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六十一章 同时晋阶

就在这天下午,城主府来人了,王艳艳将人领进来,陈太忠正在练武场练拳,见人进来,随手脱下拳套,端起一杯茶咕咚咕咚一饮而尽,“坐,上茶。”

来的这位是个一级灵仙,他也知道院子主人不好惹,所以态度很和蔼,“陈先生不必客气,我此来,是送请柬来的。”

“请柬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扬,自打飞升上来,他也就是在听风镇,才接到过一些请柬,不过那些请柬都是镇子上的居民派的,娶妻、生子或做寿。

可是这堂堂的城主府,跟他素无交集,怎么就想起送请柬来了?

而且送请柬的人,也不是邓蝶。

“城主喜得麟儿,满岁之喜,”来人笑眯眯地发话,“还请陈先生届时赏光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接过请柬来,翻看一下,眉头微微一皱,“十日之后?这个……啧,我近几日正要闭关,好了,我知道了,到时自有一番心意。”

对于镇子上居民的请柬,他想去就去,随意得很,但是城主的邀请,他兴致可是缺缺,届时高朋满座,他去了没啥存在感,反倒容易生事,不如不去。

反正他在龙鳞城,也呆不了多久,刀疤死活不喜欢这个地方,估计等她得了复颜丸,两人就得再觅去处了。

不过他也无意得罪城主,人不到,礼到了也成,无非一点花费而已。

他如此表示,那一级灵仙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婉转地提示一下,“城主对此事极为重视,陈先生能亲自去,还是去一趟的好。”

这话有点不恭敬,陈太忠却也不以为然,只是淡淡地点点头。

这位出了院门之后,才脸色一沉,微微地哼一声——姓陈的还真狂得可以。

城主府此次的请柬,可并不仅仅是为孩子过周岁,过周岁不过是个借口,敛财之余,关键是要把龙鳞的高端战力集合起来,商量点大事。

陈凤凰此人虽然不算高调,在龙鳞城这一带,也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,撇开战力不提,只说此人手上的登仙鉴,也足以让龙鳞城的其他势力刮目相看。

不过严格说来,这人又不算龙鳞城当地人,老家是郡治旺泉的,客居在此,有些事倒也不好强求……

又过一日,沈作平来访,沈家也接了城主府的请柬,说起来此事,他很为陈先生的选择纳闷,“这么好的机会,你怎么不去呢?”

“很好的机会吗?”陈太忠表示不能理解。

“去一趟的话,基本上整个龙鳞的头面人物,你就都见到了,”沈作平也有点没奈何,于是苦笑着回答,“以后龙鳞有点什么事儿,也省得打打杀杀了。”

他还不知道,对方已经有了离开的打算。

陈太忠笑一笑,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就算见到又怎么样呢?我这次出去一趟,有了一个深刻的认识……你认识什么人,这不顶用,关键时刻,还是要说自己的实力。”

他这番感慨,就是因为梁新远差点对他动手一事引发的,他可是给李家助拳的,结果二级天仙一翻脸,李家也没胆子出头。

“您都觉得没实力,那我们就不用活了,”沈作平听得就笑。

“实力是永远不嫌多的,”陈太忠叹口气,那个小美女还在帮老爹寻觅,灭掉一个称门宗派的法子呢,九级天仙尚且不知足,他有什么理由懈怠呢?

当然,他也要强调,“我不去赴约,关键是最近略有所悟,必须闭关一阵子。”

这话也不是虚言,陈某人晋阶五级灵仙,已经“足足有”半年多了,此前去往百药谷,此番又接连转战青石和坪陵,历练也足够了。

再加上此次差点又把刀疤撇下,自己逃跑,他受的刺激也不小。

当然,还有一点因素,是他不愿意承认的,那就是……刀疤也晋阶二级灵仙了。

往常他总嫌她晋阶慢,会成为累赘,但是她现在的晋阶速度,让他这个做主人的,隐隐有了点危机感:要是晋阶比你慢了,那就太没面子了。

于是他闭门苦修,去城主府赴会的事,就交给刀疤了。

礼品什么的,也不用费心张罗,直接上两块极品灵石就是了,至于说这礼物有点市侩,硬通货不比啥强?想买啥就买啥。

十天后的一个夜晚,院子上方,灵气再次凝聚成漩涡,听风镇的居民们看得都有一点熟视无睹了:这主仆俩,隔一阵不弄个灵气漩涡,就闲得慌。

不过这次的灵气漩涡,又有所不同,本来是一个越来越强的大漩涡,不成想,凝聚到一半,旁边又凝聚出一个小一号的漩涡。

大家看得登时傻眼:这又是怎么说的呢?

陈太忠在即将晋阶之际,就把院子的大阵开启了,虽然有刀疤护法,但是修行这种事,也不能全指靠别人——让她负担小一点吧。

冲级成功之后,他又稳固了一下境界,一宿的时间就过去了。

然而,他觉得这一次晋阶,神识的增长有点慢,然后就想到了探查术,分裂神识能助长,于是在境界尚未完全稳固的时候,又咬牙强行地分裂出十数道神识。

没有人告诉他,这么做可行不可行,他只是全凭着经验摸索——没有系统的理论,没有宗派或者家族做靠山,也只能指望自己了。

他没想到的是,刚进阶的神魂,分裂时不是一般的疼,疼得痛入骨髓,疼得撕心裂肺,疼得痛不欲生。

不过他硬生生地忍住了,任是痛得浑身颤抖,依旧咬紧牙关,坐在那里打坐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才觉得疼痛减轻了些许,然后他内察一下,猛地发现,神识似乎确实有所增长。

不过新增长出的神识,仅仅是些虚影,以后需要不断地锤炼,将这些虚影凝实,才能成为真正的战斗和护身利器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又发现了一些异样,在他的神识周围,还有三个小小的神识。

这是他分裂出去的神识,却不知道为什么,没有湮灭,而是又返回他的识海,好像是有了一些自主的意思。

这是不是好事啊?陈太忠有点不清楚,任由这神识自己发展下去,万一弄得人格分裂,就没啥意思了。

他尝试着控制一下这三个小神识,也能控制住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总感觉是跟主神识有些格格不入。

他又选了一个小神识做试验,强行融入主神识的话,好像也可以,但是没过多久,小神识又慢慢地被主神识挤了出来。

这问题大了啊,陈太忠心一横,直接爆掉一个小神识,然后他的识海猛地一震,眼一黑,差点没晕过去。

又过了许久,他才缓过劲儿来,再细细内察,发现小神识只剩下两个了,而爆掉的那个神识彻底地消失,主神识的虚影部分,也没有明显的凝实。

这又是个什么情况呢?陈太忠琢磨一阵,发现想不通,也就不去再想了,反正试验证明,如果这小神识能威胁到主神识的话,他可以随时爆掉。

他一点都没兴趣培养出另一个自己——到时候,你算是我?还是我算是我?

做完这些,他才猛地发现,自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,心说我也不知道闭关了多久,少不得喊一嗓子,“刀疤,快弄点饭来。”

不多时,王艳艳将热腾腾的饭菜送来,他赤手就抓起来大吃一阵。

他吃饭的时候,刀疤在旁边一直看着,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,不过陈某人只想着识海里的小神识该怎么处理,没心思跟她说话,吃完饭一抹嘴,又耷拉下眼皮修炼了起来。

有了前次的经验,他琢磨的重点,就是在这小神识到底怎么运用上了。

尝试了一下,他发现小神识也有妙处,比如说,他放弃操控主神识,全力操纵小神识的时候,居然能用神识摄物——而他的主神识都做不到这一点。

小神识能摄的物品不大,也就是三五斤重的物体,不过可喜的是,这小神识能放出极远,当然,距离越远,能力越差。

下一刻,他又想到,自己在湄水城神识跟踪人,居然跟丢了,那么,用小神识跟踪人,会不会一直保持着呢?

接下来,他就开始测试了,也不跟刀疤打招呼,直接蹿出院子就不见了。

两天之后,他心满意足地回来,大吃一顿躺倒就睡,连着试验两天,总算是把神识的变异情况,测得差不多了,但是频频操控小神识,也特别地累人。

他这一睡,又睡了整整一夜半天,第二天下午才起来。

再次见到刀疤,女仆看他的眼神都有点不对了,“主人,这是修炼完了吗?”

“完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笑眯眯地回答,“此次,晋阶收获不小。”

“您都忙乎半个月了,”刀疤苦笑一声,无奈地摇摇头,“这次我总算知道,什么叫修炼狂人了……街坊邻居都问我呢,您是不是出了状况。”

“我有什么状况可出的?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此次收获不小,小神识也没什么隐患,他心情自然很愉快,“都说修炼无岁月,果然如此啊,随便修炼一点什么,时间就刷地过去了。”

下一刻,他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于是侧头看一眼刀疤,怔了一怔之后,又眨巴一下眼睛,“我说,你这就……三级灵仙了?没道理啊~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