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五十一章 吴婶

察铸央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,但是此时此刻,他是缩不得了,于是只能冲着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等你撑过明天的大战再说吧。”

陈太忠根本懒得跟他斗嘴,斗嘴有用的话,大家修炼干什么?

事情谈到这里,也就告一段落了,然后上酒菜开吃。

又有女修来到场地中间,翩翩起舞,供客人们观赏。

经过刚才的事情,陈太忠虽然没有动手——只是动了下神识,但是整个大殿里的人,无一不把他视作神秘高手。

既然是高手,就要笼络和套近乎,三支之内的人也就算了,三支之外的人就纷纷前来敬酒。

不过来到此人的桌前,大家都有点傻眼:此人桌上的饭菜,一筷子没动,酒也没动,就是端着一个茶壶,一口一口地轻啜。

可是既然已经来了,总不能缩回去,于是大家笑吟吟地劝他喝酒。

陈太忠不喝酒,不是因为生气,而是他跟李家的交情,根本就没深厚到可以放心吃喝的份儿——饭菜里下点说不清楚的东西,那麻烦可就大了。

当然,他也不会明说,说我不放心,只能笑眯眯地回答,“我天生酒精过敏……咳咳,就是喝了酒以后,要大病数日。”

反正三支的人都看到他不喝酒了——连菜都不吃,没人来劝,其他人不好跟三支请来的客人搞得太近,劝了几次之后,也只能放弃。

吃喝一阵之后,大厅的气氛渐渐热闹了起来,陈太忠这里,大家碰了几次钉子后,倒是清净了一些,俨然有点“闲人莫近”的意思,倒也符合他神秘高手的做派。

他正安心地品茶,不成想身后传来一声冷哼,“我还以为你就消失了呢。”

陈太忠听到这声音,登时一撇嘴,喝一口茶之后,才慢吞吞地回答,“我出现是正常的,倒是你这欠债不还的,也好意思在我跟前晃悠?”

“谁欠谁债,还不一定呢,”小美女还他一个冷哼,然后也不理他,径自走到李墨白夫妇的桌前,一举手里的小酒杯,“姑姑、姑父……我敬你们一杯。”

“胡闹,”李董氏一把就抢过她手里的酒杯,绷着脸发话,“你才多大一点,就学别人喝酒……这是谁敬你酒了?”

合着一会儿工夫不见,小美女的脸上已经泛起了些微的红晕,她的脸本来就有点婴儿肥,白中透粉,现在则是粉嘟嘟的。

“我这……是几个长老啦,”小美女吃姑姑这么一训,有点讪讪的样子,“他们说少喝一点没事,对了,我喝的是女儿香,有养颜效果。”

“你这皮肤,还用保持?”李董氏又好气又好笑,伸手拧她脸蛋一把,然后看向她身后的中年仆妇,“吴姐,你帮看着点。”

奇怪的是,她对小美女说话很无所谓,但是对这仆妇说话,却是恭敬得很。

吴姐微微一笑,“酒没有问题,我试过的。”

李董氏的眉头微微一扬,“可是她这么小,让她喝酒合适吗?”

仆妇嘴角抽动一下,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董护法交给我的任务,是保护好她。”

那言外之意就是:她喝不喝酒,你管得着吗?

李董氏郁闷地撇一下嘴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小美女眼珠转一下,扭头看向陈太忠,然后手一指,“吴婶,上次就是他打我。”

仆妇眼睛一眯,冷冷地扫陈太忠一眼,然后……就没有然后了。

陈太忠却是感觉,像是被人剥光了一样,这一眼,将他身体内外,扫了个通通透透。

他有点不满意地一皱眉,“我说,灵目术看人,很不礼貌的。”

“嘿,还知道灵目术,”那中年仆妇笑了一笑,却也不再说话。

“吴婶,上次就是他欺负我啊,”小美女一指陈太忠,声音大了些许,惹得不少人侧目。

“谁让你把护符悄悄丢在家里?”吴婶白她一眼。

她对上一次的事情,了解得很清楚,自是知道这年轻人不但无过,而且有功,不过,这年轻人对小姐动手,也是不值得鼓励的事情。

于是她又瞪陈太忠一眼,“你也是一样,年轻不代表可以为所欲为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“谁家少年不轻狂?”

吴婶不理会他,她得到的指示就是,保护小姐,多的事他没兴趣管。

倒是那小美女听到这话,有点来劲了,她点点头,“没错,年轻嘛,上一次我还以为你是色狼,没想到你挺忠贞的。”

合着她看到王艳艳,就想到上次的蒙面女修了——那么丑的女修都没换。

你能规范一下自己的措辞吗?陈太忠真是无语了,不过他也懒得再次解释,这是他的仆人,于是干咳一声,“我说……复颜丸你带来了吗?”

“没有,”小美女很干脆地摇摇头,然后又看一眼王艳艳,“你要让我打你一顿,我就把复颜丸给你拿过来。”

“凭啥呢?”陈太忠也懒得搭理她,不过刀疤的复颜丸,终归是要从董家拿的,他倒也不愿意开罪了这不懂事的小女孩,“克扣报酬,真不讲信用。”

他这是按着逗弄小孩的话说的,然而小美女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她得意地一笑,“报酬是我姑姑答应你的,你跟我说……没用。”

陈太忠听到这话,就不想理她了,不过此时他才发现,旁边有不少人扭头看过来。

就算李家的人,知道小美女身份的也不多,然而她刚才那一嗓子,让五支的掌支李墨添都出面阻止察铸央,谁也猜得到,此女的身份定然不简单。

不简单的小美女,对上神秘高手,听起来还是素识的样子,所以有太多人将关注的目光投射过来。

陈太忠眼珠转一下,笑吟吟地大声发话,“除了让你打一顿,我再做点什么,才能从你手里弄到复颜丸呢?”

他这话不仅仅是说给她听的,也是说给其他在场的人听的——哥们儿我现在缺复颜丸,谁手上有货,赶紧联系我了啊。

复颜丸是很宝贵,但是不排除有人拿在手里没用的可能——就连陈某人手上,也有两颗破障丹,搁给家族中人,这是打破头都要抢到手的,但是对他来说没用。

李家倒是欠他一颗复颜丸,不过,若是无须等待,他何必再等呢?

“让我打一顿,我给你两颗,”小美女眼珠一转。

“话不投机半句多,”陈太忠一摆手。

这顿饭吃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,还有人在那里灌酒,陈太忠则是早早地起身,和王艳艳回客房去了。

不过他在客房里也没待了多久,李墨云就敲门进来了,“陈先生,麻烦你收拾一下东西,现在集合,马上要出发了。”

咦?陈太忠有点奇怪,“不是说,是明天吗?”

“今天晚上到白砂镇,”李墨云笑着解释,“早过去准备一下,顺便探查一下地形,以免中了对方的埋伏。”

“这还真是大战的氛围了,”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。

人很快就集合好了,此次前往白砂镇的,大约有四十多号人,不少中午见到的灵仙,并没有出动,不过这也正常了——李家寨还要守庄子的。

甚至大部分李家的子弟,都已经回到了中央的寨子,一股大战之前的紧张氛围,弥漫在寨子的上空。

李家有一辆小巴——呃,是一艘大一点的灵舟,还有三艘小一点的,再加上一个灵仙自带的灵舟,装四十来个人有点紧张。

陈太忠没兴趣跟他们挤,直接放出了自己的灵舟,不但他俩坐了上去,李墨云和李董氏也跟着坐了上来。

看着灵舟上大大的“陈”字,有人暗暗地点头,此人果然是有根脚的……

灵舟飞行,就快了很多,而且这一大五小的灵舟队伍,让任何人都生不出觊觎的心思,倒是有个把飞行法器见状,远远地就避开了。

又有不少人在远处指指点点,猜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因为飞行得快捷,抵达白砂镇的时候,天还大亮着,灵舟并没有进镇子,而是在大砂村村后的山头上落下,正是陈太忠曾经落脚的地方。

大砂村的房屋又倒了数间,整个村子空荡荡的不见一人,陈太忠见状,也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,他希望那些人都跑掉了,但是见到如此残破凄凉的景象,也满不是滋味。

小山包上倒是人不少,除了灵舟载来的人,还有十几个人在热火朝天地扎营帐,这是李家子弟出面,安排镇子上的人干的。

不多时,一个简陋的营地就盖了起来,还布设了简单的防御阵,称号家族出手,果然是不同凡响。

陈太忠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特立独行,他和刀疤在营地里占据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又将中阶灵阵取出,非常中规中矩的反应。

李家的人就忙碌多了,不停地四下打探消息不说,还要埋锅造饭,为营地里的主要战力提供饮食。

安顿下来没多久,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,营地中的李家人纷纷站起身,冲着哨子响的地方望去,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。

不过李家人并不是特别在意,还笑着冲其他人解释,“这是我李家的暗哨发现了可疑人物,只是普通的示警。”

陈太忠正感慨,李家的训练果然有素,就见远处空中飞来两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