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二十四章 树欲静

看到宁树风与有荣焉的样子,陈太忠笑一笑,也不再说话。

“镖局说了,近期也不要我出去,”合着他还有第二个喜讯,“要我认真帮着听风镇的人测试,不管怎么说,测出登仙苗子,也是龙鳞城走出去的。”

“城主府这次懂点事儿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相较宗派试图垄断登仙苗子,得不到也要毁掉的行为,城主府的选择,无疑是多出了不少善意。

本来嘛,本地的登仙苗子,如能发展得好,跟地方总是有点香火情的。

宁树风嘿嘿干笑一声,也不参与这种评论,事实上,他能获得这样的待遇,跟听风镇其他居民的活动,是分不开的。

吃喝一阵,陈太忠想起,自己这算是在听风镇置业了,少不得就又问一句,“要是以后有什么探险任务,我也可以参加了吧?”

“那是,”宁树风笑着点点头,“我最近就帮您操心着打听,有了就通知您。”

“近期倒是用不着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最近打算静修几个月,同时随时准备再去积州。

若是南特昨天没来,他也就将跟郑家的恩怨放在一边了,但是听到郑家如此变本加厉,他心中的火气实在按捺不住——哥们儿还没找上门去,你们倒还没完没了啦?

他正想着,冷不丁听宁树风发问,“对了,您朋友找到您了吗?”

“我朋友?”陈太忠愕然,“你是说,一个胡子拉碴的大汉?”

“不是,”宁树风摇摇头,“是两男两女……”

原来陈太忠和王艳艳离开十来天之后,镇子里来了四个人,打听小院主人的情况,听风镇上的人问对方来历,对方只说,是院子主人的朋友。

我在风黄界,哪里有恁多熟人,陈太忠心里明白得很,南特能找过来,已经是出乎他的意料了,一下又来四个人,他根本想像不出来,会是什么样的熟人。

唯一可能的,就是巨松城的姜家了,不过,按说姜家也找不到这里才对,除非姜家给的报恩令,有GPS定位系统。

他又问一问那四人的相貌,仔细想一想,在记忆深处实在搜索不出来相应的相貌,“他们没说来自哪里吗?”

宁树风想了好一阵,才苦笑着摇摇头,“没有,人家不说,哪里有硬问的道理?”

“下午我去问一问镇子上的守卫,”刀疤闻言,主动接话。

结果,镇子上的守卫也记不清了,他们只记得那些人在镇子上待了四五天,其中登记身份的人——似乎是中州人士。

风黄界的身份管理方式,就是这样,有合法的身份玉牌,可以在任何允许逗留的地方逗留,但是没有值得记录的事情发生,就不会有记录留下。

“来自中州”这四个字,让陈太忠主仆有点摸不着头脑,他俩在中州,真是没有任何朋友,做主人的不说,做仆人的,也是东莽生长的。

“也许是认错人了,”陈太忠只能这么认为。

他虽然惹事不少,但是除了北域郑家,其他的仇家不是被他杀了,就是被他踩趴下了。

“其中有三个灵仙,”王艳艳愁眉紧锁,“感觉这地方……似乎不是很安全了。”

陈太忠无语,其实他觉得听风镇就不错,尤其是在南特来访过之后,不远处的郡治旺泉城,他都有城主做靠山了。

“我觉得还是GPS的问题,”他嘟囔一句。

三个灵仙,他还真不放在眼里,就算三个全是高阶,他都无所谓,不过他也知道,王艳艳是真不喜欢这个地方。

忙过这一段时间,去帮她把复颜丸要来吧,他暗暗地下定决心。

接下来又是一段休闲的时光,大约用了一个月,主仆二人相继修成了灵目术。

陈太忠觉得,这灵目术真是好东西,虽然不能完全取代夜视仪,但是观察近处,真是分毫毕现,三五十米的草丛里藏个人或者灵兽,只要激发灵目术,就能发现不对劲。

至于识破隐身术,他没有条件试验,但是邓蝶已经用行动证明,这个不难。

刚刚学会的时候,他就不断地东瞅西瞅,甚至发现了几处短尾貘埋藏食物的地方。

不过这玩意儿用多了,眼也累,总算还好,休息一下就行了,不至于像搜魂术一般,用得多了会引起反噬。

目前的灵目术,跟天目术还是不能比的,但是陈太忠很惊讶地发现,这玩意儿在一定程度上,甚至能发现隐藏的阵法。

这个功能就太有效了,风黄界的阵法除了起保护作用,也有大量的杀阵,陈某人在南池村设置的幻阵,也是为了将人引进去杀掉。

有了这个灵目术,他可以有效地识破一些阵法埋伏。

除了灵目术,陈太忠还在修习的,就是无名刀法第三式,不过,他无名刀法第一式,是在灵仙一级修习成功的,第二式是在灵仙四级修习成功的,第三式……大约得到灵仙七级了。

反正磨刀不误砍柴工,先熟悉一下总没错。

除此之外,他还在修习拳法,得自洄水密库的舍生取义拳。

这个拳法是灵仙六级才能修炼的,威力惊人,而且还有一番妙处——若是在对战中,能突破生死之间的大恐怖,有一定的几率,能晋阶七级灵仙。

也就是说,这套拳法,跟燎原枪法类似,也是冲阶的利器。

不过这拳法是冲高阶灵仙用的,安全性要差很多,玉简上说得很明白,这是速成的晋阶法门,目的在于短期内提高一大批人的战力。

晋阶时会有相当的危险,晋阶后会有虚弱期,甚至可能会有轻微的后遗症。

所以玉简上强调:不到万不得已,慎用!

但是这种警告,对陈太忠来说,就是耳旁风,他太明白加强实力的重要性了,于是他对自己说,哥们儿只练一练,不到万不得已,绝对不用就是了。

尤其是,他在铁雉城,抢了一副不错的拳套,这简直就是为他定身制作的一样——老天都知道,哥们儿要练舍生取义拳。

休闲的时光,总是过得很快的,一眨眼,他回来就两个月了。

这天,他正在屋里打坐,有人求见,他出来一看,认识,正是南特身边的那个二级灵仙,至于此人叫什么,他是不知道。

“见过陈大人,”这位一拱手,不卑不亢地发话,“我家大人要我转告您,郑氏族人即将回转青石城,希望您早作准备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,不过下一刻,他眉头一皱,“南特回去祭奠母亲,现在何处?”

“大人尚在族中,”二级灵仙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大人说,你若害怕,可以等他回转,一起走。”

“我跟他在一起,才更不安全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然后一摆手,“告诉南特,回来得快一点,要不然我就不等他,一个人动手了。”

“大人还是希望您用自己的眼光看一下,那些人是否该杀,”二级灵仙恭敬地回答。

“我杀人,不需要理由,想杀就杀了,”陈太忠下巴一扬,本想示意他离开,然后他又问一句,“南特这是遇到什么事儿了?”

“族中有事,”二级灵仙的嘴巴,还是很紧的。

“行了,你去吧,”陈太忠一抬手,把人撵走了。

然后他就开始琢磨,该带点什么东西出发,他确信自己逃得脱,但是万一遇到那个三级天仙,重伤将养个一年半载的,倒也正常了。

所以须弥戒里的大多数东西,比如说极品灵石之类的,他不想随身携带太多。

一直以来,他就跟在地球上看的修仙小说一样,所有家当都随身带着,不过这是可以理解的,因为他一直就在东奔西走、东躲西藏。

但是现在,他有自己的产业了,就要考虑东山再起的问题了,或者,将一部分物资藏在某个隐秘场所,是比较负责的做法。

事实上,那么多的极品灵石,对他来说,不过是数字而已,用得到的并不多。

搜罗了那么多功法和技法,用得到的也寥寥无几。

他正盘算呢,王艳艳走了过来,“主人,我也要跟你去。”

“你开什么玩笑?我都想留点家当在家里,”陈太忠可不认为这要求正确,“此行危险度比较高,顾不得招呼你。”

“我在洄水旁等你,”王艳艳却是个认死理的,“我都一级灵仙了,而且你这次去积州……以后还去吗?”

“没有其他原因,我是不想再回去了,”陈太忠随口回答。

“我就知道,你这次要去吸血藤李家,”王艳艳的眼角眉梢都是笑意,“李家人也知道,咱们是主仆两人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苦恼地咂巴一下嘴巴,他确实有这个心思,既然去积州,就顺便往李家走一趟,当然,李家若是不认账的话,他打算打得对方认账。

不过,真要惹出来灵风董家的话,他十有八九估计还得跑路,等有资格收拾董家的时候,再去狠狠地虐对方一把。

然而他也知道,刀疤对这个复颜丸,不是一般地看重,眼下她这么说了,他也不好拒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