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五十七章 不速之客

五块极品灵石?陈太忠对上惹了自己的高阶灵仙,开口起码十块极品灵石。

不过这次,他并没有因为灵石讨价还价,而是冷笑一声,“跪一炷香。”

“什么?”察铸央以为自己听错了,陈前辈你不是最喜欢灵石的吗?

陈太忠又看他一眼,淡淡地发话,“跪两炷香,就在我面前。”

陈某人是喜欢灵石,但是从骨子里讲,对惹了自己的人,他一向是喜欢以牙还牙。

想抢他储物袋的,他要抢对方的储物袋;想杀他的,他要反杀人。

察铸央在李家的大殿上,公然挑衅他,想通过打脸来彰显自己的不凡,那么,他就要打脸回去——你不是不含糊吗?给我跪下吧。

至于灵石什么的,无所谓,要不要都行,他也不差这点灵石。

想羞辱别人,那你就要做好被别人羞辱的心理准备。

“啊?”察铸央愣住了,对他来说,真是善财难舍,五块极品灵石,也是颇令他咬牙的。

手头真要宽裕的话,他都未必会趟这趟浑水——当然,眼下因为有郭奴心的出现,浑水已经变清了,但是当初,真的是浑水来的。

若不是面具人已经放言,事毕要找他的麻烦,他才舍不得出五块极品灵石。

然而,当着这么多人下跪,也是他不好接受的,修者在圈子里,活的就是个脸面和尊严,很多人宁可站着死,也不会跪着生。

此刻膝盖一软,以后他如何在圈子里做人?

然而话又说回来,像察铸央这样眼高于顶、却又欺软怕硬的主儿,通常骨头都不是很硬,对他来说,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更愿意选择下跪,而不是支付灵石。

跪了就怎么了?跪了也是八级灵仙,照样可以小看各种中阶以下的灵仙。

他是这么个心性,但是当面具人真的提出,不要灵石只要下跪,他却又觉得,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——我都打算赔灵石了,你怎么能如此侮辱我?

陈太忠的思路,还正是治他这种人:哥们儿不缺灵石,灵石多得是,就是要出这口气,让你以后再装逼打脸!

这样的咄咄逼人,也算反抽人反抽到家了。

察铸央就有点犹豫,于是赔着笑脸发话,“陈前辈,我中午那么做,也是不得已,看在李墨添的面子上……”

“他算什么东西?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打断他的话,“再叽歪就是四炷香,你只有两个选择……跪,或者死。”

察铸央犹豫好半天,还是一咬牙,腿一软跪了下来——没办法,这位说得到就做得到啊。

这消息以及两人的对话,很快就传到了李墨添的耳中,李墨添脸色难看到不能再难看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难怪墨白要主事……真阴啊。”

有些人就只能看得到别人的不好,不喜欢反思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一宿无话,第二天天刚蒙蒙亮,营地里就开始忙碌上了,做饭的、探查的都出动了,巡视了一晚上的弟子,也略带一点疲惫地回到营地休息。

李家紧锣密鼓地准备,不过真正的高手还是不着急的,陈太忠甚至连吃早饭的意思都没有,一直打坐到大队人马启程。

几家邀斗的场所,在距离此地二十余里处——这里才是白晶矿最初始被发现的地方。

想到因为这个矿,导致二十里外的村庄被毁,陈太忠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修为低,果然就是原罪啊。

李家抵达的时候,其他几家也陆陆续续到了,惠家到得晚一点,不过声势一点也不比别家的小——众目睽睽之下,一艘灵舟自空中落下。

灵舟不要紧,但是灵舟上的标识,是九把剑组成的莲花图案,这便谁都不能小看了。

这是青莲剑派的制式灵舟。

灵舟落下之后,上面下来先下来五个人,是惠笑靥及其同伴,均是低阶灵仙,不过在场的人没兴趣看他们,而是眼巴巴地继续看着灵舟。

然后,灵舟上又下来七个人,身着青莲剑派的制式灰色衣衫,一个个面无表情,目光冷冽,带来一股莫名的威压。

这七个人里,有两个高阶灵仙,四个中阶灵仙,只有一个低阶灵仙,腰上却是挂着兽袋,一看便是有特殊长处的。

见了这阵仗,在场的人登时就傻眼了,不光是李郭两家愣住了,卢家和燕家也怔在了那里,好半天才有人上前发话,“这个……欢迎青莲上派来人。”

大家心里有疑惑,却还不好多说,倒是郭家老祖郭静纶胆大,出声发问,“不知上派此来,可是为了白晶矿之争?”

“这种俗物,我们还不看在眼里,”一个英挺汉子冷笑着回答,他是个八级灵仙。

“他们只是顺路过来办事,”惠笑靥淡淡地发话,眼角眉梢,有一抹掩饰不住的异样神情。

“眼下有事在身,请诸位暂且旁观,”郭静纶一拱手,不冷不热地发话,“待我们办完事,再接待各位上派的朋友。”

青莲剑派偌大的名头,但是真正有点底气的,倒也不是特别地害怕。

英挺汉子闻言,不以为然地冷笑一声,“你们这些家族,倒是好大的架子,原来只有你们的事,才称得上正事?”

郭静纶也不理会他,这种挑衅的话,他不搭理就行了。

他转头冲着另两个中年人说话,“卢家燕家既然都到了,那么我就直说了,这白晶矿,我郭家和李家有必得之心,为了不伤几家和气,你们还是退去吧。”

“嘿,静纶兄还是这么喜欢开玩笑,”一个三绺长髯的汉子笑了,他是卢家的族长卢晋永,“此地矿藏,明明是我卢家先发现的,邀燕家一起来开掘,怎么反倒成了郭家和李家的了?”

“晋永兄此言略有谬误,”燕家的家主,是一个长大的汉子,他爽朗地大笑,“说好是咱两家一起发现的,你又想占我便宜。”

两人齐齐放声大笑,左右顾盼之间,是说不出的意气风发,很显然,青莲剑派这一拨人到场,给了他俩莫大的信心,已经将这白晶矿视为囊中之物了。

“两年之前,李家和郭家,就已经探到了此处的矿藏,”这时,李墨卿也走过来,他微笑着出声开口,“卢兄燕兄两位,还是晚来了一步啊。”

李族长也挺恶心人的,明明是要撕破脸开打了,偏偏还要面子上装个幌子,信口胡说八道,以求在道义上占据上风。

占据了大义,这就叫师出有名,不管是真的大义,还是做了婊子又立牌坊,反正有大义比没有强。

当然,若是双方实力太过悬殊的话,那就只说实力了,谁会在意大义是什么玩意儿?

陈太忠在远处看得暗叹,真正有大义在手的,只不过是一帮可怜的村民,但是他们连开口发声的机会都没有。

几人你来我往几句之后,也解决不了问题——这本来就不是靠嘴解决的,李墨卿索性一摆手,一指四周,“也别说那么多了……反正都准备好了,用拳头说话吧。”

确实都准备好了,这几家选的碰面的地方,就是一个山坳处,里面有四五百亩那么大,四家人各占据了一处高坡,就连惠家,也占据了一个不高的小坡。

“怎么个说话法?”卢晋永轻笑一声发话,“这白晶矿不可能分得太细,一点半点的赢来赢去,实在没有意思……咱先约定,一方得了,就是全得。”

风黄界里抢矿藏或者地盘,方式很多,有份子数一说,大致跟地球上的股份制类似,若是不能合力开采,也有划势力范围的方式。

不过卢晋永的态度很独,不是卢家和燕家吃下这一块矿,就是郭家和李家拿走,不接受任何的细化拆分。

这个矿本来就是卢家先发现的,后来跟燕家商量好合作,李家和郭家凑过来,前两家当然不能接受细化——原本就没后两家什么事儿,你过来打几仗,万一弄走个一成两成的,也算可以满足了,但是我们两家亏得可就大了。

反正卢家和燕家准备得很充分,也不怕就输给对方——万一不成了,这两家还勾连着惠家,惠家的小丫头,可是带了很多青莲弟子过来。

同样的修为,家族子弟一般不是宗派弟子的对手。

“那该怎么打呢?团战还是单挑?”李墨卿眼睛一眯,笑了,“一家出几个人?还是在场的人都算上?”

卢晋永看他一眼,不屑地一咧嘴巴,“听起来,墨卿兄准备得很充分啊。”

李墨卿皮笑肉不笑地回答,“准备了一年多,可能不充分吗?”

“燕兄说吧,”卢晋永看一眼身边的长大汉子。

“不用说了,”就在这时,不远处传来细声细气的一声。

下一刻,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背着手,缓缓从人群中走出来。

他下巴微扬,两眼看天,将下颌的另外两个下巴也展露出来,淡淡地发话,“单挑吧,就我一个人,你们两家随便派人上来,谁不服气尽管上……直到打得你们服气为止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