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五十四章 战奴心

李墨白对陈太忠的修为,一直也是很好奇的。

上一次在屈木镇相遇,此人便是九级游仙的修为,现在依旧是九级游仙。

不过那一次,此人杀二级灵仙都要过几招,而此次一招就能败了青莲剑派的首席精英弟子祁羽,战力不可同日而语。

两年时间,战力能提高这么快,李墨白相信,自己的小舅子董明远,怕是也做不到。

然而不管怎么说,他不相信此人会是天仙——没准只是中阶灵仙,战力超群罢了。

听到陈前辈如此发问,他十分地无语。

没错,咱们是没规定,击败天仙的报酬,但问题是……你打得过吗?

倒是李董氏思路跟得上,她笑眯眯地发话,“仅仅是切磋性质,天仙嘛……五块极品灵石好了。”

她强调一下切磋性质,自然也是不无回护之意,但是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“天仙才值五块极品灵石,忒便宜了吧?”

你能打得过我,我再给你五块极品灵石!郭奴心都要气疯了,不过这话出自于董明远的姐姐之口,一来他不好随便插嘴,二来……他也觉得有点蹊跷。

“是有点便宜了,”李董氏点点头,“不过,你们还有番因果在前面呢。”

“你要是能打过他,咱俩的恩怨一笔勾销,”小美女接话了,然后用肉乎乎的手抓出两块极品灵石,“还再奖励你两块极品灵石。”

她是深恨这男人对自己和姑姑下手,既然吴婶不管,她当然希望别人能报仇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抬腿向外走去,不过下一刻,他就一扭头,怒视着身后的刀疤,“你添什么乱?老实呆着。”

合着刀疤跟在他身后,也往外走。

“我是你的仆人啊,主人作战,我当然要协助,”王艳艳不以为然地紧走两步,然后冲他一挤眼。

陈太忠见状,心知有说法,于是住脚等她,结果刀疤凑过来,低声地发话,“我有藏弓啊,对付天仙最好用了……我都灵仙二级了。”

陈太忠闻言,登时恍然大悟:庾无颜当初在姜家营外面就说过,你都能对付得了九级灵仙,还怕什么天仙?

他一直觉得,这句话是非常矛盾的,极其不符合逻辑,现在才明白,合着庾无颜是指藏弓,如此一来,一切都解释得通了——那货早就知道他有藏弓。

藏弓能对付天仙!他想明白之后,一伸手,就去刀疤身上摘藏弓,“行了,兵器借我用,你不许跟着……捣什么乱!”

“你的箭法……”王艳艳很不服气地看着他,她的箭法,根本不是主人能比得上的。

远了不行,离得近点还不行?陈太忠白她一眼,“回去……他能以大欺小,咱不能以多打少,赢了也不光彩,传出去成什么了?”

郭奴心听到这话里带刺,好悬又气得吐血,不过下一刻,他眼睛一眯,“藏弓?”

藏弓并不难认——南特都认得出,而且大家都有储物袋,非把一张弓挂在身上,那这弓的来历,猜也猜得到。

“是藏弓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莫非你还要限制我用兵器?”

他的箭术是不如王艳艳,但是藏弓给她之前,他也练过的。

“藏弓又如何?”郭奴心冷笑一声,转身向外奔去——他这么做,是要节省灵力。

从本质上讲,藏弓并不可怕,之所以能成为天仙克星,主要是基于两个原因。

首先,藏弓是远距离攻击武器,攻击天上飞的东西,有天然的优势,比灵符什么的好用多了,打得足够远。

其次,藏弓不用考虑弹药问题,箭枝永远不虞匮乏,同时少了抽弓搭箭的环节,攻击的频率就上去了。

藏弓的攻击力,跟使用者的修为有关,王艳艳用藏弓,对郭奴心不会有什么伤害,但是陈太忠用,那攻击力就不一样了——若是真的短兵相接,陈某人也不怯那些初阶天仙。

然而,就算王艳艳用藏弓,依旧会让郭奴心头疼,天仙是能飞行的,但是飞行中再使用灵气防御,灵气的消耗自然会加大。

郭奴心明白藏弓和天仙的关系,所以他宁肯用跑的,也暂时不想飞起来,战斗中谁会嫌灵气多?

奔到两里地外,他停下身转过来,狞笑着发话,“开始吧?”

“没问题,”陈太忠的脚步也不慢,一路追了过来,闻言二话不说,先给自己身上拍一张初阶防护宝符。

起码是高级灵仙!郭奴心瞬间就判断出了对方的修为,不过正是因为如此,他反倒是不着急飞起来了,就站在那里,右手食中二指重重点出,“去死吧,小辈!”

这正是郭家赖以成名的凝铁指,两根巨大的指头幻化出来,重重地点向对方。

“笑话!”陈太忠身子前蹿,弓往肩上一搭,一抹刀光已经从头顶闪现,眨眼间,幻化做漫天的雪花。

无欲和凝铁指重重地撞在一起,砰地一声大响,刀光消失,铁指也消失不见。

“再来!”陈太忠长笑一声,团身扑上,又是一招无欲使出。

郭奴心嘴角噙着一丝冷笑,半步不让,两根手指重重地迎上来,左手的手指却是点向对方——不知道何时,他的手指上已经戴上了褐色的护套。

郭家的凝铁指可以远攻,但是近身的威力更强,他就不信这个邪了——你还真能挡得住我郭家的成名绝技?

他对此人的攻击力,已经有所了解,估摸对方在短期内无法攻破自己的防御,就想着一边抵挡,一边攻击。

他的想法没错,但是真的交上手,他才能感受到,合着对方的刀法,真的太不简单了,一式数十刀,根本令他疲于防备,很难抽出手进攻。

就这,他还是沾了凝铁指的光,同刀法、剑法或者枪法相比,指法是最灵活的,若使用的不是指法,只接对方的刀法,就足够他手忙脚乱。

叮叮当当几招过后,他竟然只攻击了对方三指,而那三指又被防御宝符接下了,竟然是劳而无功。

若是搁在平日里战斗,他也不会着急,慢慢地消磨对方的灵气即可,天仙肯定不怕跟灵仙耗灵气——这么强猛的刀法,倒不信你能用多久。

然而眼下围观者极多,对方又是他急于拿来立威之辈,那么再拖下去,就不好了。

就在他打算变幻手段的时候,猛地听到手上的指套发出奇怪的声响,凝神感受一下,禁不住勃然大怒——他的指套有点损伤了。

这指套原本是高阶灵兵,在晋阶天仙之后,他将指套重新炼制过了,威力可抵初阶宝兵,根本不是普通灵兵能伤得了的。

郭上人生气了,后果很严重,他身形猛地向后一撤,就要同此人拉开距离。

但是被陈某人近了身,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甩开的?

陈太忠见他要脱身,想也不想,就大步欺了过来。

要说郭奴心的身法,肯定不比南宫锦标差,一开始的时候,他若要避让,陈太忠的无欲也未必砍得到,不过他跟南宫锦标不一样的地方是——当着这么多人,他不能避让。

若是让了,就是天大的笑话了,堂堂的天仙,居然不敢接下蝼蚁的攻击?

然而话说回来,避得开是避得开,但是陈太忠要追着他砍,他也只是避得开刀,却脱不了身。

“你还来劲儿了?”郭奴心真的火了,直接手一划,幻化个光盾挡在身前,下一刻身子一蹿,退出老远去。

这是玉屏门的独家法门,以雄厚的灵气为基础,幻化出的灵力盾牌,对灵气的要求比较高,非天仙不能施为。

对郭奴心来说,施展这一招也要消耗一些灵气,但是他已经有点红眼,也就忽视了自己要节省灵力的初衷。

事实上,对方的攻击力不过尔尔,虽然对高级灵仙来说,能有这样的攻击力已经不错,但是真看不到他眼里,所以浪费点灵气也不算啥。

就在刀光斩破灵气盾的时候,郭奴心已经拉开了一定的距离,他取出一个青色的玉瓶,捏个法诀,玉瓶口冒出一股手指粗的白雾来,游龙一般重重地击向对方。

这白雾是无数细小的白色玉石粒,用玉屏门独家心法祭炼,每一颗石粒都重逾星沙,能自动追踪,可聚可散,打到人身上就是骨断筋折。

陈太忠冷笑一声,脚踏聚气缩地步法,手中灵刀不住舞动,磕了几下白雾,发现路数不对,果断地祭出玲珑小塔。

“扑簌簌”一阵轻响之后,小塔竟然安然无恙。

“咦?”郭奴心一时心里大奇,说不得又取出一把玉石做的短剑,持剑在手,对着陈太忠遥遥点来,空中登时幻化出万千的剑影。

这也是玉屏门的技法,小剑名为掌中剑,脱胎于剑修功法,为玉屏十八绝技之一,走的是搏杀的路子,而不是术法。

这种远程搏杀的技法,陈太忠是第一次遇到,他也不招架,就凭着脚上的步法,惊险地穿梭在万千剑影外,一时也没什么危险。

这就是他跟南宫锦标一战的翻版了,不过角色互换了,他有精妙步法,对方想斩到他,还真的不容易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