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五十二章 玉叶

两个天仙?陈太忠见状,登时就是一愣。

不光是他愣住了,其他人也都愣住了:本来是灵仙之间的事情,居然来了天仙?

这……还能不能愉快地战斗了?

两条人影似快实慢,眨眼就来到了营地前,大家这才看出,不是两个天仙,而是一个天仙,裹着另一人在飞行。

不等众人反应过来,李墨卿已经迎了出去,他长笑一声,恭恭敬敬地作一个揖,“原来是郭老祖驾到,墨卿来不及远迎,还望老祖恕罪。”

那郭老祖个头不高,身体肥硕异常,连下巴都比别人多长了两个,一个光亮亮的脑门,再加上一双小眯眯眼,什么时候都像是在笑。

这造型搁在地球界,演释迦牟尼都不用化妆。

不过天仙能长成这样,就太罕见了,须知灵仙晋阶天仙之际,是有塑体过程的,塑过体还是这样的容貌,真的是……令人很感意外。

陈太忠却是没注意那些,他只是盯着那厮的双手,看着那一根根肉呼呼胖墩墩、像小胡萝卜粗的白皙手指,他很严肃地想着一个问题——修习了藤鹰指,手指就会变成这样吗?

那郭老祖甫一落地,就是发出一声娇笑,没错,银铃一般的笑声,他上下打量李墨卿两眼,嘴角泛起一丝微笑,“郭老祖?我可不敢当,倒是看阁下……可是墨卿老祖当面?”

李墨卿的脸色,登时就变得难看了许多,他讪笑一声,“老祖开玩笑了,墨卿是后辈小子,怎当得起您如此的玩笑?”

“玩笑?我可是认真的,”郭老祖微微一笑,尖声尖气地回答。

很难想象,一个如此胖大粗壮的男人,说话声音竟然如同一个女人一般,甚至比大多数女人的声音还要细。

这货练的功法,不会是《葵花宝典》吧?陈太忠心里生出点猜测来:嗯,喜欢用手指……没准还真有点说法。

郭老祖一笑,本来不大的小眯眯眼,就越发地小了,他阴阳怪气地发话,“合作取矿,李家寨占六成,郭家沟四成,你说……我不管你叫老祖,那不是冒犯你吗?”

李墨卿是真没想到,这么一个区区的白晶矿,竟然直接把郭家的天仙老祖炸出来了,没错,来的人正是玉屏门执法堂的郭奴心郭上人。

他只能苦笑一声,“我们只当上人在上门中修行,哪里想得到您会下凡尘一游?”

郭奴心又是轻声一笑,“那我现在来了,你待如何?”

李墨卿的脸色极为糟糕,想一想才回答,“老祖既然来了……四六分自是不行,郭家李家五五分,你看可好?”

郭奴心人一到,李家就凭空划出一成去,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谁让人家是天仙呢?天仙之下皆为蝼蚁,人家肯跟他这蝼蚁商量,就算给面子了。

从另一个角度上看,郭上人一来,这矿场之争,就毫无悬念了。

李家和郭家原本打算联手,跟卢家、燕家和惠家恶斗一场,虽然胜数比较大,但也不能说就稳操胜券,再说了,这种规模的战斗,很可能是会死人的。

一旦死人,不但仇结得大了,而且善后和抚恤等工作,也是要花灵石的。

李郭两家的阵营中,出现了天仙,这意味着这场战斗或者可以直接避免。

省了这么大的事,划出一成份额来,对李家来说,也算划得来。

然而事实证明,两全其美的方案,一般是不存在的。

“嗯?”郭奴心闻言,不满意地一哼,小眯眯眼一眯,基本上都眯成一个小缝了,他阴森森地发话,“墨卿老祖……果然好大的手笔,多分给郭家一成呢。”

李墨卿听到这阴阳怪气的话,也有些不高兴,不过面对天仙,他只能苦笑一声,“上人,您有什么好的想法,也可以说出来,我们一定充分考虑。”

“我的想法就是……一千上灵,买了你李家的股份,”郭老祖细声细气地发话,可语气却没有任何协商的意思。

“一千上灵?”李墨卿听得有点傻眼……这根本连十块极品灵石都不到,就要买这个矿的五成份额?

须知他今天中午化解陈太忠和察铸央的恩怨,都拿出了四块极品灵石,郭奴心啊郭奴心,你这也欺人太甚了吧?

“我本来一块灵石都不想给你的,”郭家老祖淡淡地发话,“无主之地,谁得到就是谁的,不过郭李两家对抗那三家,你既然担个名分,就给你一千上灵。”

合着他一人扛四家,也有点不现实——他早晚要离开郭家不是?正好按原来的计划,这两家扛那三家,等得手之后,再用一千上灵,买断了李家的股份。

正如李墨卿想的那样,郭奴心也认为,自己若是出面,这场架根本就打不起来,所以李家此来,不过是站脚助威的角色——一千上灵还算少吗?

当然,完全不给也不合适,他一介天仙,来为难李家的一众小辈,已经有大欺小的嫌疑了,若是一点灵石都不给,李家也搬出天仙来,事儿就大了。

郭家从来都不见得比李家强势,只不过此次,他郭奴心来了,只冲他这个天仙来了,郭家就有理由得到更多。

至于说一千上灵,是不是能买到白晶矿的五成股份,那属于估价的问题,反正郭家出灵石了——矿藏这种东西,谁能估得那么准?

如此一来,李家的天仙回头想找场子,也不是那么好找的。

这就像在听风镇上,某个四级灵仙趁着沈蔷薇不在,就敢打沈家房客登仙鉴的主意一样,只要当场得逞了,没有让沈家太下不来台,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。

郭奴心仗着就是他自己来了,而同样的,李墨卿也知道,人家这么开口,李家还真没什么好应对的法子。

他想一想之后,苦笑着回答,“此事是我三支的李墨白主持,上人何妨听一听他的意见?”

“李墨白吗?”郭老祖冷笑一声,看一眼自己带来的族人,“静纶,你去将李墨白喊来,这些小辈,我还真不认识。”

他带来的族人,正是郭家的族长郭静纶,是四级灵仙,郭族长闻言,往前走两步,一拱手大声发话,“墨白,我家老祖请你来见。”

李墨白排开众人,沉着脸从营地里走出来,他身后跟着李董氏,李董氏的一只手拽着小美女,小美女身后不远处,是中年仆妇吴姐。

郭奴心一见,自己喊一个人,对方居然出来四个人,就有点恼了,大袖一拂,“无关人等,给我退下!”

李董氏最先吃不住这一拂,她只觉得劲风扑面无法呼吸,更有一股莫大的威压压来,实在令她无法抗拒。

可饶是如此,她还是身子一挡,挡在了小美女身前,紧接着脸色通红,忍不住倒退几步,不但撞得小美女连连退后,她更是一口鲜血涌到了嗓子眼里。

她硬生生地咽下了这口鲜血,不过还有一抹血丝,从她嘴角溢了出来。

郭奴心这一拂,有点示威的意思,却也没想着定要伤人,对方只要顺势老实后退,最多也不过是短暂的气息不畅罢了。

但是李董氏一心回护身后的侄女儿,怕伤着她,硬要顶着这股气势,不受伤才怪。

仆妇吴姐将这一幕看到了眼里,事实上,她也知道,小倩的姑姑拽着小倩上前,是存了什么心思,不过小倩跟她姑姑关系好,愿意跟着上前,她也无法阻拦。

看到李董氏硬生生护住小倩,她微微颔首:你还算有点良心。

虽然有人挡着,但是小倩也被这一拂弄得胸口憋闷无比,天仙之下皆为蝼蚁,随手一击,也不是一般蝼蚁能吃得住的。

她登时就有点恼了,再看到姑姑的嘴角出血了,登时大怒,抬手一指对方,“你个胖混蛋,敢伤我姑姑?”

“聒噪!”郭奴心厉喝一声,他狂惯了,眼见一个蝼蚁居然也敢指责自己,忍不住大怒,抬手就要出招,下一刻,却是硬生生地止住了,愕然地发问,“你姑姑?”

他看着狂,其实心里明白着呢,李墨白是谁,他真不认识,但是李墨白的老婆是董护法的姐姐,这一点他非常清楚——就算他不清楚,郭家也会有人提醒他。

不过,董明远的姐姐又怎么样呢?郭老祖早打定主意了,他就不闻不问,哪怕是错手伤了,也就是个不知者不罪——不要伤得太厉害,赔个礼就是了。

但是待他听到,一个小女孩儿管前面的女人叫“姑姑”,是再不敢出手了——万一是董护法的千金,那是真的不能下手。

然而,他后悔得有点晚了,只他刚才那一声厉喝,就直接震得小女孩儿东倒西歪,跟一个醉汉一样,左右摇晃且踉跄着。

小美女晃了好一阵,才勉力大喊一声,“吴婶救命啊~”

中年仆妇闻听此言,想也不想,直接凌空飞起,两道白光抬手射出,“混蛋,郭奴心你竟然敢以大欺小,纳命来!”

“我擦,”郭奴心登时眼睛一直,他哪里想得到,对方的阵营里居然也有天仙?他身子一晃,化作三道影子,迅疾地向后退去。

待看清楚那两道白光,他才惊呼一声,“玉叶吴纤纤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