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二十一章 前账

果不其然,陈太忠说得轻描淡写,邓蝶反倒是不好再试探了。

她一直认为,此人是个有根脚的,对那些宗门的佼佼者而言,得到一些驭兽秘诀,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。

他说得轻巧,邓蝶就顺势发问,“既是这样,你可否多豢养一些灵兽?城主府愿意高价收购。”

嗯?陈太忠有点不满意了,淡淡地看她一眼,“你这是把我看成什么人了?”

他因为口腹之欲,豢养一些灵兽,这并不算什么,甚至可以说是桩雅事。

但是豢养灵兽来卖灵石,以此谋生的话,就有一点屈辱了,陈某人一级游仙的时候,在青石城的任务大厅,都看不上那些服务性质的任务。

“你也莫生气,”邓蝶笑着回答,“龙鳞城附近,还真没有人会养灵兽,而城主府整天迎来送往的,难保什么时候有贵客……像这阴阳蛇,最好还是活着杀,涉及到城主府的体面。”

龙鳞城的城主,弄点灵兽肉还是不难的,但是遇有贵客,想找些活的灵兽,而且还是味美的,也不是很容易。

弄那些切好的灵兽肉,未免有点掉价,不配城主的身份。

身份这种事,可大可小——像祝琦种的茶叶,顶级的茶叶,都轮不到龙鳞城惦记,郡治旺泉直接包圆了。

“我自己养来吃的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,我是修者,不是养殖户。

但是他也不想把气氛弄得太僵,少不得补充一句,“而且这个院子太小,养殖灵兽,是要占很大地方的。”

这就是他欺负对方不懂了,其实养殖阴阳蛇,这院子是绝对不小了,正经是养殖荒兽短尾貘,那个小湖是太小了,现在都已经是拥挤不堪了。

“把整个后山都划给你,你看如何?”邓蝶笑吟吟地发问,“不用你交灵石,每年交易二十只短尾貘,五对阴阳蛇,怎么样?”

“整个后山?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他这个小山包后面不远,还有一座大一点的山包,差不多有一千五百亩地,真要把这个山包也拿下来,刀疤养的灵兽,绝对自己吃不完。

不过这个事情,他还是要跟刀疤商量一下——养这么多灵兽,肯定要耽误修行的。

而且他打心眼里,很讨厌“执此贱业”,于是点点头,拿出学自地球的官腔来,“这个事儿嘛……回头再说吧。”

他在地球上,被人求得多了,大多时候,他直接强硬地拒绝了,一点不给别人面子,但是也有个别时候,说话还是要稍微婉转一点。

邓蝶一听,也知道暂时没办法谈了,于是东拉西扯几句,站起身告辞。

王艳艳直到傍晚才出关,她双目炯炯面带笑容,显然是修习灵目术进展顺利。

她随手做了一点晚饭之后,两人开始用餐。

陈太忠吃饭是极快的,三口两口划拉完,又拿出一壶茶冲泡上,才笑吟吟地发问,“今天邓蝶来了,跟我说了这么个事儿……”

王艳艳也不说话,默默扒完碗里的饭之后,才放下饭碗发话,“我养的灵兽,你吃没问题,别人……凭什么?”

“我不就是这么一问吗?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他其实是有倾向的,但是刀疤如此说,他反倒要辩解几句,“我是想着……跟城主府搞好关系,也没坏处。”

王艳艳看他一眼,眼中有点说不出的东西,“你不是想在这里终老吧?”

“这里怎么不能终老呢?”陈太忠狐疑地发问,“我倒也没想终老,但是修炼到天仙巅峰没有问题啊。”

“养那么多灵兽,我是没时间修炼了,”王艳艳悻悻地回答。

她这样抱怨,陈太忠也不好意思说什么,只得讪笑一声,“其实,灵兽随便养一点就行,我是想着地方大了……咱不是可以种麒麟草吗?”

“我不会在这里种麒麟草的,”王艳艳缓缓摇头,声音虽然轻柔,但是语气坚定。

陈太忠一时有点无语,端起茶杯来轻啜:咱俩到底谁是主人?

他不说话,刀疤也就不说话了,隔了好久,她才起身收拾碗筷,转身之际,她轻声嘟囔一句,“我本来以为,你会在百药谷换一颗复颜丸。”

我勒个去的,陈太忠有点明白了,为啥刀疤最近总是有点怪怪的感觉——合着她是埋怨自己,没给她换复颜丸。

想一想也是,他能帮别人换水火通脉丹和五转洗髓丹,却是偏偏忘了帮自家的女仆换复颜丸,实在是有点粗心了。

不过,他虽然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,可是面子上下不来,于是冷哼一声,“去一趟李家就拿到了,为啥一定占那个名额?”

“嘿,”王艳艳轻叹一声,也不说话,端着碗筷走了。

“这还是仆人吗?”陈太忠实在有点恼火,你看看你,这是什么态度嘛。

不多时,刀疤又转了回来,轻声发话,“我刚才语气不好,主人你原谅,实在是……我真的很想恢复容貌,到时候咱们换个地方,我帮你种麒麟草。”

陈太忠其实能理解她,但是他心头一口气难平,少不得冷哼一声,“你就算恢复了容貌,能有多漂亮?”

王艳艳呆呆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轻声回答,“比你想像的,要漂亮很多。”

“切,”陈太忠不屑地一哼,想一想她肯定已经被梁家人蹂躏过了,他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,哥们儿的目标,是要成为风黄界的传说,哪里会把心思放在男女之情上。

就在这时,刀疤轻声嘟囔了一句,他一下没听清,“你说什么?”

王艳艳的脸微微一红,终于鼓足勇气,声音也大了一些,“我说我尚是完璧!”

你跟我说这个,有意思吗?陈太忠有点无奈,他索性打消对方不切实际的念头,“我第一次见你,是在梁家的水牢里吧?”

“那又如何?”刀疤瞪大了眼睛,很不服气的样子。

“这……还用我说吗?”陈太忠决定给她留点面子,不说得过细。

“你真是……”这次,轮到刀疤无语了,她苦笑一声,“这有什么必然的因果吗?”

“咦?”陈太忠这下奇怪了,他就很好奇地发问,“他们对水牢里的囚犯,不是予取予求的吗?”

“你这听谁说的?”王艳艳哭笑不得地摇摇头。

不过她也知道,主人来自于下界,对于风黄界的常识,有很多不了解之处,于是耐心解释,“抓我的是家族,不是盗匪,家族在这一方面,管理是很严的……”

原来这风黄界的家族,不但对散修狠,对家族成员的管理,规矩也很大。

像这种家族里抓住的“人犯”,除非有特殊原因,严禁家族子弟同其发生肉体关系。

因为人是感情动物,尤其有些修者,练有壮阳或内媚之术,久而久之,就容易造成一些隐患,尤其是有些修者,还练有采补之术,采得灵气之后,自然就好逃脱。

用刀疤的话来说就是,风黄界很久以前,不怎么注重这个,但是由此引发的教训太多了,而家族里很多事情,是不能曝光的。

比如说,还是抓了王艳艳的梁家,梁家私下修得有战阵之术,只要有“人犯”跑出去,将此事捅出来,那梁家的结果就是注定的——族诛,没有任何侥幸可言。

陈太忠这算是又小小地开了一把眼界,心情也好了不少,虽然他没想着跟自家女仆发生什么,但是刀疤起码是干净的,这让他心里比较舒服。

想到自己忘了为她讨要复颜丸,他点点头,“这样吧,过两天我去一趟积州,帮你把复颜丸要回来……李家应该有货了。”

“算了,”王艳艳摇摇头,“还是等你最少晋阶灵仙高阶吧,到时候打不赢,起码还是跑得了的……我也不急在一时。”

“你恨不得把手指头戳到我鼻子上了,还不急在一时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回答。

王艳艳这份尴尬,也不用提了,她才待说什么,门禁那边传来声音,“陈大人,有隐夏道积州郡的人来访,说是您的故人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一听就愣住了,他侧头看刀疤一眼,不成想她也在看着他。

“你这嘴巴真厉害,”他撇一撇嘴巴,无奈地冲她指一指,“还愣着干什么,去带人进来。”

“你先隐身吧,”王艳艳也知道,他在积州是何等的处境,她也很珍惜目前的平静生活,“我先试探他一番。”

说完,她转身离开了,不过没过多久,她又领着一个壮汉进来了。

壮汉身材魁梧,胡子拉碴不修边幅。

陈太忠本来是隐身的,见到此人,禁不住大怒,直接现出身形,掣出灵刀就一刀斩了过去,“南特,你个混蛋还有脸来找我?”

“喂喂,咱不带这样的,”南特这货煞是卑鄙,见他刀势惊人,想也不想,直接就躲到了刀疤的身后,“我找你有事!”

“今天非痛打你一顿不可,”陈太忠见刀疤挡在中间,少不得收起灵刀来,又摸出了一副拳套,正是他从铁雉城楚家抢来的,能挡得住无名刀法一击的。

“居然敢找上门来,我看你皮肉痒痒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