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五十八章 多出一个

“郭家老祖?”卢晋永见到此人,眼睛登时瞪得老大,重重地倒吸一口凉气。

燕家族长也是同样的表情,不同的是,他还倒退了两步,称谓也有点小小的不同,“是郭上人?”

惊讶过后,两人脸上的表情,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,尼玛,咱不带这样的。

对方虽然说,接受车轮战,但是一个天仙,接受灵仙的车轮战——你敢更不要脸一点吗?

可是,郁闷归郁闷,这俩也不敢有任何的失礼,要不然,他两家可当不起天仙一怒。

冷场了好一阵,卢晋永苦笑着一拱手,“郭老祖,这原本是地方上的事情,您在上门中修行,神仙日子,何等地逍遥快活,何必涉入这红尘浊世呢?”

郭奴心的小眯眯眼一眯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你这是在教训我?咹?”

“不敢,”卢晋永吓得连连摇头,“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。”

“我是在门里修行,但也是郭家的老祖,”郭奴心双手一背,冷冷地扫视一眼在场的众人,“谁不服气,可以挑战我……有谁不服气吗?”

一时间,山坳里到处都是他细声细气的回音,“有谁不服气吗?”

良久,终于有人冷笑一声,“郭奴心……你好大的脸!”

“我擦,谁呢?”郭奴心一听,两眼登时张得老大——他最讨厌别人说他脸大了。

“是我,”人群中又走出一人来,身材枯瘦却是挺直异常,行进间肩不摇膝不弯,每一步之间的距离,都像尺子一般地标准。

此人相貌平凡,却给人一种凌厉逼人的感觉,简直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剑。

“原来是梁长老,”郭奴心看清此人,不屑地哼一声,“梁新远,注意点自己的身份,有你这么跟上门执事说话的长老吗?”

“我敬重的是上门,又不是你郭执事,”梁新远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要找人挑战吗?我还真不服气你!”

郭奴心也有点头大,这梁新远是二级天仙,青莲剑派的长老,按说身份不如他,但是人家是剑修,战斗力可比他强出一截。

不过他上门的身份在这里摆着,倒也不用太忌惮对方,“你这是打算以下犯上了?上门的规矩……懂吧?”

“正是因为我敬重上门,所以看不得你以大欺小的行为,”梁新远一直脖子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上门形象,不能坏在你手里,若是无人迎战,我陪你走两招。”

下派终究是下派,他迎战就已经是极限了,当然不敢说杀了上门的执事。

“早晚要请你去执法堂走一趟,”郭奴心狞笑一声,他不但是玉屏上门的,还是上门执法堂的执事,做点小动作不是很难。

梁新远就跟没听到一样,抬手一拱,“郭执事可有暇指教两招?”

“莫不是我挖了你家祖坟?”郭奴心心里这个火,也就别提了,他已经拉下面子,来以大欺小了,偏偏撞上这么个浑不吝,非要主持正义。

他也不说自己拒绝指教,只是冷冷一笑,“我是郭家老祖,所以要参与此事,莫非你也要代表青莲剑派,介入地方事务?”

这个指责,其实是很厉害的,宗派和官府,一直是泾渭分明。

像白砂镇的白晶矿,若是在青莲剑派的直辖地盘内,地方官府根本不得过问,就算没人开采,也是在那里放着,谁敢动?

而此刻的白砂镇,是官府直辖地,青莲剑派想动手开采,也只能通过代理人,不能直接划作宗派的产业,要不然太不给官府面子。

当然,若不是白晶矿而是灵石或者灵晶矿的话,宗派和官府就要扯皮了。

梁新远也是被噎得不轻,他若执意介入此事,郭奴心都不需要找理由对付他,直接就可以出动玉屏门执法堂执法了——你这是想挑唆门派和官府的关系?

他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我自是无意介入,只要郭执事你不要以大欺小。”

小子,算你狠!郭上人心里也不痛快,于是双手一背,懒得再理这厮,而是对着卢家和燕家发话,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一家出一个最强的,几个人做一场,就这样了。”

他虽然被挤兑得不能出手,但是制定规则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而他也深知,郭家和李家的战线里,有个面具人,战力极其逆天,只要没有天仙出手,锁定胜局毫无疑问。

这话出口,卢家和燕家自是没胆子反对——事实上,这个规矩不算太糟糕。

而梁新远也没有继续干涉的理由了,只能闭口不言。

出战的选手,很快就被选出来了,郭家的是祁羽,李家是个面具人,燕家的是一个八级灵仙,卢家则是一个九级的灵仙。

第一场是卢家和郭家,祁羽虽然只是六级灵仙,但面对九级灵仙,一点都不手软,宗派的剑修,越阶作战不算什么。

两人斗了有十来分钟,最终是两败俱伤,祁羽的飞剑在对方身上穿了个口子,自己也被对方一掌打得吐血不止,明显地失去了战斗力。

李家和燕家的打斗,那根本就是一面倒了,陈太忠三招无欲,就将对方的兵器和防具全部斩碎,灵刀架到了对方的脖颈之上。

此次出战,他也防着青莲剑派有灵目术什么的,并没有用敛息术,直接是展示出了五级灵仙的修为。

至于说五级灵仙干脆利落地胜了八级灵仙,这种事确实少见,但也不是没有。

不成想,他才一收刀,一个灰衣的英挺汉子走了过来,抬手一拱,“阁下需要休息多长时间?”

“我擦,你谁啊?”陈太忠直接就怔住了,祁羽跟对方两败俱伤,他本来以为,这就算战斗结束了,“不是说了吗?青莲剑派的,你就少插手地方上的事。”

此刻,惠笑靥站在不远处发话了,“这是我惠家请来的,朱师兄跟你一战,便可决定白晶矿的归属。”

“有毛病不是?”陈太忠回头看一眼郭奴心,“郭老祖,你怎么说?”

“有什么可说的?”梁新远绷着脸发话了,“祁羽能代表郭家出战,青莲的弟子,就不能代表其他家出战了吗?”

陈太忠斜眼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发问,“刀剑无眼,我若错手杀了他,应该没问题吧?”

不等梁新远回答,郭奴心狞笑一声,“杀便杀了,公平决斗,学艺不精怪得谁来?谁若是找你麻烦,须知我玉屏门的执法堂不是摆设!”

他本来是极恨面具人的,但是这梁长老当众打他的脸,更是让他无法忍受。

梁新远的嘴角抽动一下,没有说话。

陈太忠闻言,倒也不着急上前,而是就地打坐,回复一下灵气。

倒是惠笑靥心里一动,低声向他发问,“梁长老,此人有没有可能是天仙?”

你为什么这么问?梁新远看她一眼,眉头皱一皱,抬手招一下,那个青莲剑派里唯一的低阶灵仙走了过来,“梁长老什么事?”

梁新远低声嘀咕一句,那弟子登时向前走了百十米,不多时,回来低声禀报,“那人真实修为,大约就是八级巅峰……也可能是九级。”

梁长老闻言,微微颔首不再说话,派里的灵目术,自然不会出什么偏差。

陈太忠打坐了十来分钟,缓缓站起身来。

那英挺汉子也不着急出招,而是一抱拳,“我并非有意针对阁下,只是你那无欲刀势,实在令我见猎心喜,你尽管放手出招,我不会伤你。”

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“你伤得了我吗?”

对方所说的是否实情,他是一点都不在意,口蜜腹剑的主儿,他见得太多了。

所以他也不等对方出招,长啸一声,轻飘飘地上前一步,手里的灵刀就斩了过去——哥们儿先占个先机再说。

而那朱师兄,还真是托大,根本不用本命飞剑,只是掣出一柄高阶灵剑来应对。

三招之后,灵剑碎裂,他也不着急,又掣出一柄高阶灵剑来。

又过三招,灵剑和灵刀同时崩裂,两人掣出兵器再战。

对陈太忠来说,这是他飞升以来,战得最痛快的一仗。

对方是剑修,攻击力超强,但是他的攻击力也不弱,而对方没有其他法术和法宝,他也就不用分心考虑,应对那些意外的因素。

至于他的压箱底宝贝,小塔、红尘天罗、宝符之类的,都不用动用。

而且面对这种搏杀的路数,聚气缩地的步法,对他的帮助也极大,场面不占优的时候,他轻飘飘两步,就能化解了危机。

当两人的兵器再度崩裂之后,那朱师兄笑一声,“我要出本命飞剑了,阁下小心!”

只冲这一句话,陈太忠决定,有条件的话,可以放此人一马。

本命飞剑的威力,自是比灵剑又强一些,几招过后,陈太忠手上的灵刀再次碎掉。

“我艹,”郭奴心看得轻声嘀咕一句,“姓朱的小子,攻击力不弱啊。”

他昨天跟面具人也打了一场,但是直到最后,他也没毁了对方的灵刀,而这两人战了这么久,面具人已经被毁了三把灵刀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