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六十六章 遇兽修

陈太忠一听这话也呛了,这是人家百药谷的人出灵石,你杜家人出来多什么嘴?

不过谢明弦知道他的脾气,不等他说话,就先发话,“孔前辈,雷前辈,我可以保证,陈前辈的真实战力,绝对值五块灵石。”

杜春辉闻言,就越发地不爽了,“谢明弦,你才是初阶灵仙,修为上的事情,你就不要多插嘴了。”

杜家在湄水,也是老牌的强势家族,前一阵因为囤药时间,跟百药谷起了一点小龃龉,损失了不少灵石不说,也惹得百药谷极为不高兴。

所以他们最近在努力修复跟百药谷的关系,就连中阶灵仙的弟子也不放过,否则的话,他这个七级灵仙,真的未必会出场。

但是谢家这种区区的小家族,他还是不放在眼里的,眼下谢家又多了一个一级灵仙,但是……那又如何?正经是谢家这种旺盛的势头,他看着很不顺眼。

雷晓竹见到陈太忠之后,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,此刻才插嘴,“陈先生,你的女仆没有跟着来吗?”

“没有,”陈太忠摇摇头。

“可惜了,她要来的话,也能多一分助力,”雷晓竹轻叹一口气,然后看向孔令剑,“孔师兄,此人当得五块上灵。”

孔令剑眉头皱一下,果断点头表示,“晓竹师妹既然这样说,那就这样定了吧。”

杜春辉闻言,脸色就有点难看了,不过百药谷的弟子发话了,他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能狠狠地瞪陈太忠一眼。

天底下怎么这么多欠揍的呢?陈太忠实在是有点无语,不过蠢人太多,计较也计较不过来,他真的是都懒得生气了。

除了他们六人之外,还有四个初阶灵仙和两个九级游仙也跟着来了,谢明弦也在其中,这六人便是打杂的角色。

陈太忠忍不住想,宁树风上次跟人探险,大约也是类似的场面,九级游仙能不死的话,随便分润点什么东西,也就不白来一场了。

“既是如此,那便走了,”孔令剑取出一艘灵舟,“我的灵舟可坐四人,你们谁还带了灵舟?”

“我带了,”杜春辉也掣出一艘灵舟,随便指了三人,其中有六级的灵仙卓文秀,“我的也只能坐四人,你们上来吧。”

他没点冯桦,是因为杜家和冯家的关系不怎么好,而冯桦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冯家人,至于说陈太忠和谢明弦,他是绝对不会点的。

不过谢明弦不着急,他知道陈前辈有灵舟,倒是孔令剑有意无意地看陈太忠一眼。

陈太忠其实不喜欢别人坐自己的灵舟,可是这个时候,他也只能取出灵舟,“我和明弦算两个,再来俩人。”

三艘灵舟渐次起飞,眨眼就消失在空中。

冯桦也上了陈太忠的灵舟,还有一个,是冯家的初阶灵仙。

冯桦初开始,也是不怎么看得起陈太忠,但是百药谷的雷晓竹出面协调,他对此人就生出了点好奇心。

尤其是看到此人的灵舟,上面还打有一个陈字,他就越发地感觉神秘,飞行不久之后,他出声发问,“原来陈先生跟雷晓竹是素识?”

“有过一面之交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。

冯桦见他态度冷淡,也就知趣地闭上了嘴,都是心高气傲的修者,你不待理我,我还懒得理你呢。

灵舟飞行是极快的,等到接近傍晚的时候,已经抵达了涯山地界,再往前走就是横断山脉了,不过孔令剑的灵舟无意在涯山停留,绕过去之后继续飞。

其他人也习以为常,本来嘛,大家出来探险,前期工作肯定要准备到位,若是回来的时候,可能休养一下精神,去的时候休息什么?

所以三艘灵舟直接飞进了横断山脉,飞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孔令剑的灵舟开始减速,然后大家跟着他降落。

才一降落下来,六个打杂的就忙乎开了,选好一块巨大的山石之后,判断一下风向,大家在山石边扎营。

敢跟来的低阶修者,都是熟手,不多时,营帐扎了起来,又做一些简单的饭菜。

“这里已经是横断山脉的外围,”饭毕,孔令剑冷冷地发话,“一级两级的灵兽常见,你们自己安排值守。”

夜里的横断山脉,并不是那么宁静,时不时地传来一声兽吼,预示着这里不是个良善之处。

头一夜就这么过去了。

第二天,灵舟又飞行了约莫两个多小时,天空中的灵兽多了起来,孔令剑降下灵舟来,神情肃穆地发话,“外围就算到这里为止了,接下来要靠脚走路了。”

横断山是不允许人类飞行的,这是兽修和人族达成的协议,若是有人敢飞行,兽修就要出面阻止,而且打了小的来老的,不打服你不算完。

当然,若是不怕死的话,那随便飞。

清阳宗曾经有人不信邪,驾驶着宗派灵舟穿过横断山脉,还杀死一些灵兽和兽修,后来才有了“四大妖王围清阳”的战役。

最后还是清阳宗驱逐了肇事分子出宗,又赔了兽修一批丹药,此事才算作罢。

要说这桩公案,实在怪不得人族软弱,而是横断山脉里,是兽修休养生息的地方,曾经不少人族来猎取灵兽幼崽甚至兽修的幼儿,一旦被发现,驾起灵舟就跑。

兽修还不能追到人族的地盘,因为那样就意味着挑衅,所以才有了这个协议出台。

闲话扯完,孔令剑带着大家继续前行,他手里有张地图,时不时地拿出来看一看,旁人知道轻重,没谁敢凑过去看。

走着走着,前方升起一道强大的气势来,然后一个声音懒洋洋地传来,“人族……滚!”

“我艹,”孔令剑忍不住低声骂一句,“这儿怎么也有兽修?”

兽修就等于人类修者天仙的级别,这一行十二人就算战力不小,但是也没谁认为,大家联合起来,能干掉个兽修。

须知在同级的情况下,兽修的战力还要超过天仙,陈太忠够目中无人了,暂时也不敢打兽修的主意。

孔令剑低骂一句之后,又提高声音,“恳请前辈告知,您所划的范围……我们是百药谷的弟子,前来采药。”

“再不滚,就死!”那兽修明显有点恼了,不过下一刻,他咦了一声,“百药谷弟子……你若奉上化形丹十颗,我便告诉你我划的范围。”

合着这百药谷的弟子,在横断山脉还是相对比较吃香的,兽修炼制丹药的水平极低,它们倒是守着不少天才地宝,但是很多药物,都是炼制为丹药,才能将药效最大化。

不过这位的胃口,明显也太大了一点,只告诉一下自己的势力范围,就开口要十颗化形丹。

“我们低阶弟子,哪里会有化形丹?”孔令剑发现,这位其实还算比较好说话,于是苦笑着回答,“五枚安胎丸,我们穿过您的范围……您看如何?”

“老子是雄……男的!”那兽修的脏话出口,不过他也不生气,安胎丸在兽修里,还是比较受欢迎的。

兽修或者灵兽生育幼崽,也存在个安胎的问题,但是对于这一点,兽修实在是没有研究,因为不少兽修认为,适者生存,胎儿嘛,生不下来那就活该夭折,这样才是自然之道。

但是随着灵智见长,越是高阶的兽修,越看重传承和亲情,安胎丸就有了一定的市场。

人族拿安胎丸来买路,其实也未必就划得来,这有“人奸”的嫌疑——多几个兽修活下来,对人族不是好事。

所以这兽修不生气,“没有化形丹,化骨丹来上十颗。”

这化骨丹不是杀人灭尸用的,而是化去兽修喉中的横骨,对兽修来说,是仅次于化形丹的好东西——化形可以在人间走动,化骨却是能口吐人言。

你都会说话了,孔令剑心里暗暗腹诽,“这我也没有……两枚狂暴丹如何?”

狂暴丹是短期内提高修为的丹药,对人族来说,副作用大到生死一搏时才会用,但是兽修一般精血旺盛,手里有狂暴丹,抢地盘之类的时候,用两颗实在很方便。

“二十枚,”这兽修继续讨价还价。

到最后,是五枚狂暴丹成交,不过兽修也有狡猾的天性,让他们把丹药放下之后,只告知了他的势力范围,却不许人族的人横穿——你们绕行吧。

光是这兽修占据的地方,方圆就有八百多平方公里,绕路的话,起码要多走个一百多里。

这一百多里还是山路,既然不能飞行,难走程度可想而知,孔令剑忍不住叫苦连天,“这都是什么事儿啊,好端端地多出个兽修来,真是亏大了。”

雷晓竹笑着安慰他,“咱们标志了他的势力范围,回宗门也有贡献的。”

“但是狂暴丹是有数的,我带的不多,”孔令剑看她一眼,又看向其他人,“这个狂暴丹,要算大家的支出,谁有意见?”

谁能有意见?虽说百药谷弟子有领路的责任,但是同时,他们肩负着探路的宗门任务,这也都是事先说好的。

正经是大家居然遇到了传说中的兽修,能安然脱身,还是多亏了百药谷弟子的丹药。

只有卓文秀淡淡地说一句,“狂暴丹要按你们宗门内部价格来算,不能按市场价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