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四十七章 诡异功法

陈太忠挺讨厌这货问得这么直接——你算老几,敢问我的事?

不过既然收下定金了,他还是决定讲一点节操,于是淡淡地回答,“上门道歉来的,还想拉我合作,但是我没兴趣。”

李墨云闻言,登时就是一声冷笑,“凭他惠家……也配跟您谈合作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点点头,“是啊,这年头自不量力的人,实在是太多了。”

李墨云沉吟片刻,眼珠又转一转,“她……不是想跟您合作白砂镇的矿藏吧?”

“不知道,没问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不谈合作,我问那么多干什么?不过,我觉得可能性很大。”

李墨云笑一声,又摇摇头,“这小女娃娃,真是不懂事儿啊。”

我觉得,你也不见得有多懂事!陈太忠看他一眼,“你还有事吗?”

“我此来,是两件事,”李墨云见他神情冷淡,只能赔着笑脸回答,“一件是送报酬,再有一件,就是留在这里,代您跟家族里沟通。”

“你还要留下?”陈太忠愕然地张大了嘴巴。

“我不进屋也行,就在房檐下呆着即可,”李墨云赔着笑脸回答,心里却是挺委屈,我好歹也是三级灵仙,却是连住间房子的权力都没有。

不过,现在是非常时期,为了家族和本支,他再大的委屈也认了,没办法,谁让对方的修为太强横呢?李家需要这样的战力做支持。

他是李家第三支的族人,也是本支修为第二高的,此次抢夺白晶矿,主要出头的就是三支的人,三支在几支之中,困顿很久了,眼下这个机会,简直是为第三支量身打造的。

而他呆在这里,除了要跟陈大人联络好感情,还有一项重任:要防其他家族的前来挖人!

这是因为……第三支跟陈大人的关系,实在谈不上好,当然要未雨绸缪。

一开始,他还只是想着杜绝这种可能,待亲眼见到惠笑靥也在院子里,才深切地意识到:这种可能……还真的就存在啊!

陈太忠对他留下,是实在有点不满,“这是怕我拿了灵石走人?”

“不是这个意思,”李墨云赶紧赔着笑脸回答,心说你还没拿到复颜丸,怎么可能走人?

不过话不能这么说,于是他只能婉转地回答,“您要在坪陵城走动,好歹我也能做个向导,而且……您终究是在城里杀了人,旁人要拿这个幌子为难您,我可以出面。”

这话确实在理,事实上,惠笑靥心里都有这个打算,不管仆人的地位再怎么低下,总也是个人,而功勋可抵杀人……杀人者终究是外地人。

她这样的手段真要使出来,陈太忠不会有多大的损失,但是麻烦肯定少不了,挺恶心人的,而她说不定还能借此施加压力,套出陈太忠一些其他的身份。

陈太忠也明白这个道理,听李墨云这么说,少不得点点头,“那你待着吧,对了……要打架尽快啊,我没多少时间等你。”

“这个要看几家的协商了,”李墨云赔着笑脸回答……

就这样波澜不惊地过了三天,陈太忠正闭门修炼,王艳艳跑了过来,“主人……我有修炼上的事情,想请教你一下。”

“这倒少见啊,”陈太忠听得心里好奇,在他印象中,刀疤对修炼,一向是不怎么热心。

只有两人刚开始接触的时候,她对修炼极其地上心,估计那时她做散修做怕了,一旦有了功法和灵石,是没命地修炼。

但是久而久之,她就有了一定的惰性。

而且她还是风黄土著,主仆之间,正经是他问她的时候居多。

所以他笑着回答,“你说吧,我可未必清楚。”

王艳艳犹豫一下,扭扭捏捏地发问,“你灵仙一级晋阶二级的时候,有没有出现过一些……幻觉?”

“没有,”陈太忠摇摇头,很干脆地回答,“到现在为止,我哪一级晋阶都没有出现过幻觉……就算你又不能跟我比,可是一晋二,都是初阶,应该没有什么瓶颈才对。”

“哦,那算了,”王艳艳意兴索然地叹口气,转身就想离开。

“等等,”陈太忠喊住她,讶异地上下打量她两眼,“你要晋阶了?”

别看他晋阶奇快,但是他还真不相信,别人也能这么快晋阶,刀疤上次晋阶灵仙,距离现在似乎还不到两年。

“多少有点感觉了,”王艳艳耷拉着眼皮回答,也不抬头看他。

见她这副样子,陈太忠反倒越发地好奇,“什么样的幻觉?”

“嗯,没什么,”王艳艳明显有点慌乱了,她胡乱地回答着,转身向外快步走去,“你要是没事,我就修炼去了。”

陈太忠狐疑地看着她的背影,下一刻收回目光,微微摇一下头,“莫名其妙。”

事实上,这并不是莫名其妙,王艳艳这两天,还真是有点晋阶的感觉了。

说起来,也是很奇怪的事,连她自己都没想着,能在短期内冲击灵仙二级,不成想,一修习李董氏给的那本《至正和合混元双修功》,事情就来了。

王艳艳还没有得到复颜丸,但是这本功法到手,她实在忍不住要关上门细细研究一下。

风黄界的双修功法不少,她以前多少听说过一些,发现自己得的功法,是辅助性质的,而不是主修功法,她就试着修炼一下。

若是主修功法,她还真不敢轻易尝试,就像她建议陈太忠不要贸然学习搜魂术一样,功法这东西,真是来不得半点差池。

风黄界里修炼了残缺功法,导致发生的惨事,不知道有多少。

不过辅助功法,却是无妨,她修炼了两日之后,总觉得心神不定,隐约有个声音告诉她:修炼此法,于她有大碍。

一开始她只当是自己心虚,没得复颜丸,就先习练起讨好主人的法门了。

然而,昨夜里她做了一个梦,梦到这本功法被人抢走了,然后她一怒之下,就晋阶灵仙二级了。

对一般人来说,做梦是常见的事,对修者来说,这就是大问题了,是幻觉,意味着识海内有些东西不稳了,王艳艳甚至都想不起来,自己上一次做梦是在哪一年了。

更诡异的事情还在后面,王艳艳醒来之后,一时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,盘腿打坐一阵,才猛地发现:自己一级巅峰了!

没错,一级修为满满的,体内灵气充盈,甚至有冲二级的趋势,她甚至可以确定,相比自己以前的晋阶,这次感觉是最有把握的。

所以她就吓坏了,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她浑身上下仔仔细细检查了一天,也没发现任何的蹊跷——说良心话,在一开始,她真是极度怀疑李董氏在功法里动了手脚。

死活检查不出来问题,她才会去请教自家主人,不过主人的回答,也略略彪悍了一点——他晋阶就跟喝凉水一样,根本没啥感觉。

咨询完主人之后,王艳艳回了屋子,开始愁眉苦脸地琢磨:这个功法,感觉是有点邪门……我这要不要继续修炼呢?

想来想去,她终于横下一条心,还是继续吧,反正这功法是辅助性质的,灵气的运转只经过少数经脉,不会造成太大的后果。

关键是,主人的进境太快了,她要上跟上他,必须要尽快提升自身的修为……

陈太忠是完全不知道自己仆人身上的事,最近这段时间,他在集中精力在修炼的,是舍生取义拳和缩地踏云的步法。

缩地踏云的第一层聚气缩地,他已经掌握得很娴熟了,但是第二层缩地成寸,是怎么都练不成,明明已经走出了那份感觉,只差那么一层窗户纸,可偏偏无法捅破。

这种感觉真的令人郁闷,他越琢磨,就越觉得只差一点点,抓耳挠腮了好几天,最终还是决定,出去散散心。

他一出门,李墨云肯定是要陪着,出去多久陪多久。

如此一来,他不但方便不少,也清净了不少,后来他才知道,想跟他套近乎的人真不少,只不过李家人在跟前,太不方便了。

这一天他回来之后,刀疤已经准备好了晚饭,不过人却不在,只留了块玉简在桌上——她到了瓶颈,要闭关。

吃过饭后,陈太忠正要修炼,猛地觉得有点不对劲,走出屋子一看,发现四周灵气正在向急剧地向自己的小院涌来。

“呃,”他一时有点晕乎,禁不住低声嘀咕一句,“我知道,有我这么一个杰出的主人,你压力一定很大,但是……也没必要这么玩命吧?”

没错,刀疤是在晋阶,而他认识她,怎么算都不到四年,三年多时间,一介散修,就从从游仙八级晋阶灵仙二级——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。

这番响动,同样也惊动了李墨云,他看了好一阵,才低声问一句,“这是……一晋二?”

他是过来人,看这点东西还是比较准的,刀疤本人也没有她主人那么变态的功法。

“唔,”陈太忠不置可否地哼一声,然后吩咐一句,“你帮着招呼一下门外,我去给她护法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