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五十三章 迁怒

玉屏门护法董明远麾下,有四大得力助手,人称“凤栖桐叶”。

凤后来成为董明远的妻子,栖和桐至今在为董护法效力,而叶则是玉叶吴纤纤。

四大助手里,吴纤纤只排在最后,但她却是董明远夫妇最信得过的人,三十余年前消失不见,据说是转入幕后了。

她消失的时候,是三级天仙,也跟不上董护法的修为了,所谓天才就是这样,不但进境快得令你的对手绝望,连你身边人都跟不上你的步伐。

小女孩儿一喊出“吴婶”,郭奴心又认出了两枚玉质的柳叶刀,哪里还猜不到对方的来历?一时间他只吓得魂飞魄散。

凤栖桐叶四人,当初跟着董明远,可是打出偌大的名头,其他三人不必表,只说玉叶吴纤纤,一手柳叶刀阴损狠辣,杀人不见血,手上的人命太多了。

别说此女可能已经晋阶中阶天仙,就算是初阶天仙,郭奴心也没胆子跟对方搏命——哪怕他胜了吴纤纤,只要留不下她,灭不了所有的活口,他必然会遭到来自董明远势力的报复。

他本来已经分化了身影,认出她来之后,又没命地倒飞出三百余米,祭出一个盾牌挡在前方。

吴纤纤的“玉叶”并不是白称的,划破两道虚影,对着他的真身就追了过去,然后两声轻响,又穿过了盾牌。

不过这个时候,柳叶刀的势头已尽,郭奴心伸出胖胖的指头,轻弹两下,将刀弹飞,嘴里大声嚷嚷着,“吴前辈且住,在下并无冒犯之心!我与董护法同是玉屏门人!”

同门不得相残,这个规矩,在这最紧要的关头,救了他一命。

吴纤纤一抬手,召回两枚玉叶,缓缓地降落在地上,淡淡地说一句,“敢再对小姐动手,就算你是玉屏门中人,照样杀无赦!”

下一刻,她收敛精气神,又回到了那个人兽无害的中年仆妇的样子。

直到此刻,诸多李家子弟才知道,这娇滴滴的小女娃,竟然是董明远的爱女,于是兴奋地嘀嘀咕咕,至于那些外聘的高手,根本就傻眼了——怪不得这小姑娘口气这么大。

郭奴心愣了好一阵,才回过神来,他捂着储物袋愣了好一阵,才拿出一个物事来,走上前笑眯眯地递过去,“董小姐,刚才失礼了,这是个傀儡娃娃,会说会笑会走,还可以自爆……可杀中阶灵仙,送给你玩。”

“我不是小孩子,”小美女脸一沉,摆手拒绝,“听说你会不少双修功法?”

“小姐!”“小倩!”吴纤纤和李董氏铁青着脸,齐齐大喊一声。

“我自有分寸,”小美女胖胖的下巴微微一扬,得意洋洋地发话,“把那些功法都毁了。”

“那些功法……毁了?”郭奴心眨巴一下眼睛,愕然发话,他实在搞不清楚,对方是要毁掉那些传承玉简,还是要……废了我相关的功夫?

“你不想毁就算了,”小美女看他的样子,估计自己又说错话了,于是手指头勾一勾,“我被你吓到了,来两块极品灵石压惊……这个你不会没有吧?”

“有有,”郭奴心忙不迭摸出两块极品灵石递过去。

“我姑姑也受到惊吓了,”小美女又冲李董氏努一努嘴,“还受伤了。”

“一块极品灵石,”郭奴心很干脆地又递过一块极品灵石过去——董明远的女儿,和董明远的姐姐,这待遇绝对是不一样的。

小美女得意了,斜睥他一眼,“那这个白晶矿怎么分啊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这时候,郭奴心就不能再让了,要不然他白来了,于是他斜睥吴婶一眼,“要看吴前辈的意思了。”

“你别看我,我只负责保护小姐,”吴纤纤淡淡地一摆手,“其他时候,我概不出手。”

看护好小姐,就是她的唯一职责,至于说对付那两家,她一旦出手,也算是大欺小,她可没有郭奴心那么厚的脸皮——就算她脸皮够厚,董明远还丢不起那人呢。

不过,看护好小姐,基本上李墨白这一支,就在她的保护之下了,谁要遇到危险,往小倩身边一躲,那就没人敢惹。

郭奴心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,他心里暗暗地嘀咕一句:董家也真够不要脸的,打架的事儿我来,你们坐吃好处,什么玩意儿。

他却是忘了想,若不是他来,李家还是打算这么迎战,没人考虑吴纤纤存在的因素——最多就是事不可为的时候,有她在,事情不会发展到最糟糕的一步。

所以他看一眼李墨卿,“还是五五分,你有意见吗?”

李族长已经硬着头皮,让李墨白顶了一次了,不能再没担当了,于是硬着头皮回答,“郭老祖既然这么说,那就这么定下来了,明天一战,还是要多仰仗郭老祖了。”

尼玛,有我在,你们都不用出手了,郭奴心心里这个郁闷,也就不用提了,他想一想,又说一句,“你们若采出水属性玉晶,除了自用的,不得卖向市场,必须市价卖给我。”

合着他此来,不是冲着白晶矿产生的利润来的,他是冲着属性玉晶来的。

这才合理嘛,李家也反应过来了,对天仙来说,这个白晶矿固然意味着不小的财富,但是能让天仙放下架子,悍然参与进来,定然要有别的缘故。

“好说,”李墨卿笑着点点头,这只是个姿态而已,李家真采出水属性玉晶,采出多少,郭奴心可能完全知情吗?

反正真有收获了,没多有少地卖给郭家一点就是了,李家真没太大需要的话,多卖出去点也无所谓,不过,这就要看开采的后期,还会发生什么变故了。

总之,这个承诺不但是个姿态,也是个活话。

郭奴心也明白这一点,所以虽然是五五分了,他心里依旧不是很舒服。

李家的三支不好动,严格说,只要是李家人就不好动,于是他抬眼看一眼营地,干笑一声,“墨卿老祖……李家这次,邀来不少好手啊。”

“当不得老祖,”李墨卿讪讪地回答,他也知道对方心里气儿不顺,不过眼下大局已定,虽然己方有个吴纤纤,他也不想无事生非——吴纤纤总有走的时候。

“呀,还有两个高阶灵仙?”郭奴心一眼就看到了两个目标,于是笑眯眯地发话,“手有点痒,来切磋一下?”

“这个用不着了吧?”李墨卿讪笑着回答,“您是天仙,他俩肯定不是对手。”

就算脑子里全是浆糊的人,也知道郭家老祖是要找人泄愤。

“我会控制力道的,”郭奴心白他一眼,也不多说,直接冲着察铸央招一下手,“来,小子,八级灵仙了,上人我指点你两招。”

察铸央哪里敢出去交手?天仙之下皆为蝼蚁,这话不是白说的,只冲一边能飞一边不能飞,这仗就没法打,他只能苦笑着一拱手,“郭上人,在下自知不敌,就不献丑了。”

“就这么点胆子?”郭奴心脸一沉,“我好心指点你,你居然如此不给我面子?”

“上人的面子,在下真的承受不起,”察铸央一拱手,转身就走,心里却是在暗暗叹气,直到走远了,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欺人太甚!”

好死不死的,被他神识击伤的张兄,就在他身边不远,闻言冷笑一声,“原来你也知道欺人太甚四个字啊?”

“你!”察铸央怒视他一眼,一口气堵在胸口没出匀,差点憋成内伤。

郭奴心连点两个灵仙,那俩灵仙根本不迎战,他一时间就更气了,然后他猛地就想起一件事来:似乎有人击伤了祁羽?

这件事他原本就打算拿来做文章的,只不过他刚才出手,没把握好分寸,把董家得罪得太狠了,一时没办法拿这番因果说事。

现在他就可以提了,于是他扫一眼营地内的人,脸一沉,细声细气地发话,“那些没胆鬼也就算了……打了我郭家的人,还击伤祁羽的那位好汉,该给我个交待吧?”

此刻陈太忠也在看热闹,因为他也很好奇,天仙出手是什么样子的,他只战过一个三级天仙,劣势很明显,打得也不是很痛快。

闻听郭家老祖点名叫阵,他就是微微一愣。

李家知道这番因果的人,还真是不多,当时天下着雨,又是在庄外发生的事情,也就是三支和个别高层知道——李墨白为了主持此事,小心地雪藏着这匹黑马。

见到李家弟子没什么反应,郭奴心越发地恼了,“你不是说,我郭某人在场,你也不放在眼里吗?吹牛的时候有胆子,现在……胆子还给师娘了?”

“实在不好意思,”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来,“你这么女里女气地说话,口音太重,刚才没听明白,而且,你稍微等一下……”

人群哗地让开,露出一个面具人来,面具人旁边,是一个蒙面女人。

陈太忠笑着冲郭奴心点点头,扭头看向李墨白,“我有点疑惑……干掉这家伙的话,斩获怎么算呢?”

李墨白两眼向天上一翻:我说陈前辈,玩笑是这么开的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