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三十九章 鉴宝

买点什么?陈太忠现在,还真没兴趣买什么。

两门功法是挺冷门,但他也不是非要不可,至于紫乌金,他手里就有好大的一块。

所以他看那青衣女子一眼,转身走向瘦高汉子,“你这里……鉴宝是怎么鉴?”

“看章程,”汉子眼皮都不带抬一下,一抬手,懒洋洋地一指屋角的一张告示。

陈太忠看了看章程,微微颔首,这鉴宝阁还真有点名堂。

这里的鉴宝规矩很简单,鉴宝阁为客人解说宝物的来历和价值,而这个价值,是鉴宝阁收购该宝物开出的价格。

客人若是不想卖?可以,但是要出价格的十分之一,做为鉴定费。

这对买卖双方都有一种制约,客人要是觉得对方恶意压价收购,那么他付出十分之一的鉴定费即可。

对于鉴宝阁来说,他也不可能把价格压得太低,否则人家一旦不卖,鉴定费就收得少了。

当然,表面上看是这样,具体是否真的是这样,那就说不清楚了,起码来鉴宝的客人一看这章程,就会觉得挺有道理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章程我知道了,找谁鉴宝?”

“楼上,”瘦高汉子一指旁边的楼梯,懒洋洋地吐出两个字来,很是一副惜字如金的样子。

“小子,你手里的宝物不值十个上灵的话,还是少上去丢人现眼了,”那青衣小厮捂着被打的脸,狞笑着冲他发话。

陈太忠不喜欢多事,不代表他好欺负,这是第二次了,他冷冷地看那艳丽女修一眼,“把你家的杂碎管好了,听见没有?”

那惠仙子因为小厮被打,心情本来就不是很好,又听他这么说,禁不住有点恼了,说不得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我的事,还轮不到阁下指手画脚。”

“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啊?”那青衣小厮继续狞笑着发话,“跟你说,今天的事儿没完,有种你就一直躲在鉴宝阁里。”

陈太忠理都不待理他,只是看着那惠仙子,笑眯眯地问一句,“这么说……你是不管了?”

“哼,”惠仙子冷哼一声,目光转向柜台,根本是懒得回答了。

那青衣小厮见她生气,却是越发地得意了,“敢招惹惠仙子,小子你……”

“聒噪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一个神识重重击了过去,这次却是没有留手。

他有自己的傲气,不怎么以大欺小,但是真有人不开眼,他也一点不介意以大欺小。

“啊”地一声尖叫,那小厮登时摔倒在地,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出,腿一蹬,没了气息。

“你……”惠仙子身边的侍女也尖叫一声,眼睛都有点直了。

惠仙子扭头一看,也愣住了,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。

“你敢在鉴宝阁动手?”那瘦长汉子恼了,刷地站起身来,他坐着的时候还不要紧,一站起来,陈太忠的身高,竟然只跟他的胸口平齐。

陈太忠抬头看他一眼,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我说……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动手了?”

瘦高汉子登时语塞,他感受得明明白白,对方是用强大的神识,杀死了青衣小厮,要说动手是没动,但是……这也确实是广义上的动手。

既然有点小语病,他就要强词夺理,少不得冷笑一声,将强大的气势放了出来,“你是有意找我鉴宝阁的麻烦了?”

“哈,”陈太忠笑一声,然后慢吞吞地问一句,“你是有意……给鉴宝阁招麻烦了?”

瘦高长汉的气势一放出,就连惠仙子都忍不住退了两步,中阶灵仙有意释放出的威压,不是她能扛得住的——力扛的话未尝不可,但是容易伤到自己,也有不敬对方的嫌疑。

但是陈太忠就站在那里,一点不在乎对方的威压,别说是他,就连他身边的王艳艳,因为站在他侧后方,也扛住了对方的威压。

而他放出来的话,更是狠辣——竟然敢对鉴宝阁发出威胁。

惠仙子闻言,禁不住和自己的侍女交换个眼神,都看得到对方眼中浓浓的骇然。

那瘦长汉子也愣了一愣,然后才哼一声,“嘿,很久没有看到这么有个性的人了。”

他的话里虽然还是有点不含糊,但是他的动作恰恰相反,只见他身子一挪,又坐回了躺椅上,继续眯着眼睛,在那里半死不活的样子。

鉴宝阁也是一个相当不小的势力,虽然远不如天下商盟这种巨无霸的商家,但那只是分店比较少,若论身后的老板,一点不比天下商盟差。

不过既然是商人,就要在商言商,维护店子的正常秩序是一定的,但是错非不得已,他们也犯不着跟顾客顶牛。

而陈太忠表现出的实力,是这个鉴宝阁很可能拿不下的,他杀人也确实没有动手,那瘦高汉子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其实那个小厮,真的就是上杆子找死!瘦高汉子都这么认为……你闲得没事,居然在我鉴宝阁里找别人的碴,看看,撞正大板了不是?

死了活该!

陈太忠见他不炸刺了,也懒得再理会,一转身拾阶而上,而王艳艳紧随其后,一边走,她还一边警惕地回头,防止旁人暗算。

二楼有一个枯瘦老头,坐在那里喝茶,应该是听到楼下的动静了,不过他就跟没听到一样,见到两人上来,只是懒洋洋地问一句,“鉴定什么?”

陈太忠先拿出得自郑勇昌的长衫。

那老头拿过来长衫,先摩挲一下,紧接着眼中有异样的光芒一闪,然后闭目沉吟了片刻,方始缓缓发话,“毳雀羽和雷蛇筋所织,杂以吞金兽毛,高阶巅峰灵衫,防御力可媲美初阶宝器,防金、雷术法尤佳,本阁二百三十上灵收。”

陈太忠也不着急决定卖不卖,而是好奇地看他一眼,“灵目术?”

“鉴宝眼,只是灵目术的分支,”枯瘦老者淡淡地回答,“这个问题,值十个上灵,本阁二百二十上灵,收此灵衫。”

怪不得那瘦长汉子感受到我的灵目术,表情那么怪异!陈太忠心里有点明白了,然后一拍储物袋,取出三十三上灵来,交给对方,也不多说。

老者也没什么反应,直接就收下了,“还有吗?”

“这个鉴宝眼怎么卖?”陈太忠觉得,买这个鉴宝眼的功法,其实不错。

“加入本阁之后,凭贡献和业绩可获得,”枯瘦老者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这个问题,就不跟你收费了。”

“这么说,从你们这儿,可以用灵石获得很多情报?”陈太忠再次发问。

他想起了修仙小说上写的情报阁什么的,他又不缺灵石,缺的是情报来源。

“错,本阁只负责鉴宝,以及一些跟鉴宝有关的内容,”枯瘦老者慢吞吞地回答。

“可否委托贵阁,代为收购一些罕见物资?”此刻的陈太忠,真有点好奇宝宝的样子。

枯瘦老者很无奈地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才回答,“能提代购条件的,须得满二五八线,宗门二代弟子,五万本阁信用度,八级灵仙以上。”

宗门二代弟子和八级灵仙,陈太忠暂时是不想了,不过他还是想问一问,“五万信用度,这怎么算?”

“不论买卖,一个上灵一度,”枯瘦老者本来都有点不想回答了,然而,考虑此人或者是潜在的大客户,他还是耐心地回答,“现在你已经有三十三信用度了。”

那岂不是要三四百极品灵石的交易?陈太忠吧嗒一下嘴巴,也懒得再问了,于是又取出得自郑勇昌的长裤。

长裤乃七级灵兽山魈皮所制,算是中阶灵服,对土系术法有极好的抵挡效果,并且能对木系术法有加成,老者开价一百二十上灵,并且指出,这是因为有攻有防,而且防土系术法的衣服很少,否则一般的中阶灵服,卖不到这样的价钱。

陈太忠又出了十二上灵,他绝对不喜欢穿别人的裤子,但是……这不是少见吗?

哥们儿自己不穿,拿出去送人也很拔份儿的吧?

接下来也不用再细说,陈太忠鉴定完毕之后,真的是为郑家的大手笔咋舌,合着郑勇昌身上的各种灵器,价值就超过了十个极灵,而且仅仅是鉴宝阁的收购价。

这还是没算上王艳艳穿的那双鞋!

其中最贵的,竟然是那根木簪,竟然是千年蕴神木所制,这蕴神木不但可防神识攻击,而且可以寄托神魂——对于玄仙来说,蕴神木都是极好的东西。

这根木簪有点小,无法寄托神魂,除非是玉仙或者天仙有法门,练成了神魂离体,或者可能用得上。

但是用来抵抗神识攻击,或者修炼时平静情绪,效果是极好的,灵仙晋阶天仙时,会遇到无明障,有蕴神木护身,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。

枯瘦老者开价六百五十上灵,见不果之后,竟然又加了五十上灵,不过最后,他还是只收到了六十五块上灵的鉴定费。

鉴宝阁还有一点好的,就是免费给对方出鉴定书,不过陈太忠见到鉴定玉简上打下的“鉴宝阁”三个字的LOGO,总觉得这出鉴定书,也应该免费——这不是广告吗?

总之,陈太忠虽然花了一百多的上灵,但是对这几个鉴定结果非常地满意——事实上,他能知道自己须弥戒里有块紫乌金,就算没白来了。

下楼之后,他将那两套功法买到手,才一出门,就是一怔:我擦,这么多人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