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三十章 百般摧残

陈太忠淡淡地看了来人一眼,根本懒得理会,随手换个弹带,继续射击。

书僮则是带着三个灵仙,疯狂地攻击起防御阵来,四个人的攻击也很猛,尤其那三人,组成了一个小小的战阵,强悍异常的“陈氏防御宝阵”,也是一晃一晃的。

陈太忠还是埋头射击,这是一个抢时间的时刻,谁先得手,谁就占了优势。

他甚至摸出了几张高阶灵符,随时准备激发,不过他认为,给二少爷种符的,起码也得是中阶天仙,区区几张高阶灵符,怕是消耗不了对方多少,反倒是浪费。

那书僮见势不妙,直接掣出了两张初阶宝符,重重地轰击到防御阵上。

这两下还真吃劲儿,防御阵被攻得摇摇欲坠,不过托九块极品灵石的福,终于还是坚持了下来。

“去一个人,把大家都叫进来,”书僮冷哼一声,又掣出两张宝符,眯着眼睛发话,“倒不信这防御阵有多么难破!”

很显然,他是打算集大家之力,合力攻打,再适时激发宝符,估计就能破掉此阵了。

一个人转身离开,陈太忠这时又换上一个弹夹,找块石头往扳机处一卡,轻笑一声,嗖地蹿出了防御阵——防御阵是防外不防里的。

然后他的身子电射而去,手里取出一枚小小的灵舟,“你们慢慢地攻打防御阵吧,小爷走了。”

“哪里走!”那书僮想也不想,拔脚就追了过去——对方有灵舟,只要腾空飞走,突破追踪粉的封锁,是分分钟的事。

他却没顾得上想,这厮有灵舟,为什么这时才想起用。

他想的是,解救少爷是任务之一,任务之二,却是要活捉这厮。

他才蹿了两步,只觉得眼前的景色一变,方才还是雨中的树林,现在居然四处是漫漫的黄沙,他的脑子登时一抽,“坏了,进了阵法。”

陈太忠是布置了三个阵,但是这么大的地方,他仓促布下的阵法,根本不可能罩得住多大地方。

刚才郑家四个人进来,就没有经过任何的幻阵,这令他感觉到有点遗憾,但是他不得不承认——这才是大概率的事件。

现在,他不得不亲自跑出去,吸引对方来追,将其引入阵法。

那书僮也真够傻的,居然就这么中招了。

陈太忠见到计谋奏效,想也不想就拍一张灵符护身,然后激发了三张高阶灵符,统统打向阵中的书僮。

这时,那俩中阶灵仙见书僮陷入阵法,登时放弃了攻打阵法,齐齐向他攻来。

陈太忠有高阶灵符护身,硬扛了对方的攻击,见那书僮被三张高阶灵符打得东倒西歪,蹿上前去,毫不留情地就是一招无欲。

事实上,书僮的青衣,也是中阶护身灵器,而他才一入阵的时候,也拍了一张高阶金刚灵符护身,正是因为如此,他扛住了三张高阶灵符的攻击。

不过待到陈太忠在他面前现身,那就什么都晚了,一招无欲不但彻底斩毁了高阶灵符,也将他斩做了几十段。

陈太忠弯腰捡起对方的储物袋和宝符之际,又吃了两记攻击,不过好在对方不敢进入幻阵攻击,倒也没受多大攻击。

下一刻,他一脚踢开一块阵石,幻阵登时解除,入眼就是一个六级的灵仙,正是他偷偷进入驻地的时候,见到的下令上“截脉掌”刑罚的那位。

他想也不想,又是一刀无欲斩去,同时猛地神识一击,然后又是一刀无欲。

那六级灵仙登时就化作了数十块尸块。

陈太忠对此三人组成的攻击阵法,还是颇为忌惮的,现在三去其一,他心里就踏实点了。

另一个四级灵仙见状,忍不住倒退两步,他不是怕死,实在是……六级和九级的灵仙,都被此人杀了,他倒是想打呢,那不是送肉吗?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也懒得搭理,弯腰捡起六级灵仙的储物袋,走到防御阵前,随便摆弄两下,防御阵就消失不见了。

这便是随身携带的阵盘,和自己搭建的防御阵的区别,自己搭的防御阵,从外面破解,是无须暴力的。

见他要迈步进阵,那四级灵仙终于忍不住了,周身冒起淡淡的红雾,合身扑上来就是一刀,“贼子吃我一刀!”

“真是作死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直接祭出红尘天罗,将此人擒了,然后看一眼远处正在赶来的郑家人,拎着人施施然走进防御阵,然后摆弄一下,防御阵再起。

这次,他就没有任何的着急了,外面除了一个四级灵仙,其他的都是初阶灵仙,你们慢慢地攻打防御阵吧,我先把这二少爷磨死再说。

于是,郑家的诸人,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勇昌少爷赤身裸体地斜躺在那里,而面具人拿着一个奇怪的长杆,顶在郑勇昌的胸腹间。

伴随着“哒哒”的闷响,那长杆的端头,有耀眼的火焰不住地吞吐,不断地喷出一颗颗极小的飞梭,撞向那柔软的肚腹。

可怜的郑勇昌,却是连怒骂的能力都没有,他双唇被胶带缠得死死的,只能斜靠在大石头上,无助地抖动着。

郑家人看到这一幕,真的牙都要咬碎了——耻辱,赤裸裸的耻辱啊。

然而面对着宝级的防御阵,除了干瞪眼看着,他们并不能做到更多,虽然也有人疯狂地攻击着防御阵,但不过是蚍蜉撼大树罢了。

细密的雨丝透过树叶,缓缓地流到众人脸上,顺着脸庞淌下的晶莹水滴,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。

然而,这一切,并不因为他们的愤怒或者悲哀而中止。

陈太忠一个弹带打完,又换上一个,直到打得枪管发红,他才略略停一下。

停下来之后,他也有事可做,顺手将那被红尘天罗裹着的四级灵仙抓过来。

此人也是运起了逆血沙功法,一身气血被红尘天罗吸得七七八八,面容有些枯槁,可见血沙侯家的功法,多少是有点邪气的。

抓过这位来之后,陈太忠甚至都没有解开红尘天罗的意思,抬手摸出一支长枪,就待扎过去。

“饶命啊,”这位哀嚎了起来,裤裆里屎尿齐下。

人就是这么奇怪,他敢一时气血上头,跟陈太忠搏命,但是真正束手面对死亡的时候,却是无法淡然接受,“我有绝密消息告诉您,只求饶我一命。”

这声音也传到了防御阵之外,诸多郑家族人听得差点气炸了肺。

有那脾气大的,直接破口大骂了。

“说出来,我给你个痛快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。

“你这未免有点太过不讲理……”四级灵仙的话说到一半,硬生生地改口,“可是能晋阶玉仙的大机缘,你饶我一条小命吧。”

“我对机缘没什么兴趣,”陈太忠冷冷地回答,他不是对机缘完全没兴趣,但是敌手提供的消息,不可测的负面因素太多,他不喜欢麻烦,更不喜欢可能送命的麻烦。

事实上,他本身也是个极为骄傲的人,就算没有机缘,他认为自己修成玉仙,也不过是个时间问题。

那四级灵仙登时愕然,好半天才苦苦哀求,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麻烦您给我一个机会。”

“那些散修,你给他们机会了吗?”陈太忠轻叹一声,抬手一枪,正正戳破对方的喉咙。

外面的郑家人又是一阵轰动,自家的族人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,当着大家的面就被冷酷地杀死,搁给谁也受不了。

陈太忠也不管他们的反应,眼见高平两用机枪的枪管还在冷却中,少不得灵机一动,又拿出乙炔瓶和氧气瓶来,开始切割二少爷的肢体。

当然,他的目的不可能实现,但是氧割那两千多度的温度,还是让二少爷身上的白芒再次大盛……

总之,他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摧残着对方,外面围观的郑家人,却是险些气炸肺。

这厮都是用了什么手段啊,除了发出响声的管子、喷火的尖嘴,还有带着尖齿的转动的圆盘、高速转动的锥子……种种稀奇古怪的手段,展现在大家面前。

这时候,众人才反应过来:此人果然是下界飞升上来的,这诸多闻所未闻的法子,也只能出自于下界了。

然而饶是如此,陈太忠还是觉得慢,还时不时地抽出灵刀,冲着对方来上几刀——事实上,这才是他计划中的重点,消磨护符,还是灵力最靠谱。

不过,他也没让围观的人看得太轻松,有一次,他拔出灵刀,斩了郑勇昌几刀之后,毫无征兆地跳出防御阵,冲着围观的灵仙就是一通猛杀,手上登时就又多了四条人命。

尤其关键的是,他将郑家最后一个中阶灵仙也干掉了。

这下,郑家人连围观的胆子都没有了,远远地退避了开来,这时他们才想到,其实现在的陈太忠,已经具备令他们全军覆灭的能力了。

也就是二少爷现在身上有护符,才将姓陈的拖住了,否则就该他们亡命奔逃了。

郑家此次的抓捕行动,基本上是失败了——除非麻陵的天仙能尽快地赶来。

这也是他们挽回败局的唯一希望。

然而没过多久,他们接到了青石城内郑家子弟的通讯鹤,“青石城的传送阵故障,城主府正在四处找人修补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