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四十九章 作死

发话的此人,赫然是八级灵仙。

在场的高阶灵仙一共两人,一个七级,一个八级,他可以说是级别最高的。

而李墨白所邀请的三名中阶灵仙,是两个四级一个六级,三支若不是主事的,邀请到这样的战力,再加两个三级灵仙,就算很是可以了。

但是这点战力想主事,看到其他支眼里,未必有点不公平,我们请来高阶灵仙,反而不能主事,这算怎么回事?

更别说这第三支的掌支李墨白,才仅仅是个游仙,其他支的掌支,怎么还不得是个低阶灵仙?

其实主事与否,都是个由头,李家尚有族长在,不会有什么不公平的事情发生,关键是第三支若是主事,战后的利益分配就大了。

不过这种话,李家族人自己内部,是没办法说的,家族嘛,必须是要讲团结的,有什么不甘心,也不能当着外人闹笑话。

但是发话的这厮,是请来的外人,人家感觉不公平,想问一句,也很正常,尤其这位是在场修为最高的。

至于说他这番发话,有没有受了别人授意,那就是鬼才知道了——反正他有资格置疑。

“墨添,”李墨白的嘴角抽动一下,李墨添是五支的掌支,本身是四级灵仙,比较偏向本支,而五支在他手里,也确实发扬光大了。

族长李墨卿面对这样的置疑,只能笑一笑,然后扫一眼三支的位置,“墨白?”

李墨白硬着头皮站起身来,冲那干瘦中年笑着拱一拱手,“察老哥,咱俩也有点交情,何必这么斤斤计较呢?”

“墨白,我不是不给你面子,”那察老哥也笑着拱一拱手,“但是我好歹也是八级灵仙,受墨添老弟相邀而来,你考虑到我的面子没有呢?”

明明是我李家自己的事儿,你非要插一杠子,这算什么?李墨白心里暗骂。

你既然不想要这个面子,就别怪我扫你面子了,他看一眼自己请来的人,“谁有兴趣跟察老哥玩两手?”

跟高阶灵仙玩两手?几个灵仙相互对视一眼,均觉得有点棘手,对修者来说,越级打斗不算太大的事,但是越阶打斗,风险就大得太多了。

这一刻,这几位齐齐地恨上了那位高阶灵仙:见过不要脸的,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,明明是李家人自己的事儿,你一个外人跳腾什么?

不过此刻,再抱怨也没用,对方划出道来了,没有办法回避。

修者原本就讲个血勇之气,他们要是退缩,不仅仅三支的耻辱,也是他们自身的耻辱。

略略愣了一下,那六级灵仙就站了起来,不过同时,另一个四级灵仙也站起了身。

这位冲着六级灵仙一拱手,笑眯眯地发话,“王兄,且让我先会他一会,如若不敌,阁下再出手也不晚。”

王兄沉吟一下,点头沉声发话,“张兄可要小心了,察铸央一身火系术法,端的厉害无比。”

“若只是火系术法,那我还真是不惧,”张兄轻笑一声,他身上刚好有一件中阶的水系灵器,属性生克之下,自保大约是无碍的。

“小子你好大的口气,”那察姓中年人狞笑一声,直接一个神识击来。

身为八级灵仙,察铸央的火系术法相当有名,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其他的强项——他的神识比同级别的人也强一些。

严格来说,仅仅是强一些而已,然而他认为,强出这么多就足够了,对方不过是个小小的四级灵仙,杀鸡焉用牛刀?

他的目标,锁在那个六级的王兄身上,对于这种四级的小玩意儿,他一下击倒就够了,耽误时间多了,那还不够丢人的。

那四级的张兄根本没防到这个,他还琢磨着,自己跟对方坚持几个回合,纵然是不能取胜,若是能全身而退,也就足以打响自己的知名度——这可是四级灵仙硬扛八级。

反正大家都是来帮忙的,他也不担心对方下狠手,就算输了也没什么可丢人的。

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,人家根本都不给他出门交手的机会,直接一个神识打了过来,他只觉得识海一震,登时捂着脑袋就蹲了下去。

“你!”那六级的灵仙气得拍案而起,“竟然偷袭,当真无耻!”

神识攻击算不算偷袭,这并没有定论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眼下双方要进行的切磋,并不涉及太多的恩怨,属于切磋性质。

既然是切磋,双方一般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,在对方没有准备之下,这样的神识攻击,基本上可以纳入偷袭的范畴。

再退一步讲,哪怕不算偷袭,察铸央这样做,也是没把对方放在眼里,根本没将其当作可堪一战的对手。

而这对于第三支所邀请来的客人,无疑是极大的侮辱。

“凭他,也配我偷袭?”察铸央不屑地笑一声,“你很不服气吗?”

“我今天……”这王兄再也不能退让了,他才待发狠话,李墨白站起身来,一拱手,“王兄,还请你代为看护一下张兄。”

王兄眨巴眨巴眼睛,终于是将这口气硬生生地咽进肚子里,他知道,自己也不是察铸央的对手,只不过是此情此景,他不得不争。

既然主家有话,他正好借坡下驴——事实上,这本来就是李家内部的事。

说不得,他狠狠瞪那厮一眼,快步走向蹲在地上的四级灵仙。

察铸央大嘴一咧,狞笑着发话,“看在墨白的面子上,我饶你这一次。”

这厮是生恐事情不大,李墨白见状也火了,我请来帮忙的朋友,你这么糟蹋?

说不得,他冲陈太忠一拱手,“陈前辈,此人如此小看你,非是我李家本意……”

陈太忠低着头喝水,眼皮都不带抬一下,过了一阵,才抬起头,一脸的讶异,“嗯?怎么不接着说了?”

说完了啊,我还接着说什么?李墨白心里也是有点无奈,接下来,难道不该是你义愤填膺地跟那厮放对吗?

他对陈太忠可是相当有信心,事实上,他延请此人来,就是要斗高阶灵仙的。

于是他干笑一声,“察兄觉得,他比您要厉害很多,这也是不给您面子啊……”

“哦?”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又侧头看一眼那察兄,很随意地笑一笑,“他是怎么想的,我需要在意吗?”

他对这话真不在意,在他眼里,八级灵仙也不过是蝼蚁,而且他觉得这种有事没事就出来吸引仇恨的主儿,挺傻逼的,跟一个傻逼叫真,那他成什么了?

他并不喜欢当着一群看客的面,搞什么切磋,陈某人不动则已,动就要见血。

李墨白却是被他这话噎得直翻白眼,你这叫什么话?

他并不知道,某人当初在桃枝镇御匪时的奇葩表现,陈某人若不是真心实意的帮忙,那就是出一份力,收一份灵石——物议什么的,他才不会在乎。

李墨白这边发愣,察铸央却是不满了,他哈哈大笑这发话,“墨白,你招揽的毛头小子,不怎么听话啊,要不要我帮你管教一下?”

这个话说得就有点冒了,很多李家人听了,都是眉头微微一皱,心说你也不过是个帮忙的,在我李家地盘上指手画脚什么?

然而,这份不满,他们也只能强压在心里,且不说人家是在场修为最高的,只说他们若跳出来,李家人内部就得先吵起来,会被外人看笑话。

李墨白很无语地看了一眼察铸央,又看一眼陈太忠,苦笑一声,“也罢,既然你不在意,那我也无须在意了。”

他也明白,自己跟陈前辈根本就没什么交情,人家可以帮忙厮杀,现在这事儿,真是答应不答应都无所谓。

“是不在意呢,还是不敢呢?”察铸央冷笑一声,“不过是个区区的九级游仙。”

其实他已经猜到了,这游仙十有八九是隐藏了修为的,能让李墨白如此低声下气相求,战力绝对不俗,不过……只要不是天仙,他还真不怕。

小子你真作得一手好死!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转向李墨白,“要我出手也行,要按斩获算,你答应吗?”

他要商定出手的价钱——一个高阶灵仙,就是五块极品灵石,对吧?

李家的大殿,登时鸦雀无声,就算是个傻子这时也看出来了,这个九级游仙绝对不简单,不是装样子的。

大家更想知道的是:也不知三支的掌支李墨白,答应了此人什么?

李墨白当然知道自己许诺了什么,想一想五支这么随便出来搅和一下,自己就得多出五块极品灵石,心里又是一阵肉疼。

若不是现场有这么多外人在,他真想拎住李墨添的脖领子大吼一声——你知道不知道,损失的是李家的财富?

不过陈太忠都问出这话来了,他也真的无法退缩,只能深吸一口气,点点头,“好吧……赢了便是五块极品灵石。”

五支一定要捣乱,他也只能奉陪了——大家听到此人出手的代价了吧?

在场的人听了之后,齐齐倒吸一口凉气,这个价码真是不低。

出乎大家意料的是,九级游仙听了此话,眉头一皱,“还有他的储物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