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六十章 因何架梁

梁新远听得也是一愣,不过他还是用长剑护住惠笑靥,狞笑着发话,“你就等着童长老将你千刀万剐吧……郭执事,同门有难,你敢见死不救?”

郭奴心都走出人群外了,正背着双手,在那里优哉游哉地看热闹,闻听他此言,胖脸一抖,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我偏不救,有种你来咬我啊。”

此刻,吴纤纤已经降落下来,她将小美女挡在身后,手里抬手一指梁新远,阴森森地发话,“滚开,我不想杀青莲的天仙!”

梁新远终于镇定了下来,他感觉得到,对方的修为和战力,还在自己之上,于是沉声发问,“还没请教,阁下是何人?”

“接了我的玉叶,还认不出我,”吴纤纤淡淡地一笑,“下派终究是下派,你的眼力,差郭奴心很多啊。”

“你是……吴纤纤前辈?”梁新远登时就石化了,他既然知道吴纤纤,自然就知道她是属于什么势力的,而对方口中“小姐”的身份,那也呼之欲出了。

想到自己无意中竟然差一点惹了董护法的女儿,他禁不住一阵后怕,于是一侧头,狠狠地瞪一眼某个笑得极为开心的胖子,“郭执事,你真有上门的风采。”

郭奴心放声大笑,直笑得全身的肥肉都在抖动,“你自己不开眼,非要撞上去,怪得谁来?”

梁新远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,才看向吴纤纤,“吴前辈,此女真是童长老所选之人,青莲剑派只是代为培养,可否饶她一条性命?”

惠笑靥已经被斩做两段,暂时还未死去,如能护得她回了玉屏上门,没准童长老真有回天之法,将此女救回。

不过,这也仅仅是一种猜测,童长老有没有这个能力暂且不说,只说将人救回,被腰斩过的,资质也绝对要大打折扣了。

他这么做,只是不想让惠笑靥死在自己面前,接下来救得了救不了,是童长老的事情,就不关碍到他的责任了。

事实上,梁新远清楚,吴前辈十有八九不是童长老的对手,但是她敢杀人,就不怕报复——人家身后站着半步玉仙。

吴纤纤淡淡地摇摇头,“敢对我家小姐妄动歹念,必须死!你莫要自寻死路!”

她不杀梁新远,只是因为对方是天仙,搁在上门也算中坚战力,杀了之后,董护法难免被动,但是对方真要不开眼,那么,杀了也就杀了。

梁新远心里自然也有数,说不得苦笑一声,“董小姐身上有护符,这不是没事吗?”

吴纤纤看他一眼,缓了一缓,方才淡淡发话,“让我家小姐激发护符,便是死罪。”

这话说得,实在是霸气十足,不过董明远原本就是个霸气的主儿,他给女儿做的护符,里面有灵气消耗,能瞒得过他吗?

吴纤纤若要不追究,她自己都不好向董护法交待。

梁新远被噎得哑口无言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她原本也是为派内之事,其罪当诛,其情可悯。”

“笑话!”小美女闻言,忍不住大声发话,“我出来作证,她想也不想,就判定我是伪证,还要杀人灭口……分明是比输了泄愤,你若不信的话,吴婶,去搜她的魂!”

吴纤纤当然也清楚这一点,只不过她乃高高在上的天仙,懒得为这种事耗费口角罢了,于是冷冷地看梁长老一眼,“若不想颜面尽失,你让开罢。”

梁新远嘴角抽动一下,最终叹口气,默默地走向一边——别的不说,惠笑靥将大枪的痕迹指为刀法,这一点就足够了。

吴纤纤抬手一指,直接将惠笑靥的额头点出一个大洞,收手转身离开。

今天抢矿的一战,真是一波三折,先后竟然惹出三个天仙来,而卢家燕家大败亏输不说,惠家最被看好的惠仙子,更被人当场杀死。

然而,在场的众人都知道了,李家三支的主母,竟然请来了自己的侄女坐镇,还有董护法麾下的玉叶吴纤纤陪伴,就算有再多的想法,也只能是想想罢了。

君不见,连青莲剑派的天仙长老,都不敢多说一句吗?

至于说那面具人跟董护法的女儿是什么关系,没人敢去问,小美女所说的,十八日前两人在一起,也没人敢去质询真假。

是真还是假,此刻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董护法的女儿如此说了,那事实的真相,就该是如此了。

陈太忠对小美女的仗义出手,很是领情,他原本以为她只是刁蛮不讲理,此刻看来,不讲理也有不讲理的好处啊。

他先去找李墨白,领了自己的十块极品灵石之后,就前来找她道谢,“今天的事,多亏阁下仗义,这份人情,我记下了。”

奇怪的是,他客气,小美女也跟着客气了起来,“无所谓,顺手之忙罢了,我只是见不得那些输不起的人……输了就输了,反倒巧立名目报复,真当我姑姑好欺负?”

原来她站出来撑场面,只是认为对方输不起,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,这倒真是……好吧,这个因素倒也是客观存在的。

他道谢完毕之后,又是刀疤上前道谢,事实上刚才那场面,陈太忠遁走的几率还是极大的,最后倒霉的,只是她而已。

自打可能得到复颜丸,王艳艳对那些接近主人的女人,都有一种莫名的敌意,但是现在,她也不得不谢谢对方,“呵呵,对董小姐来说,是顺手之劳,对我来说,可是性命攸关了,大恩不言谢了。”

“我也是看你主仆情深,”小美女正色回答,下一刻,她眼珠一转,看向陈太忠,“对了,要是我不出面,你遁走之后,打算如何报复青莲剑派?”

小丫头的好奇心,还是强了一点,正是昨天问题的翻版。

这一次,陈太忠就不好不理她了,只能正色解释,“我有一秘法,若是肯付出极大的代价,能毁灭整个青莲剑派。”

“毁灭整个青莲剑派?”小美女听得一咋舌,眼中也满是骇然,“真有那么大威力?”

她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从小接触的就是各种门派知识,对毁掉青莲剑派所需的能力,她有比较直观的认识。

“应该差不多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怕她对这个东西感兴趣,他又解释一句,“不过手段不太光明,代价也极为高昂,小倩你出身名门,这些东西你就不用关心了。”

小美女愣了好一阵之后,才又问一句,“那我父亲学到这个,他是不是可以灭掉一个上门?”

“那倒不是,”陈太忠摇摇头,核弹的威力,跟施放者的修为可没什么关系,“这个术法……你父亲学不来的。”

“小姐”吴纤纤在一边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该给你姑姑道喜去了。”

于是这俩就这么离开了,王艳艳遗憾地叹口气,“哎……还想问问她,能不能尽快拿到复颜丸呢。”

陈太忠其实也有这个想法,经过这件事,他自觉跟小家伙的交情又进了一步,然而,这次他是领对方的情,总不能人情领个没完。

同时,他也不是个愿意欠人人情的,于是摇摇头,“咱们也该回了。”

接下来,两人前往李家的营地告辞。

矿场的大局已定,不过郭家和李家还是赔付了卢家和燕家各一千上灵——经过这个手续,相当于四家对矿场的归属达成了一致认知。

至于说惠家?没人去在意,小家族的悲哀就在这里,惠笑靥这天之骄女一旦亡故,惠家真是屁都算不上。

李墨白正在安排家族中人留守营地——大部队很快要回庄子了,留下的人,需要坚守一阵,待挖掘队过来,矿场就可以开工了。

陈太忠前来告辞,他很诚恳地挽留。

然而,陈某人已经被李家伤了心,就很干脆地拒绝,他也知道,刚才没人保他是正常的,有人保才不正常,可是他心里,总是转不过这个弯子。

李墨白的态度,将两人送到营地门外百余米,“既然留不住,陈前辈还有什么事情,要交待我办的吗?”

陈太忠一指山下残破的村子,淡淡地发话,“这村子原本是有主的,被你们撵走了,如果可以的话,给他们一些合理的补偿。”

“这个好说,没问题,”李墨白笑着点点头,这么大的矿到手,支付点补偿算什么?

然而下一刻,他愕然地看向对方,“原来……青莲剑派的人,真是你杀的?”

青莲剑派的那十几个人因何而死,刚才也有人大致猜了一下,更有人隐约听镇子上说,就是因为这个村子迁移的事情,才导致惨剧的发生。

“是不是我杀的,现在还重要吗?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放出灵舟,载着刀疤,划破长空而去。

两人这一趟出门,时间不短,花了七八日赶回龙鳞城。

回了院子之后,又有一番热闹不表,当天晚上,刀疤将短尾貘、阴阳蛇和风翅兽放出兽袋,这些活物一直在兽袋里,精神有些萎靡不振。

过了三日,院子里恢复了往日的景象,一干灵兽都已经恢复状态,湖边也多了一些孩子和大人,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