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二十章 招揽

坐上灵舟飞行,速度是很快的,用了两天,就来到了青州境内。

陈太忠原本想着,去旺泉的钝锁胡家,找胡信喜要一下那二十五个极品灵石,可是转念一想,对方可是有天仙的封号家族。

对现在的他来说,天仙未必有多么可怕,但是真要斗起来,他使尽浑身解数,大概也就是个旗鼓相当,一不小心的话,没准还要吃一些亏。

账是肯定要讨的,但也未必就急在这一时,他现在已经是五级灵仙,等升到七级灵仙的时候,应对起来就比较游刃有余了。

当然,里面还有若干技术性的问题,也不能忽视,比如说天仙会飞,而陈太忠不但不会飞,遇到一些身法诡异的高阶灵仙,他都未必留得住对方。

所以眼下,还是静心修炼,等到翅膀硬了,再去讨债,到时候对方若是想耍赖,就直接掀桌子好了。

抱着这种心态,两人在进了青州之后,降下灵舟换乘角马,不停歇地一路直奔龙鳞。

到了听风镇,就是三天后的傍晚了,见到数月离别了数月的院子,陈太忠松了一口气,不知道为什么,他居然生出了一种“回家”的感觉。

院子里还是他们走时的样子,不过杂草生出了不少,王艳艳简单收拾一下两人的房间,洒扫一下尘土落叶什么的,也顾不得旅途疲惫,就升起火来,打算给主人做饭。

然而,还真不用她做饭,两人回来没多久,镇子上就有人过来探望。

来的人有沈作平,还有宁树风,以及镇子上的其他邻居。

众人此来,都是带了酒水饭菜,祝贺两人平安归来。

当然,陈太忠主仆的人缘,还没有好到爆表,事实上,大多数人还是想了解一下,登仙鉴的测试,什么时候才能继续开始。

“先歇两天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表示,“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,不过我们这一路也真是累坏了,先容我们缓两天。”

“小湖我们能去玩吗?”有邻居发问。

合着他俩离开之后,沈家的护卫把小湖都封了起来,防止有人不开眼乱闯,进了这无主的宅院——进宅院不可怕,可怕的是陷进阵法里。

沈家已经把院子卖了出去,绝对不方便破阵救人。

“等我先检查一下阵法吧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……

第二天,主仆两人开始整理院子,陈太忠检查各种阵法,而王艳艳则是忙着将各种灵兽和荒兽安置回去。

这一通忙完,整个院子又变得生机勃勃了,那些灵兽和荒兽在兽袋里待得太久了,一放出来就东奔西跑,活泼到不得了。

王艳艳少不得又要喂养和安抚它们,不知不觉间,一天时间就过去了。

过了几天,邓蝶来访,她依旧戴着面具,不过沈家的护卫知道她,倒也不敢阻拦。

陈太忠闻言出来接待,邓蝶见状,有一点好奇,“难得啊,你这修炼狂人,怎么不是你的小女仆出来?”

“刚得了点好东西,她忙着修炼呢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。

刀疤对修习灵目术非常着迷,在路上就忍不住想修炼,还是一直克制着,回到院子之后,就再也按捺不住,收拾妥当之后,跟他要了五滴净心神水,闭门修习灵目术。

陈太忠也在修习灵目术,不过他修炼途中能够分心,听说有人来了,可以出门接待。

邓蝶一听来兴趣了,“看来出门一趟,还是弄了点好玩意儿啊……什么东西?”

陈太忠笑一笑,指一指自己的眼睛,他的灵目术修炼到一半,她若是肯用心观察,也是瞒不过去的,没必要藏着掖着。

邓蝶的灵目一闪,登时就有点吃惊,“没搞错吧,你真把净心神水弄到手了?”

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机缘巧合而已,我的运气一直就特别好。”

真是运气吗?邓蝶白他一眼,心里也不是很相信,“弄了多少?”

“八滴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他这时候肯定不能说实话,虽然他在搞净心神水的时候,是考虑过沈蔷薇,但是沈家老祖……太穷了。

他只是想着,推脱不过的时候,卖给沈蔷薇几滴,如若没有被人抓住现行,能不卖还是不卖了,要说把东西送人……他还不如送给庾无颜。

“这东西就是样子货,”邓蝶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她没修习灵目术的时候,认为是极好的功法,但是一旦修行了,就觉得这术法也很是一般。

而净心神水神水真的是很宝贵的,很多地方用得上。

陈太忠却不吃这一套,只是似笑非笑地回答,“你俩当时六块极品灵石,卖给我功法的时候,可没这么说。”

邓蝶登时语塞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那你现在还有四滴净心神水?”

“我俩都修炼了,哪里还来的四滴?”陈太忠愕然。

“你……你不是这样吧?”邓蝶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“灵目术,你们主仆有一个人修炼,就可以了啊。”

陈太忠看她一眼,随意地笑一笑,不做解释,仅仅是灵目术的话,哪里值得他如此大费周折?

灵目术是不错,不但能看人修为,还能看出人的伪装——甚至一定程度上能识破隐身,可是他和刀疤修习此术,是为了以后好修习天目术。

那是洄水密库里的好东西,修炼有成,可看气息、天机,修炼至大成,可隔墙视物。

“我来找你,是商量点事儿,”邓蝶终于书归正传,“手上有个活儿,杀一个七级灵仙,你主攻,我辅助,有兴趣吗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缓缓摇头,“我觉得现在的日子不错,只想清净地修炼。”

“绝对没有后患,哪怕杀不了,能跑了就行,”邓蝶很认真地发话,“我保证没有人追究你……你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。”

陈太忠又沉吟一下,他是领了对方一点小人情,但是一想到城主府,他心里又有点抗拒,谁知道你们要杀的是什么人呢?

他被南特带人围攻过,对类似行为相当抵触,而且错非不得已,他也不喜欢随便杀人。

不过这两点理由,显然说不出口,于是他问,“报酬是什么?”

“你想要什么?”邓蝶直截了当地发问,想一想又补充一句,“都好商量。”

我飞升上来,是要修炼,不是来杀人的!

陈太忠抿着嘴巴考虑一下,最终还是缓缓摇头,“我想了想,真的什么都不缺……杀个高阶灵仙,我要是跟你要二十块极品灵石的话,你肯定也不会答应,对吧?”

高阶灵仙的性命,真不值二十块极品灵石,但是少于二十块,他还真没兴趣干——哥们儿确实不缺灵石。

邓蝶也不会答应二十块极品灵石,她想一想之后,抛出个诱饵来,“功勋要吗?事成给你一百功勋。”

“我虽然没有功勋,但是我仆人功勋多啊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。

若是没去了葫芦峡一趟,他对功勋或者还会感点兴趣,但是面对天仙池云清,他只有沉重的压力,这种压力不是功勋能弥补的。

甚至可以说,这种情况下,功勋屁都不顶,还是要拿实力说话。

“啧,”邓蝶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要不是我被对方认住了,这事儿本来不用麻烦你……我若是主攻的话,城主府会被动。”

“我没兴趣听这些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不过他也不好拒绝得对方太狠,“你若是能把此人引到我院内,我可以诛杀擅自闯入者。”

“我是要埋伏此人,”邓蝶哈地苦笑一声,无奈地摇摇头,“若是能把他引出来,我杀他的办法,实在太多了。”

“那就没法了,”陈太忠撇一下嘴,然后他又想起来个因果,于是就建议,“那你为什么不找沈蔷薇呢?她可是缺灵石缺疯了。”

邓蝶垂下眼皮,再次摇头,语气沉重地回答,“宗门弟子不得随意介入官府争斗。”

那还是能查出她是宗门弟子嘛,能查出她来,查不出我?陈太忠很是无语。

说白了,他也不介意杀个人,以获得邓蝶的友谊,但是他现在,真的是什么都不缺,坐在家里都能安安稳稳地晋阶到天仙,他吃撑着了,再出去惹事?

陈某人不怕麻烦,但是他从来也不喜欢麻烦。

两人都不再说话,院子也寂静了下来,只有微风吹动的树叶,传来沙沙的响声。

良久,风中传来一声轻嘶,似乎是哪只风翅兽打了一个响鼻。

“对了,”邓蝶又想起一件事来,“你这个仆人,似乎很擅长豢养荒兽和灵兽?”

她不知道院子里养得有风翅兽,但是院子里有短尾貘和阴阳蛇,她却是知道的。

“这东西有什么稀罕?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随便养一些,等大了杀来吃。”

其实他也知道,驭兽的法门,传得不是很开,短尾貘这种高阶荒兽,一般人就不可能驯服,更别说阴阳蛇这种一级灵兽了。

刀疤就是因为会驭兽,才被梁家关进水牢。

但是此刻,他偏偏要表现出不在乎——对我来说,这就是小儿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