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二十七章 耐心

事实上,地球界的春运,不管是回家还是出门打工,人们虽然疲惫,眼角眉梢,多少还能看出一些诸如“期待”之类的神情。

而眼前这满满几屋子人,面如死灰眼中无神,细细观察的话,可以看出些微的麻木,甚至是绝望,只有极个别人眼中,潜藏着深深的不甘。

这也有点太过分了吧?陈太忠真是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。

这些散修,都是受了我的连累!他默默地转身,继续探查这个院子。

就在此刻,不远处传来一声尖叫,是个女人的声音。

然而这一刻的陈太忠,冷静得就像一个面对小三逼婚的男人一般,心里早有主见,任何的外力因素,都影响不了他。

他不紧不慢地挪到那一处,不管里面的女人是如何地哭喊。

然而,当他终于站到那处房间的门口之时,他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火气,差一点就产生些许的冲动:散修真的是原罪吗?

屋里的两男一女,正在给一个小女孩儿上酷刑,而那酷刑他一眼就看出来了,七十二抽髓指,是比截脉掌还要阴毒的刑罚。

更糟糕的是,这个女孩儿他认识,虽然他不知道她叫什么,但是他管她叫“拔刀”!

“你还是乖乖交待了吧,”一个女人抱着膀子冷笑,“以你兄妹二人,家中居然能有一个上灵和三十七个中灵,你对周家的了解很多,而你暴富……也是在陈太忠离开之后。”

“我都说了,是我师傅给的,”女孩儿疼得呲牙咧嘴,汗出如雨,“不信的话,你们可以搜魂,不过……我师傅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

“能收你这游仙为徒,你师傅也不过是蝼蚁罢了,”女人冷笑着发话,“可能认识陈太忠,就是你的错,怀璧……更是大错特错!”

原来还是上灵被人发现了啊,陈太忠很是无语,不过这女孩儿也算够谨慎了,他记得自己当时,给了她十个或者十五个上灵,现在只被人发现一个上灵,以及几十个中灵,证明她平日里,做事还是很小心的。

很显然,郑家也没以为,这小女孩儿一定认识陈太忠,仅仅是有杀错没放过的意思。

若是能因此,发现小女孩儿赚取上灵的秘密,也就不枉拷打一回了。

总之,对郑家人来说,此女的嫌疑,是可有可无的,而搜魂术也不能随便施展,所以她才没有被搜魂。

至于她嘴里的那个“师傅”,其威慑力有多大,那就只有天知道了。

陈太忠转身离开之际,不知道为什么,就想到了那个死在费球手上的兄妹俩,他轻轻地深吸一口气:这种惨剧,不会在我面前重演的。

接下来,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,他总觉得自己探查其他地方的时候,变得更加小心了——严格地说,他是觉得时间过得有点太慢了。

当他将雷晓声的院子前后都探查个遍的时候,天色已经有点微微地发黑,他在院子前,又仔细观察了一阵,发现除非从正门直直地走进去,否则很难不惊动对方——预警太多了。

然后他就打起墙的主意了,墙上也有些预警装置,不过真要翻墙的话,只要瞅准落脚点,基本上不会惊动对方。

不过最后,陈太忠还是选择了上房,这院子不大,也就是两亩地方圆,房瓦上有明显的预警阵,而空隙也极其明显。

他之所以选择上房,是因为房顶的预警阵,同整个驻地的大阵是连在一起的,手法也类似,并不诡异,也就是说,郑家并没有对房顶做出什么改动。

上房之后,他很轻易地选了院子里一块保险的地方,轻轻地跳了下去。

他跳落的地方,是在厢房的一侧,然后他一侧头,就发现正房的正中央,有个年轻人正坐在一把椅子上,手执一本纸质书,旁边桌子上,有一壶茶。

年轻人看书看得很投入,时不时轻啜一口茶水,眼皮都不带撩一下。

陈太忠也不敢放出神识观察对方的等级,甚至他都不敢用灵目术扫视此人。

因为他被灵目术扫视过不止一次,知道对于那些感觉敏锐的人来说,被灵目术观察,也能生出一些感应。

所以他并不知道,此人是几级灵仙,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此人的等级在他之上。

他已经是五级灵仙了,能在他之上的,除了六级灵仙,都是高阶灵仙以上,于是他认为,这人十有八九就是郑勇昌了。

不敢探查郑勇昌,但他还是敢探查周边环境的,这一探查,他忍不住又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屋子周边,不是一般的戒备森严啊。

别的他不知道,起码在郑勇昌的周围,有一个防御阵蓄势待发,门槛里面,有个幻阵,至于幻阵旁边,还有两个阵,他一下看不清楚,不过估计是杀阵。

而门槛外面,有一个带状的触发阵,应该是可以激发幻阵的,不过这触发阵,同时还连接着两个隐藏得极好的喷管。

这喷管里,绝对不会是好东西,不过陈太忠认为,喷出毒药的可能性很小,更可能喷出的,是特殊香料或者……显影粉。

很明显,对方如此地戒备森严,就是防着他隐身,而郑勇昌大喇喇地呆在这里,想必也考虑到了他上门行刺的可能。

如此严密的戒备,陈太忠肯定不可能一击得手,只要稍有拖延,旁边九级灵仙的书僮,就会赶过来支援。

中了香料或者显影粉之后,他想逃脱都不容易,郑家随时可以请那个三级天仙来支援。

从这个角度上讲,傻瓜才会在喷管里放毒药,毒不倒对方,又留不下人的话,那就是白忙一场,正经是显影粉或者香料沾身,陈太忠就要有不尽的麻烦了。

这样的设计,不能说不精巧了,不过饶是郑家再处心积虑,他们也没想到,某人居然学会了传说中的禁术——灵目术。

灵目术再加上无数的小心,才是哥们儿现在稳稳地能站在这里的原因,陈太忠想到这里,也忍不住有小小的得意。

然而得意过后,他开始挠头了,这家伙戒备这么森严,我怎么杀他啊?

当然,他可以选择那个郑海来杀,杀掉九级灵仙,应该是去除了他此行的最大威胁。

然而陈太忠并不这么认为,郑勇昌的级别虽然低了一点,只是七级灵仙,但是此人身为郑家上了族谱的子弟,地位可不是郑海能比得上的。

而郑家此次是有备而来,有什么杀手锏,想必也是在郑勇昌身上。

所以依他的估计,这个七级的灵仙,应该是比九级的灵仙还难杀。

而他现在,就只能选择等待了。

等了约莫十来分钟,对面厢房的门一响,走出一个齿白唇红的少年来,青衣小帽,他几步走到正房门前,微微一鞠躬,“二少,晚上想吃些什么?”

陈太忠并不把此人当作少年来看,事实上,这少年人有着一双与其年纪不相符的眼睛,那沉稳、老辣、冷漠的眼神,只要是有心人,一瞥就能知道,此人绝对是个老家伙。

对于修者来说,外形身材都可以骗人,但是眼神很少能骗了人。

陈太忠都不敢直盯着对方的眼神,生恐引起对方的警觉,但饶是如此,他也能断定得出,对方的年纪不小了。

至于此人是八级游仙,他也没有去拿灵目术去查探,不过他可以肯定,七级灵仙旁边,跟着一个貌似少年的老家伙,若说这老家伙才是八级游仙——谁信啊。

书僮发问了,二少爷摆一摆手,“不用准备了,这小地方的饭菜太过一般,还不如我储物袋里的干粮,你有兴趣的话,自己去吃。”

书僮笑一笑,转身开门走了。

看到大开的院门,陈太忠心里隐隐有点动手的冲动,不过他还是强行按下了:眼下并不是动手的好时机。

事实上,他可以留个核弹在这里,拍拍屁股走人,待走得远了,直接遥控起爆即可,但是想到不远处的众多散修,他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做——散修何辜?

而且,他手里的核弹是不可再生的资源,用一颗少一颗,为了一个区区的七级灵仙,实在有点划不来。

那就蹲守吧,陈太忠做出了决定,陈某人一旦决定了做什么,有的是耐心。

书僮走了没多久就回来了,手里端着各种吃食,吃完之后将盘子往门外一放,就关了院门。

接下来一宿无话,夜里的时候,二少爷灭灯睡觉了,陈太忠也没想着破门而入之类的。

等到第二天,天色放亮的时候,陈太忠正在那里静静地盘坐着,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。

紧接着,一颗黄豆大小的雨滴,就落到了他的脸上……居然是下雨了!

我艹,陈太忠心里暗骂,他的隐身术,是最怕遇到这种天气了,想当初那贝先生识破他的行迹,可不就是因为下雨的缘故?

而雷晓声这个院落,建设得也十分坑爹,除了正房,两侧的厢房,屋檐还不到二十个厘米,根本没办法避雨。

是该躲到树下,还是正房的屋檐下呢?陈太忠正犹豫着,那青衣小帽的书僮推开门走出来,他看一眼天,“哎呀,下雨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