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五十六章 人不要脸

陈太忠这话,当然不是虚言,他隐身之后,想的就是要拿红尘天罗擒下对方。

郑家的七级灵仙郑勇昌,就是被红尘天罗擒下的,而且此人体内的护符被激发,却也没有挣开红尘天罗的束缚。

基于这种判断,他认为,使用红尘天罗,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,可以擒下郭奴心。

至于第二种手段,大家也都知道,不止能弄死郭奴心,还能让整个郭家沟都灰飞烟灭。

郭奴心一听这样的回答,真是头大了,他听得出来,对方信心满满的,想必不是虚言。

而且对方隐身之后,还在不住地移动,警惕性可见一斑,他没有什么偷袭的机会。

想来想去,他哈地笑一声,“好了,无非是切磋,我赔付你两块极品灵石,可以吧?少年人,不要那么大的火气。”

这就是自找台阶下了,对于惜命的人来说,这种选择很正常,江湖越老胆子越小。

陈太忠却是不吃这一套,他再换个地方,冷笑一声,阴森森地发话,“待杀了你之后,你储物袋里的东西,都是我的。”

我艹,你这也太欺负人了吧?郭奴心直气得鼻孔生烟,他这才想起来,刚才对方隐身前,问过李家的小辈,要拿自己的储物袋。

慢着……李家的小辈?

下一刻,他抬眼看向李墨白,沉着脸发话,“李家小辈,你就不约束一下你邀来的人?现下我大可一走了之,但是日后的事情……便不好说了。”

他这也是急了眼了,我好歹也是天仙,打不过也走得了,你要再这么放纵此人,小心我找你李家的后账。

反正人不要脸天下无敌,郭奴心介入此事,已经是个丢人了,再丢一些人,也无所谓了——什么不能以大欺小?扯淡!

李墨白闻言叹口气,如果可能的话,他真的希望陈前辈干掉郭奴心,但是现在,两人不过是战成了拉锯战,虽然坚持下去,陈前辈得手的可能性很大,然而……郭奴心可以跑啊。

此人眼下不跑,无非是有个白晶矿的牵挂。

他无奈地一抬手,对着空气发话,“陈前辈,此事就此作罢,可好?”

他的声音极大,空旷处传来一阵阵的回声,“作罢可好?”“可好?”

然而,等了许久,没有人回答他。

这便是无声的回应:陈前辈铁下心思,要诛杀郭奴心了。

李董氏见状,眉头拧做了一团,重重地叹口气,“唉~”

小美女见姑姑不高兴了,眼珠一转,“那个谁,你已经赢了,郭奴心也承认技不如人了,到此为止吧。”

她心里有恨,纵然是劝说,也是话里带刺,可是郭奴心听到她说“技不如人”啥的,也没办法叫真,他倒是得有那胆子。

反正这件事能这么了结,也算……不错吧。

不等陈太忠回答,小美女继续发话,“他已经认输了,很丢脸了,你要再继续下去,非要杀人,玉屏门那里,我就不好帮你说话了。”

你就可劲儿糟蹋我吧,郭奴心气得一转身,又飞出老远,索性是眼不见心不烦。

陈太忠听到这话,才现出身来,如果为了一时之气,背上整个玉屏门的追杀,其实也挺划不来。

当然,最关键的是,他不能杀人之后一走了之,回头他还得再来李家,要复颜丸呢。

他指一指距离自己差不多一里远的郭奴心,冷笑一声,“今天算你走运,小倩帮你说情。”

郭奴心看他一眼,连一句话都没有,一甩袖子,直接飞走了。

不走等啥?越说越丢人啊。

“喂喂,两块极品灵石!”王艳艳着急地大声喊,眼见对方降下来,消失在十余里外的树林里,她转头看向郭静纶,沉着脸发问,“郭族长,你家老祖许的诺,你听见没有?”

“两块极灵,好说,一会儿就让人给你带回来,”郭族长好脾气,被一个九级游仙质问,也不着恼,他笑眯眯地四下一拱手,“我家老祖就是这脾气,大家见谅啊……”

事实上,他也没啥可不满意的,老祖的面子……老祖愿意丢,关他什么事?

反正郭家的老祖,是出了名的不靠谱,郭族长开心的是,白晶矿现在五五分了。

下一刻,他转头看向李墨卿,“正经是我此来,还是想跟墨卿兄商量一下,明天的事儿,该用些什么章法。”

两个族长回了营地,讨论章法去了,不多时,郭家又来两个人——郭家的营地离此不远。

这俩人来的时候,带了两块极品灵石来,然后李郭七八个人聚在一起,讨论明天的事。

李墨白也很痛快地拿出了五块极品灵石——事实上,李墨卿刚才表示了,这五块极品灵石,走族里的大账。

不管怎么说,李家邀来的灵仙,折了郭奴心的面子,对李家来说,是极其振奋人心的事,既然扬眉吐气了,李族长不会吝啬这点赏金。

至于说被分走了一成份子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天仙就值这个价,陈前辈又不可能一直留在李家,无法有效震慑郭奴心。

事实上,有郭奴心插手,不但明天的事情易办,以后两家采矿,也不用担心横生枝节,总体来讲,也未必就是吃亏。

这七块极品灵石,陈太忠理所应当地收下了,不过看到一只肉乎乎的小手,也递过来两块极品灵石,他毫不犹豫地一摆手,“边儿去,我还没落魄到抢小孩子的东西。”

“你才是小孩子,”小美女气呼呼地瞪他一眼,“做人要讲信用,我答应了给你,自然要给你。”

陈太忠本来都已经打算去修炼了,听到这话忍不住吐槽,“你要真讲信用的话,把复颜丸给了我吧?”

“那是我姑姑答应的你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小美女大大的眼睛一瞪。

下一刻,她眼珠一转,“要不这样,你答应我一个条件,我就马上找人把复颜丸弄来。”

陈太忠警惕地看她一眼,在他眼里,小美女刁钻、不讲理不说,也带点不通世事和自以为是,但是同时,这女孩儿不能说半点心机都没有……起码刚才一句话,就让他不得不现身。

所以他摇摇头,“那还是算了。”

“对你来说,是举手之劳,”小美女笑眯眯地看着他,目光中带点狡黠,“而且我这么善良,不会让你做那些杀人灭火的事儿。”

“你……善良?”陈太忠禁不住咧一下嘴,甚至露出了下牙床,你跟这个词儿沾边吗?

“你这是什么表情,我不善良吗?”小美女被他这句话刺激到了,抿嘴看着他,脸蛋上的婴儿肥更明显了。

我感觉……我比你善良多了,陈太忠也懒得跟她争辩,“说一说,什么条件?”

小美女四下看一眼,微微凑近他一点,压低了声音发话,“你能用哪几种手段,杀掉那个胖秃顶呢?”

陈太忠怔了一怔,又上下打量她一眼,“没事吧你?”

“你这是什么话?”小美女气得提高了一点声音,然后又赶紧压低,很委屈地看着他,“我就是好奇嘛,你说一说,我也不可能学得会。”

陈太忠眨巴着眼睛看着她,好半天才来了一句,“你出门在外的时候,还真得带上你的吴婶……没事我走了。”

看着他的背影消失,小美女气得一跺脚。

就在这时,吴婶诡异地出现在她身边,低声发话,“小姐,随便打听别人的底牌,是很犯忌讳的事,对你来说是好奇,对别人来说,则是性命攸关……”

陈太忠回到雨棚下,放出中阶灵阵,和刀疤一起打坐修炼。

李家人提供的是帐篷,不过他并不习惯跟不太熟悉的人离得这么近,所以还是用了雨棚,视野也略微开阔一点,反正他修炼的时候,不怕山风来袭。

傍晚这一战,陈太忠大出风头,不少人前来套近乎,不过看到两人坐在那里,一副心无旁骛的样子,只能黯然地离开。

然而,还是有个人,站在雨棚旁边转来转去的,陈太忠没感觉到杀意,本来不想理会,架不住这厮一转就是两个来小时,实在让人心烦。

陈太忠终于睁开眼,看到此人之后,忍不住眉头一皱,“你就当你自己是头驴,我这儿也不是磨盘,转来转去的,有病不是?”

能让他说话如此不客气的,只能是察铸央了。

“陈前辈,”察铸央猫着腰,一脸笑容地拱手,“我这人生来嘴臭,今天中午的事儿……真是对不住了。”

“道歉有用的话,还需要杀人吗?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你少跟我说废话。”

察铸央也知道,这厮相当地记仇,傍晚若不是那小美女出声,硬是要跟郭奴心不死不休。

但是傍晚这一仗,他是真的吓坏了,别的不说,只说此人的刀法,能跟天仙硬对硬地抢攻,就足以令所有的灵仙胆寒。

至于小塔、宝符之类的,那都不算是重点了,没出手的大杀器,他也不想猜测是什么,反正只那刀法、步法和隐身术,就绝对是他的噩梦。

打得过吗?真的打不过,只有送死的份儿。

察铸央也是个自视极高的灵仙,此情此景,只能赔着笑脸发话,“为了表示歉意,我准备了五块极品灵石,一点小心意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