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四十四章 人艰不拆

祁羽这下就坐蜡了,想了好半天,猛地看到那五个郭家人,于是眼睛一亮,手一抬,“郭自强,你给我过来!”

郭自强犹豫一下,不情不愿地走过来,“祁前辈,何事?”

“你说什么事?”祁羽眼睛一瞪,“你们不开眼,得罪了陈前辈,我看在郭上人的面子上,来救你们,这五块极品灵石,莫非还要我出?”

“这个……五块极品灵石?”郭自强苦着脸重复一遍,他隔得老远,也早听到这些对话了,可是真轮到郭家出这五块极品灵石,他也肉疼。

于是他沉吟一下回答,“我这小小的二级灵仙,做不了主啊。”

“那你去跟郭上人请示吧,”祁羽一摊双手,淡淡地发话,“我能力有限。”

无论郭上人管不管此事,他的能力尽到了,也不想管那么多了,郭上人肯来,就是他跟这姓陈的交涉了;郭上人不来,出灵石就是郭家的事儿了。

郭自强也苦恼,因为他知道,自家在玉屏门的那个老祖,真是要多不靠谱,就有多不靠谱。

郭家沟的人对外说起来,是自家有个天仙的老祖,但是不少外人都知道,这老祖根本跟郭家就没啥联系。

老祖除了在门里公干,其他时间,就是惦记着裤裆下面那二两,好端端的铁指郭家,愣是让老祖修成了双修的藤鹰指,而郭奴心的绰号,基本上也是尽人皆知。

也就是这次,郭家有大事,再三恳求老祖,老祖才从青莲剑派找了个人,来郭家坐镇。

不过此次老祖派来的人,却还算靠谱,郭家也有个八级的老祖,现在却是已经两百八十岁了,连六级的灵仙都打不过。

而青莲派的祁羽,虽然只是六级的剑修,但是能力扛高阶灵仙而不落下风。

下一刻,郭自强摇摇头,算了,这些事,家族里自然有中阶灵仙操心,他犯得着苦恼吗?“那我要先跟家族联系一下。”

“那你去吧,”祁羽下巴扬一下。

“且慢,”就在这时,李董氏出声发话了,她沉着脸,“郭自强你留下,派个人去。”

郭自强闻言,只能将另一个一级灵仙派回去。

那灵仙被解除了禁制之后,连话都不敢说一句,头也不回地跑了。

这时候,李董氏才沉着脸发问,“郭自强我问你……我李家有什么对不住郭家的吗?”

李家对不住郭家的地方多了——事实上,两个称号家族离得这么近,是少不了龃龉的。

不过这种龃龉,大多也是控制在一定范围内,两家实力仿佛,相互之间打个脸抢个怪之类的常有,但是大冲突还真少见。

郭自强嘴角抽动一下,勉力笑一笑,“李夫人言重了,怎么会呢?”

“那我就奇怪了,”李董氏的脸,阴沉得能滴下水来,“为什么找我的人……你郭家就想抓起来呢,是看我不顺眼吗?”

“李夫人,”郭自强勉力地笑一笑,“我们怎么敢?都说了……是误会。”

李董氏盯着他看半天,才沉着脸发话,“我看不是这么简单,你是不想说实话,对吧?”

郭自强嘿然不语,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。

陈太忠看他们争执,也不插嘴,反正他要等五块极品灵石落袋,而且他也有点好奇,无非就是迷路了敲错门,怎么就被人追杀?

李董氏盯着郭自强,良久之后,才叹口气,“是为了白砂镇的白晶矿,我说得可对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郭自强苦笑一声,露出一副“人生已经很艰难,你就不要拆穿了吧”的表情。

“我李家原本对那个矿的兴趣不大,”李董氏缓缓发话,“我也猜得到,你郭家未必愿意让那个矿被卢家和燕家占了去,但是你防到我李家头上,这不是做邻居的诚意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一愣,白砂镇的白晶矿?

李墨白见他一副好奇的样子,说不得干笑一声,“这就是我想跟王姑娘说的……赚灵石了。”

这个矿,最早是卢家人发现的,随后燕家人也发现了,好在矿足够大,两家就商量着,合力开采。

卢家在官府势力很强,而燕家是有三个弟子在青莲剑派,两家有一定的互补性。

李家和郭家就不肯答应了,说这白砂镇周边是无主之地,凭什么就要让你卢家和燕家占了呢?

当然,大砂村是有主的地,不过在这四家的豪强眼里,和无主的地没什么两样。

李家和郭家也都是有根脚的,然而,他们两家的仗恃,不在青莲剑派。

有人要分一杯羹,总是麻烦事,卢家和燕家一商量,索性又拉上了惠家——反正惠家是个很小的家族,胃口也不会很大。

惠家有个惠仙子,早晚要进上门的,而且在青莲剑派里,也是一呼百应。

要说燕家在青莲剑派里,也有子弟,但是那三个子弟孤身出来帮忙都难,就别说再拉师兄弟了,正经是惠仙子地位超然,又有众多的倾慕者,能拉出不少师兄弟帮忙。

事情的背景,就是这样。

郭家不肯就这么罢休,才通过老祖请来了青莲剑派的祁羽,不过他们也防着李家搞小动作。

这个时候,陈太忠迷路了,王艳艳找李家寨,找到了郭家沟,开口问的还是李董氏。

她要是问别人,郭家沟的人未必会在意,但是李董氏那是什么人?是董明远的姐姐,玉屏门的护法!

好死不死的是,王艳艳才游仙八级,这就是摆明了送菜上门,所以郭家不但有游仙追出来,还有灵仙也跟着追出来。

他们想抓住她,打听李家有什么对策。

然后的事情……各位看官也就明白了。

必须指出的是,祁羽刚才想杀王艳艳,真的没有什么压力,就算回头董明远过问,也就是个不知者无罪——当然,他要在王艳艳表明身份之前杀人。

毕竟祁羽也是青莲剑派的精英子弟,还是首座,将来前途无量,极为可能登仙的,董护法没有充足的理由,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八级游仙,毁了本门派的希望。

不过这一切不能说的东西,都随着李董氏的问话,敞开在大家面前。

李董氏的算盘,不可谓不精,李家若是仅靠她这个媳妇出头,别人肯定不会在意——董明远的姐姐就怎么了,谁家还没有仨瓜俩枣的亲戚?

但是她若能笼络住陈凤凰,这就又不一样了——这是现成的战力啊。

别说姓陈的可能是天仙,就说他能打得青莲剑派精英堂首座差点丢命,这战力就足够硬扛卢家和燕家了。

若是卢家和燕家再请出狠人来,那就是以大欺小,李董氏就可以跟她弟弟张嘴了。

董明远要是真有理由过问此事,都不用出面,找人传句话,卢家和燕家就得乖乖地夹起尾巴走人。

而李墨白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些后续因果,所以才会问王艳艳,有没有兴趣赚点灵石。

其实这番因果,不光是李家人想到了,郭家人也想到了,到了现在,甚至连祁羽都回过味儿来了——李家有没有这个陈前辈,那是大不一样。

对宗派来说,低级弟子之间搞点事,只要不过分,上面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要太过分就行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祁羽来此办事,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,他想的就是,帮郭家从那三家手里抢些份子过来,其中主要是要压榨卢家。

卢家所靠的官府,跟宗派不是一回事,他们若是不开眼,他不介意下点辣手。

郭家惦记着这里,却也防着李家出手,李家在上门也有人,只不过跟郭家一样,在中间衔接的位置出了问题,没有中间力量。

董明远堂堂的半步玉仙,真要为一个白晶矿出面,还不够丢人的。

但是李家若是找到了中间力量,就是另一份局面了。

这几家只能比拼中间力量,李家若是赢了的话,谁敢以大欺小,董护法就可以不忍。

所以他们非常清楚,这个陈前辈一旦做为中坚力量加入,后果会有多么地恐怖。

陈太忠却是没有这份觉悟,他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帮你李家争矿场?有没有搞错,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家的信用?”

这话弄了李家人一个大红脸,除了李墨白夫妇,其他李家人也知道,上次帮忙的酬劳还没付完呢。

不过李墨白也是有主见的,当即很干脆地回答,“这次我们先支付报酬,功法、灵石和珍稀材料……什么都好商量。”

先支付报酬?这个倒是不错,陈太忠已经开始琢磨,真遇到麻烦的时候,自己可以直接放对方鸽子,以出上一次的怨气。

不管是怎么想的,他都是没兴趣讨论细节,于是看一眼刀疤,“这事儿交给你了。”

“主人你放心好了,”王艳艳双眼放光,兴奋地点点头,“绝对会让您满意的。”

挣点灵石,你也不至于高兴成这样吧?陈太忠觉得有点无语。

下一刻,他听到刀疤发话,“在谈合作之前,我要先确定一下,李家是否打算跟惠家合作?你们若是打算合作,那就没得谈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