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二十三章 南郭先生

郑家这次来调查的,有两个高阶灵仙,一个七级一个九级,九级的叫郑海,七级的叫郑勇昌,还有中阶灵仙三人,初阶灵仙四人。

这样的团队,在积州堪称豪华了,就算去了晨风堡,当地最大的地头蛇温曾亮也得弯着腰献媚,没办法,惹不起啊。

至于青石城,被陈太忠一通大杀之后,整个青石城地面,灵仙加起来都不够两位数,而中阶灵仙应该只有一个,那就是南特。

这种场面,若不是南城主异常地强势,青石城根本经不住这帮人折腾。

尤其要命的是,北域郑家还来了一个三级的天仙,不过此天仙不在积州,而是坐镇道治麻陵郡,在掌道史司里做客。

陈太忠听得有点头大,“这么多人,你让我一个人杀?”

他有跟九级灵仙对战的经验,不管是南宫锦标,还是池家的那个九级灵仙,都不是好惹的,小心一点的话,败敌应该没什么问题,但是想杀掉对方,就不好说了。

只一个九级灵仙,就够他头大了,别说还有那么多的灵仙。

“功法商店我那个老友,可以助你一臂之力,”南特吃喝完毕,一边拿着一根牙签挑牙,一边慢吞吞地回答,“他最擅长音攻,可克制中阶灵仙以下的神识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又问一句,“郑家人在青石,真的折腾得很厉害?”

南特想一想,郑重地回答一句,“在城主府观察不到的地方……是非常厉害。”

“那便是他们自寻死路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轻叹一口气,“我本以为,可以收心修炼,奈何有人……他非要作死啊。”

王艳艳听到这里,忍不住出声发话,“主人……我建议你,还是等再晋一级之后,再去积州不迟。”

“没事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斗南宫锦标和池奇榀的时候,虽然很不顺手,但是之所以不顺手,是因为他有两项优势,没有充分发挥出来。

一来就是,他都没有用隐身术,杀南宫锦标的时候,他才是四级灵仙,对方却是积年的九级,他的隐身有被对方察觉的可能,所以一开始他并没有隐身。

但是他现在五级了,被察觉的可能性就又降低不少。

而他跟池家那个九级斗的时候——他现在都不知道池奇榀的真名,当时他是坐等对方来犯,也就没有隐身。

若是真要发动隐身术,想杀九级灵仙,也没有想像的那么难,就像他最后杀南宫锦标,还是用了隐身术。

而他若能一开始隐身,另一大杀器红尘天罗,就可以派上用途了,跟那俩斗的时候,他都来不及使用红尘天罗,但是隐身了,他就有大把的时间祭起,还不虞对方逃跑。

有这两大杀器,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危险。

“现在倒也不着急,”南特笑着回答,“郑家最近遇到点事情,东莽的子弟全撤走了,如若不然,我也不能随便离开,他们再回来,我估摸怎么也要三四个月……对了,你联系得上庾无颜吗?”

陈太忠摇摇头,“他神出鬼没的,我哪里知道?”

他能理解南特和庾无颜那种友谊,至于说庾无颜可能活不过十年的事儿,还是不用说了。

南特喝一阵酒,又把陈太忠的“青胜雪”连喝几杯,然后站起身来,“好了,恶客做够了,就此告辞,不打扰你两位的良宵美景了。”

在王艳艳的眼中,微醺的南城主,还是有一点点可爱的。

“这么晚了,你能去哪儿?”陈太忠出声挽留,他是不习惯留客的,不过此刻他拥有这么大个院子,倒也不介意对方留宿一晚,“龙鳞城都关门了,听风镇也没什么好的住处。”

“随便找个树林就歇息了,”南特很随意地回答,竟然是有点不领情。

“我这儿也有树林,”陈太忠也很随意地回答,不过想一想,他还是意兴索然地一摆手,“随便你吧。”

“我要赶赴旺泉城,”南特笑一笑,但是他脸上的漠然,让他的笑容显得有点勉强,“过一段时间,是我母亲的忌日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忍不住又问一句,“你是旺泉人?”

他有点好奇,旺泉并没有姓南的大家族,而他曾经听人说过,南城主出自一个显赫的家族。

“你不知道我家?”南特也很奇怪,然后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也是,那家伙本来就不是个多嘴的……旺泉的城主,是我叔父。”

“旺泉城主……你姓南郭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心里有点明白了,他在龙鳞城定居时间不短了,知道青州郡治的城主,名唤南郭俊荣。

南郭是折龙道里响当当的封号家族,家里不止一个玉仙,而且有在宗门的,也有在官府的,甚至家族里都有玉仙潜修。

南郭俊荣这一支,就在旺泉城扎根,人丁不旺但是战斗力不弱,据说还有中阶的天仙隐修,不过南郭城主手上有战兵,一般也很少使用家族战力。

再加上那里又是郡治,郡守虽然也是初阶天仙,但是大权在握,所以南郭家族在旺泉城里,不算特别地高调。

当然,也没人敢惹,郡守都不敢随便招惹——南郭城主背后,可是有强大的封号家族。

“家门不幸,出了我这样一个孽子,”南特很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不过俊荣叔对我不错,你若有事,也可以找他……当然,能不找是最好的。”

“我还真有点事,”陈太忠想起了胡信喜担保的灵石,他原本是想提高一点修为再去要,不过眼下既然有门路,何必再等?“钝锁胡家差我点灵石,能帮着要一下吗?”

南特先是愣了一愣,然后才扬一下眉毛,“值得你开口……差多少?”

“二十五块极品灵石。”

“要来分一半,”南城主毫不含糊,马上喜眉笑眼地回答。

“还是我自己要吧,”陈太忠一听,果断摇头,然后他又想起个典故来,就刺激对方一下,“你这南郭家的人,居然有擅长音攻的朋友……真是奇哉怪也。”

“什么?”南特没听明白,眉头微微一皱,“我南郭家音攻怎么?”

“南郭应该都是不擅长音乐的吧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问。

“你胡说什么?”南特难得地生气了,他瞪着这坏笑的家伙,“我南郭家创始人,一曲凤舞九天,可引来凤凰助战,你说我南郭家不懂音乐?”

“听说过齐湣王吗?”陈太忠也不着恼,笑嘻嘻地发问。

“没有,”南特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我已然不是南郭家人了,只是听不得你信口胡言。”

“齐宣王呢?”陈太忠又问一句,他一定要做出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,以恶心对方。

“还是没有,”南特继续摇头,然后他猛地一怔,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,“宣?家族倒是有祖训,起名不得为‘宣’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

我擦,真是滥竽充数的故事?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怔,好半天才干笑一声,“为什么起名不得为宣?”

“这我怎么知道?”南特白他一眼,“很多祖训,都是很莫名其妙的……你知道原因?”

“我知道的原因,恐怕你不想听,”陈太忠强忍着笑意,一本正经地回答。

“一看你这笑容,我就知道你憋着使坏呢,”南特哼一声,不过,他大抵还是抵挡不住那份好奇,尤其还是关于自己家族的事,“你说吧……不过要是太过分,你小心我揍你。”

“哦,我好害怕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然后问一句,“可是你打得过我吗?”

“不说,我就走了,”南特当然知道,自己对上这货,怕是毫无胜算。

“这是我们地球界的一个故事,”陈太忠见他要走,少不得出声,他一来是为了损对方,同时也是在寻找,可能出自于地球界的消息。

故事很短,三言两句就说完了,看着自家主人嬉皮笑脸的样子,刀疤忍不住“扑哧”一下笑出了声,觉得他太过阴损。

这种故事,一听就是有意糟蹋南郭家,什么齐宣王喜欢众人吹竽,齐湣王喜欢单独听吹竽,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事嘛。

就算真有这故事,滥竽充数的人,可以姓南宫,也可以姓欧阳,为什么一定要姓南郭?

而南特则表现得很淡定,认真地听完之后,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,沉默了片刻,他转身就向院子的门禁走去。

走出好远,他的声音才隐约传来,“算我说错了,你比那货还操蛋。”

“哈哈,”陈太忠开心地笑了起来……

第二天,是主仆两人回来之后,登仙鉴第一次测试的日子,宁树风兴奋地跑来跑去,测试完之后也不着急走,而是叫了一桌子丰盛的酒菜,陪着两人吃饭。

陈太忠煞是奇怪,忍不住问一句,“最近发财了?”

宁树风往日手脚也大,尤其是主持了登仙鉴的抽签之后,好处不断,但是今天的手笔,还是大了一点。

“倒不是,是湄水的谢明弦,在朋友圈里,好好地夸了我一通,”他笑着回答,“还说以后湄水附近的任务,可以帮我做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