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六十九章 兽狡

在这种场合,陈太忠的燎原枪法,就有点低了,一枪重重地戳去,竟然不能破了斑猵的防——他手中的大枪,也只是中阶灵枪。

不过他体内的灵气不是白给的,自打晋阶六级灵仙,他的灵力已经相当于九级巅峰。

一枪过去,没有破防,但却把那斑猵直接震得倒飞了回去,狗嘴一张,噗地喷出一口血来。

这一枪,看得周围的人齐齐地愣了,那四人的攻击打偏了,不过大家更惊讶的是,姓陈的区区的四级灵仙,居然……能将狂暴的斑猵,震出内伤?

这得是怎样的修为和战斗力啊!

“看什么看?”陈太忠厉喝一声,“帮我拖住一下,我换兵器!”

此刻他显示出的战斗力,有呵斥别人的资格,孔令剑闻言,首先将手里的钵盂祭起,重重地击向斑猵。

不过他嘴里也没闲着,他恼怒地喊一句,“你站了那么久,不知道换兵器?”

“你知道什么?”陈太忠哼一声,将长枪收起,快速地套上两只拳套,抖手一拳打了过去,“我这是近战灵器,你能帮我防着冰箭术?”

这话也在理,斑猵的冰箭术,是灵兽的天赋技能,释放起来不需要蓄力,不需要时间,谁想跟它近身搏斗,防守冰箭术,是必须要考虑的。

当然,陈太忠有缩地踏云步法,还有无欲刀法可伤敌,不过面对这么一个松散的队伍,他不想把自己的底牌全部暴露出来。

而他的舍生取义拳法,也没怎么经过实战的运用,此刻不拿来演练,要等什么时候?

几拳过去之后,那斑猵被他打得连连倒退,再也顾不上纠缠杜春辉,而是将怒火对准了他,大部分的冰箭术和拳掌,都奔着他去了。

可是令它愤怒的是,对方这个人类,实在有点滑不留手,冰箭每每被其险之又险地避过去,而它的巨掌,更多时候是跟对方的拳头相碰。

对方的拳头虽然不大,但却是势大力沉,震得它一口一口地喷血。

冰箭术打不住对方,拳掌又打不过,它的郁闷可想而知,直急得它怒吼连连。

在这期间,其他人族修者的攻击,也令它身上多了七八个伤口,不过那些小伤口,它一时还是撑得住的。

就在这个当口,另一声怒吼再度响起,而且这一声极其悠长,听得出来,它的伴侣在以奇快的速度接近着。

“快点,下重手!”杜春辉忍不住对着陈太忠怒吼。

“说得轻巧,你来试一试?”陈太忠哼一声,也不理他,只是有板有眼地使出舍生取义拳,同时注意规避对方发出的冰箭。

这话殊为无礼,不过大家也不会叫真,事实上,看着一个四级灵仙,居然通过拳法,打得出名力大无比、皮糙肉厚的斑猵步步后退,已经颠覆了大家的认知。

这家伙真的是四级灵仙?不止一个人在暗暗地怀疑。

就连知道点内情的雷晓竹,也忍不住暗暗咋舌:这么蛮横的打法,偏偏能占据上风,这俩家伙……到底谁是灵兽啊?

这只斑猵还没打倒,另一只斑猵已经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,见到同伴被人族围攻,形势岌岌可危,后来的这一只登时就怒了,一边奔跑一边捶着胸口。

它竟然在没接战之前,就直接狂暴了。

斑猵这灵兽有猿类的血统,不需要狂暴丹就可以自主狂暴,当然,若是有狂暴丹的话,效果会更好。

看到这一只直接狂暴,众人心里齐齐叫苦。

不过他们出招的速度并不减慢,攻击越发地凌厉和快捷。

“嗷呜”一声,后来的这一只奇快地扑进战团,想也不想,冲着陈太忠狠狠一掌打去。

既然是灵兽,灵智远超荒兽,它也看清楚了,必须先合力把这个人类抹杀,才能考虑其他。

然而,它的算盘虽然打得好,可陈太忠拳脚的份量,又哪里是它能想像的?

只一拳,它就被击得倒飞出去四五米,一只前臂登时软绵绵地耷拉了下来。

然而就在此刻,那被伤得不轻的斑猵,对着陈太忠又是狠狠两掌,跟着倒飞了出去。

后来的斑猵怒吼一声,嘴里喷出漫天的冰箭——冰箭术是它的天赋技能,但是这么多的冰箭,也是它酝酿了不断的时间,才能有如此效果。

就在众人纷纷抵挡和避让之际,这俩斑猵转身就跑,后来的这一只虽然废了一只前臂,却是用另一只前臂拽过那只,那一只也毫不犹豫地跳到它背上。

要不说灵兽终究不是荒兽,更别说高阶灵兽了,不但知道打不过就跑,而且在撤退的时候,还很有章法。

受伤重的这一只斑猵出了两掌,就是掩护后面那只释放术法,后面那只一开始没释放冰箭术,打的也是“不行就跑”的主意,还懂得多酝酿一阵术法。

尤其是受伤重的这只,出了两掌,顺势就退到了同伴身边,有冰箭术的掩护,两只斑猵抓住时机,果断地脱离战场。

哪儿有这么便宜的?陈太忠虽然不想暴露太多底牌,却也不想让对方这么轻易地溜走,躲过冰箭之后,拔脚猛追,抬手又是一拳击出。

受伤重的那一只,硬生生地吃了这一拳,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,不过背着它的那一只借势加速,几个纵跃就不见了踪迹。

这时候,如果能用灵舟的话,这两只斑猵,根本逃不脱众人的掌心,但是在横断山脉里……真的不能飞行。

“什么破规矩,”孔令剑收回灵器,气得怒骂一句。

他没说规矩是什么,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指的是什么。

“哼,”陈太忠轻哼一声,也不说话,脱下拳套,转身走到一边歇息。

他已经将小神识附着在那两只斑猵身上,如果晚上宿营,距离那两只斑猵不远的话,他完全可以找个借口偷偷溜出去,干掉那两只。

不过,他虽然还是那副沉默寡言的样子,其他人却是不敢再小看他了。

能以一己之力,仅靠着拳头和蛮力,就能打跑两只斑猵——还都是狂暴状态下的斑猵,这样的灵仙,谁敢小看?

当然,大家也明白,在击退两只斑猵的时候,其他人的助攻,也起到了牵制的作用,让他不那么束手束脚,但是牵制终究是牵制,不是主要战力。

若没有陈太忠在场,仅凭着其他四个中阶灵仙和一个高阶灵仙,大家就算胜,也绝对是惨胜,未必会折损人手,但就算留下两只斑猵,也绝对不是赚钱买卖——不经济。

歇息一阵之后,大家继续动身,孔令剑这时强调一句,“咱们离那个兽修,已经越来越远了,前方出现高阶灵兽的概率大增,我希望下一次,大家是合力猎杀。”

这一番话,宣告了此前轻松之旅的结束,此刻的队伍,必须拧成一股绳了。

陈太忠自然是无所谓,他是来开眼界的,其他的低阶修者也很兴奋——合力猎杀,意味着大家都可以分润猎物了,虽然不多,但远胜于无。

冯桦和卓文秀的脸上,也看不出什么,只有杜春辉例外,他虽然也没说什么,但是从他脸上,多少能看到点悻悻——前几天的猎物,真的不太令他满意。

又走了四十多里山路,天色就不太好了,孔令剑担心又遇到下雨,要求大家散开,寻找一处比较合适的扎营地点。

陈太忠不太提得起精神,因为他的小神识告诉他,那两只斑猵离开他们之后,是越走越远,根本不带回头的,就更别说报复什么的了。

此刻他离着斑猵,差不多已经有七八十里地了,如果想漏夜过去偷袭,真有点耽误时间,而且他并不确定,他如果直线赶过去的话,会不会遇到其他灵兽。

真是可惜啊,不能飞行。

不多时,有个低阶灵仙找到了一个地方,比较合适扎营。

孔令剑过去看一看,认为确实不错,于是召集大家到那里汇合。

又过一阵,人都到得差不多了,只有杜春辉不见去向,直到一个小时后,他才脚步轻盈地赶来——他的手上,拎着一只跟人差不多高的灵狐。

灵狐已经被他杀了,而且是一剑穿喉,看到大家都看着那只灵狐,他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杂色灵狐,三级灵兽而已。”

但是不管怎么说,三级灵狐也是笔收入,是他单独猎杀的,没道理跟别人分。

倒是雷晓竹皱着眉头问一句,“这只灵狐……袭击你了?”

在灵兽中,灵狐的灵智还远超其他同类,三级的灵狐,基本上没胆子袭击七级的灵仙,更多的时候,它们是悄悄地溜走。

杜春辉也知道灵狐的习性,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袭击倒是没有,只不过既然碰到了,那就顺手杀了。”

雷晓竹看着他愣了有三四秒,摇一下头,也没说什么。

陈太忠默默地看着这一幕,他无意插嘴,但是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尤其看着那死去的灵狐,心里生出一股莫名其妙的不安来。

这纯粹是他的直觉,至于说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他也说不出来。

然而没用了多久,他那种不安的感觉,就成为了现实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