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七十章 阴阳狐

在遭遇了斑猵之后,这一支修者小队,在横断山脉中,开始陆陆续续遭遇高阶灵兽。

不过可喜的是,此刻众人已经拧成了一股绳,在战斗中,战术也逐渐成型。

陈太忠是当之无愧的近战主力,主要吸引仇恨的就是他。

其次吸引仇恨的,应当是杜春辉,高阶灵仙的战力不俗,他的长剑也是近身攻击的。

此行的雇主,百药谷的两个弟子,主要是远程攻击,他们手里的灵器,最合适这样的攻击。

冯桦主要是游斗,这家伙深得游击战的三味,而且他的出手时机,掌握得非常好,未必能对灵兽造成什么伤害,但是绝对可以起到迟滞的作用。

卓文秀的战法跟他类似,不过她的底牌似乎更多一点,虽然战力一般,可是她手上的灵器要强一些,偶尔还会使用药物。

就采用这样的战术,这支队伍在五天之内,杀了七只高阶灵兽,其中有一次,是对上了两只八级的灵兽紫金貉。

消灭这一对紫金貉,殊为不易,高阶灵符都用了几张,不过探险推进到了这里,就不能讲节省了,一来是收获变大了,二来就是……一旦节省,那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。

唯一失手的一次,是对上了一只九级灵兽,拥有土属性技能和上古血脉的貔熊,这貔熊力大无比防御惊人,大家围着它砍,都砍不动。

它还会沼泽和钻地术,神出鬼没的,想造成围攻的局面也很难,大家反倒是要注意,这家伙的偷袭。

这一战里,陈太忠用的依旧是拳套,不过他非常怀疑,自己拿出灵刀来,使用无欲那一式,是否能砍得动对方。

然而,大家最后还是成功脱身了,这个功劳要归到冯桦身上,他居然模拟出了碧玉王蜂飞行时的嗡嗡声。

碧玉蜂是六级灵兽,它们和貔熊是死对头,虽然打不过,但是胜在数量多,也能让貔熊吃尽苦头。

而碧玉王蜂一旦出现,那就相当于跟貔熊的决战了,不死不休,貔熊对此也很头疼,一般来说,它会避免这样的决战,更别说,这只貔熊心里还很委屈——老子没有偷吃蜂蜜啊。

这一仗,有一个九级游仙断了一只手臂,不过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,遇到了拥有上古血脉的异种、仅次于兽修的貔熊,能脱身已经值得庆幸了。

这只是在猎杀灵兽的方面,药材采集方面,大家的收获也极大——事实上,他们杀掉的七只高阶灵兽,有五只就是药材的守护兽。

当然,没有守护兽的药材也很多,所以虽然距离探险的终点还有两百余里,不过所有人都已经觉得不虚此行了,包括那名少了一只胳膊的游仙。

这天晚上,大家夜宿在一个小山头的半中间,谢明弦被安排到后半夜值守,陈太忠极其罕见地出声,表示谢明弦以后都是前半夜值班,至于原因,他并没有说。

他不说,别人自然也不好问,不过晚饭之后,雷晓竹还是找到了他的住地,“快到地方了,此次探险结束,陈先生有什么打算?”

“等真的完毕再说吧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行百里者半九十,现在还远远不到乐观的时候。”

“只要不出现兽修或者妖兽,应该问题不大,”雷晓竹笑着发话,同貔熊的一战,虽然没有取得胜利,但是这支队伍多了几分自信,九级巅峰的灵兽都奈何不了大家,那除了兽修,还真没什么可怕的了。

她也是这样想的,所以已经开始考虑将来的事了,“你若要有兴趣,我再去派里接几个横断山脉的任务,你看可好?”

陈太忠听了,一时有点奇怪,“现在你就不怕得罪池云清了?”

“你俩的事,本来也不是你的错,”雷晓竹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在百药谷里,也没几个人知道此事……我是你的引荐人,所以才知情。”

那场龃龉,池云清确实不占理,消息一旦传出去,肯定有损百药谷的形象。

陈太忠却没有完全相信这话,他狐疑地看她一眼,“这次你见我的时候,感觉很冷漠,我还以为你怀恨在心。”

雷晓竹一听这话,就有点不高兴了,“是我说你值五块上灵的,虽然现在看起来,你确实不止值五块上灵……不过你总不能说,这算冷漠吧?”

说到这里,她顿了一顿,瞥一眼远处的孔令剑,嘴角微微地撇一下,“只不过有些人嘴比较多,闲事也管得多。”

陈太忠想到孔令剑对自己的警告,于是点点头,“这家伙确实有点莫名其妙。”

“喂,说正经的呢,”雷晓竹将话题绕了回来,“你到底跟不跟我合作?”

“你当我跟你开玩笑吗?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反问一句,“这趟活儿,恐怕比你想的要麻烦一点。”

雷晓竹登时就怔住了,她可没想到,队伍里实力最强的陈先生,竟然对接下来的事态发展,如此地谨慎。

然后,她就想到了安排值守时,发生的事情,于是愕然发问,“所以你要谢明弦值守前半夜……你到底知道了些什么?”

“只是一种感觉吧,”陈太忠笑一笑,抬起头来,向漆黑的远处望去,低声地喃喃自语,“我感觉……有一双眼睛,在看着咱们。”

雷晓竹听到这话,只觉得全身的汗毛刷地竖了起来,她是中阶灵仙不假,但是对于潜藏的未知危险,谁能不恐惧?

她呆了好一阵,才轻声发问,“你……为什么不提醒大家一声?”

“只是一种感觉,怎么提醒?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耷拉下眼皮,竟然开始了打坐修炼。

不过他这番话,真不是吓唬人的,而是他确实有这样的感觉。

身为气修,他对各种气机都非常敏感,最近这几天,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,在不远处窥视着自己一行人,但是细细捕捉那种感觉的时候,就又猛地消失了。

他甚至使用过灵目术观察四周,但是……效果也不是很好。

到现在为止,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,所以他才要求谢明弦值守前半夜。

后半夜的风险不但要高一些,而且值守了后半夜,接下来的白天,精神难免要稍微差一点,万一袭击发生在白天,差一点的状态很可能导致万劫不复。

他的感应一点都没有错,就在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一个守夜的初阶灵仙正在打哈欠,猛地听到风声响起,身子猛地向下一伏,凄厉地喊一句“敌袭!”

他是在社会上游荡多年的灵仙,反应不可谓不快,但是值此黎明之际,正是值守者精神最松懈的时刻。

他的头脑反应过来了,但是身子有点跟不上,一道白芒直接洞穿了他的左肩。

他还算幸运的,另一个值守的九级游仙,脖子上直接被击出一个大洞来,腿一蹬就咽了气,临死的时候,目光都是很茫然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示警声响起,下一刻,营地里的防御阵就激发了——都是些小型的防御阵,各人带各人的,也有两三人共用的,比如说陈太忠和谢明弦,就共用着一个中阶灵阵。

孔令剑随身携带的,是高阶防御灵阵,他站起身四下看一眼,怒吼一声,“何方鼠辈,胆敢偷袭?”

陈太忠也跳起身来,掣出一柄初阶宝器级的长刀,目光却是已经锁定了左前侧的山脚——那里有很浓重的杀气。

“偷袭?”有人在那里怪笑一声,“只不过叫你们起床而已。”

随着这一声,树林处响起一片窸窸窣窣的声音,然后里面就走出了三只灵狐,两只是棕色白点,一只是黑白相间的花纹。

尤其是这只黑白狐狸,它不是四肢着地,而是用两条后腿走路,两条前腿在胸前交叉着,正是人类那种抱胸的动作,看起来是要多滑稽有多滑稽。

但是这一干人类修者,没谁会觉得滑稽——这只狐狸居然能口吐人言!

孔令剑长吸一口气,缓缓地抬起双手,微微一抱拳,“这位兽修大人,我们是百药谷弟子,前来采摘一些药材。”

“我对你是什么人,不感兴趣,”黑白狐狸尖尖的嘴巴动一动,两条前腿松开,往腰部一搭,挪动着屁股走两步,有点像人类背着手散步的样子,不过步伐显得有点蹒跚。

他一边走,一边抽动鼻子嗅一嗅,“满手血腥,杀了不少灵兽啊。”

孔令剑关心的不是这个,他关心的是对方的尾巴,待看到三条毛茸茸的尾巴,他的心里一凉:果然是兽修!

风黄界灵狐的种类极多,根据血脉的不同,级别相差也很大,而且灵狐是有相对完整晋阶体系的灵兽。

修出三尾的灵狐,就已经脱离了灵兽的体系,成为兽修了,化形不化形的并不重要,关键是看尾巴的数量。

不会人言的称之为妖兽,化去横骨可以口吐人言的,则为兽修。

能修出六尾的灵狐,则是妖修,脱离了兽的范围,相当于人类的玉仙。

孔令剑知道这些,其他人的相关知识也不少,雷晓竹的脸色也变得刷白,她低声嘀咕着,“我就知道,灵狐不是那么好杀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