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三十二章 煎熬

侍从?陈太忠沉吟一下。

此人是九级游仙,在眼下的青石城地面,也算拿得出手的人物了。

但是对陈太忠来说,这还真不够看,现在他的女仆王艳艳,都已经是灵仙了。

当然,修为低微只是一方面,关键是,陈某人就不喜欢身边有太多的人,至于说此人有可能是钉子,倒是不在他的顾忌范围之内——我就没打算接收,还顾忌什么?

不过他此次前来,是了结因果的,倒也不想恶语伤人,所以只是淡淡地吐出三个字,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散修活得……实在太憋屈了啊,”高瘦汉子叹口气,然后苦笑一声,“以前总以为自己是九级游仙,已经很不错了,但是在真正的高手面前,只能任打任杀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久才出声发问,“就为这一点,你宁可放弃自由?”

对散修而言,最可贵也最值得炫耀的,就是自由,无拘无束地生活。

“你不是束缚别人自由的人,”瘦高汉子很肯定地回答,“我想跟着你,和你一样快意恩仇……你真的是一个值得追随的人。”

“快意恩仇,嘿……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多少带着一点不以为然,“只要你愿意做,你就可以做到快意恩仇,这仅仅是个态度问题,跟修为无关,跟你追随谁也无关。”

这是他的大实话,想陈某人自打飞升以来,一路跌跌撞撞地前行,有多少次险些丧命,但是他宁可冒险,也不会用自己的身家性命,赌对方愿意高抬贵手的可能。

瘦高汉子闻言,也不再说话。

又走一段路,他才低声发问,“若是我肯认你为主呢?”

“嘿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不入天仙,终是蝼蚁。”

这话似乎是答非所问,事实上,已经是拒绝了——你连灵仙都不是,还说什么天仙?

而瘦高汉子直接会错意了,他以为陈太忠是说:我目前不是天仙,最想做的是提高修为,其他事儿不考虑。

于是他再度地陷入了沉默……

虽然是黑夜,又下着雨,不过这五百多号人都是修者,埋头赶路的时候,速度还是很惊人的,两个来小时,就走出了一百多里地。

来到一个山谷之后,陈太忠招呼大家歇息。

这山谷一边是小山,一边是悬崖,而这悬崖根下,还有一大块凹陷进去的地方,足有两三千平米,这里可以避雨,甚至可以生火做饭。

如果不是站在特殊的角度上,很难发现这块地方。

陈太忠知道有这么一处地方,还要拜托他早期在青石城的逃命生涯。

“就在这里过夜吧,”陈太忠做出了决定,又摸出一个储物袋来,装了些食水和各种药丸——他身上带的药丸不算太多,但是白天抢了几个储物袋,里面却是不缺这些。

他随手点几个人,“你、你、还有你,把储物袋里的食物和丸药,按需求分配给大家,若是不公平的话……你们懂的。”

“恩公你分吧,”一个被点到名的中年女修发话,她的样貌一般,不过也是九级游仙。

“我还有别的事,”陈太忠将储物袋往她手里一塞,一转身,就消失在茫茫的雨夜里。

他点的几个人,都是修为较高的,而这几人也足够懂事,首先是禁止所有人生火,然后挨个儿地了解情况,将食水和丸药发下去。

要说绝对的公平,这是不可能的,但是大致还是相对公平,而这五百余人也知道,若是喧闹的话,会惹来天仙,又感于性命被陈太忠所救,能得到点意外的馈赠,只有感激的份儿。

差不多两个小时之后,众人就都吃饱了,有一些受伤的,也得到了丸药救治,一时间整个悬崖底下静悄悄的,居然没有人说话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才有人低声发话,“也不知道散修之怒……现在在做什么?”

“肯定是养精蓄锐了,”又有人低声回答,“没准等天亮了,他要跟天仙一战。”

“不会吧?”有人愕然出声,陈太忠在青石城的散修中,形象和地位都非常高,但是也没谁会相信,他有能力跟天仙一战。

此刻,一个女声弱弱地发话,“但是,他不会丢下咱们不管的。”

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拔刀,她的修为太低,陈太忠并没有安排她参与分发食水——否则别人看到眼里,对她来说并不是好事。

这一夜,众人是在忐忑中度过的,固然有少许神经粗大的人呼呼大睡,但是更多的人,是彻夜无眠。

直到天色蒙蒙亮的时候,陈太忠才回转来,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。

他点一点在场的人头,一共五百一十八人,于是数出五千一百八十块中灵,交给了几个临时主事的人,“你们的储物袋都没有了,虽然……其实我不认识你们中的任何人,但是总归是我的原因,我送你们每人十块中灵,想走的就可以走了。”

五千余块中灵,折合成上灵也,四十多块,但是他说送人就送人了,手笔大得吓人。

至于说昨夜没跟他走的二百余人,不送也就不送了,陈某人做事就是这么随性——不肯跟我走的人,那也是你们自己的选择。

可是他这么说,现场反倒是没什么反应,他正说自己的大手笔吓住了这些人,不成想瘦高汉子发问,“我们走了,您打算怎么办?”

“我在这里等天仙找过来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他一晚上没睡,就是在那边的山头布置各种阵法,阵法虽然粗糙,但是他相信,杀不掉那个三级天仙,起码也让丫蜕层皮。

最最糟糕的结果,也是阻住天仙,他有充足的时间撤离。

“那我们倒不能走了,”瘦高汉子淡淡地回答,“以防有人走漏消息。”

“就是,”旁边不少人纷纷附和。

就算有人巴不得马上离开,此情此景,也不敢多说——万一被人认作奸细,都不用陈太忠出手,旁边的人就会一拥而上。

你们这是都有病吧?陈太忠有些无语,我这是想掩护你们撤退啊。

不过,大家肯为他着想,他也有点高兴,于是就问,“你们不怕遭了池鱼之祸?”

“天仙的目标是您啊,”瘦高汉子笑着回答,“您在这里,他哪里顾得上跟我们计较?”

“懂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我要赢了,你们没事,我要输了……你们也没事,对吧?”

这话就问得有点诛心了,不过却是实情,郑家捉这些人,可不就是想获得陈太忠的消息吗?他若是输了,人家估计都没兴趣跟这些人计较。

瘦高汉子的嘴角抽动一下,心说这散修之怒说话,还真是直截了当,于是他换一种说法,“那您跟他打斗的时候,我们离开,这总可以吧?”

陈太忠想一想之后点点头,“也好。”

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,他跟天仙一旦接触上,这五百多人就放羊了,可以随便跑。

哪怕是最糟糕的结果,他也能阻住天仙一段时间,而天仙脱困之后,肯定是最先追他,其他人也就安全了。

此刻郑家的天仙,却是刚刚抵达驻地,原因很简单——他迷路了。

郑家原本就不是东莽的家族,而他传送到晨风堡的时候,天色已黑,连城门都下了,他是天仙,偷偷翻越这样的城墙不算多大事,但是想带个向导出去,那就难了。

所以他只能单身前往,然而,这里已经是东莽边缘,晨风堡、青石城之类的地方,是极为荒凉的,飞七八十里也遇不到一个村子,是极为正常的。

走过无数次回头路之后,他终于在天色放亮的时候,抵达了虎头镇。

看着死气沉沉、一片狼藉的驻地,他愣了好一阵,才大喊一声,“郑家子弟,没死绝的话,给我出来一个!”

这一声,是他用了灵气喊出来的,方圆二十来里地都听得清清楚楚,余音滚滚延绵不绝。

良久之后,远处飞来一支飞梭,飞梭上正是昨天看守营地的二级灵仙,陈太忠甫一攻破大阵,他就脚下抹油溜掉了。

见到自家的天仙,他登时嚎啕大哭了起来,“死了,他们都死了……六爷爷,您一定要帮我们报仇啊。”

“都死了?”这三级天仙眉头一皱,不怒而威地发话,“哭什么哭?把事情经过说一遍……勇昌不是有宝符在身,怎么也会有事?”

“勇昌是被人从驻地里抓走的,”二级灵仙抽抽搭搭地回答。

事实上,对于昨天的战况,他并不是特别清楚。

此人名唤郑勇庠,从小胆子就小,在郑家这一拨人里,并不怎么遭人待见,大家出去战斗的时候,就是留着他守大本营。

昨天白天,大家都追出去了,他一个人守着驻地,也是不断地从通讯鹤得知消息,就连青石城的传送阵故障,也是他通知前方的。

但是他想了解细节,前方这帮人却不告诉他,只是说郑海如何如何,郑海又如何如何……呃,郑海被杀了……

大家不跟他细说的原因,也很简单,郑勇庠的胆子虽然小,但是嘴巴特别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