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四十八章 大能传说

王艳艳的晋阶,被无数人发现了,不过他们租住的是官方的小院,倒也没人来不开眼地打扰。

第二天上午,李董氏亲自前来道贺,她已经听李墨云说了,此女晋阶二级灵仙——如此一来,她二人的身份也对等了,前来道贺不算屈尊。

陈太忠跟她没有多少话说,就是问一句,“我说,你们要动手就得尽快,我不能无限期地等下去。”

“快了快了,”李董氏笑眯眯地回答一句,转身找小女仆聊天去了。

一关上门,王艳艳的脸色就有点不太好看了,“我说李夫人,你给我那套功法不错啊。”

“哪套功法?”李董氏一头雾水,想一想之后才恍然大悟,然后送她一个略带戏谑的笑容,“是不错吧?你现在还是完璧……以后才更能体会到其中好处,倒是要恭贺你晋阶灵仙。”

“这还多亏了李夫人的功法啊,”王艳艳似笑非笑地回答。

多亏了我的功法?李董氏听得还真纳闷了,“什么功法?”

“双修功法啊,”王艳艳似笑非笑地回答,“我修习了以后,幻念丛生心性不稳,稀里糊涂地就突破了,我都不清楚,现在自己是不是在幻境里。”

“你没搞错吧?”李董氏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好半天才笑一笑,“我给你的双修功法,是辅助功法而已,你一定是在开玩笑,对吧?”

“我不开玩笑,”王艳艳缓缓地摇摇头,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甚至我还请示过我的主人。”

“他也说这双修功法有问题?”李董氏急眼了,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,“这怎么可能?我自己也有修习,哪里来的幻念丛生?”

王艳艳摇摇头,直视着她,“我没敢拿这功法给主人看,很丢人的事,对吧?不过我郑重告诫你……你真的动了什么手脚,我主人绝对看得出来,你现在老实说,还来得及。”

“老实说?我有什么可说的?”李董氏气得一翻白眼,又好气又好笑地发话,“辅助功法,你居然能修出幻觉来……这样吧,你现在就把功法拿给他看,让他评评理?”

王艳艳哪里好意思把功法拿给陈太忠?少不得眯着眼沉吟一阵,方才冷冷回答,“我暂时不好意思说,不过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,绝对有幻觉,而且你知道吗?我是梦中晋阶!”

“幻觉?”李董氏听得真是无语,你个丑丫头,马上要拿到复颜丸了,又得到双修功法,有点绮念,这不是正常吗?

于是她点点头,颇为体谅地建议,“你修炼这个的时候,尽量少想你家主人……呃,梦中晋阶?”

“我的幻觉不是你想的那方面的,”王艳艳的脸有点发烫,还好她带着面纱,“没错,就是梦中晋阶……修炼这辅助功法,我居然会做梦,有意思吧?”

李董氏原本是哭笑不得的样子,闻言之后,她的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梦中晋阶……你确定自己做梦了?”

“嘿,”王艳艳没好气地哼一声,这次晋阶,她真的觉得有点莫名其妙。

可是偏偏地,她晋阶得异常顺利,而且基础打得极牢,她也拿不准,这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李董氏坐在那里,好半天也不说话,屋里静得可怕。

十来分钟之后,她站起身来,“我要走了,给你个建议……你最好问一下你的父母,你出生的时候,他们做过什么梦没有。”

“嗯?”王艳艳登时就怔在那里,她倒没想,自己的父母都已经死了,她想的是——我会是大能转世?

风黄界传言,父母都是修者的话,若是大能转世投胎,有时候会托梦。

李董氏能说出这话来,是因为她猜测,自己的弟弟董明远,十有八九便是大能转世,他出生时倒没有托梦,但也曾经梦中晋阶。

小丫头能梦中晋阶,有可能是上一世跟双修功法有一些因果,这便解释得通。

不过大抵来说,大能转世多为传言,大家都知道有这么回事,但是真没几个人曾经近距离地接触过——有若地球上亿万彩票的中奖者一样,客观存在,但知情者寥寥。

大能转世,通常是要低调再低调的,这大能可能有同门朋友之类的,但肯定也有敌人对手,一般人说起这个话题,可以谈得眉飞色舞,可一旦真的接触到其人,慎言才是王道。

这种反应,同样可以参看地球上亿万彩票的中奖者。

所以李董氏不能说得再多,就是点一下——你父母做梦了吗?

事实上,她并不认为,这小姑娘是大能转世的几率有多高,但不可否认的是——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,哪怕这几率真的极低。

反正修炼一种功法,不同的人,也会有不同的反应,她只是指出一个较为极端的例子以证明——你这种反应,是有多种可能的。

王艳艳也被这个猜测惊呆了,凭良心说,她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,风黄界就没几个正常人会这么想——李董氏敢这么想,也是因为她有一个弟弟,实在过于妖孽了。

不过关于大能转世的种种传言,她是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
她不知道愣了多久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李董氏已经离开了。

想到自己可能是大能转世,她的嘴角忍不住泛起一丝笑意,然后狠狠地一捏拳头,轻声嘀咕一句,“叫刀疤叫得很爽是吧?以后你就叫臭嘴了……”

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的女仆晋阶二级灵仙,很快就在李家传开了。

又过得几日,李家来人通知,次日前去白砂镇谈判,中午先到李家寨汇合。

陈太忠想到白砂镇,就回想起,自己曾经在那里大开杀戒,出院子之前,换了一身打扮,还将面具也戴上了,刀疤得了他的通知,也换了身打扮,花篮什么的东西,全部装起来,只是肩头一把藏弓,腰间几个储物袋和兽袋。

两人再加上李墨云,走出城外,祭出灵舟直奔李家寨。

李家寨是陈太忠来到风黄界之后,见到的最大的家族聚集地,几万人的家族,光占地就数十万亩,山谷里是大片的灵田,各种阵法无数。

最中心的寨子才有护庄大阵,城墙有五米高,面积足有近万亩。

这份奢华排场,不是普通家族能比的,就连曾经当过城主的巨松姜家,也没这么气派。

陈太忠进庄,就被领进了迎宾馆,不多时,李墨白亲自赶来,陪着两人说笑聊天。

时近中午,李家寨大排宴席,宴请来宾,陈太忠本来没兴趣凑这个热闹,架不住李墨白一个劲儿地劝说,他实在有点烦,说不得就走一遭。

宴客厅在迎宾馆的大殿内,光这个大殿,就足有一万平米,里面也不是圆桌,而是一张张的桌几,摆了有七八十张,旁边还有各种装饰品和服务人员。

简而言之六个字:空旷、大方、奢华。

桌几摆放也有讲究,每一支和每一支,都是扎堆的,陈太忠和王艳艳,就坐在第三支这一堆。

三支里除了他俩,没有身着李家服饰的,还有五人,其中有三个中阶灵仙,两个三级灵仙。

五个灵仙看到两个九级游仙的外人坐过来,也是好奇地打量了一下,跟旁边的人低声说着什么,不过大家都是三支的客人,这种场合纵然心有疑虑,也不会说什么。

其他的几支里,也有外人,但是不多,其中多是中阶的灵仙,大致来说,在场的七八十人,百分之八十多还是李家寨的人,李家现在高阶灵仙断档,但是中阶和初阶灵仙不少。

总体来说,像这种抢夺矿藏的大战,高端战力才是最重要的,低阶灵仙基本上都算是炮灰一般的存在了,更遑论游仙了。

人到得差不多的时候,主桌上有人大声招呼,说话的是李家的族长李墨卿,他是五级灵仙,“诸位贵客、亲朋和族人,今天把大家邀请至此,首先要感谢各位……”

总之就是巴拉巴拉一顿讲,不过李墨卿说话还算简短,将事情因果诉说一遍之后,然后就表示,“咱们坐在这里,先不着急吃饭,拿个章程出来。”

合着这就是吃酒之前,先把规矩定下来——其实就是李家人自说自话,其他来帮拳的,听从安排就行了。

陈太忠也没兴趣听这些,耷拉着眼皮喝茶水,不过猛然间,他觉得有点杀气,说不得顺着方向看去,却见到一个美艳少女,正怒视着自己。

少女梳着双环望仙髻,一身淡青色的劲装,脸上有点婴儿肥,不是董明远的女儿又是谁?

她坐在长老的那一堆里,身后还有一个中年仆妇,袖手站在那里,穿的也不是李家的服饰,应该是她从董家带来的人。

这货也来了?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心说我戴着面具,你怎么也能认出我来?

少不得,他恶狠狠地瞪李墨白一眼,然后低声跟刀疤嘀咕,“那小丫头也来了,不知道带了复颜丸没有。”

王艳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眼睛登时就是一直——复颜丸?

就在这时,猛地有一个干瘦中年人站起身来,“李族长,我察某人来了就是厮杀来的,这没二话,但我是冲着墨添的面子来的,墨白老弟主持这个事情,我觉得不太妥当……他那边没什么强战力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