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四十三章 嚣张剑修

李墨白夫妇坐下之后,身后的随员也支起了一个雨棚,相较而言,陈太忠主仆支起的阳伞,反而显得渺小了许多。

不过双方都不是很在意,李墨白坐下之后,率先发话,“你们见到的惠笑靥,是青莲剑派代玉屏门培养的弟子,天资聪慧进境极快,三十一岁即晋阶灵仙……”

惠家是坪陵城的一个小家族,三十年前才搬来坪陵,人丁不旺,全族不过百余人,有一个三级灵仙坐镇。

这种连中阶灵仙都没有的小家族,按说是要投靠比较大一点的家族,才能生存,但是惠家却是个例外——合着他们之所以搬来坪陵,就是因为惠笑靥被玉屏门一个长老看中了。

那长老是走轻灵幻剑的路子,是看重了她的资质,而惠笑靥也争气,虽然是被送到了青莲剑派代为培养,却是在三十一岁晋阶灵仙,七年后晋阶二级灵仙,现在还不到四十岁。

晋阶高级灵仙之后,她是妥妥要回上门的,回了上门之后,资源也能得到保证,现在看来,登仙几乎是必然的。

此人不但修为进境快,人又生得娇媚,因为尚未婚配,不少青莲弟子将其视为女神,坪陵城内的青年俊杰,也有不少人为其神魂颠倒。

说到这里,李墨白轻叹一声,“小姑娘年纪轻轻,却是不可小看啊……”

王艳艳早听得不耐烦了,她才待表态,猛地灵光一闪,不着痕迹地看一眼李董氏,发现她并没有因为夫君的赞许而表示出什么,禁不住心中一动。

同为女人,她最是清楚女人心态,忍不住就要想一想:李董氏为什么不吃醋?

就在此刻,猛地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尖啸,那啸声清亮,中气十足延绵不绝。

眨眼之间,就看到远处飞来一人,脚踩一柄飞剑,眨眼之间,就来到了董家寨门口。

此人落地之际,猛地看到寨子门口不远处有人,于是飞剑一个漂亮的回旋,刷地掠了过来,一直来到距众人三十余米处,才降下飞剑。

其时天空依旧细雨绵绵,此人御剑飞来,身上衣物却滴水全无。

李墨白夫妇见状,交换一个眼神,都看得到对方眼中的阴霾。

来人四下扫一眼,就看到了被下了禁制的五个郭家人,于是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是谁把郭家弟子掳过来的?”

在场的人没人回答——李家人没必要回答,陈太忠不屑回答。

过了一阵,王艳艳才出声,“是他们犯贱……自找的。”

“小辈找死!”来人根本没有二话,飞剑直接斩了过来。

王艳艳回答的时候,已经判断出来了,此人的级别,正在她能查探到的级别顶端——灵仙六级。

见此人一剑斩来,她根本没有抵挡的想法,轻飘飘一步迈出,然后又是几步。

那飞剑虽然灵活,追着她斩杀,但是她躲了几步,终于掣出一张中阶灵符,狠狠地同对方对攻一招。

剑修的攻击力太强大,如果没有境界上的压制,防御是不可取的,对攻才是正确的选择。

“咦?”这剑修一剑无功,也忍不住轻呼一声,在他想来,这虽然不是自己最强的一招,可一个区区的八级游仙,怎么抵挡得住?

于是他执剑在手,也没有继续攻击,而是眼睛一眯,“你是何人?”

“哼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小辈,狂够了吗?”

那剑修看他一眼,下巴一扬,“你又算什么东西?”

“下一次装逼的时候,记得先打听对方来历,”陈太忠慢吞吞站起身,下一刻,身子猛地前蹿,“区区一个六级灵仙,什么玩意儿!”

话音未落,漫天的刀光已经冲着那剑修斩了过去。

陈太忠恨他出手狠辣,一出刀便是无欲,同时凝聚神识,狠狠地攻了过去。

不过这剑修也着实了得,硬生生地扛住了他的神识攻击,同时飞剑已经迎了上来——真要说起来,剑修注重心性修行,又要操练飞剑,神识比一般的修者要强很多。

然而饶是如此,接下这一招,他也退出了十几步,然后“噗”地一口鲜血喷出。

陈太忠的无欲,除了刀势之外,也注重意境,刀剑全力相碰几十下,来人是受了重创。

陈太忠此时若是继续出手,大约只须再用两招无欲,便可将来人斩杀。

不过他也不着急上前,而是手持灵刀,淡淡地看着对方。

那剑修从储物袋里摸出一个玉瓶,取出一粒丸药放进嘴里,然后才抬头看向对方,呲牙一笑,鲜血染红的牙齿,显得分外地狰狞。

“居然是无欲……阁下好卑鄙!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他没有乘势进攻,反倒落了“卑鄙”二字,他忍不住一紧手上的灵刀,微微一笑,“小辈,有种你再说一遍?”

那剑修眼睛一眯,冷冷地看着他,却是没有再次重复。

“哈,”陈太忠仰天大笑起来,“若我的仆人不幸被你斩杀,你便不卑鄙了?我呸……你算什么东西?是男人的话,你就再说一遍!”

那剑修当然知道,自己一开始做差了。

不过他也有他的理由,李家的朋友把郭家的人拿了,而且那俩人还是找李董氏的——这可是能牵扯出玉屏门董护法的主儿。

所以他来之后,见到回答话的是个八级游仙,而且还是一个站着的八级游仙,知道此女身份低微,他就存了杀鸡儆猴的心思,二话不说当头一剑。

若真是李董氏站在那里,闭着眼睛让他杀,他也没那个胆子。

当然,此刻他已经知道,自己是撞正大板了,八级游仙没那么好杀,而游仙的主人,修为……似乎还在自己之上?

不过他气势汹汹地来,自是不肯落了自家的威风,怔了一怔之后,他冷笑着发话,“你可知道,我是何人?”

“我去尼玛的,”陈太忠身子往前一蹿,手中灵刀一挥,无欲再次使出,“蝼蚁而已,我何须知道你个小辈!”

当当当一阵大响,剑修又接下了他第二招,不过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,飞剑也变得黯淡了不少。

待他第三招无欲使出,那剑修索性直接收起飞剑,硬生生地扛下了这一刀,不过与此同时,他身上一阵白芒闪过,竟然是毫发无损。

“哈,护符吗?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泥煤啊,打不过人就玩护符,家族狗和宗门狗,你们敢不敢别这么丢人?

不过就算是护符,他也不怕,“我倒要看看,你的护符扛得住我几刀!”

“陈前辈,且慢,”这时候,李墨白不得不站出来说话了,他心里非常清楚,护符不是大路货,身上能有护符的,都是家族和宗门里极其被看重的弟子。

这样的弟子被杀,那就是结了大仇,陈凤凰或者不在意,但是姓陈的可以一走了之,可他李某人却是执掌着李家的一大支,跑都跑不了。

于是他冷冷地看向剑修,“你是何人,身上护符是谁给的?”

剑修沉着脸,好半天才悻悻地回答,“我乃青莲剑派精英堂首座祁羽,护符……是上门执法堂郭上人给的。”

“我擦,又是郭奴心这个玩意儿,”陈太忠气得一抖长刀,“要是一级天仙的护符我都破不了,真是该找个地方撞死去了。”

“陈前辈……有话慢慢说,”李墨白吓得蹭地一步迈上前,阻在两人中间,然后狠狠地瞪那剑修一眼,“混蛋,还不道歉?”

那唤作祁羽的剑修,早就傻掉了,原来自己倚为仗恃的郭上人,在对方的眼中,居然是如此地不堪。

可笑的是,自己还打算拿对方的仆人开刀,真是瞎了眼啊。

反正形势比人强,他剑修就是再傲气,也不得不低下了头,“陈前辈,实在抱歉……”

“别跟我逼逼这个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道歉有用的话,要执法堂干什么?我陈某人的仆人,不是随便什么蝼蚁就能动的。”

那我也不知道不是?祁羽心中,真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,他却是忘了一点——蒙面女修若不是身手了得又有足够的背景,那被他杀,也就杀了。

他想一想,然后心一横,“那您说我该怎么办吧。”

陈太忠左手一伸,干脆利索地发话,“五块极品灵石……压惊费!”

“这个……”祁羽的脸登时就苦得不能再苦了,“能不能降一降啊?”

对宗门弟子来说,修炼资源并不是什么大问题,但是很多时候,宗门贡献度比灵石还有用,拼命增加修为赚贡献度,获得更多的资源,才是根本。

所以说,他们虽然不缺灵石,可真要一下拿出五块极品灵石的,也极为少见。

在这一点上,很多家族的老祖,都要比他们富有。

“没得商量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你随便杀人的时候,就要考虑杀人的后果……有没有,给句痛快话。”

“这个,”祁羽嗫嚅着发话,“我也是保护郭家子弟,看在郭上人的面子上……”

“扯淡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一摆手,“别说是你,郭奴心站在我面前,我也是要这么多,他敢不给,我照杀不误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