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三十七章 蝼蚁,想活吗?

眼见飞剑炸裂,在场的灰衣人脸色齐齐就是一变,大家都知道,这飞剑是那初阶灵仙的本命飞剑,起码也可以媲美初阶灵兵。

但是既然……经不住对方轻轻一捏。

“兄台……大人!”那中阶灵仙急了,一边跑一边高叫着,“这是个误会……我们是青莲剑派的弟子。”

陈太忠根本不理他,轻飘飘两步,就到了那灵仙的面前,笑眯眯地发话,“蝼蚁……想活命吗?”

那灵仙本命飞剑被毁,正在狂喷鲜血,闻听此言,想也不想地回答,“噗……有种……噗,你就杀了我!”

“如你所愿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一手撑伞,一手掣出一杆大枪,轻描淡写一挥,直接将此人斩做两段。

“你敢!”中阶灵仙来不及阻挡,只能怒喝一声,“你是要跟我青莲剑派为敌?”

陈太忠依旧不理他,侧头看一眼另一个初阶灵仙,继续笑眯眯地发问,“蝼蚁……想活命吗?”

“你……你去死吧!”这位犹豫一下,还是一狠心,祭出飞剑斩了过来。

他觉得,自己只要能挡住对方一招,外事堂的副堂主就能赶过来,这个时候若是掉了链子,以后回到派里,真的是没法做人了。

“蠢货!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根本不理会那飞剑,又是一枪挑去,直接挑飞此人的人头。

与此同时,那飞剑也斩到了他的身上,不过他身穿中品灵衫,自是不在乎。

此刻,那中阶灵仙才跑过来,眼见他连杀两人,睚眦欲裂地发问,“阁下,我已经说是误会了……你当真不把我青莲剑派放在眼里?”

“蝼蚁……想活命吗?”陈太忠笑眯眯的,第三次问出了这句话。

蝼蚁?中阶灵仙先是一愣,旋即就反应过来,对方起码得是高阶灵仙,才敢如此大言不惭。

此刻他心里有再多的不忿和怨恨,也只能强行压着,咬牙切齿地回答,“如能不死,谁愿意死?”

“我偏不让你活,”陈太忠哈地大笑一声,又是抬手一枪。

这中阶灵仙,比初阶的要难斗一点,但也不过仅仅架住他第一枪,第二枪,他就将此人拦腰斩做两段。

这番变动,吓得旁边围斗的人早就住手了,眼见四级灵仙都不是对方一枪之敌,众人齐齐地倒吸一口凉气……我艹,这是惹上什么人了?

而这中阶灵仙一时却还没死,他疼得一边在地上打滚,一边咬牙切齿地发问,“为什么?”

“你问我为什么?”陈太忠哈地一声大笑,“这倒奇怪了,是你们要先杀我,居然问我为什么……难道我要束手被你们杀?”

“可我明明说了,我不想死,”中阶灵仙的声音,开始变低。

“你看,你也知道你是蝼蚁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着,“蝼蚁想不想死,我需要在意吗?”

“噗,”中阶灵仙喷出一口鲜血,大睁着双眼,含恨而亡。

“跑啊,”不知道是谁发出一声喊,灰衣的众人闻言,撒腿就跑,尤其是那个最先出手的初阶灵仙,跑得最快。

“若要你们跑掉,我也不用混了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接连十几个神识发出,灰衣人都化作了滚地葫芦。

他在洄水之畔停留的时候,早就将神识恢复了,还略略有一点长进,所以并不吝惜神识攻敌。

当然,他把这些人打躺下,就足够了,剩下补刀的事情,就交给刀疤了。

王艳艳也不待他多说,手持大枪,一枪一个的速度解决着,顺便还将那些人的储物袋收起,她对财富的执着,令人叹服。

有一个九级游仙神识较强,在即将被杀的时候,神智还极为清醒,他出声辩解,“我并没有动手啊。”

“敢对我家主人动手,没有阻止的,也该死!”刀疤一边回答,一边毫不留情地就是一枪。

她也是个妙人,把那个最先惹事的灵仙,排到了最后,还笑眯眯地问一句,“蝼蚁……想活命吗?”

这厮也知道逃不脱了,于是一闭眼,冷笑着发话,“你们就等着承受青莲剑派的怒火吧。”

“你若是肯交待,为什么要为难这个村子,想要活命,倒也不难,”王艳艳笑嘻嘻地许愿,“你最好明白,我是认真的。”

那灵仙睁开眼睛,看了她好一阵,才冷哼一声,“青莲剑派没有怕死的孬种。”

“那是,”王艳艳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青莲剑派只有会欺负弱小的人渣!”

说完,她也不待对方回答,手起枪落,斩下了他的四肢,又一枪戳破了他的气海,最后才一枪挑破对方喉咙,“主人,我这样处置,合适吗?”

“随便你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然后一摊双手,“左右不过是一群蝼蚁。”

然后他又吩咐一句,“在场的都是些可怜人,储物袋里的东西你收了,储物袋就送给他们吧。”

一个储物袋,起码也要四五百的灵石,对于这个村子的人来说,不无小补。

事实上,他主仆俩最不缺的,就是储物袋了,因为这东西不能大量往外卖,他俩有意毁掉的都数不胜数,哪里会把这种小钱看在眼里?

说完之后,他又看一眼在场的村民,“有谁知道,这帮人到底要干什么吗?”

在场的村民这才从杀戮中反应过来,不少人直接跪下磕头,其他人也跟着效仿。

童晓川也跪下磕了九个头,然后他直起身子,冲蒙面女修使个眼色,怎奈那女修没看到,说不得他又冲那公子使个眼色。

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微微颔首,表示自己收到,然后轻咳一声,吩咐自己的女仆,“收点荒兽肉,咱们今天晚上,就在山上扎营好了。”

“还是进村子吧,”有村民热情地相邀,“这大雨天的。”

“你们还是尽快准备搬离吧,”刀疤沉声发话,她的言语挺让大家扫兴,“我和主人护得了你们一时,护不了你们一世。”

事实上,他俩赶过来的时候,就接近傍晚了,待两人在山上扎营之后,天色已然微黑,细细的小雨还在绵绵密密地下着。

等天色大黑的时候,刀疤已经做好了饭,就在此刻,山下鬼鬼祟祟地摸上来一个瘦小的黑影。

王艳艳的现在的神识,也算不弱,她老远就发现了此人,禁不住眉头一皱,“嗯?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是个小家伙,好像知道点什么。”

上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童晓川,他一路躲藏着来到山上,甫一见到这二人,登时就跪下,连磕了几个头,“两位大人,求你们救我们大砂村一救。”

“我们只是路过,”王艳艳根本不等他说什么,就先冷冷地回答,打断他一些不切合实际的念头,“今天白天,我们也出手了。”

“先听听他说什么,”陈太忠倒是不着急,笑眯眯地发话。

童晓川听得明白,于是他一咬牙,直奔主题,“我们被撵走……是因为村子附近发现了白晶矿,这些人想采矿。”

“白晶矿?”陈太忠和王艳艳听得一声惊呼。

白晶是一种质地坚硬、能极好地传递灵气的材料,在风黄界用处众多,除了可以炼器之外,也是各种大阵的主材之一,白晶磨成粉,也可以辅助炼药——甚至它本身就可以入药。

更奢华一点的话,就是用这个东西造房子,陈太忠盖他的院子,就用了不少白晶。

这个东西不算特别罕见的资源,但是它的需求量大,产量又很一般,所以比一般的矿藏,还要贵重一些。

而且,白晶矿经常会出现伴生矿,比如说玉晶矿,就多存在于白晶矿中。

玉晶就更了不得了,可以制造各种法器、灵器,而那些记载功法的玉简,多数也是玉晶制成,是极其高档的一种材质。

“这个消息,是我叔叔告诉我的,”童晓川四下看一看,压低了声音,“他说很可能还有属性玉晶,不过他不让我说出去……我们只想要个合理的搬迁价格。”

“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合理的价格?”王艳艳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能给你们每人五十灵石不错了,你们又得了那么多储物袋,还是赶紧趁夜搬走吧。”

“可是,这原本是我们的土地,”童晓川再次跪下磕头,眼中满是泪水,“两位大人,还是请您二位帮忙做主,大砂村的父老乡亲恳求您们了。”

王艳艳犹豫一下,还是摇摇头,“我们不方便说话。”

“方便,怎么不方便?”童晓川急了,他终究是个小孩子,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脑全说了。

原来这白晶矿的消息,并不是人所周知,有那消息灵通的主儿,决定先下手为强,占据了这里,那么等到消息传开,就算别的势力要求分润,他们也占了先机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那帮灰衣人看到王艳艳拿出留影石,才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下杀手——多一个人知道,就少一分利润。

童晓川认为,这事儿不怕敞开了说,“他们也怕消息传出去,而且,我们村子里的人,都有地契和房契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