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二十九章 凡器也疯狂

书僮是真的着急了,就像陈太忠想的那样,在血沙侯家,九级的郑海,地位远远赶不上七级的郑勇昌。

撇开家族身份不说,郑海现在已经两百三十多岁,天仙彻底无望,而郑勇昌却是还不到一百五十岁,在郑家不算顶级的天才,但也不算差的。

血沙侯家资源极多,类似郑勇昌这样的杰出子弟,只要能攒够相应的家族贡献,大把的资源支持下,堆也堆上天仙了。

郑家此番捉拿陈太忠是真,目的在于挽回郑家的面子,至于追查此人修习的功法,也是目的之一,却是无法明说。

不过郑勇昌若是葬身在对手手中,就算捉了陈太忠得了功法,等待郑海的也没什么好果子。

所以郑海必须要激将,眼见陈太忠不吃这一套,又即将进入黑莽林,他也急了,大声厉喝,“山间撒下追踪粉,跟这厮死磕了。”

追踪粉不算太珍贵,但也不是很便宜,郑家此次前来,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会隐身的对手,带了大量的追踪粉。

得了郑海的吩咐,灵舟上开始飘飘洒洒地撒下粉末,陈太忠见状,只能换个方向。

但是聚气缩地的步法再快,终究是赶不上灵舟飞得快,不多时,他前进的方向多个方向,就被追踪粉撒到了。

陈太忠见状,只能另觅方向突围,心里却是在暗暗地感慨:这个事情,一开始就没计划好,否则现在,哥们儿没准已经全歼了对方。

以后要搞什么行动,还是要事先策划好啊。

总算是他对周边的地理环境还算熟悉,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无路可走。

可喜的是,就在这一追一逃的时间中,雨越下越大了,雷声也渐渐地由远及近。

陈太忠还在泥水中飞奔,不过在他蹿进一片树林之后,终于被四下的追踪粉围住了。

终于围住了此人,郑家人禁不住松一口气,接下来,他们就可以坐等麻陵的三级天仙赶来,一举拿下对方。

郑海很担心陈太忠对二少爷动手,少不得在树林外大声喊话,无非是你若放了二少爷,一切都好说之类的云云。

树林里却是没有半点回声,好半天之后,郑海才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,“你到底是谁?你若是陈太忠,只要你放了二少爷,此前的种种恩怨,一笔勾销。”

“凭你个奴才,也敢说这样的话?”陈太忠终于忍不住了,在树林里闷声闷气地回答,“本人行不改姓坐不改名,地球界陈太忠……我从来不欠你郑家的,是你郑家欠我太多!”

“你杀我郑家姻亲一族,怎能算得上我们欠你?”书僮不愧是出身于血沙侯郑家,豪强理论张嘴就来。

对于这样的话,陈太忠连理都懒得理,合着你郑家一开始就打我噩梦蛛的主意,也算是有理了?

“你带着面具,未必是陈太忠吧?”书僮继续没话找话。

陈太忠却是顾不上理他,他在这片小树林被围,也不是必然的,如若肯加把劲的话,再逃一天一夜也无妨——事实上,他的手里都有灵舟的。

不过他没有太多的时间逃窜,因为他知道,有个天仙很可能正在急匆匆地赶来。

他必须在这里解决掉郑勇昌,没了这个包袱,那真是天高任鸟飞了。

当然,被追了这么远,光是杀人,也解决不了他一肚子气,所以他要在这里设下一些阵法——风黄界并不是只有你郑家会用阵法。

陈某人的阵法水平是有的,只是造诣不怎么高,他摆了三个相对隐秘的幻阵之后,才将扔在一棵大树后的二少爷拎出来。

被一路拖拽着,时不时还磕碰两下,二少爷早就是浑身的泥水,脸色苍白,再没有了早上意气风发的样子。

陈太忠上下打量此人一眼,隔着红尘天罗,探手解下对方的储物袋,然后从自家储物袋里摸出一副禁灵锁,他要隔着罗网给对方上锁。

然而就在此刻,二少爷的脸色猛然间变得通红,身体也陡然胀大了一号,浑身上下飘出淡淡的红雾来。

这正是血沙侯家的不传之秘,血沙三法之一“逆血沙”,此乃灵力凝滞之后,可以借用体内灵气,短期内爆发战力的秘法。

爆发之际,战力会倍增,但是神智也会受到些微影响,只想暴虐杀人。

此功法要有郑家血脉打底,没有郑家血脉,很难发挥其精髓,而血沙侯也是因为手上训练了这样的一支家族卫队,作战勇猛悍不畏死,才博来侯爵的爵位,以及郑家赫赫的名声。

郑勇昌原本想迟一点出手的,但是眼见储物袋即将不属于自己了,他就忍不住了。

不管什么样的修者,修为再怎么强悍,终是要借助外力的,储物袋不在手里,他的战力十停里去了八停——就未必打得过对方了。

他不知道的是,真要丢了储物袋,他百分之百地打不过陈太忠了,他只是想着,不丢储物袋的话,没准我还能拿下对方。

郑勇昌万里迢迢地赶来,是要赚家族贡献的,不是要丢人现眼等着被人解救。

陈太忠也没想到,这货竟然在此刻爆发了,说不得又驱使着红尘天罗,没命地勒紧。

就在这时候,奇妙的事情发生了,红尘天罗上冒出些微的黄光,竟然主动地开始吸收气血,不光郑勇昌的身子不再胀大,那些冒出他体外的红雾,也是纷纷地倒卷向红尘天罗。

“这是……”郑勇昌感受到异样,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

陈太忠生恐他嘴里说出红尘天罗四个字,说不得上前噼里啪啦地一顿毒打,虽然有白芒护着对方,但是如此剧烈的碰撞,足以让对方说话断断续续。

他殴打了对方足足半个小时,眼见此人的身体变得枯槁了起来,他才停手——既然你认不出来,那就到此为止好了。

然后,他很轻松地给此人戴上禁灵锁,通过控制红尘天罗,先将储物袋拿出来,然后才一抖罗网,将人放出。

放出之后,他二话不说,又连上几道禁灵锁,至于说下禁制,他暂时不去考虑,人家身上有护符,他是无法手动禁制的——禁灵锁能无视护符,是因为并不伤害对方,只是阻止灵气流动。

接下来,他找出一卷胶带,在对方嘴上缠绕几圈,然后开始剥掉对方的衣服。

这不是他有什么特殊的癖好,而是他想将对方的防器全部取下来。

事实上,血沙侯家的子弟,还真是富有,二少爷身上,除了长衫是防器之外,内里还穿了一副内甲,下身的长裤,脚上的鞋子……居然都是灵器。

他手上的戒指,也是好东西,不过效用,暂时不太清楚。

还有就是,他头上有一个青玉的发簪,也是灵器,陈太忠试验一下——原来正是这个东西,可防神识攻击。

不多时,二少爷就被他剥了一个精光,可是他找来找去,也没有找到护符。

一时间,他有点奇怪,少不得拎出灵刀,一刀斩去,结果对方体表又冒出一道白芒,抵住了这一刀。

二少爷的眼中,泛起嘲讽的笑意,不过遗憾得很,他此刻发不出声音来,否则他定然会大声讥笑对方——你个下界飞升的土包子,我的护符,是家中长老种在体内的。

护符种在体内,用地球界的形容,是相当高大上的手段,差一点的势力,根本做不到这一点。

种了符的家族子弟,不用担心护符遗失,若是遇到敌手,也不怕护符被人抢去,而对方想破体取符的话,只说破体这一关,就过不去。

陈太忠不知道这个,不过他能想得到,侯爵家的手段,应该是比较高明的。

然而找不到护符,不代表他没有办法了,说不得,他找块不太大的石头,在石头周边布设一个初阶防御宝阵。

这四个阵法,他布设得都非常仓促,但是效果应该没有问题,只不过就是……耗费的灵石和材料太多,四个阵眼,全是极品灵石,那防御宝阵一共九块灵石,全是极品灵石构成的。

接下来,陈太忠将二少爷绑在那块石头上,取出一台小型发电机来,接上三百八的电压,将此人左手和右腿各绕一根导线,然后一拽马达的拉绳。

然后,二少爷就剧烈地抖动了起来,浑身不住地抽搐着,而淡淡的白芒再次泛起。

仅仅这些,显然是不够的,然后陈太忠又取出一挺高平两用机枪,枪口顶着对方的肚腹,扣动了扳机。

反正这些凡器,一般来说,对游仙都不破防,但是冲击的动量,也足以浪费那护符里的能量了。

没错,陈太忠打的主意就是——你有护符,我有耗费你能量的法子,慢慢地消磨着,倒不信耗不完你的护符。

然而,沉闷的枪声响起之后,林子外的郑家人就再也忍不住了,书僮带队,领着三个中阶灵仙,小心翼翼地摸了进来。

他们摸到枪响的地方的时候,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已经是下午时分。

待看到现场的情况,书僮登时暴跳如雷,“混蛋,你死定了!”

那些古怪的器械,他并不识得,但是只看到自家少爷被剥光了衣服,身上不住地冒着白芒,他哪里还想不到对方的想法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