几个出去。

不过他的话刚说完,前方猛地出现一只灵狐,一扬尾巴,抖出一颗物事,啪地爆裂开来,冒起一团黄色的烟雾。

“我艹……咳咳咳咳,”冯桦剧烈地咳嗽了起来,想也不想,身子倒飞而回,刚一落地,就蹲在地上,大口大口地吐了起来。

一阵山风掠过,带过来一点黄雾,陈太忠最先忍不住了,一捂鼻子,“噗啊,真臭……这技能太无敌了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取出一个防毒面具来,戴在头上,闷声闷气地发话,“大规模杀伤武器,都快比得上发改委了……”

其他人也被熏得要命,卓文秀捂着鼻子,大声地分辨,“我们不杀灵兽,难道坐等着被它们杀吗?兽修大人你这话,未免太强词夺理了。”

“你们杀其他灵兽,我不管,”黑白狐狸背着两条小前腿,嘴角甚至泛起一丝不屑来,表情相当人性化,“但是杀我灵狐一族,我们却是不能不管。”

“灵仙杀灵狐,杀不得吗?”杜春辉铁青着脸发问了,要说别的灵兽也就算了,灵狐可是他杀的,这责任可太大了。

所以他一定要辩解,“正经阁下身为兽修,一定要杀我们灵仙泄愤,不是强者风范。”

“切,强者风范……强者就不用吃饭了?”黑白狐狸伸出长长的猩红舌头,在嘴角舔一下,冲着他狞笑一声,“我知道你是凶手,你说什么都没用。”

杜春辉原本也没指望能瞒过对方,但是听到对方确定自己为凶手,背心还是忍不住一凉,颤巍巍地回答,“我从来没听说过,灵狐是杀不得的……我又不是天仙。”

“如是我狐族犯你,死在你手里也就罢了,”那黑白狐狸的眼角一耷拉,极为深沉地看着他,“我就只问你一句,我狐族可曾犯你?”

不等他说话,它又阴森森地补充一句,“你若是敢欺骗我这上位者,天仙来了,也救不了你!”

杜春辉的脸色白了又青,青了又紫,最喟然叹口气,“它曾经窥视我,但是……确实不曾犯我。”

“那便是了,”黑白狐狸点点头,伸出前爪一指众人,“所以你们统统都得死!”

它这句话,也是不无道理的。

横断山脉的外围,和靠近外围的部分,是人族和灵兽交界处,冲突免不了,只要不是以大欺小,事情严重不到哪里。

就像卓文秀所说的,人族在这里,经常就被灵兽攻击,不还击不行,而百药谷在这里采药的话,也会跟守护兽拼个你死我活。

这种情况下,修者或者灵兽,哪一边死亡都很正常。

但是一只灵兽不招惹修者,被修者追着杀死了,这修者就多少有点理亏。

而灵狐一族,等闲不会主动招惹太强大的修者,黑白狐狸的生气,也就在这里了——你仗着自己强,硬杀我狐族。

所以它现在仗着自己强,也要欺负人族:我就欺负你了!

黑白狐狸的想法有迹可循,但是卓文秀闻言不答应了,“我们也没动手,为什么我们统统都得死?”

其实灵仙跟兽修,是没资格讲道理的,兽修一怒,杀了眼前这些修者,随便安排个罪名,也就糊弄过去了。

所以说灵仙见了兽修,从来都是要躲着走,遇到好说话的兽修,可能没事,但是事实上,是那些兽修都懒得捏造罪名对付他们。

不过她既然发问了,黑白狐狸也不吝啬卖弄一下口舌,“你们既然是一起的,不阻止他,那就是同犯,同犯也该死!”

“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杀灵狐,怎么阻止他?”冯桦大声嚷嚷了起来,他吐了好一阵,神情有点萎顿,“阁下既然是兽修大人,想必判断得出来。”

“是啊,”孔令剑闻言,也赶紧发话,“你们灵狐固然死得可怜,我们值守的九级游仙,死得也很委屈……你们何尝没有滥杀无辜?”

“杀就杀了,那又如何?”黑白狐狸脖子一直,索性开始不讲理了。

虽然它已经相当于人族的天仙,狐族也是相当聪慧的兽族,但是既然被称之为“兽修”,骨子里还是带着一股子兽性。

“你若是执意动手,那我们也不能束手就缚,”孔令剑眼睛一眯,缓缓地掣出一个钵盂,还有一根灵鞭,冷冷地发话,“百药谷没有怕死的弟子!”

在此前的战斗中,他从来没有露出过灵鞭,想必也是压箱底的绝招了。

雷晓竹、冯桦、卓文秀也是个个神情凝重,各自掣出了兵器——如果必须死的话,不如力战而死,也不负这一世修炼一场。

陈太忠的手里,除了宝器长刀,也悄悄地扣上了三张宝符,其中有一张是中阶宝符,一旦激发,肯定是要以透支生命为代价的。

不过这个时候,雷晓竹居然有心情看他一眼,看到他手上拿的是刀,忍不住微微一皱眉——难道此人最强的,还不是拳法?

眼见大战将起,那黑白狐狸皱着眉头,呆了一阵之后,才哈地笑一声,“我最喜欢有骨气的了,哪怕你们是人族……好吧,今天放过你们,我只要这小子!”

它虽然是兽修强者,但是狐性多疑,对方有两人是百药谷的弟子,它本来就有点犹豫,见到对方要拼命,就有点担心后果。

百药谷只有几个天仙,它是不怕的,但是万一惹出奇巧门,那就不好了,奇巧门上面还有清阳宗。

当然,这俩小小的灵仙,未必牵得出清阳宗和奇巧门来,但是百药谷的弟子,在横断山脉里,名声还是不错的,狐族若是恶了百药谷,自身也会受到影响。

说完,他一指杜春辉,呲牙咧嘴地发话,“小子,乖乖地自己剁掉双腿,听候发落,真待你胡爷爷动手,那你就生不如死了。”

杜春辉脸色铁青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做何种选择,自断双腿他是不会干的,但是想要逃跑,那也是妄想,很明显,灵狐一族在周边还有埋伏。

想一想,他还是掣出了掣出了长剑,同时拿出一张宝符来,剑指黑白狐狸,嘴巴颤抖着,却硬是说不出话来。

“真要找死啊,”黑白狐狸又做出一个很人性化的表情,它“无奈”地叹口气,两尾分别拂向身边两只灵狐,“怎么,你俩还要我动手?”

“且慢,”孔令剑高喊一声,然后拱一拱手,“可否先待我们离去?毕竟同是人族修者,我们不忍目睹。”

“嘿,”杜春辉嘴角泛起一丝惨笑,也没说什么。

“人族就是事儿多,”黑白狐狸很不满意地一摆小前爪,“快滚!”

不成想,它这态度,惹恼了陈太忠。

他看杜春辉,就从来没有顺眼过,按说此人倒霉,他应该高兴才对。

但是事实上并不然,一帮人族修者,被一群灵狐吓得不敢出声,这也就算了,谁让人家修为高呢?风黄界讲的就是拳头大就有道理。

然而,让一群人族撇下同类,就这么离开,任由同类被兽族凌虐,这就是他不能忍的了,更别说对方对人族,还是相当的不敬。

于是他上前两步,抬刀一指黑白狐狸,“杀灵狐的人,我们已经留下了,杀人的灵狐……你交出来!”

“嗯?”黑白狐狸非常惊讶地看着他,好半天之后,才大睁着双眼,不可置信地问一句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陈前辈,”谢明弦跟在他身后,没命地拽着他,哆里哆嗦地发话,“前辈……咱们还有任务呢,不能耽误。”

要说他这反应,真的是很令陈太忠看不起的,但是他也清楚,这个时候,敢跟在他身后,没命地拽他,这已经是冒了奇大的风险。

陈太忠反手打开他的手,眼睛还是直视着黑白狐狸,冷冷地发话,“灵狐是性命,人命也是性命,我们交人了,你呢?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,”黑白狐狸仰天大笑了起来,好半天才止住笑声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有意思啊,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意思的人族了……我要是不交呢?”

“那就少不得做一场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。

“陈兄,”杜春辉出声了,他铁青着脸,冲对方一拱手,“好意心领了,你还是走吧……阴阳狐的战力极强,可媲美中阶天仙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