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五十五章 谁需要防御

“咦?”观战的吴纤纤见状,忍不住轻咦一声。

小美女正看得入神,听到她这一声,忍不住侧头发问,“吴婶,他会输吗?”

她终究是修为尚浅,见两人有来有往地斗了这么久,也看不出个名堂,禁不住有点担心。

她担心的当然是面具人,对战的两人虽然都得罪过她,但是郭奴心给她的印象太糟糕了——不但对她动手,还伤了她的姑姑。

“这小家伙,不得了啊,”吴婶轻声感慨一句,她是积年的天仙,又是帮董明远做事的,眼力价非同一般。

起码她看出来,那小塔就是个不得了的宝物,最少也是初阶宝器,否则断然挡不住玉屏门的玉髓沙,而小家伙的步法,就更不得了。

这步法气度森严说不出的大气,轻灵矫捷中,还带着些许的古朴和雄浑,一看就是有不小的来历。

这么些年没在外面走动,现在风黄界的年轻人,都这么厉害吗?

小美女听她这么说,就高兴了,“他能赢吗?”

“赢可还早,”吴婶微微摇头,虽然郭奴心在术法和搏杀上,暂时都奈何不了这年轻人,但是天仙的手段,可是太多了。

如果年轻人只有藏弓这一杀手,接下来的打斗,未必占得了先机。

郭奴心见掌中剑奈何不了对方,凝铁指也不能近身搏斗了,知道用搏杀的手段不能取胜,索性飞到空中,手一掐诀,九枚白色的火球呼啸着冲向地上的对方。

这是玉屏门的火系术法“九阳连环”,火色发白,说明已经不是普通的火,而是天仙体内的真火,杀伤力极强。

不过陈太忠有初阶宝符护身,倒是硬生生地扛下了这一击,可惜宝符此前已经发挥了作用,再受此重创,护身宝光暗淡到几近于无。

“哈哈,”郭奴心长笑一声,又是一指凝铁指点去,“且看你的宝符能支持多久?”

陈太忠挥刀斩开两根巨大的手指幻影,轻笑一声收起灵刀,一抖肩膀将藏弓掣在手中,抬手就是两箭射出去。

郭奴心也没躲避,他有心试一试对方的射箭的威力,说不得抬手将两支箭弹飞,也尖着嗓子笑一声,“不过尔尔,再吃我一招。”

在其他人眼中,一个高阶灵仙能跟天仙战成这样,已经足以自傲了,郭奴心也不想太浪费工夫,又是一记“九阳连环”。

陈太忠这次,不得不再次拍一张宝符到身上,祭出小塔实在太费灵气,而且这东西万一被人看出根脚,麻烦也大。

发出这一记九阳连环之后,郭奴心长笑一声,远远地退到四五里地外,站在空中尖声笑着,“倒是要看你有几张宝符。”

合着他接藏弓射来的箭,灵气也是在消耗中,所以他索性不打了,直接退了开去——任何宝符都是有时间限制的,只要撑过这段时间,他可以再上来袭扰。

面具人若是不想被袭击,只能再次激发新的宝符,如此一来,郭奴心可立于不败之地。

这么做,听起来有点恶心人,不像个天仙的担当,然而,事实上并非如此。

郭家老祖通过此种手段告诉大家:藏弓虽然好,但是没有足够的防御力,说什么天仙克星,那是胡说八道。

我都不需要跟对方认真打,游走即可,耗得对方没防御了,这就赢定了。

他没想到的是:对方这个面具人,其实还是个“阵法师”,布设一个防御宝阵也不是很难。

然而,陈太忠也没兴趣布设防御阵,首先,他不想让人知道,他会阵法;其次,他布设阵法的性价比,也太糟糕了一点,一旦布设出来,没准招来的不是夸奖,而是耻笑。

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:他想赢,想赢的话,靠防御阵是赢不了的。

于是他一扭头,冲着五百米外的李墨白笑一笑,“我杀了他,储物袋归我,责任你背……这个没有疑问吧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李墨白傻眼了,嘴巴也张得老大,他哪里敢授意人杀了玉屏门的执事?

事实上,他心里也在纳闷,刚才这一番交战,你并未占据上风啊,怎么就敢说能杀了人?

小美女一听,却是乐了,“杀吧,他以大欺小,再三缠着你,要是你杀了他,玉屏门找你麻烦的话,我包你平安!”

宗派弟子,可不是外人能随便杀的,但是公平争斗下,尤其郭奴心还是以大欺小,以天仙欺负灵仙——这两大阶之间的差距,实在是太大了,天仙之下皆为蝼蚁。

这种情况下,天仙若是被杀,宗派十有八九都没脸去找麻烦。

当然,很多宗派视灵仙如无物,蛮横起来根本就不讲理,可是有董明远的女儿出面,宗派就不能做得太不要脸了。

玉屏门禁止弟子内斗,但是不能阻止同门说句公道话。

陈太忠一听乐了,于是拿出块留影石来,“小倩你再说一遍?”

“小倩是你叫的?”小美女脸一沉,然后哈地笑出声,“你放心去打,公平争斗下,郭奴心死在你手里,我保你没事!”

她的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她心里也挺好奇:你真能杀得了他?

不止是她好奇,在场的人,就没有不好奇的,只有郭家的族长郭静纶,脸色不是很好,他不是很担心老祖被杀,但是……万一被杀呢?

郭奴心虽然离得很远,然而他的听力和视力都极佳,这边的声音又不小,听到这话之后,只是脸皮抖了一抖,勉强算是个笑容,他才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。

你想杀我?想杀我的人多了,你拿什么来杀我,靠嘴吗?

不过,他心里还是提起了一些小心——那厮看起来,不像是神智有问题的。

在众目睽睽之下,陈太忠慢吞吞地收起留影石,然后冲着远处天空的郭奴心轻笑一声,“我也想看看,你有多少防御宝符可用。”

这话正是刚才郭奴心所说的。

众人正奇怪这话啥意思呢,就只见那面具人身形一闪,不见了踪迹。

“隐身术!”有人大声喊了起来。

“原来是隐身术,”李墨白皱一皱眉头,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他知道陈前辈有隐身术,他也见识过,但是只靠隐身术……就能杀人?

“很高明的隐身术啊,”吴纤纤轻声嘀咕一句,她这老牌天仙,能觉察出隐身功法的好坏,此人一旦隐身,她都无法察觉。

诚然,这跟她与对方之间的距离有关,两者离得越远,隐身术越不易察觉,但是对方传承的功法,绝对不简单。

小塔、步法、隐身术……然后她看一眼身边的小美女,“小姐,这人还有什么厉害的杀招?”

没有杀招的话,再厉害的隐身术也没用。

小美女想一想,然后摇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与此同时,远处的郭奴心见到面具人隐身,登时也吓了一大跳,我勒个艹,只是切磋一下,你居然玩起隐身来了?

怪不得对方要说防御宝符,对上一个随时可能出手的隐身对手,可不是要说防御?

不过,你真有手段,破得了我的防御吗?郭奴心不是太相信,天仙自然有天仙的傲气。

为了谨慎起见,他将对方刚才施展的招数回想一遍,觉得对方的刀法着实不错,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,就算不激发防御宝符,只要他有备,就防得住对方。

然而,若是他一点防备都没有,很可能也就阴沟里翻船了。

不想那么多了,郭奴心悄悄地摸出一张宝符在手,然后厉声尖叫,“蝼蚁,我尚未说杀人,你就敢口口声声地杀人?”

“还不是你自己找的?”一个声音,在无人之处响起——却是正在逼近的路上。

郭奴心闻言,一句话不说,凌空电射向那个方向,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近距离感受一下那厮的隐身术,若隐身术不是那么高明……真当他郭某人不会杀人?

他以奇快的速度,凌空划过那片区域,同时调动全身的感觉,触觉、听觉、视觉、嗅觉和神识……总之是一切能调动的,他都调动了起来。

然后他的各项感知告诉他——那里没人!

这就有点可怕了,郭奴心想一想,终究是不敢赌,对方有没有强力攻击的大杀器。

他还不想死!

他自是也知道,对方的小塔和步法,都是了不得的东西,刀法其实也很厉害——能有三样了不得的东西,难道不能有第四样?

他沉吟片刻,然后笑眯眯地发话,“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,这一场切磋,就当是平局了。”

“可把你美得,”无人之处又传来一声冷笑,“忘了自己张牙舞爪的时候,有多得意了?你指使人屡次三番为难于我,到现在都亲自出手了……这事没完!”

“少年人,没必要这么斤斤计较吧?”郭奴心现在的头,足有两个大,心说我都不追究你的责任了,你还这么没完没了啦?

“是谁斤斤计较在先呢?”隐身的人移动了,而且移动的距离不短——证明此人很警觉。

郭奴心很无奈地叹口气,他当然知道,是自己先没完没了的,按说祁羽受挫,他就不该再出头了,“你真有可一击必杀我的手段?”

陈太忠冷笑一声,信心满满地回答,“不止一种手段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