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四十二章 起龃龉

李董氏这话,就是想告诉对方,坪陵终究是我李家的主场,你外地人前来,不要太过嚣张。

她没想到的是,陈太忠最不喜欢听到的,就是“陈凤凰”三字。

他听到这样的称呼,就冷哼一声,“我不跟你废话,就问你一个问题,给……还是不给?”

李董氏的脸色,瞬间就变得难看无比,但是她终于硬生生地咽下这口气。

因为据李家得到的消息,陈凤凰主仆在城里,异常地强势,竟然在鉴宝阁里面,公然用神识杀死一个小厮,鉴宝阁竟没有太大的反应。

又有人信誓旦旦地说,此人竟然是天仙——能离地行走的,不是天仙是什么?

李董氏是不太相信这个,两三年前,陈凤凰还被晨风堡的八级灵仙温曾亮逼得狼狈逃窜,这才过了多久,就晋阶天仙了?

然而鉴宝阁对杀人事件没反应,却是大家亲眼所见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听说陈凤凰主仆来了李家寨,第三支的主家夫妇才会冒雨迎出来。

所以她有再大的怨气,也得忍着,毕竟她现在已经是李家的人了,董家的势不是很好借。

这时候,就该李墨白出面了,他笑着一拱手,“阁下,有个不情之请……”

“知道是不情之请,就不要说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强势无比地打断了对方的话,“我同你家有个两年之约,时间已经到了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李墨白干笑一声,然后看一眼淋雨的那几位,“这几位……咦,怎么是郭家的人?”

郭家沟和李家寨是毗邻的,两家的高端战力,想不认识也难。

郭家的几个人,脸色也极其不好看,他们的灵力被禁,被雨水打得跟个落汤鸡似的,实在是有点太尴尬了。

若说他们是不在乎这点小雨,不介意这么淋着,他们手上的禁灵锁赫然在目,不支持这样的谎言。

“我们找错地方了,找到了郭家沟,”陈太忠既然有拿郭家做道具的心思,自然不怕说两句,他很随意地回答,“这几位的火气有点大,我请他们淋一淋雨,去一去火气。”

“嗯?”李墨白眉头一皱,他从这话里面,就听出了点信息。

他的修为不高,才是九级游仙,但是能主掌了一支,智慧绝对不差,于是他看一眼那二级灵仙,淡淡地发问,“郭自强,找我李家的人,就算找错地方……你怎么火气那么大呢?”

那二级灵仙原本是桀骜无比,可是一路看下来,他心里的傲气早就被丢到爪哇国了,此时此刻,他若再猜不出来,擒了自己的人是隐藏了修为,那真是可以一头撞死去了。

面对李墨白的发问,他很果断地将事情推到下面,“我是听门卫说,有人鬼鬼祟祟地探庄,以为有宵小之徒……其实这是个误会。”

“我看,未必是误会吧?”李墨白的嘴角抽动一下,似笑非笑地发话。

“我说,你们两家的事儿,回头再说行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很不客气地发话,“等我走了,你们聊多久都无所谓。”

李墨白的眉头微微一皱,不过,还不待他说话,李董氏就已经冲着那五个姜家人走了过去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们几位,稍微往旁边走一走,我们有些事情要谈。”

郭家几个人相互看一眼,也没啥脾气,若是李墨白如此说,他们还有点心里不忿,但是李董氏出面,再不忿也得忍着。

且不说李董氏娘家强势,只说她本人,也是二级灵仙,自不是李墨白那半步灵仙能赶得上的。

不过他们心情之糟糕,也是可想而知,这副丢人样儿,让李家的人看了个真又真,现在人家谈事,又把他们撵到一边——好像我们愿意来啊。

五人走出一百多米,其中一个九级游仙忍不住嘀咕一句,“他们要是谈崩就好了。”

“本来谈崩不谈崩,都不关咱们事的,”二级灵仙郭自强闻言,忍不住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都是你干的好事!丢人现眼不说,没准还要有大麻烦。”

“这个时候,是宁可杀错,不可放过啊,”九级游仙委屈地回答,然后侧头悄悄看一眼,“咦,李家跟这俩也有了龃龉?”

何止是有龃龉?陈太忠都有暴走的冲动,他狞笑着发问,“我给了你两年的时间,你现在跟我说……没有复颜丸?”

“我们真的争取过了,”李墨白苦笑着回答,“实在是弄不到,这样吧……你再给我一年时间。”

“再给你一年时间,让你到时候再说对不住?”不等陈太忠发话,王艳艳先恼了,“你们知道我们来一次,要耽误多少事吗?”

是你这个丑女忍不住了吧?李董氏心里暗暗地腹诽,脸上却略带一点歉意,“这样吧,一年之内,我们保证把复颜丸送到两位手上,不用你们跑,这样可好?”

当然,这样的回答,也带有一点威慑性质:我们已经知道你俩的来路了,我们可以送货上门,但你们若是真的不识趣,我们也能打上门去。

“我怀疑李家压根儿就没去争取,”王艳艳这时也豁出去了,“做人要讲信用,只是敷衍了事得过且过……永远成不了大事。”

双方争吵一阵,也没更好的解决办法,陈太忠觉得这样的争吵毫无意义,于是干咳一声,“我就问一句,那我们这次,是不是白来一趟?”

李家夫妇哪里敢直接承认?对方既然敢找上门来,定然就有所准备,李董氏很干脆地回答,“自是不能让你白来,愿奉上功法一套赔罪。”

这也亏得是陈太忠主仆先在城里小小地放肆了一下,否则的话,她十有八九敢问一句——白来一趟,那又何妨?

风黄界就是这么现实,没有实力的人,得不到尊重,而且这里是李家的大本营,实力差一点的,李家都懒得抬眼皮去看。

“什么功法?”王艳艳沉声发问,她可不想让对方随便拿出一套功法,就打发了自己主仆二人。

“一套细柳随风的身法,”李董氏沉声回答,“初阶灵仙可用,实战效果尚可,尤其难得的是,毫无烟火气,正合适阁下这种女修施展。”

“正宗的细柳随风?”王艳艳一听就开心了,这个身法在风黄界名气不小,属于基础身法之一,不过正因为实战效果略逊,一般不怎么被人看重。

事实上,这是没有得到真传的缘故,正经宗派中的“细柳随风”,实战效果也不错。

但是这身法更著名的一点在于,不管是那个宗派,细柳随风都大同小异,一旦施展开来,施者身形有若行云流水,姿态曼妙飘飘欲仙,最是合适女修使用。

因为有“正版”和“盗版”的区别,盗版就越发地没人用了,效果差不说,也容易被人笑话为东施效颦。

而这身法,在游仙阶段就可以使用,直可用到初阶灵仙。

大抵来说,这还是低级功法,所以陈太忠一直没放在心上,可王艳艳一听是这种功法,却是很有兴趣——须知她马上要得到复颜丸了。

“当然是正宗的,”李董氏见她喜欢,少不得凑趣一下,“都是女修,我骗得了你?”

王艳艳心里已经肯了,不过想到白来一趟,她又有点不甘心,“那你说吧,下次若是还没有,我们该当如何?”

李董氏想一想,才出声回答,“还是你说吧。”

“下次若是还没有,须得赔偿我们五十块极品灵石,”王艳艳狮子大张嘴,事实上,没拿上复颜丸,真的令她很扫兴,“你若不赔,我们便自取。”

这话就说得极为难听了,不过李董氏想一想,还是默默地点一下头,心说你莫张狂,且等撑过今天,咱们再看。

她也不是一定要昧这颗复颜丸,但是对方这大喇喇的态度,实在令她不舒服。

“既是如此,咱们走吧?”陈太忠也不参与她们的讨价还价,等商量完了,他才出声。

就在这时,李墨白出声了,“王姑娘很喜欢灵石?”

王艳艳闻言,就是一皱眉,“灵石这东西,谁不喜欢呢?”

“那么,我现在有个赚取灵石的路子,”李墨白笑眯眯地发话,“不知道王姑娘有没有兴趣?”

王艳艳这下愣住了,她刚才主动参与谈判,是因为复颜丸原本就是给她用的,但是说到别的事,就不该是她做主的了。

说不得,她悄悄地看主人一眼,见自家主人没什么表情,她才沉吟一下,微微颔首,“我主仆一向看不起小钱的……说来听听?”

陈太忠听到这话,却是暗暗腹诽:刀疤啊刀疤,不这么财迷会死吗?

“听说你们在城里,跟惠家的小女娃发生冲突了?”李墨白不答反问。

“凭她……也配?”王艳艳不屑地哼一声,那个惠仙子的相貌,确实不错,一颦一笑也极为动人,但是她却偏偏看不惯,“只不过懒得理她。”

“被人宠坏了的女娃,”李墨白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我们……可以坐下慢慢聊吗?”

合着他夫妻俩以及几个随从,从出来到现在,一直是在站着说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