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二十五章 物是人非

三天之后,陈太忠主仆二人一起上路,两人先乘着灵舟飞进隐夏道,然后昼伏夜出,一路飞到积州。

洄水河畔,陈太忠放下了王艳艳,自己则是带上面具,大摇大摆地一路前行。

用了两天的时间,他来到了虎头镇,走到镇子口的时候,他并没有进镇,而是冲着守卫招一招手,“你过来。”

“你算什么东西,”这守卫的口气可是不小,而且眼睛一瞪,“找死吗?”

“呦喝,”陈太忠气得乐了,这守卫不过区区的七级,对自己这个九级居然呼来喝去,“小子,我懒得跟你一般见识,你把雷大当家给我喊出来。”

守卫听得眉头登时就是一皱,对方虽然是九级游仙,但是他还真看不到眼里,出门在外还穿一身长衫,十足的公子哥。

以往红箭盟的人,是比较忌惮这些公子哥的——散修都不怎么愿意招惹家族子弟,然而现在不同了。

不过,对方既然喊得出雷大当家的名号,他紧张地四下看一眼,低声发话,“你快走吧,现在已经没有雷大当家了。”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奇怪了。

“现在红箭盟都没有了,”守卫有点不耐烦了,冲他一摆手,“快走,再不走,信不信我喊人把你抓起来?”

陈太忠皱一皱眉头,他来虎头镇,是打听消息来的,他对现在积州的状况,两眼一抹黑,而他在青石城也没什么熟人,也只有在这个散修窝里,他能比较轻易地打听到一些消息。

所以他不想惊动别人,对于这个他一根手指就能碾死的家伙,他也不愿轻举妄动。

正没个奈何处,他的眼角猛地扫到,远处出现个熟悉的人,说不得抬手招一招,“徐建宏,老徐!”

徐建宏正皱着眉头想着什么事,猛地听到有人喊,抬起头来看一眼,然后就是一怔,他呆了足足有五分钟,才慢吞吞地走过来,很随意地发问,“你谁啊?”

若是有足够细心的话,隐约可以听出来,他的声音里有点微微的颤抖。

“你收了我那么多东西,忘记我是谁了?”陈太忠略带一点不高兴地发话,“你要是这么翻脸不认人的话,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啊。”

“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徐建宏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现在虎头镇做主的,可是血沙侯郑家,你掂量掂量,惹得起惹不起吧。”

嗯?陈太忠听出味道了,他不知道徐建宏是不是有意点出来的,所以也是阴阴地一笑,“我收拾你还是没问题的……有没有打算给我个交待?”

“好好,怕你了,”徐建宏苦笑一声,迈步走过关卡,“咱们到一边说去。”

两人走出七八十米,他才压低声音,一边走一边发话,“我说老大,你也胆子真大,怎么就跑到这儿来了?郑家正撒开网到处找你呢。”

“我也想找他们呢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这到底怎么回事,雷大当家呢?”

“嗐,别提了,”徐建宏苦笑一声,微微摇头,“他被郑家人杀了,这就是散修的命啊……”

原来郑家来人之后,在青石地界大肆搜查陈太忠,并且要求当地家族配合。

但是青石城仅剩的陶家和褚家,并不怎么卖他们的账,其他家族也很不感冒——你血沙侯郑家再牛,终究是北域的势力,来我东莽吆五喝六,这是个什么意思?

而且陶家和褚家,都是被陈太忠杀怕了,而一落千丈的周家,行事一直就被其他家族诟病,谁会有兴趣站出来,帮周家报仇?

更别说,城主南特对外地势力也顶得特别狠,郑家第一拨的来人,有个二级灵仙,直接被人打了闷棍以后搜魂,变成白痴了。

谁干的?鬼才知道是谁干的,散修有嫌疑,家族有嫌疑,南特更有嫌疑。

所以郑家又派了人来,其中不少高端战力。

不过这次郑家也学精了,先冲散修下手——明目张胆地对家族下手的话,就违背了风黄界的规则,都是有根脚的,告状也有渠道。

城主南特若是愿意叫真,出动战兵都是有可能的。

面对散修,郑家人要轻松不少,最极端的子弟,甚至喊出了“散修就是原罪”这种口号,想当初陈太忠能说“家族狗就是原罪”,郑家人还有什么需要犹豫的?

而收拾散修,就也要有个章法,于是这虎头镇就落入了郑家的眼里。

这个镇子并不是青石城设立的,而是自发形成的,南特没有在这里部署管理人员,管理者几易其手之后,是由散修的红箭盟把持着,也算青石城散修的聚集地。

郑家的十几个人,直接就打上门来了,有人多说一句话,就身首两处。

雷晓声甚至还没来得及出驻地,郑家人就寻了过来,防御阵被轻松地打破。

血沙侯家的名声,真是杀出来的,来人只问了一句谁是雷晓声,辨明正身之后,不等他发问或者回答,直接一掌拍做肉泥。

这便是杀鸡吓猴,郑家人先竖起一个标杆来,展示出自己的铁血形象。

接下来,他们就控制了红箭盟的骨干,然后撒出网去,四处打听陈太忠的消息。

而红箭盟里,也有不少软骨头,跑前跑后挺热心,说到这里,徐建宏忍不住叹口气,“现在你的消息可是值钱了,五十块上品灵石,还可以入侯府公干。”

“那你等一会儿可以去汇报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此刻两人已经走出好远,又迈过一座小丘,身后的虎头镇早已看不见了。

“鬼扯,都是骗人的,”徐建宏不屑地哼一声,然后又沉重地摇摇头,“郑家这些人,何曾把散修当人看来着?我早就对着雷老大的头发誓了……散修,也不全是没骨头的!”

陈太忠对他的话,不会全信,于是又问一句,“他们给你们,下的是什么禁制?”

“还好了,一开始比较严,现在禁制基本上都取了,”徐建宏皱着眉头,闷闷不乐地回答,“他们其间离开一趟,前两天才又回来……试图离开的人,一旦被抓,都是生不如死,现在他们似乎将更多的注意力,放在打击逃跑的人身上了。”

“所以你被解除了禁制,却也不敢跑,”陈太忠冷冷地问一句,“是这样吗?”

“逃……能逃到哪儿去?”徐建宏惨然地一笑,“事实上我想的是,如能联系上你,定然为晓声报仇,这里最容易遇到你,让我走我也不走。”

“我知道消息晚了一点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我还没找他们麻烦,他们竟然还敢回来,真是花样作死……把他们的组成情况,简单跟我说一下。”

徐建宏对郑家的消息,知道得也不甚详细,他往日里接触的最多的,是郑家几个初阶灵仙,所以他的消息就是,郑家此行,有四五个中阶灵仙,可能有一个高阶灵仙。

那个“可能的”高阶灵仙,就住在雷晓声以前住的院子里,一般人见不到,不过看郑家子弟的样子,应该是位置不低。

而红箭盟的驻地,已经是关押散修的大本营了,目前大约有七八百号散修被关押着,有些桀骜不驯的,被随便安个罪名,当众斩杀,还有十几个人被废了修为。

也有部分散修,被查出跟陈太忠无关,不过郑家不放他们走,而是要他们帮忙打探消息,谁敢悄悄地跑掉,抓回来就是极刑。

现在驻地里的郑家子弟,天天提审散修,还有几个是负责对外抓捕的,至于打探消息的任务,大部分是落到了红箭盟和其他散修的身上。

而且打探消息,郑家给定出了任务,完不成一样要吃苦。

刚才徐建宏愁眉苦脸,就是因为被郑家人呵斥了一顿,对方说了,三天之内,找不到二十个嫌疑人的话,你就尝一尝截脉掌的滋味吧。

而徐二当家真是不知道,还有谁是知情不报者,他也不想随便抓人顶数。

陈太忠听完之后发问,“刚才那个守卫,会不会有问题?”

“应该不会,他不认识你,”徐建宏摇摇头,想一想又补充一句,“此人跟雷大当家的感情也深,只不过胆子小一点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“你把你们驻地的平面图画出来,还有郑家子弟的位置,尽可能地标明,他们大约是什么级别。”

徐建宏没有听说过“平面图”三个字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理解,闻言他眉毛一扬,兴奋地发问,“您是打算动手了?”

你这不是废话吗?陈太忠嘬一下牙花子,“不动手,我来这儿干什么?”

“好,我马上画,”徐建宏点点头,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

不得不说,他画图还是很有两把刷子的,不但画出了大院的位置,画出了人物,还画出了一些暗哨和阵法。

说实话,陈太忠对中阶以下的灵仙,兴趣真是不大,他最关心的,还是怎样摸近那个高阶灵仙。

待看到那个高阶灵仙所在的位置的时候,他沉吟一下,指着那里发问,“这个家伙身边……有没有老仆之类的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