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四十一章 敲错门

王艳艳在来之前,就想好了说辞,“请问玉屏门明远护法的姐姐在吗?”

门卫本来是一脸漫不经心,听到这句话,神情登时就郑重了许多,他抬手拱一下,“敢问二位是何来历?”

“我们的来历,你不用问,”王艳艳淡然回答,“我们只想知道,她是否在府里。”

门卫闻听此言,登时就警惕了起来,他上下打量对方一眼,“还请二位赐告来历,否则我不便回答。”

“你就告诉她,屈木镇的故人来访,”王艳艳也不生气,“见与不见,在她,你只管去传话好了。”

门卫怔了一怔之后,转身匆匆走进门去,这时旁边的小屋里又走出一位来,站在门口,顶替离岗的这位。

不多时,那个门卫出来了,淡淡地回答,“二位,不好意思,三支的夫人不在府中。”

王艳艳的眉头皱一皱,平静地发问,“那么……她是在李家寨了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门卫想一想,然后微微地摇头,“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“那你再回去汇报一句,”陈太忠站在不远处,淡淡地发话,“寻不到李董氏,我们会找一些李家子弟来问,希望他们能尽量配合,不要引起误会。”

这话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,那门卫眼睛一眯,“阁下看来是找事来的?”

“是你李家敬酒不吃吃罚酒,怪得谁来?”王艳艳冷冷一笑,“别拿你李家来吓唬人,我们敢登门要账,就不怕你不给!”

“要账?”门卫真的有点傻眼,其实他并不知道这两位的来历,而三支的李董氏,平日里确实是在城里居住,但是前几日回了李家寨。

因为这俩人刚才不报来历,他进去请示之后,就得了一个授意——将此二人打发走即可,也别说李董氏就在李家寨。

待此二人去了李家寨,李董氏是否愿意见他们,那就是由三支来定夺了。

反正李董氏不在是真的,李府只是没确切地告诉他们,她在李家寨。

王艳艳也不理会他,转头看向主人,“咱们现在?”

“去李家寨,”陈太忠想也不想,一转身拔脚就走。

主仆二人,很快地就消失在了细雨中,那门卫愣了一愣,转身又快步走进大门……

出了坪陵城之后,陈太忠放出了灵舟,李家寨距离这里有七十余里,光靠走的话,有点耽误时间,不如直接飞过去。

这么短的距离,灵舟飞起来是很快的,不多时,视线前方出现一个村子,两山夹一谷,正是李家寨的地形。

在距离李家寨一里远的地方,灵舟停了下来,王艳艳寻个高处,支起一把大伞,又摆出桌几,为主人泡好了一壶茶,才撑着伞挎着花篮,款款地走向寨门。

陈太忠选择这样的位置停下来,也是时刻准备翻脸,董家寨里曾经走出过天仙,护庄大阵很可能有比较变态的攻击型器械——就像青石城的灭灵弩炮一般。

距离稍微远一点,万一有什么事,他也来得及应变。

倒是刀疤一点不害怕,自告奋勇前去打探——她想复颜丸都快想疯了。

反正只是一里地远,虽然蒙蒙的细雨很是阻挡视线,陈太忠一边喝茶,一边用尽目力望去,也能看个模模糊糊。

刀疤离李家寨越来越近了……刀疤开始跟寨子口的人说话了……刀疤说话用了很长时间了……寨子里又出来别人了……刀疤转身往这里跑了……

什么?陈太忠蹭地站起了身子,刀疤怎么会往回跑?

王艳艳换了双鞋子,运动的速度也提高了不少,一眨眼就跑到了距离他一百余米的地方,她一边跑一边喊,“主人,他们要抓我……”

陈太忠冷冷地看着追近的五个人,两个初阶灵仙,三个游仙而已,刀疤若是力敌,一时半会儿估计也输不了,不过很显然,在对方寨子口打斗,吃亏的终究会是她。

所以她根本不恋战,转身就跑过来,以免主人来不及施救。

看到自家仆人跑得仓促,陈太忠心里恼火,他冷哼一声,“几个毛贼,居然敢惹我的人?”

“连这厮也一并抓了,”一个灵仙大声喊着。

“找死,”陈太忠火了,神识出击五次,登时将五个人放翻在地,“抓起来,慢慢地问。”

第一个被审问的,是一个二级灵仙,不过那厮看到是两个游仙抓了自己,态度极其恶劣,只是破口大骂,说他俩是暗箭伤人的小人。

王艳艳火了,拿着大枪的枪柄,狠狠地抽了这厮十几下,最后听他说得难听,少不得枪杆重重一敲天灵盖,直接将此人砸晕。

第二个被审问的,是一个九级游仙,这厮态度倒是还不错,不过他的第一句话,就让陈太忠有点傻眼,“什么,这里是郭家沟?不是李家寨?”

“这里真的是郭家沟啊,”那九级游仙苦笑着回答,“李家寨比郭家沟大很多的……你们不会不知道吧?”

合着王艳艳前去打听李家三支的大夫人在不在,郭家沟的人觉得奇怪,这大雨天的,你孤身一人来找李董氏,怎么会找到我们郭家呢?

所以他们就要套话问话,王艳艳却不肯说得太明白,说了一阵,她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就在这时,寨子里又冲出两个灵仙,要捉拿她。

于是她拔脚就跑,郭家沟的人怀疑她别有用心,跟着就追了过来。

按说这是一场误会,无非是陈太忠雨中有点不辨方向,说开了也就完了,不过陈太忠总觉得,就算认错路了,郭家沟也不该这么大的反应不是?

反正刚才那二级灵仙嘴很贱,陈太忠少不得给五人下了禁制,一并带到灵舟上,要那个九级游仙指引正确的方向。

看到这俩游仙居然驾驶着灵舟,郭家的五个修者面面相觑,好半天之后,郭家的另一个一级灵仙讪讪地发话,“朋友,我家老祖是玉屏门的执法堂郭执事,此番……真是误会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听得乐了,想一想之后发问,“郭奴心?”

“这个……正是!”郭家人讪讪地回答,奴心上人的绰号,真的是嘲讽居多,不过郭执事不在乎,郭家的小辈,就难免有点尴尬。

陈太忠也懒得理会他们,他对郭奴心没什么好印象,但也谈不上坏印象,郭奴心和沈蔷薇的恩怨,是那俩的事儿。

郭家沟离李家寨并不远,相距也就二十里地,不过李家寨比郭家沟气派多了,同样的两山夹一谷,山和山就不一样大。

一眼看上去,就知道李家寨里能装几万人,可见董明远的女儿说的,李家是有几万人的家族,真不是在吹牛。

而且李家寨的外面不远处,还有一个小城镇,差不多也有桃枝镇或屈木镇大小的规模,纵然赶不上听风镇,却是比虎头镇大一些。

陈太忠驾驶着灵舟,在寨门一里远的地方停下,照旧是郭家沟门口的那番做派,不过下了禁制的五个郭家人,被他赶到雨地里淋雨。

陈某人不愿意受气,是骨子里注定的,虽然是一场误会,但是郭家人既然不开眼,惹到了他头上,他也不介意拿这几人做道具,威慑一下李家。

王艳艳去寨子口通知,不多时,李家第三支的李墨白携夫人李董氏一起出庄,七八个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大伞前不远处。

见到两人来了,陈太忠连站起的心情都欠奉,只是坐在那里淡淡地发话,“许久不见贤伉俪,此番我的来意,想必你二位已经知晓了。”

上一次在晨风堡,他几乎是狼狈地逃走,虽然最后没有引发出大的事端来,他也杀了晨风堡两个人,但是这终究是一场不太令人愉快的回忆。

而引发那场事端的,正是董明远的姐姐李董氏。

所以他眼下,自然不会给对方什么好脸色。

他这样的态度,看到不远处郭家的五个人眼中,那真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。

郭家的老祖是天仙不假,但只是玉屏门执法堂的执事,而董明远虽然也是天仙,却是玉屏门的护法,九级巅峰的天仙,和一级的天仙……能比吗?

然而眼前这九级游仙的年轻人,竟然如此对待董明远的姐姐?

“这个……”李墨白讪笑一声,冲陈太忠拱一拱手,略带一点无奈地发话,“贵客既然上门了,可否入庄闲谈?”

“免了,我跟你没这份交情,”陈太忠一摆手,干脆地拒绝了,而且一点情面都不留,“你把差我的东西给我,我转头就走人。”

“陈凤凰,”李董氏有点不高兴了,她出声发话,“上次的事情,你也没有损失,我李家欠的东西,我们认,你也别这么咄咄逼人好不好?”

她想强调的,其实是“陈凤凰”三字,李家在坪陵的势力,不是白给的,陈太忠丢下狠话走人之后,李府跟李家寨一联系,很快就知道此人因何而来。

紧接着,他们从跟踪陈太忠的人的口中,打听出了此人近日的做为,然后又调出了这几天入城的名单,因为王艳艳的身份玉牌曝光了,陈凤凰的身份,自然也就被人查出来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