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四十六章 惠仙子上门

“谁呀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发问。

“请问是陈大人的住所吗?”门外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。

陈太忠走上前去,一开门,一张娇媚的脸映在他面前,正是昨天见到的惠笑靥。

惠仙子身着一袭浅蓝色长裙,肩头披着一块白色丝巾,丝巾极长,在腰里绾了一个活结,几缕浅蓝色的流苏,在腰间轻轻地晃动着。

她的身后,是昨天的那个侍女,也是为她撑着一把伞。

惠仙子站在那里,浅浅地笑着,又抬手做个揖,“昨天的事,实在是冒犯了,笑靥特地登门赔罪,还请陈大人海涵。”

“没什么,这原本不关你的事,”陈太忠心里挺讨厌她,但是他做事,有时候还挺矫情,一个小女娃娃登门赔罪,他不能绷着脸说:我不接受你道歉。

毕竟最终是他杀了人,不存在丢面子的问题。

话虽然如此说,他还是门神一样站在那里,没有半点延客入内的意思。

“笑靥也知道,仅仅空口道歉,似是诚意不足,”惠笑靥捂嘴轻笑,“时近午时,特地为陈大人准备了一席酒菜,算是赔罪,笑靥亲自来请,不知道陈大人可否愿意赏脸?”

我跟你很熟吗?陈太忠愣了一下,才待组织说辞,冷不丁听到身后有人发话,“主人,咱们中午吃阴阳蛇羹好吗?”

却是王艳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来了,她也不看外面的女人,只是盯着自家主人。

“阴阳蛇?”惠笑靥听得先是一愣,然后又是浅浅一笑,“如陈大人喜欢,也可以补一道这样的菜。”

“我说的是活的,”王艳艳很不满意地看她一眼,一拍花篮,捉出一条阴阳蛇,在手上玩弄着,挑衅地看她一眼,“你的酒宴上有吗?”

“活的?这可是罕见了,姐姐好功夫,”惠笑靥笑眯眯地伸出个大拇指来,“那我叨扰姐姐一顿,不知可否?”

王艳艳嘴巴一动,似乎是想说什么,又活生生地忍住了——她不能太抢主人的话。

陈太忠也知道,阴阳蛇和风翅兽,都是刀疤的心头肉,目前还没长大——她眼下是为了别气,若真的这么吃了,她会心疼的。

于是他沉吟一下,“今天中午没胃口,不吃了……阁下上门来,到底有何见教?”

惠笑靥微微一笑,又看一眼院子里面,轻声发话,“可以进去谈吗?”

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,才转身往里走。

侍女心里有点生气,不着痕迹地看一眼自家的主人,却见主人嘴角极细微地抽动一下,浅笑着迈进门去。

谈话就是在前院了,院中廊下有石桌石凳,陈太忠走到一张凳子前坐下,端起桌上的茶水,嘴对嘴地喝了起来,“说吧。”

这番作态不止粗鲁,他甚至都没有给对方倒茶的兴趣——对嘴喝了的,没法倒。

惠笑靥怔怔地看了他好一阵,慢慢地,眼中就泛起了泪花,“笑靥自知年少不晓事,没有加以约束卢家的下人,还望陈大人海涵。”

说着说着,她的声音也哽咽了起来。

这还是那个天之骄女吗?陈太忠心中有点疑惑,不过他也不以为意,无非是一个二级灵仙,论修为速度,从来只有他将别人甩开,没有别人能被甩掉还追得上来的。

所以,终究还是蝼蚁,他淡淡地点点头,“这事没有再提的必要。”

惠仙子见他态度淡然,果断地出击,“既是这样,那我便直说了,现在有一桩大买卖,笑靥愿与大人联手,共取之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不得不说,她留给他的第一印象,实在是太糟糕了一点,而且,大砂村的村民,也真的很无辜。

陈某人从来不认为,自己是什么好人,但是他也做不到,为了一个白晶矿,就强夺那些可怜人的生存资料——手里漏一漏就有了,有多难呢?

于是他摇摇头,“我对做买卖并无兴趣,我也不缺灵石……这样吧,可以明白告诉你,凭你一个小小的二级灵仙,还不配跟我合作。”

惠笑靥的笑容在脸上一滞,然后才略带一点尴尬地笑一笑,“上万枚上品灵石的买卖,陈大人真的不动心?”

上万枚的上品灵石,若是按官方牌价算,要合上百枚的极品灵石了,不过严格来说,这只是有这么多矿藏资源,不是说能赚这么多。

撇开这个不太靠谱的货币体系不提,只说矿藏开采要有成本,运输和加工也要有成本,管理和销售还要有成本。

除了成本,生产、运输和销售还需要时间,所以说,这个矿藏不等于一百枚极品灵石。

就像巨松城姜家的玄铁矿,卖给巫家是作价两千多万灵石,合两千多上灵,但是那个玄铁矿,起码能生产出价值五千万的玄铁。

白晶矿比玄铁矿还要贵一点,蕴藏量大一点的话,生产出价值数百极品灵石的白晶,也是正常的,正是因为有如此大的收益,坪陵几个家族都忍不住出手抢夺。

不过对陈太忠来说,这真是很扯淡的事情,他笑着摇摇头,“我真不差灵石。”

惠笑靥却是没想到,此人竟然如此地眼高,连这么大的买卖都放在眼里,她想一想之后,浅笑着发问,“想必大人非是本地人,不喜欢那些琐事,琐事可以交给笑靥来负责。”

陈太忠这算是想明白了,合着惠家跟那两家合作,因为到手的份额太少,就生出了其他的想法,打算最起码甩掉一家。

如果不是有那个很糟糕的第一印象的话……也谈不成!

陈太忠没有半点跟她合作的兴趣,别说刀疤已经跟李家谈得七七八八了,就说这小女娃娃,只靠着有一个玉屏门长老的赏识,再揽上一个“高手”,就敢考虑踢开一家,现实吗?

须知说来说去,惠家也不过一个三级灵仙,再加上她这个二级灵仙,如此可怜的力量,就要惦记吃这么大一块肥肉——合作伙伴一旦翻脸,你控制得住局面吗?

这些因果,他想的不是很细,但是他知道一点,你自身没有实力,贸贸然地去请素不相识的高阶修者帮忙,很容易把自己玩进去。

于是他再度摇头,“还有别的事吗?”

惠笑靥怔了一怔,她是真没想到,对方是如此油盐不进,想一想之后,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,“陈大人,此事对笑靥,真的很重要,要不……您提要求,笑靥无不应允。”

坪陵人皆称她为惠仙子,殊不知,她做事也是相当不择手段,只求结果,她的修炼速度已经很快了,但是她觉得远远不够,她还需要更多的灵石,更多的修炼资源。

修炼讲个法侣财地,她诚然是天才,但是惠家是小家族,没有更多的财力支持。

她跟很多追求者若即若离,表面上也不怎么接受馈赠,保持了一份高傲,可是她追求的,是利益最大化,一旦有了值得追求的目标,她绝对不吝出手。

像现在说的话,她就相当于是把自己都送出去了,一副予取予求的样子。

她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——我早晚要等登仙的,这样的条件开出来,你总该答应了吧?

“嘿,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声,想一想之后,他说句话,“别把别人都当成傻瓜,修者最重要的,是自身的修为。”

惠笑靥这次,是彻底地无奈了,“你真的不考虑一下?”

陈太忠的嘴巴动一动,想一想之后,最终还是摇摇头,什么话也没说。

惠笑靥黯然起身,走到门口,还又回头看一眼,“陈大人若是改变主意,可随时派人来惠家通知我。”

王艳艳走上前,不动声色地打开大门,然后就是一愣,“咦……你找谁?”

合着门外站着一人,正要抬手叩门,见门开了,于是赔着笑脸发问,“请问,陈大人是在这里歇脚吗?”

“有什么事?”王艳艳的眉头一皱。

“这是王女修吧?”门外来的这位是三级灵仙,却是很客气的样子,他看一眼门口的惠笑靥,然后笑着发话,“上午谈的酬劳,我带来了。”

合着他是李家派来的,见有惠仙子在场,话就不好说得太细。

不过他不说,不代表别人不知道,惠笑靥出门走了十几步步,旁边就陆续走来几人,打头的也是一个三级灵仙,“李墨云居然来了……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儿。”

都是在坪陵城生活的,不管哪家的灵仙,走出门来,有几个人不认识?

“看来这陈大人,还真是了不得的人物,”惠仙子浅浅一笑,眼中掠过一丝隐藏得极深的怨恨。

李墨云进了院子之后,摸出两块极品灵石,客客气气地递给王艳艳,又摸出十几块功法玉牌来,笑着发话,“还请点查。”

刀疤也不客气,先将极品灵石收起,然后挨个查看玉牌,最后只拿走五块,“其他的,不是我们有了,就是太普通,数量有点不够。”

陈太忠就坐在那里,也懒得多话,他知道刀疤的眼力很差,但是吸血藤李家送过来的玉牌,应该是没什么漏可捡——就算李家眼力价不是太好,拿不准的玉牌,总可以不送吧?

他不说话,但是李家这位却是主动找话,“那行,再找几套功法来……陈大人,刚才那是惠笑靥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