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六十四章 旺泉城主

陈太忠以前确实是有心搞一搞探险什么的,不过他是外地人,在听风镇也没什么产业,可信度比较低,别人不太接受。

随着他在镇子上买了地,住的时间也越来越长,名气也大了起来,给人感觉,就是可信度比较高。

尤其谢明弦跟他共过事,所以也是相当放心。

陈太忠听得却是有点犹豫,他觉得自己苦练舍生取义拳的话,冲击七级灵仙不是问题,不过,多见识一下风黄界也好,“什么活儿?”

“探索横断山脉,”谢明弦笑吟吟地回答,“如果您感兴趣,我就给您报上名了。”

“横断山脉?”陈太忠听得眼睛一眯,想一想之后点点头,“能说说细节吗?”

横断山脉是横亘于中州和东莽之间的大山,山不是一般的大,有数千里宽广,长就更不用说了,直接截断了中州和东莽的联系。

大山里不光是灵兽,还有灵兽之上的妖兽和兽修,甚至偶尔还有蛮人和魔修,是比黑莽林还要可怕的地方。

不过陈太忠想的是,他早晚要去中州的,哪怕单单为了找庾无颜的儿子于海河,他也要去,更别说中州才是修者云集的地方,强手不知道有凡几,想开眼界,也必须去。

“是百药谷两个弟子,接了宗派探险任务,”谢明弦笑着回答,“估计是有什么目标,不过他们舍不得门里的贡献度,所以不喊师兄弟,想从外面找人帮忙。”

陈太忠听说是百药谷的弟子,眉头微微皱一皱,不过他既然在南池村待足了两个月,也没见到池云清,估计此事就过去了。

而且宗派弟子虽然讨厌,但是顶着宗派的名头,一般很少暗算人——他们一般是明着欺负人。

陈太忠不怕人欺负自己,倒是有点不喜欢暗算,于是沉吟着发问,“阶位呢?”

“门派定义是中阶灵仙任务,”谢明弦笑着回答,他对陈前辈的修为很有信心,“我若是去的话,就是跑腿打杂的。”

中阶灵仙任务,这个倒是可以接,陈太忠想一想,又问一句,“费用和收获怎么算?”

“出场费用不高,我能帮您争取到五个上灵,”谢明弦说到这里,也有点不好意思,他可知道对方的胃口。

然而,他也有别的道理,“自己斩获的猎物归自己,集体所得按成数分……关键是百药谷的弟子,采药很厉害,那个收获就大,还有,可以趟一趟去中州的路,去了总是没坏处。”

去中州的路……陈太忠沉吟片刻,点点头,“行,那我去。”

去中州的路,这一条的吸引力比较大。

东莽去中州就没路,只有传送阵,但是这种跨地域的传送,有个极为不方便的地方,那就是……传送的时候,要检查储物袋。

这原因很简单,以陈太忠所知的风黄界,人族居住的地方,分为东莽、西疆、南荒、北域和中州,各地风土人情和特产不同,有些东西一旦跨地域交易,价格就离谱得很。

这种暴利交易,是需要官方授权的,而储物袋这东西可大可小,真要有人夹带大批货物,官方的授权就成笑话了。

还有一点就是,储物袋或者兽袋,可能带危险品过去,这也是要严查的。

比如说,曾经有西疆的修者,带了大漠百毒蜮进中州,而中州没有百毒蜮的天敌粉蛾鸟——这种粉蛾鸟只在西疆有,结果这百毒蜮在中州肆虐一方,杀人伤人无数,用了好大劲儿才控制住。

所以说,想传送没问题,价钱贵一点也不是事儿,但是……得让检查储物袋。

在这种跨地域传送的阵法面前,陈太忠估计,自己的须弥戒也是藏不住的——别的不说,庾无颜都能看出来他有须弥戒。

但只要是个修者,就不愿意被人检查储物袋,而且就算他不走私,但是他的真实身份,并不能保证须弥戒里的东西,不被人觊觎。

刘园林能从西疆来东莽,人家是有宗派身份,郑家人能从北域来东莽,是有侯爵府的身份,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散修,谈何身份?

平常的时候,他可以不交待自己的身份,做出莫测高深的样子,但是在那种战略级别的传送阵面前,可由不得他装逼。

当然,也有人不通过传送阵,就能从东莽到了中州,但那就是走私的线路,这种门路,是顶级的机密,谁会跟别人说?

“想去的话,您准备一下,”谢明弦见他答应了下来,就笑着回答,“十日之后,您从旺泉传送到湄水即可。”

“我那个女仆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发话,他现在做什么事,刀疤都要跟着。

“您只要能负责她的安全,可以去,”谢明弦笑着回答,“不过初阶灵仙……她要是不帮人打杂,出场费就是一个上灵,没有分成,当然,她自己的收获还是她的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里琢磨着,怎么把刀疤留在家里。

然而,不用他想办法,第二天,他才跟刀疤提起此事,她就表示说,“我最近有点感觉,想闭关一阵,您一个人去,要多注意安全。”

“不是这样吧?”陈太忠听得一呲牙,他不想让她去,但是听她这么说,他也是相当地愕然,“你这是……又要突破了?”

距离上一次突破,才过去不到一个来月,距离上上一次突破,也不到两个月,我说你这么勇猛精进,让你的主人情何以堪啊?

“这个……也不是,”王艳艳支支吾吾地回答,她其实真的有点突破的感觉了,不过想给他一个惊喜,眼下就不肯承认。

“你就没句老实话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她一眼,“算了,你能安心修炼,我也能省不少事,你把家看好。”

他对这次去横断山脉,抱有一定的期待,所以在修炼了几天之后,收拾一下行囊,特意跟刀疤把藏弓拿上,提前两天赶赴旺泉,想的是有备无患。

不成想进城门的时候,他才一拿出身份玉牌,门禁系统刷地亮起了蓝色的光芒。

“有没有搞错?”陈太忠登时傻眼了,他也不是没来过旺泉城,今天怎么出了这样的状况?

不过守卫也没太在意,蓝色预警是最低的警戒等级,拿起玉鉴鉴别一下身份,待看清楚上面的内容,才冲他一摆手,“你且等一下,城主府有人找你。”

“城主府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“是谁要找我?”

他跟旺泉的城主府,没有打过任何的交道,甚至他听说过的,也仅仅是一个人——城主南郭俊荣。

守卫听他这么说,不乐意了,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“让你等着就等着,哪儿来那么多废话?”这倒不是他拿乔,实在是他此刻不克分身,而对方虽然跟城主府有关,但身份玉牌显示,此人是本地人,而他这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却不认识对方。

我不认识的,就不是什么要紧人物——这就是守卫的逻辑。

反正他有事,又不能放跑此人——气息都上了蓝色预警的人,所以他的态度不是很好。

陈太忠一听也呛了,他的脾气本来就不好,而且这种事情,他不是第一次碰到了,于是他脸一沉,“是不是我等完了今天,还得等明天?”

守卫一听,这话不对啊,于是侧头看一眼,他的心情依旧不是很好,却也不能信口开河了,只是问一句,“我这么说了吗?”

“你吃了火药了?我去,这城我不进了,”陈太忠火了,一甩手就往城门外走——既然南特的叔叔是城主,我这个身份,估计不会再次被吊销吧?

“你干什么?”守卫一见着急了,蹭地拦到他前面,瞪着眼睛怒吼,“我让你走了吗?”

“小样儿,你有种再说一遍?”陈太忠直接放出灵仙的威压来,狞笑着发话,“不敬上位者,知道是什么罪吗?”

“这位前辈,且慢,”旁边又跑过一个守卫来,有板有眼地发话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咱们好好说……可以吗?”

“狗眼看人低,”陈太忠瞪前一个守卫一眼,然后才又说,“城主府有人找我,你带我去一趟。”

“好的,”这位干脆地点点头,又看自己的战友一眼,心说你也真是缺弦,城主府蓝色预警找人……这人身份能差了吗?

他领着陈太忠一阵疾走,不多时就来到了城主府,然后走上前,跟看守的卫兵嘀咕几句,声音里隐约传出“陈凤凰”三字。

卫兵看陈太忠一眼,转身进去汇报,不多时,他又走出来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跟我来。”

陈太忠跟着卫兵走进一个小院子,又由一个家丁模样的人带路,穿过一个小弄堂和两个院子,来到一处幽静的院子里。

“阁下稍等,”家丁面无表情地吩咐一句,也没再多说,倒退着离开了。

陈太忠背着手,随意地欣赏着小院的景色,这里林木繁茂,建筑并不多,装饰也异常古朴,闹市中有这么一处曲径通幽的去处,很见主人的品味。

事实上,他在风黄界接触过的家族,住宅的格调通常都是这样,极少见那种暴发户一般的富丽堂皇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