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二十六章 太不要脸

陈太忠的发问,并不是临时起意,而是他百分百地确定,住在雷晓声院子里的,就是七级灵仙郑勇昌。

南特给他的消息,自然比徐建宏自身的消息,要靠谱得多,若是他认为,对方只有一个高阶灵仙的话,很可能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

还有一个九级灵仙,应该是潜藏在暗处,是郑家用来对付他的杀手锏。

为什么不能是郑勇昌潜藏暗处,而郑海处于明处呢?原因很简单,郑海是单名。

风黄界的家族,规矩很森严的,姓之后是族谱辈分,然后再加名,所以多数家族子弟,都是双名的——三个的名字都有。

一般来说,双名的比三名的要尊显一点,单名的不是奴仆,也是家族里不被看重的子弟。

像陈太忠曾经斩杀周家一名二级灵仙周载元,此人为庶出,原名周元,本没资格进家谱的,成就灵仙之后才被家族认可,准他名中加上载字。

名字特征是如此地明显,所以陈太忠一听就知道,此番郑家来人,是以郑勇昌为主,那郑海虽然贵为九级灵仙,也不过是个打手或者保镖罢了。

当然,郑家知道了他在铁雉城的战绩,还敢派人过来,那么这个郑海,很有可能就是对付陈某人的杀手锏。

“老仆?”徐建宏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,皱着眉头想一想之后,他苦笑一声,皱着眉头摇摇头,“真没见过老仆。”

“那个高阶灵仙,身边有什么人?”陈太忠也不想贸然说出“郑海”二字,到目前为止,徐建宏的表现一直中规中矩,但是他并不能百分百地相信此人。

想在风黄界活得久一点,活得好一点,该有的谨慎,一丝都不能少。

“那人身边……没什么人啊,”徐建宏皱着眉头想了半天,最后索性是心一横,死马当作活马医了,“只有个青衣小书僮。”

“连侍女都没有?”陈太忠有点惊讶,在他的印象中,家族中人出来,是很喜欢摆谱的,就连刚刚飞升的南宫那谁,都带着书僮和侍女。

“没有,”徐建宏摇摇头,“那个家伙,好像不是特别注重个人享受。”

“书僮叫什么名字?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问。

他这问题东一棒槌西一榔头的,可是徐建宏也不敢计较,他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,才不确定地回答,“好像叫……海哥儿?”

“我擦,”陈太忠轻声感慨一下,顿了一顿之后,才又发问,“什么修为?”

“游仙八级,”这次徐建宏回答得很快,“其他人都是灵仙,我也只能看透他的修为。”

“真够不要脸的,”陈太忠感触颇深地叹口气——九级灵仙,你伪装成八级游仙,这尼玛也太过分了。

徐建宏的眼角猛地抽搐两下,我这是修为不如人,你怎么……能说我不要脸呢?

陈太忠猛地见到他脸色不对,少不得干笑一声,“我是说……来的居然全是灵仙,咱青石总共才几个灵仙?太不要脸了。”

“那是,”徐建宏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“您还有什么要问的?”

陈太忠又问两句,得知那书僮通常都陪着高阶灵仙在院子里,禁不住暗暗叹口气——这还真不好杀。

问完话之后,他冲徐建宏点点头,然后转身离开,“这镇子也太危险了,回头得想想办法……把他们引出来。”

“早上吧,”徐建宏在他身后提醒,“一般早上,郑家的灵仙会在镇子上巡视,顺便惩罚那些可能逃跑的人,你下手的机会比较多。”

陈太忠闻言,扭过身子来,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我可以安排一个人逃跑,”徐建宏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你指定地方,我让他跑过去,你正好埋伏下来,袭杀他们。”

陈太忠皱着眉头,想了好一阵,才缓缓摇头,“没必要,太冒险了,郑家的人,我本来就不会放过,我也不想沾染别人的因果。”

徐建宏的情绪有些激动,声音也略微大了一点,“我们愿意!”

“你先好好考虑几天,”陈太忠也没跟他一般见识,转身离开,风中隐约传来声音,“过两天,我会再来,你多注意这个路口,保持联系。”

走了没多远,他的身子一晃,不见了踪影。

徐建宏呆呆地看了好一阵,才轻叹一声,无奈地摇摇头,转身返回。

他不知道的是,他前脚走,陈太忠后脚就跟了过来。

陈太忠确实是不想沾染别人的因果,做为一个讲究人,他若是真要设下埋伏,自然会竭力保障诱饵的人身安全——事实上,他认为自己做得到这一点。

他是有点不太放心徐建宏,人心隔肚皮,雷大当家死了,徐副盟主不但没有报仇,还忍气吞声地为对方服务,这血性就差了一点。

当然,刚才徐建宏的解释,也说得过去,不过陈太忠不愿意把宝压在这样的人身上。

他想独自去探索红箭盟驻地,若是实在没有办法,他才会考虑采用诱饵的方式。

就在这大白天里,他隐身跟着徐建宏,大摇大摆地进了虎头镇。

徐建宏进了镇子之后,也跟没事人一样,召集几个散修,大家在一起商量,怎么样才能找到更多的、知道陈太忠去向的人。

很快,就有人发出了抱怨,“这根本是大海捞针,咱们不如向他们建议……去锦旸山找?”

锦旸山离着青石不远,那里现在聚集了十几个散修的灵仙——加上隐蔽的,没准都超过二十之数了。

而锦旸山的山主,是高阶灵仙。

这也是虎头镇散修不满的一点,郑家敢欺负红箭盟,却不敢去同是散修的锦旸山找碴。

这种欺软怕硬的行径,令很多人极为不耻——有本事你们去锦旸山,人家陈太忠现在的修为,也够资格在锦旸山呆着了。

又有人不屑地哼一声,“锦旸山也不是什么好鸟,有些人杀起散修来,比家族狗还狠。”

锦旸山灵仙费球大肆屠戮散修的行径,早就被传得广为人知了。

别处的人或者觉得,杀也就杀了,哪个修者的手上,没有别人的鲜血?

但是对于青石城附近的散修来说,这锦旸山就太可恨了,尤其是那帮人的对手,正是青石城散修的骄傲——散修之怒陈太忠。

听到这话,就有人干笑一声,“那就让他们狗咬狗好了。”

他的笑声之后,伴随着就是一声叹气,显然不过是苦中作乐罢了。

陈太忠听得实在无趣,索性离开这里,前往原红箭盟的驻地。

在接近那里的时候,他就变得异常地小心,他想得到,郑家既然知道他的难缠,居然还敢派人出来捉拿他,肯定有人家的仗恃。

他一步一步地小心移动,几乎可以用龟速来形容,不过陈太忠天生就是比较极端的性格,若是他认为有意义的事情,他从来都不会嫌麻烦。

四百多米远的距离,他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待走到驻地门口的时候,他不得不停下来歇一歇——因为一直在频繁地使用灵目术探查,他的眼睛有点疲惫。

红箭盟的防护阵,是前副盟主罗成的杰作,本身也有警戒效果,不过据他观察,现在的警戒效果被降至最低,跟徐建宏说的差不多——白天的戒备比较松。

陈太忠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正好有人要进驻地,他隐着身,跟着此人走了进去。

此人是来向一个六级灵仙汇报,说是在黑莽林附近,发现了疑似陈太忠呆过的地方。

那六级灵仙毫不客气地吩咐一句,“给他尝尝截脉掌的滋味……我不要听陈太忠‘可能’出现在哪里,我只要听到他出现在哪里,或者可能知道他在哪里的知情人。”

然后这厮就被拖下去上刑了。

哥们儿就在你面前,遗憾的是你看不到啊,陈太忠心里不屑地冷哼。

若不是他有别的图谋,真想此刻就想砍掉此人的头颅。

紧接着,受刑者惊天动地地哀嚎了起来,陈太忠也懒得再多听,悄悄转身,蹑手蹑脚地走向驻地的练武场。

据徐建宏说,练武场里关了绝大部分的散修,他要去看看真假。

一路小心地走来,还真是让他发现了两个极为隐秘的警讯,警讯是触发式的,有一丝隐藏得极深的、若有若无的灵气。

如果不是他极为小心,就算开着灵目术都没用,太容易被忽视了。

可是陈太忠不怒反喜,忍不住要赞叹自己的先见之明——哥们儿要是没修炼了灵目术,就算再多一万个小心,也未必发现得了。

练武场的门口墙角,又是三个隐秘的警讯,若是谁想贴着墙根儿进来,十有八九要中招。

练武场的门口,是两个原红箭盟的守卫,门里坐着一个四级的灵仙。

陈太忠小心地绕过他们,又小心走了一圈:这里果然关押了许多的散修。

散修被关在几个练功房里,人被下了禁制,练功房的门口也下了禁制,等闲不得出入。

一个练功房,不过五六十个平米,起码要塞进去两百多号人,真是人挨人人挤人,污浊的空气,站在门外都感受得到。

陈太忠见到这一幕,脑中就忍不住浮起“春运”二字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