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四十五章 刀疤的小算盘

听到王艳艳的问题,李家的人哪里会想不到其中因果?

这主仆俩跟惠笑靥结了点小仇,相看两厌是极其正常的。

而且李董氏身为女人,自是也能猜到王女修的那点的小心思——女人的天敌,只有女人。

于是她果断地点头,“我李家本来也就跟惠家没什么交道,呵呵,惠仙子……惊采绝艳的人太多了,不入天仙,终是蝼蚁。”

事实上,李家真的不怎么忌惮惠笑靥,没错,她是早晚是进玉屏门的,资质也妖孽,那又怎么样?妖孽得过两百岁出头就九级天仙的董明远?

别说是惠仙子,就是看好她的玉屏门长老,见了郭护法的面,也要恭恭敬敬。

眼瞅着两方要谈合作了,郭自强急了——郭家再没什么表示的话,就要出局了。

郭家原本就是在局外的,现在得了祁羽这个强援,才敢惦记分一杯羹,当然,因为有个天仙老祖在,他们也不怕事情搞大。

但是他们的强援,不如李家的强援,天仙的老祖,也远不及半步玄仙的董明远,同在场外的李家若是强势介入,那就真没郭家什么事儿了。

正经是该趁这两家没开始谈的时候,果断介入,等两家谈得七七八八,他们再介入,那两家面临份子缩减的局面,肯定不会舒服了。

于是郭自强干脆地发话,“墨白兄,你若肯给我半分薄面,我现在联系家里老祖,这矿咱们两家联手吃下,你看如何?”

李墨白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我们跟陈前辈没谈好呢,稍微等一等吧。”

“陈前辈是性情中人,没什么谈不妥的,”郭自强干笑一声,“你若有心,我再让人去传信,李家一家吃下这个矿,怕是也有点勉强,郭家真的很有诚意。”

“你刚才不是对我李家的客人,喊杀喊打的吗?”李董氏沉着脸发问,“这便是你的诚意?”

郭自强干笑一声,“这不是……没想到李家也惦记那里吗?”

“我李家约了不止一个人,”李董氏冷着脸回答,“其中有些人,是郭奴心都惹不起的……你们最好没有干过别的事。”

说完之后,她也懒得再理会,扯了王艳艳到一边说事。

郭自强见状,又赔着笑脸走向陈太忠,他一拱手,“这位陈前辈,我们有眼无珠,冒犯了贵主仆,五块极品灵石马上送到……我能再派个人催一下吗?”

催一下是假,传话是真,不过现场四个郭家人还被下着禁制,祁羽倒是有解开禁制的能力,但是他有那个胆子吗?

想解开禁制,还是得求面前这位,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。

陈太忠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,不过既然涉及到极品灵石的赔礼,他也不在乎多放一个人,于是微微点一下头,“速度快点。”

郭自强又放一个族人离开,剩下的三个郭家人,是小心翼翼地不敢再乱走了,祁羽也很懂事,知道自己走不得——一旦打算离开,恐怕那姓陈的就要施辣手了。

所以这四个人也弄出一个大凉伞来,躲在下面避雨,祁羽被陈太忠几刀斩得不轻,又摸出药丸来打坐疗伤。

约莫过了一个小时,郭家沟还不见来人,就在这时,王艳艳离开李董氏,眉开眼笑地转回来,“主人,谈得差不多了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随口问一句,“得了点什么?”

“两块极灵,以及一些功法,”刀疤的声音不算小,足以让郭家的人也听到。

“两块?”陈太忠一呲牙,他纵然对细节不上心,这个数目也令他极度地不满,“我说……你把我这主人卖得也太便宜了吧?”

“两块是出面,动手的话另算,”王艳艳笑着回答,然后压低声音解释一番。

对现在的李家来说,能请到陈太忠,那绝对要当顶级战力来用,能不动用就不动用,反正这主仆俩昨天在城里整的动静足够大,在坪陵也算有了点名气。

所以两块极品灵石是出场费,一旦遇到陈太忠必须出手的时候,打倒一个中阶灵仙加两块极品灵石,打倒一个高阶灵仙,加五块极品灵石。

这么一解释,陈太忠心里就舒服多了,按劳取酬还是很科学的,不过他总觉得,哪里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于是狐疑地看她一眼,“功法呢?”

“呃,就是一些普通的功法,”刀疤下意识地躲避着他的眼睛,“她派人去取了,我总要拿到满意为止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又点点头,没再计较什么。

但是刀疤的心里,却是有一点紧张,如果她没带面纱的话,可以看得到,她的脸有点微微的泛红。

原来李董氏悄悄告诉她,自己私藏有一套《至正和合混元双修功》,如果她愿意,可以将这套功法给她。

王艳艳也是江湖上闯荡的,一听说“和合”二字,心里就有数了,再加上双修,那就不用说了,于是她表示,这功法于我没啥太大的用处。

“你尚是处子,当我不知?”李董氏终究是过来人了,啥话也敢说,“这功法最是拴得住男人,等你拿到复颜丸了,再用此功法,保证他只会对你一个人好。”

王艳艳就半推半就收下了,因为有了这意外收获,她忍不住就要想,修习此功法之后,可能产生一些什么旖旎风光,心思就有点乱,以至于接下来的谈判,她有些心不在焉。

此刻见到自家主人狐疑,她的心虚得很,于是马上转移话题,“我是想着,如果能借此机会,解决了大砂村村民的困扰,也是不错的。”

陈太忠听到这话,怔了一怔之后,才点点头,然后嘬一下牙花子,心里觉得有些悲哀——这几家抢来抢去的矿产,其实本来是有主人的。

风黄界里,势力弱小便是原罪啊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次来要复颜丸虽然未果,总算是赚了五块极品灵石,再接一单买卖,赚灵石之余,还能弄点功法,再帮助一些可怜人,也不算白走一趟。

就在这时,远处驶来一艘灵舟,灵舟上走下四五个人来,打头的是个五级灵仙,他微笑着打个招呼,“墨白,我听到消息就来了,这个事儿……估计你做不了主吧?”

“我做不了主,总有人能做主,”李墨白笑着回答,“远来是客,进庄谈?”

“好说,”这位点点头,又看陈太忠一眼,原本想打个招呼来的,看到人家大喇喇地坐在椅子上,眼角都不带看一下,于是干笑一声,“不小心得罪了你家贵客,一点小小的心意,表示个歉意……”

说着,他一努嘴,旁边早有人端个盘子上来,盘里是五块极品灵石。

“客气了,”李墨白笑眯眯地表示,但是手上反应并不慢,接过盘子递向蒙面女修。

王艳艳也不客气,直接抓起五块灵石,放进了储物袋,连一句话都没有——她都差一点被人杀了,还可能说“谢谢”吗?

不过收起灵石之后,她就走上前,将三个郭家人解除禁制,收起禁灵锁,站到陈太忠身边,又将阳伞之类的东西收起。

“一起进来吧?”李墨白出声相邀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摇摇头,“我要回城里住。”

李董氏发话了,“矿场的份子,不得谈一谈?”

听她的意思,是要算上陈某人一份,不过事实上,她别有算计,先让陈某人认下一份子,反正此人不可能在坪陵长待,到时候还不得转手低价卖给她?

如此一来,坑的是郭家,倒不存在坑陈太忠的嫌疑。

不过陈太忠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,他反倒是要担心,有了这一份子的牵挂,没准什么时候,就被李家弄去做了供奉。

这种事儿真的太可能发生了,别的不说,董明远有机会路过此地,看望一眼姐姐的时候,顺手就把他这没根儿的散修拿下了,都没地方说理去。

他可不认为,自己扛得住半步玉仙,正经是得了好处,就该走人了。

所以他摇摇头,也不说话,直接放出一艘灵舟,迈步而上,蒙面女修为他撑着雨伞,也跟着走上灵舟。

灵舟嗖地离地而起,眨眼间就消失在远处的天空。

看着灵舟下方一个大大的“陈”字,那五级灵仙皱一皱眉,侧头看一眼李墨白,“这陈家,是咱隐夏道的吗?”

李墨白呲牙一笑,也不回答,而是一摆手,“请。”

与此同时,李董氏叫过一个侍女来,低声吩咐两句,那侍女眨巴一下眼睛,点点头转身快步离去……

陈太忠二人回了坪陵城,也懒得再逛街,直接回到了小院。

令陈太忠感到奇怪的是,刀疤没得上复颜丸,应该很不高兴才对,不成想一进院子,她就进了她自己的屋子,说是闭关修炼一阵。

“真是莫名其妙啊,”他也暂时没心思修炼,于是走到院子的阵法处,仔细研究一下,时不时还开启一下防御阵,观察雨滴落在防御阵上时,阵法的运转。

一琢磨起事儿来,时间就过得特别快,眨眼之间就要到中午了,陈太忠正琢磨着,要不要叫刀疤弄饭吃,这时有人叩门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