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三十一章 打救

青石城距离麻陵城超过两千里,就算驾驶着灵舟飞,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到的。

而且这么远的距离,通讯鹤也无法正常使用,所以郑家对于跟自家天仙沟通,采用了最笨的办法,速度却是不慢——人力传送。

也就是说,在青石城里留了一个联系处,有任何的消息,联系处直接将人传送到麻陵,那人再联系天仙。

今天中午的时候,消息传到了麻陵,郑家天仙也没想到,那支灵仙队伍居然摆不平对手,他出去应酬去了,所以接到消息的时候,稍微晚了一点。

当然,等他听说,不但一个疑似陈太忠的家伙露面,还劫走郑勇昌,根本就坐不住了,直接来到传送阵,传送去了积州。

不过积州郡治离青石,距离也不短,依旧得传送,然而接通青石的传送之后,状态显示,是青石的传送“正在使用”中。

传送本来就是危险性较高的,他见状只能等,结果一等就等到天快黑了,最后他还是找到郡守府,了解一下青石的情况。

然后他就得知,原来青石的传送阵出了故障,目前正在维修——严格说是正在找人维修,连人还都没找到。

郑家这位想发火,都不知道该冲着谁发,青石城主南特回乡探亲中,下面人都主不了事儿,能代南城主做点小主的,又都是南城主的人,根本不听别人的。

“南特,你个混蛋!”郑家的天仙破口大骂。

他也知道,南特极为反感郑家人,这传送阵上午还能用,下午就不能用了,坏得如此凑巧,要说纯属偶然,里面没有一些说法,他自己首先就不信。

既然不能直接去青石,他只能取道晨风堡,传送至那里之后,然后再飞过去。

黑松林附近,郑家一干子弟得知了消息之后,也是一脸的愤懑,破口大骂南特——如此一来,他们必须要撑过这个黑夜了。

陈太忠并不知道,南特还安排人来了这么一手,他心里预期的时间,也是天黑,若是天黑之前还干不掉郑勇昌,他必须要转移了。

然而,就在他即将转移之际,郑勇昌身上的白芒,逐渐地衰弱了下来,衰减程度肉眼可见,他少不得连着发出七八式无欲,终于将人斩做数十块。

这手段真的极其残忍,一个被高阶天仙下了护符的高阶灵仙,居然被活生生地磨死了。

陈太忠却是松了一口气,终于没有人拖后腿了。

杀人之后,他顺手在周边放一个扰乱天机查探的术法。

事实上,他不放这个术法,郑家也会知道,人是陈太忠干掉的,但是天机术不单单是可以查杀人凶手是谁,也可能推断出一些关于他的动向。

这个可能性并不大,可陈太忠认为,江湖险恶,小心谨慎才是对自己的负责。

扰乱了天机之后,他慢吞吞地收起防御阵,又将那三个幻阵收起,然后身子一蹿,就冲向郑家几个灵仙聚集的地方。

那几位见势不妙,拔脚就跑——他们乘坐的灵舟,在六级灵仙的身上,而那人已经被陈太忠杀死,眼下他们跑路,只能靠两条腿了。

但是只靠两条腿,又怎么跑得过陈太忠?

借助着手里的夜视镜,陈太忠将三个灵仙一一斩杀,这才驾起灵舟,直奔虎头镇而去。

他要解救在驻地里关押着的散修。

这时候,那个三级的天仙随时能赶到,但是他并不畏惧,因为累赘已经被他亲手斩杀了,在这样的漆黑雨夜,没有拖累的话,哪怕对方是初阶天仙,他也有信心逃脱。

正经是那些散修,是因他而受到了牵连——哪怕有些人,只是因为怀璧的原因被抓,但是这番因果,是要算到他的头上。

陈某人自命讲究人,自然会了却这一段因果。

他在驻地门口降下灵舟,看到驻地已经撑起大阵,少不得冷笑着拔出灵刀。

只一刀,轰地一声大响,整个驻地的大阵就破了。

这大阵原本就只是初阶的灵阵,要说建造者罗成的阵法造诣,没准还在陈太忠之上,但是仅仅是初阶灵阵,真的是先天不足。

郑家在驻地里,还留有一个二级灵仙,眼看大阵破得干净利索,那二级灵仙再也没有郑家子弟的嚣张,直接翻墙跑了。

陈太忠来到练武场,径直闯了进去,这里还是有两个守卫把门,但是见到他杀气腾腾的样子,早早就退到一边蹲到了地上。

“屋子里的人听好了,我是陈太忠,”他站在院子里,洪亮的嗓门,隔着两里地都听得见,“现在来解救你们,门开之后,一个挨一个走出来,不许争抢,按屋子排好队列,不听话的人……杀!”

话音刚落,各个屋子里轰然地爆发出了欢呼声。

“陈太忠救我们来了。”

“我就知道,散修之怒绝对不是孬种,不会被家族狗吓到。”

陈太忠也不着急动手,等了一等,才又大声发问,“现在你们告诉我,能不能做到?”

“能!”“绝对能!”“没问题!”众人七嘴八舌地回答。

接下来,他挨个门砍开禁制,屋子里的人登时就向外涌来。

就算他提前打了招呼,这么多人,也难免有几个心急的,遇到这种情况,他神识微微一动,那些不规矩的人,就纷纷抱着脑袋蹲到了地上。

有他事先的警告,又有现成的典型在地上蹲着,四个练功房里出来的人,很快就主动地排成了四行。

陈太忠四下扫一眼,很干脆地发话,“有个天仙随时可能过来,时间紧张,我就不跟大家多说了……想留在驻地翻腾东西的,就留下,不想留下的马上跟我走,有自信自己能脱身的,也可以独自离开。”

话音刚落,一个瘦高男人出声发问,“打扰一下,我想问一句,您真是散修之怒吗?”

不怪他有此一问,此刻大家看到的,只是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。

“冒充陈太忠,有灵石拿吗?”陈太忠淡淡地一笑,“好了,别站着不动,相互帮忙解开禁制吧。”

说完之后,他先出手,噼里啪啦地解开二十几个人的禁制,其中就有拔刀。

拔刀脸色苍白精神萎顿,一副大伤元气的样子,但是见到他之后,眼中冒出了异样的光芒,还冲他微微挤一挤眼睛——她当然看得出,眼前这位是真货。

陈太忠有意无意地瞪她一眼:傻帽,我要是郑家派来试探的,你就露馅了!

十来分钟之后,七百多人的禁制就解开了,有些人因为被禁制得太久,一时有点缓不过来。

就像陈太忠想的那样,有两三百号人当下就表示,要马上离开,也有十几个精神相对好一点的家伙表示:我们想在驻地里搜索一番。

“搜索随便你们,”陈太忠看这些人一眼,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人家选择了这条道,他也无意干涉,但是有一点,他还是要强调,“若是真得了什么好东西,大家都是散修,商量着来,不要轻易地起龌龊。”

“这个您放心,”一个魁梧的汉子笑着发话,“我们一来是求点小财,二来就是……大家的名册都被记录下来了,这些东西,还是毁掉的好。”

“我明白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其他郑家人都已经被我杀了,驻地里再发现类似的东西,你们毁掉了,就可以高枕无忧了。”

说完之后,他也不耽搁,扭头招呼一声,“想跟我走的,就跟上,腿脚不便的,旁人帮个忙,不要轻易掉队。”

说着,他就冒雨走出驻地,后面黑压压地跟了五百余人,所幸的是,被关押的都是修者,有些人一开始还有点蹒跚,走了一段时间,气血行开了,速度就跟了上来。

大家深一脚浅一脚地,走了三十余里,那个瘦高汉子又追上陈太忠,“陈大人,您这是要把我们带到哪里?”

“先找个地方躲一躲,既然把你们救出来,总不想让你们死在天仙的手上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熬过这一夜,大家各走各的也行。”

“但是……”瘦高个小心地看一眼后面的人群,犹豫一下,终于还是压低声音发话,“但是他们里面可能有郑家的眼线,万一让他们留下印记,就麻烦了。”

陈太忠胸有成竹笑一笑,并不回答。

他当然知道,这里面可能有郑家的眼线——事实上他很怀疑,这个瘦高个就是。

不过总体上来说,这种可能性并不是很大,看一看散修在郑家人手下的处境就知道了,如果人家怀疑什么人,直接就上刑甚至搜魂了,看不顺眼的,一刀斩杀——雷晓声死的时候,甚至都没来得及说话。

这么悍猛的势力,犯得着去埋钉子吗?还不够麻烦的。

不过,陈太忠心里,是做了两种打算的,队伍里真要有钉子,他也不怕,甚至他已经做好了跟三级天仙干一场的准备。

当然,这种事他心里知道即可,传出去的话,戏法可能就不灵了。

瘦高男子见他不做声,沉吟片刻,再次发问,“陈大人,我想做您的侍从,不知道您是否愿意收下我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