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四十章 盛气凌人

鉴宝阁的门外,起码围了四五十号人,不过陈太忠第一眼,看到的就是惠仙子。

那女人站在人群的外围,身后还是她那个侍女,那个死去的小厮已然不知被挪到了哪里,她正在跟身边的三男一女低声说着什么。

那三男一女也是一表人才,男的英俊朗逸,女的娇媚异常。

陈太忠略略怔了一下,然后就抬脚迈步,然而他才一抬脚,前面就堵上了四五个人,其中还有两人穿着守卫的制服。

一个游仙八级的守卫率先开口,他皮笑肉不笑地发话,“怎么,杀了人就想走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根本懒得理会,倒是王艳艳在后面冷哼一声,“你算什么玩意儿,也敢拦住我家大人?”

“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,来了坪陵,就要守坪陵的规矩,”这位脸一沉,“你俩杀人了,跟我走一趟吧。”

王艳艳火了,冷冷发话,“咱俩打个赌,信不信我杀了你,一点事儿没有?敢不敢赌?”

这话就太硬了,须知这是坪陵城,是在城镇里,这种地方杀人,都是大事,就别说杀守卫了,她敢这么说话,背景显然是大得惊人。

八级游仙闻言,目光登时就是一滞。

可王艳艳却不肯放过他,见他不回答,她又是一声冷哼,“我就特别奇怪,无非是杀一奴仆而已,何曾轮得到你守卫出面了?”

这便是风黄界的规矩了,奴仆的生死,是掌握在主人手里,官府一般都不能过问,就像家族族长,可以决定家族子弟的生死一样。

所以杀一奴仆,其主人不出面的话,守卫根本就没理由出面,当然,若是其主人觉得奈何不了凶手,可以求助于官府。

但就算求助于官府,基本上也不会有杀人偿命一说——奴仆根本就不算完整意义的人,在地球上,大概就是大型宠物犬那样的地位。

狗被人打死,狗主人可以狮子大开口索赔,也可以暴打一顿对方出气,甚至可以暴打加索赔,但是没有一命顶一命的道理。

除非弄死这只狗的,也是一只狗。

八级游仙被她顶得说不出话来,于是向后退两步——他所倚仗的,不过是这一层身份,对方不吃这一套,他暂时没有接话的兴趣。

敢在城里公开说杀守卫的主儿,不是背景惊人就是白痴,对方像是白痴吗?他不这么认为。

他退缩了,旁边又有一个青年男子发问,“那此人犯了什么错?你们要杀之泄愤?”

王艳艳才待开口回答,陈太忠却抢先开口发问,“死的那个,是你的奴仆?”

年轻男子犹豫一下,终于还是摇摇头,“不是。”

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,“滚!”

“你杀死的,是我的奴仆,”不远处有人发话了,说话的是个剑眉朗目的年轻男子,皮肤白皙面沉似水,“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?”

“冒犯上位者,当诛!”王艳艳冷冷地回答。

“凭你们两个,也算上位者?”白皙男子毫不客气地反驳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哦,”王艳艳大喇喇地点点头,很不以为意地发话,“你说。”

这位的嘴巴动一动,话到嘴边又不想说了——我是不是在为自己家里招灾呢?

于是他话锋一转,不答反问,“你两位又是什么来路?”

“是杀了你都没事的来路,”王艳艳不屑地哼一声,手一扬,冲着那退了两步的守卫扔去一物,“睁开你的眼睛,好好看一看。”

那守卫见她扬手,先是吓得又退了一步,待看到是身份玉牌,才一伸手,将身份玉牌捞在了手里。

他先粗略地扫一眼,又拿出个玉鉴来鉴别,然后他的嘴角越来越上翘,最后竟然哈地一声笑出了声,“哈,我还以为多厉害呢,原来不过是个散修。”

“瞎了你的眼,”王艳艳不屑地一笑,“看看我功勋有多少。”

八级游仙这才想起来,还有功勋一说,然后顺着看去,登时就是一愣,上翘的嘴角,被一脸的骇然所代替,“你……你竟然有这么多功勋?”

功勋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,王艳艳的出身是散修,没有所属宗派也没有职位,那此刻,她七百多的功勋,就颇值得人玩味了。

功勋从来不是那么好挣的,有地位的人没多少功勋,这种情况很常见,有很多功勋却没地位的,数遍风黄界也没几个人。

功勋不会有假,这也就是说,这女人的其他信息,可能有假。

“凭我这么多功勋,杀你一个小小的守卫,会有人帮你出头吗?”王艳艳笑着发问。

这位登时不敢再多说,伸出双手,毕恭毕敬地将身份玉牌递还,二话不说转身离去。

功勋为什么可贵?那不仅仅是升官的倚仗,也是减罪的利器,不小心杀几个人,可以用功勋来冲抵,有七百多功勋,足以杀四五个游仙守卫而逍遥法外。

功勋并不好挣,王艳艳在湄水城杀了一个二级灵仙的盗贼,也不过才挣了五个功勋,七百多功勋的话,她起码要杀一百多个初阶灵仙。

当然,做为外地人,在坪陵城里杀守卫,地方上一定要追究的话,也可以判她一命抵一命,不过人家若是逃脱了,不会落到被通缉的地步,身份玉牌依旧有效。

了不得就是坪陵单独通缉,人家再不来坪陵也就是了。

若是坪陵人现在强势,能逼着她服软,这是所谓的强龙不压地头蛇,可人家若是有信心走得脱,那就是“不是猛龙不过江”。

这种局面下,一个小小的八级游仙守卫,哪里敢掺乎进来?很可能死都白死。

王艳艳收起身份玉牌,冷冷地四下扫一眼,她戴着面纱,旁人看不出表情,但是眼中的轻蔑,是个人就能看得到,“还有谁想送死?”

“女人你太狂了吧?”白肤青年看不下眼了,“我家仆人死了也就死了,你这么张狂,是不把坪陵的修者看在眼里吗?”

“就是,”旁边又是个高胖的青年大声嚷嚷,“你想撒野,也要看一看地方,这里是坪陵,凭你们两个,也敢得罪惠仙子?”

“教训这两个外地人,”又有人躲在人群里,大声地火上浇油。

在群情激奋中,一个瘦瘦的少年走了出来,双目直视着陈太忠,手按腰间的利剑,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狂徒,向惠仙子道歉,否则……死!”

“哗,连燕家十三郎都出头了,”有人惊呼,“惠仙子的人气,还真是高啊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那干瘦少年一眼,眉头微微地皱一皱,一级灵仙,居然被人称作“郎”,想必是很年轻的。

真是个冲动的年纪啊,他淡淡地发话,“蝼蚁,你是要找死吗?”

“没有人能侮辱惠仙子,而不受惩罚,”少年很认真地回答,脸上微微泛起一丝红晕,情不自禁地悄悄瞥惠仙子一眼。

惠仙子还他一个淡淡的微笑。

少年的热血,登时就涌遍了全身,他大声地发话,“道歉!或者……死!”

“聒噪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想也不想直接一个神识击过去,将此人放翻在地,然后抬腿向人群外走去。

前面还有人想拦着,王艳艳掣出长枪,噼里啪啦地将人打开,硬生生地自家主人打出一条路来。

这一下更是惹了众怒,大家正待追赶,猛地有人发现了一桩奇事,“看那男人的脚!”

陈太忠一步一步地走着,但是细心的人可以看到,他的脚并没有落地,而是离着地面还有一拳左右的距离。

城市里识货的修者太多了,登时有人倒吸一口凉气,“咝……是天仙?”

惠仙子本来是一脸的淡然,正要迈步去看昏迷的燕家十三郎,猛地听到这话,忍不住侧头看一眼,俏脸上登时泛起了一丝骇然,“天仙?”

下一刻,她匆忙转身,冲着三男一女低声发话,“古师兄、方师兄……你们看?”

古师兄是个一身劲装的年轻人,一张脸什么时候都是冷冰冰的,等闲不苟言笑,他淡淡地发话,“我派中也有天仙,不怕!”

陈太忠主仆二人甩开众人,就回到了租住的小院,开始张罗晚饭。

至于说外面有没有人盯梢,他们根本不在乎,反正没人敢进来,谁敢进来就是擅闯民居,直接弄死都可以。

第二天,又是蒙蒙的小雨,早饭过后,陈太忠主仆出门,一边走,一边打听吸血藤李家的位置。

李家在坪陵虽然今不如昔了,依旧是顶尖的家族,随便一问,就有人指出了方位。

两人身后,远远地缀着几个闲汉,很快地,他们也知道了,这两人是找李家的。

听到这样的消息,有人脸色微微一变,拔脚传信去了,其他人还是不紧不慢,远远地跟着。

细雨绵绵,一个身着浅青色长衫的公子,很闲适地漫步着,他的身后,是一个蒙面的侍女,一手挎着花篮,一手为他撑着一把雨伞。

来到一扇大门前,侍女冲着门卫微微一颔首,“是吸血藤李府吗?”

门卫眉头微微一皱,“正是李府,你二人所来何事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