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六十五章 婉拒

就在陈太忠四处打量的时候,脚步声响起。

他侧头望去,只见一个中年男人,从一条小路拐走了过来,步子不急不缓,给人一种岳峙渊渟的感觉,说不出的沉稳和雍容。

男人个头不高,大约就是一米七左右,身材极为匀称,肤色微黑面容普通,属于那种丢到人群中,根本引不起人注意的类型。

但就是这样一个人,站在陈太忠面前,却带给他一丝压力——不是对方释放了什么气势,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气场。

那人上下打量他两眼,沉声发问,“陈太忠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想一想,也试探着问一句,“中阶天仙?”

“还真是不吃亏,”中年人嘴角扯动一下,他自是知道,对方是通过反问,来保持气势不被夺取。

不过这点小伎俩,看不在他这个中阶天仙的眼里,事实上,小家伙的坚持,在他眼里,不但显得可笑,也显得很幼稚,他不喜欢这么狂妄的人。

他很无所谓地点点头,“嗯,我就是想看一看,我送出去的身份玉牌,被谁拿走用了。”

“原来是南郭城主当面,”陈太忠一拱手,正色回答,“多谢城主大人的厚爱,不过,这份情我算是领了南特的,南郭城主如有什么话,请只管吩咐。”

这个身份的事儿,他当然不可能同时领两个人的情,所以他态度很明确——你说吧,有什么事情要帮忙。

南郭城主肯定不是为了要看一看他,就发出蓝色预警,否则他以前来旺泉城,就被发现了,还用等得到现在?

然而,对方提的要求不难办到的话,他也不介意帮个顺手的小忙。

南郭俊荣微微颔首,不过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,真不知道将陈太忠说的话听进去了没有。

下一刻,他沉声发问,“你真的击败了郑仁护?”

“郑仁护……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他对这个名字非常地陌生,下一刻,他才试探着问一句,“郑家那个三级天仙?”

南郭城主微微颔首。

“打不过他,”陈太忠摇摇头,很直率地回答,不过他也不忘记补充一句,“但是他也奈何不了我,所以他就离开了……我在青石盘桓了一个月,才放心离开。”

我对你侄儿南特,也算仁至义尽了。

“唔,”南郭俊荣点点头,听到小家伙直接承认打不过,他也没有失望,反倒觉得其言可信——你一个飞升不过四年的家伙,能打过三级天仙的话,就算南郭特再怎么拦着,我也挡不住别人把你弄到南郭家去。

事实上,陈太忠这火箭一般的升级速度,不止是郑家觊觎他的心法,对南郭家来说,也是极大的诱惑。

然而,南特极力反对这么做,说此人修习的是古气修之法,而南郭俊荣很疼爱这个侄儿,同时,他也有南郭家的傲气——我家的功法也不差。

下一刻,他收起这些想法,“既然是旺泉城的身份,你为什么要住在龙鳞?”

陈太忠笑一笑,“因为我的本名叫陈太忠,住在这里,怕会给城主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南郭俊荣又沉吟一下,方才发问,“你怎么不参加龙鳞的商团议事?”

“商团议事?”陈太忠讶异地重复一遍,然后才茫然地摇摇头,“我没听说此事,我不住在龙鳞……只是住在听风镇。”

“就是他儿子周岁,你不是没去吗?”南郭俊荣解释道,“那就是商团议事……龙鳞城想组建通往中州的商团。”

原来龙鳞城主邀请大家赴宴,就是想纠集龙鳞的顶尖战力,组建商团,获得前往中州交易的官方授权。

陈太忠听得有些神情恍惚,早知道是商量此事,哥们儿我去一趟也无妨啊,他也不图前往中州赚什么钱,只求个来去方便。

看到他的样子,南郭俊荣很不满意地一哼,“旺泉也想跟中州交易,龙鳞能跟旺泉比吗?他自以为得了郡守的默许,就能斗得过旺泉,殊不知那只是一个笑话。”

陈太忠懵懵懂懂地点头,“我明白了,但是……跟我有什么关系吗?”

“你是我旺泉人,没参与进去,这很好,”南郭城主点点头,“旺泉也打算组织这么个商队,有兴趣加入吗?”

他并不是很清楚郑仁护的战力,郑家的天仙有二十几个,他不可能一一都清楚,但是小家伙能力扛一个三级天仙,足以说明实力和潜力了。

对于这样的人,纵然南郭俊荣是四级天仙,也要生出大力拉拢的心思。

陈太忠想一想,考虑到对方是南特的叔叔,就实话实说,“加入……其实我只是想自由地来去,对赚灵石的兴趣不大。”

“像你这么想的人多了,”南郭俊荣不以为然地咧一下嘴,“修者嘛,图个不受拘束,但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。”

“那我对此,兴趣就真的不大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东莽去中州也,不是难到哪里,无非就是检查一下储物袋,实在不行,忍一忍也就过去了——大不了不要把要紧东西放在储物袋里,空手去也就行了。

“要不……你加入我南郭家的商队好了,”南郭俊荣看他一眼,“代价就是,你在我南郭家挂个供奉,到时候血沙侯也不敢再找你麻烦。”

凭良心说,这是难得的好条件了,星沙南郭可是封号家族,家里有玉仙的,哪怕是中阶天仙投靠,十有八九也是客卿,想做供奉,起码得是高阶天仙。

而陈太忠真实的修为,不过是灵仙六级,就算有能力跟三级天仙周旋,给个客卿也算给面子了,供奉是想都不用想的。

南郭俊荣如此拉拢,只是看好他的发展潜力,当然,也有南特的面子因素——南郭家有供奉给青石城主撑腰的话,南特的日子会好过很多。

这一刻,陈太忠有些许的心动,一直孤魂野鬼般地生存,其间酸楚,真的不足为外人道,这可是封号家族的供奉。

然而最终,他还是硬生生地忍住了,陈某人不是个喜欢受拘束的,而且供奉不代表麻烦就少,端人饭碗就要服人管。

他更喜欢无拘无束地生活,于是他笑着摇摇头,“多谢南郭城主厚爱,我还是想一个人闯一闯……而且,我还有些事情需要料理。”

“做了供奉,你也可以料理事情,”南郭俊荣明显地有点不以为然,不过下一刻,他还是摆一下手,“算了,今天主要还是见你一面,忙你的去吧。”

他对招揽陈太忠,已经没了兴趣,这家伙真的是不知道好歹。

不过,南郭家还有人跟此人有接触,这就足够了。

陈太忠对这个召见结果,也是有点摸不着头脑,不过想一想南郭俊荣是南特的叔叔,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再说了,担心……担心得过来吗?

正经是听风镇的庄园,被太多人知道了,似乎已经不能够保密,那么接下来换个地方,大约也是必然的了——刀疤知道了,一定很高兴。

又过一天,准备充分之后,他提前跨入了传送阵,早到一天早好,而且传送的滋味,实在不怎么好受,休息一天调整精神,也是不错的。

不成想,他提前一天到达,谢家也有人在传送阵旁边守着,不是别人,正是上次晋阶灵仙的谢明湖。

谢明湖见了他之后,热情是可想而知的,陪他在湄水城转一圈之后,又将他引到城外三溪镇谢家的居住地。

两天之后,百药谷的弟子来到了湄水,谢明弦带着陈太忠前往。

众人是在城外汇合的,百药谷此番来了一男一女,男的是五级灵仙,女的却是陈太忠的熟人,雷家大小姐雷晓竹。

不过雷晓竹最近显然有什么际遇,上一次她还是灵仙三级,此番竟然是灵仙四级了。

除了这俩,还有三个外人邀来的高手,其中两个是本城杜家和冯家的灵仙,一个叫冯桦,六级灵仙,据说是冯家的供奉,改姓冯的。

杜家的灵仙叫杜春辉,七级灵仙,不知道多大岁数了,但是相貌很年轻,整个人也是不苟言笑,很有点傲气的样子。

还有一个,是郡守府内卫长介绍来的,六级灵仙卓文秀。是个女修,相貌平常,不怎么爱说话,她自我介绍就是——擅长识别草药。

相较他们三个,陈太忠的来路就有点不够显赫,百药谷的男修孔令剑更是眉头一皱,“这位陈朋友,显示一下真实修为?”

陈太忠被逼无奈,稍稍地将自己提升到灵仙四级,“够了吧?”

孔令剑抿一抿嘴,也不说话,不过看那表情,分明就是在说:差强人意的修为,你还非要玩敛气术,真不知道装什么。

接下来就是谈价钱了,杜春辉当仁不让地表示,“出场费我已经跟令剑兄弟谈好了,我只强调一点,我看好的战斗对手,希望各位不要擅自插手。”

这不是说他打算出多大的力气,事实上,横断山脉里灵兽不少,他不希望别人抢怪。

卓文秀和冯桦没什么可表示的,每人要求是三块上灵——事实上,出场费还是小意思,关键还是要看收获。

不过,当陈太忠表示,我要五块上灵出场费的时候,这俩还没说话,杜春辉先不干了,“才是四级灵仙,你搞清楚自己的修为了没有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