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二十八章 得手

“下雨了吗?”随着书僮的一声喊,正房的房门也被拉开,二少爷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伸着懒腰,“下雨好啊。”

“那帮懒鬼又该找到偷懒的理由了,”书僮悻悻地哼一声。

“总算下一场雨,出去走一走吧,”郑勇昌扭一扭脖子,脚尖点地,活动一下脚腕,“整天窝在屋里,憋屈得很,正好活动一下。”

“二少爷,你还是少出门的好,不太安全,”书僮脸一沉,有点不高兴了。

“下雨呢,能有什么事儿?”二少爷笑着发话,“不开大阵的防御,任由雨下就行了。”

红箭盟的驻地是有防御大阵的,若是开启,雨滴就会被大阵隔绝在外。

这主仆俩不开大阵,自然也是知道,除了水隐,其他的隐身术在下雨时,会露出一些行迹,这种情况下,他们不担心陈太忠的偷袭。

“那你也是披上外衣的好,”书僮冷冷地发话,竟然是祈使句式。

“嗯,我知道,”二少爷转身走向屋里,不多时,拎了一件月白色的长衫出来。

他似乎是在屋里憋得太久了,以至于连穿衣服的时间都等不得。

二少爷站在院子中,施施然地穿衣,而那书僮却是走向大门旁,那里耷拉着一根绳子。

陈太忠原本是想着,等着此人出门之后,在寻机暗算,不过眼见二少爷穿衣服,而书僮向绳子走去,他就知道,此刻不动手不行了。

那长衫十有八九是防器,穿上了更难杀死,而那绳子,显然是喊人的器具,一旦拽一下,估计不多时就会来些护卫。

于是他小心谨慎地凑近二少爷,直接祭出了红尘天罗,同时又是一记狠狠的神识刺。

那二少爷和书僮,做梦也没想到,这一大早的,已经有人潜伏在这四处机关的院子里,更是抓住了这唯一的疏忽机会,悍然出手。

他们来的时候,已经对陈太忠有了极高的估计,各种措施也准备得非常充分,他们认为,只要此人肯露面,等待他的就只有一种可能——乖乖地束手就缚。

然而,谁又能想到,陈太忠不但修炼有灵目术,察觉了大部分的埋伏,还有杀手一般的耐心,能在院子里静静地死等一个夜晚?

入夜之后的驻地,不但大阵开启,各种警讯和巡逻也会更多,因为大家都知道,对于一个会隐身的人而言,茫茫的夜色会令其如鱼得水,极大地增益隐身效果。

而以往的事迹也说明,陈太忠并不是一个擅长隐忍的人,此人的性子,比绝大多数人要火爆得多。

于是,悲剧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。

二少爷的反应,不可谓不快,他的一只胳膊刚套进袖子里,另一只胳膊正在往袖子里伸,猛地觉察身边有异样,想也不想,身子猛然暴退,着了袖子的胳膊用力一甩,大半个长衫就冲着异样之处,猛地抽了过去。

由于动作过于迅速,长衫划破空气,竟然发出了猎猎的破风之声。

而他的另一只手,则是已经摸向了储物袋。

非常遗憾的是,袭击他的不是人,不是任何的兵器,一张轻飘飘不着力的大网,怎么破?

他快到了顶点的反应,终究还是没有躲过对方处心积虑的一击,他的身子甚至还没有落地,就被大网裹住,猛地向前一拽。

此刻,那前去拽绳子的书僮,才反应过来,院子里出事了,他想也不想,一转身,一枚飞梭就打了过去。

陈太忠的反应却也不慢,他手一抬,回收红尘天罗,同时斜斜迈一步,正正地将身子藏在二少爷身后。

飞梭电射而至,不过,就在及体的一瞬间,二少爷身上亮起一道白芒,硬生生地将飞梭隔离在皮肤之外。

然而飞梭的功效并不仅仅是伤人,紧接着,飞梭砰然炸开,冒起一大团白雾来。

“我艹,”陈太忠怒骂一句,他情知不是好路数,拎着红尘天罗,狠狠地撞向大门,直接将门撞出一个大洞,拎着人就穿了过去。

同时,他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,那爆炸产生的白雾来得太快,二少爷身上的白芒尚未完全消散,遇到这白雾之后,反而又亮了些许,将白雾驱散开来。

“哈哈,”他忍不住长笑一声,“好厉害的护符。”

话音未落,他已经蹿出去了六七十米,聚气缩地一旦用来跑路,那效果也是一等一的,丝毫不比南宫锦标和池奇榀的步法逊色。

书僮气得好悬吐出一口血来,他的飞梭不但能伤人,爆裂开来之后,冒出的白烟有毒,可以令对手轻易致幻,而这次他的飞梭里,还添加了些许追踪的香粉。

二少爷有护体符,他知道,他更知道,二少爷不怕自己的毒,所以他不怕飞梭会误伤。

可恨的是,这一飞梭不但打到了二少爷身上,二少爷的护符还挡住了毒雾和香气。

似此情况,他心中的郁结可想而知,见对方跑得快,他身子一晃,就从门上的大洞处追了出来,一抬手就放出一支示警的焰火,同时大声喊着,“小贼找死!”

其实,这里刚有响动,就被外面的人听到了,待撞门声响起,焰火腾空,就有人意识到出问题了。

然而这一切的一切,发生得太过突然和迅疾,纵然是有心理准备,大家还是免不了有一个短暂的惊愕,然后才匆匆赶来。

只这一耽搁,陈太忠就跑得快接近驻地的大门了,而且在跑动中,他绕过了各种哨卡、陷阱和预警处。

眼瞅着距离大门只有百十米了,旁边猛地蹿出两人,挡住了他的去向,分别是五级和四级的灵仙。

陈太忠想也不想,一个神识放出,重重地撞向那五级灵仙,同时掣出高阶灵刀,轻飘飘向前迈一步,无名刀法第二式全力使出。

不是每个人都有防范神识攻击的宝物的,陈太忠的神识攻击对二少爷没用,但是这五级灵仙明显地身子摇晃了一下。

只这一下,就丧失了性命,下一刻,他的身子化作数十块,抛洒在空中。

那四级灵仙见状,“啊”地一声大叫,浑身颤抖着向前迈了一步,然后一抬手,一柄血红的灵刀当头斩落。

此人是又急又气,又恐惧又兴奋,没命地一刀下来,竟然是凝聚了全身的灵气。

陈太忠最不怕这种拼命的,他是怕各种小花样和层出不穷的底牌,眼见对方亢奋到无以自持,他轻飘飘一步躲开,反手又是一式“无欲”,将此人也砍做数十段。

不过,时间实在仓促得紧,后面的人离他只有十来米远,他甚至没空弯腰捡拾储物袋。

将红尘天罗包裹着的二少爷往后甩一下,以阻挡追兵可能的偷袭,然后一刀斩开驻地大门,箭一般地冲了出去。

“混蛋,我和你不死不休啊!”青衣小帽的书僮想也不想,直接就追了出去。

他的脚步也不慢,虽然追不上前方二人,但是远远地缀着,还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更绝的是,没过多久,一艘灵舟在后面远远升起,合着后面郑家的人,祭出灵舟追了上来。

前面有书僮前后脚跟着,后面有灵舟尾随,而那书僮判定方向之后,就会扬手发出一团焰火,指引后面灵舟的追赶。

陈太忠被追得很狼狈,他手里拎着一个没命挣动的二少爷,根本无法隐身,若是想隐身摆脱追兵,只能将此人杀掉。

他倒是不怕杀人,但是这厮身上有护符。

他现在已经能断定,此人就是郑勇昌,七级灵仙嘛,可是七级灵仙所带的护符,会出自何人之手,根本是不消说的,就在这逃跑的空当里,他想杀都杀不掉。

所以他只能提着此人,一路向黑莽林奔去,任由灵舟在头上来回打转。

一开始,灵舟上的人,也降落下来跟他打斗,不求取胜,只求能暂时拦住他即可。

但是陈太忠根本不予理会,身子一绕就跑了——除了后面追着的,是个九级灵仙,他根本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。

结果灵舟还得降下来,将降下来的人接上,继续追赶,追兵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不过陈太忠也不好受,头上有个灵舟,人家可以通过各种法符和兵器,远距离攻击他,所幸的是,他手上有个天然的挡箭牌,直接举起红尘天罗里的二少爷迎上去即可。

饶是如此,他躲闪几次之后,也是大为光火,恼怒之下,激发两张高阶灵符攻击灵舟。

遗憾的是,一张高阶灵符打空了,另一张擦了个边,打得灵舟晃了两晃,却是没什么大碍。

不过吃了这一吓,灵舟也升高不少,不敢再降得太低。

当然,陈太忠可以用远距离攻击的宝符,应该能够奏效,但是……划得来吗?

反正他心里暗暗地发狠:等忙完此事,哥们儿得学点远攻的手段了。

就在这追逃之间,陈太忠逐渐地接近了黑莽林。

他的逃跑路线极其明确,追着追着,后面的青衣书僮受不了啦,尖啸一声,大声发话,“前面的鼠辈,可敢停下来,公平一战?”

“我战你妈的头!”陈太忠大声地回答,“还公平?真不要脸……青石城的散修们,你给了他们公平了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