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六十八章 定规矩

陈太忠能问出这句话,是因为他不怕转头往回走。

这两天下来,他控制着小神识,基本上把对方手上的地图,记得七七八八了,就算离开这帮人,他也不担心在横断山脉没有收获。

但是孔令剑真没想到,此人竟然能说出如此决绝的话来,愣了一愣之后,他才冷笑一声,“我只是建议而已……你想得多了。”

第二天上午的收获,比第一天的收获还要大一些,不过仅仅限于草药方面,灵兽方面,大家只遇到了两头四级的灵兽,以及其他的低阶灵兽。

杜春辉还想包打四级灵兽,因为昨天一战,他有点亏得慌,但是冯桦不干了——都像你这么包打,那我们直接走人就行了,做事怎么能这么独呢?

两个百药谷弟子并不介入他们的纷争,杜春辉心气不顺,于是冷笑一声,“要不这样,咱们轮流包打,按顺序来,可以吧?”

冯桦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,真要惹上大块头,大不了放弃包打权力,有什么呢?

卓文秀也跟着答应了,众人于是将目光转向陈太忠,都很好奇此人有没有这个胆子。

现场中人,也只有谢明弦,对他最是有信心——雷晓竹都要差一点。

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嗯,我也同意。”

大家都存了看此人热闹的心思。

不过陈太忠的运气不太好——当然,在别人眼里,也可能是他运气不错,冯桦和卓文秀各猎了一只四级灵兽,而到他的时候,只是碰到了一只二级灵兽蜃羊。

蜃羊的战斗力并不高,只是长于幻术,不过对于低阶修者而言,这是一种极其可怕的灵兽,中了它的幻术,甚至有可能自己杀死自己。

然而,对于陈太忠来说,这就不算什么了,他的修为级别原本就远高于蜃羊,神识更是强大无比,哪里会在意区区的幻术?

但是他干脆地杀死蜃羊,还是让别人认为,有侥幸的一面。

不过他的收获,就没人认为是侥幸了,蜃羊的精血不值得一提,可头上的双角,是布设幻阵的好材料,蜃羊的四蹄可幻生风云,是制器的好材料。

人和人就差这么多,按说杜春辉昨天杀死的青纹箭蛙,价值更高一些,但是箭蛙的毒囊被百药谷收走了,而陈太忠今天得的蜃羊角,百药谷却一点兴趣没有。

杜春辉再度出手的时候,是一只二级的雷雕,那雷雕警惕性极高,被斩掉半个翅膀,兀自挣扎着飞走了。

陈太忠看得暗暗摇头,他在二级灵仙的时候,跟姜家几个低阶灵仙去黑莽林,还猎杀了一只雷雕,现在的队伍级别高了,可是一团散沙之下,高阶灵仙竟然没有留下一只雷雕。

不得不说,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。

杜春辉没有留下雷雕,也是异常地生气,“我包打的灵兽飞走了,下一只还是我的。”

“下一只轮你,倒也无所谓,”冯桦懒洋洋地回答,一只灵兽而已,说起来价值不菲,可修为到了这样的级别,大家也未必看到眼里——真要计较,还不够丢人的。

关键是气儿不顺,“但是你这么不讲规矩,是觉得我们好欺负?”

“你这是什么话?”杜春辉也恼了,总算还好,他保留着点理智,“以后低阶灵兽轮到我,我弃权,你们接着轮,这总可以吧?”

这还是有挑肥拣瘦的嫌疑,不过总不像一开始一般,那么咄咄逼人了。

冯桦等人也就默许了,毕竟他们不损失什么。

事实上,这一行人所处的位置,也仅仅是刚突破横断山脉的外围,基本上没有太强大的灵兽,众人猎到的最高阶的灵兽,也只是五级。

那是一只独角紫犀,死在了卓文秀的狗腿刀下,她的战力不足以完胜这只紫犀,不过大家发现它较早,她在兵器上下了毒。

那紫犀吃了一刀之后,没多久就狂暴了,视力也模糊了,自己撞在石头上,撞了个半死,然后就此殒命。

待她杀完,孔令剑走过来,很不客气地要走了犀角,不过紫犀身上的珍贵材料很多,精血又足,卓文秀还算是赚到了。

这一切,让杜春辉越发地不忿了。

待到天擦擦黑的时候,天上下起了小雨,一行人开始扎营休息,在横断山脉里,雨夜比普通的夜更加危险,因为沙沙的雨声,会影响人的听觉。

而且有一些喜雨的灵兽,专喜欢在夜间发动袭击,有些不喜欢雨的灵兽,在下雨的时候,情绪会变得焦躁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孔令剑要求大家,要停止使用聚灵阵,防御阵可以准备好,但不要激发,波动的灵气,随时会引来灵兽。

其他人也是野外生存的老手,自是不会反对。

不过饶是如此,值夜的一个九级游仙,还是被毒虫咬伤了,毒虫的级别,大约就是荒兽八九级的样子,难在防不胜防。

百药谷的弟子提供了解毒丸,因为是值守的时候被咬伤,这又要算到团队支出里。

雨到半夜越下越大,第二天的天亮,还是没有停歇,卓文秀提议大家休息一天,不过被孔令剑否决了,“现在我们依旧是刚突破外围,走得慢一点,今天晚上扎营,大概就绕过那个兽修的地盘了。”

这话也在理,大家只好收拾上路,其间又遇到几只灵兽,陈太忠猎杀的又是一只二级灵兽,而杜春辉压根儿就没出手。

到了中午,雨停了,大家也终于绕过了那个兽修的势力范围,于是这才有心情讨论,“怎么外围会出现一个兽修呢?”

对大多数灵仙来说,兽修这种存在,是遥不可及的,大多数的兽修对人族天仙以下的修者,并不友好,此番他们还算是遇到了一个相对好说话的兽修。

“大概是势力争夺的失败者,”冯桦以过来人的口吻猜测着,“可惜咱们不知道他本体是什么,要不然就更好推算了。”

孔令剑听到这话,老大的不服气了,白他一眼,“你有胆子上前看他的本体?”

“随口说一说而已,”冯桦笑着回答,倒也不着恼。

陈太忠坐在一块石头上,也不发言,就那么静静地听他们说话,脑子里却是在想:此番任务结束,我是跟着回呢,还是继续留在这里,再多探查一阵?

歇息片刻之后,大家继续往前走,走了三十多里地,前方猛地蹿出一只大狗来——严格地说,是狗头猿身,足有三米多高,它身上是一道一道棕绿相间的条纹。

它冲着一行人咆哮着冲过来,还没有近身,几道冰箭就从口中喷了出来。

“是斑猵!”杜春辉第一时间就撑起了灵盾,“七级灵兽……终于来了一个像样的!”

“轮到我了,”冯桦哈哈一笑,“文秀朋友,可否邀请你一同猎杀此物?”

七级灵兽,不是在场任何人能接得下来的,已经超出了包打的范围,此刻他邀请卓文秀一起出马,正是想利用包打的规则,两人合作,拿下此灵兽。

杜春辉的脸色,越发地不好看了。

不过斑猵此兽,不但有冰系术法的天赋技能,身手也相当矫健,而且力大无比,皮毛极其硬实,中阶灵仙都很难破了它的防御。

冯桦和卓文秀联手,乒乒乓乓打得十分热闹,战了好一阵,卓文秀的一把小刀,才划开斑猵肩头的一块皮肤,砍下巴掌大一块来。

那斑猵吃痛,登时又是一声怒吼,山谷的另一侧,也跟着响起一声怒吼来。

“坏了,此物有同伴,”这时,孔令剑也不能淡定了,他大喊一声,“一起上,速速诛杀此物,否则麻烦就大了!”

一起上,那就是共同瓜分猎物了,百药谷弟子做为雇主,说出来的话,大家都要服从。

杜春辉率先动手,他手起剑落,因为蓄势已久,这一剑就将斑猵的肩头,砍出一个大大的伤口,甚至差点伤到脖颈。

那斑猵恼怒之下,猛地一捶胸口,怒吼一声,眼睛登时变作了红色——它开始狂暴了。

狂暴的灵兽,战力超出寻常,不过孔令剑和雷晓竹也开始出手,百药谷虽然是炼丹的门派,不以战斗力著称,但是宗门弟子,终究不是白给的。

五个打一个,眨眼之间,那斑猵身上就又多了几个口子,不过它处在狂暴状态,根本不知道疼痛,倒是认准了杜春辉这个杀伤力最大的修者,接连几掌打了过去。

这一下,杜春辉就不好受了,他长剑的攻击,被冰箭荡开,而对方的掌力,直打得他胸口发闷,嗓子眼发甜。

他有心避让一下,奈何对方还就认准他了,根本不理会其他人的攻击。

他躲来躲去,看到姓陈的那厮站着不动,忍不住大怒,“都说要一起上了,你呆头呆脑的,装傻子吗?”

你妹!陈太忠气得嘴角一撇,他是气修,若不用灵符的话,只能选择近身搏杀,可是五个人打一只灵兽,他插得上手吗?

灵符当然是能不用则不用了——大家都是这样,于是他掣出一杆大枪来,抖手扎向那斑猵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