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一十八章 老祖破庄

池家人在紧锣密鼓地布置不提,村子外的两人,将那一地的尸体掩埋了之后,稍微挪了点位置,等着即将到来的报复。

在对方家门口杀人,报复来得绝对不会慢了。

不过令陈太忠感到奇怪的是,当天村里竟然没有什么反应。

当天夜里,他是非常警醒的,时不时就要拿出红外夜视仪来,看一看附近是否有人接近——来明的他不怕,但是也得防备对方玩阴的。

斗笠人却是没表示出异常来,自顾自地打坐修炼。

陈太忠本来想告诉他,不远处哥们儿布了大阵,万一不敌的话,你可以往那里跑。

他确实是布了大阵,一个幻阵和一个防御阵,须知他是以天仙为假想敌的,准备得再怎么充分都不为过。

以陈某人的阵法水平,两个阵法效果都还说得过去,防御阵挡天仙几击没有问题,幻阵更是加了空幻效果,天仙一旦入内,想飞出来,也要费点时间。

阵法还将就,耗费的灵石就不用想,肯定海了去啦。

也就是说,陈太忠是客场作战,但是在这片小树林里,他拥有部分的主场优势。

他原本想向斗笠人提个醒,但是看到这厮如此大大咧咧,他也就懒得说了——哥们儿是你的雇主,不是你的保姆。

一夜就这么过去了,陈太忠白白警戒了一晚上,不过他没有任何的沮丧,反倒是精神抖擞得很。

次日临近中午时,两个正在打坐的家伙齐齐一顿,然后相互看一眼,待发现对方有所警觉,就接着打坐。

不多时,一个中年汉子背着手,施施然走了过来,淡淡地扫视两人一眼,沉声发问,“杀害我池家子弟的,便是你二人吗?”

斗笠人依旧坐着不说话,陈太忠也不想说话,不过想一想,还是有气无力地答了一句,“不作死就不会死,他们一定找死,怪不得别人。”

“哦?”中年汉子眉头一扬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他们是怎么找死的?”

“你也不是来讲理的吧?”陈太忠慢吞吞地站起身来,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九级灵仙……这是打了小的,惹出来老的?”

“我确实没打算讲理,”中年人不是别人,正是池家的老祖池奇榀,他冷冷一哼,“池家人做错事,也只有池家人能杀,你们两个小辈……该死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陈太忠呲牙一笑,很灿烂的一笑,“老货,有种你再说一遍?”

“给你个机会,”池奇榀自顾自地说话,也不去重复,“老实交待,谁让你们来的,池家或者可以考虑,从轻发落。”

“老实交待,是谁授意你池家难为我俩的,”陈太忠嬉皮笑脸地回答,“这里你家没有地契,我都交了灵石,还要为难我……老货你实话实说,我也可以考虑从轻发落你。”

“看来你我都没打算讲理,”池奇榀脸一沉,下一刻,他身边泛起一道白光,一身皮甲就出现在他身上。

紧接着,他掣出一支长长的月牙铲,在手里掂一掂,冷笑一声,“希望阁下的手,能像你的嘴那么硬实……吃我一铲!”

陈太忠见状,自然也不会马虎,直接拍一张高阶灵符在身上,掣出灵刀就迎了上去,“倒要看你这老货手底下,能有……我艹,你使诈!”

合着中年人手一抖,不是挥舞长铲,而是打出了一团白雾,这白雾猛地爆裂开来,眨眼就是白茫茫的一片,将这一片树林遮挡住了。

陈太忠不敢懈怠,直接又祭出了小塔,趁着小塔的灵光隔绝着白雾,认准一个方向,猛地箭射而出。

同时他心里还在想,这东西……千万别有毒吧?

早知道会发展成这样,直接一个红尘天罗丢过去,何必跟这厮废话呢?他心里不禁暗叹,还是不够沙发果断吖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听到“啊~”的一声惊呼,白雾在迅速地变淡,然后又是嘭地一声轻响,然后就听到一串脚步声,迅疾地离开。

到了灵仙这个程度的修者,不能说踏雪无痕,但是一般来说,除非是修者本人有意,在行动间是不会带起什么响声。

那么眼下这么迅疾的脚步声,一听就是在逃跑。

谁在跑?陈太忠愣了一下,他的聚气缩地步法,已经练得炉火纯青,几步就跑到了树林边缘,眼下白雾又在变淡,视力也恢复了一些。

说不得他脚上一紧,就冲着脚步声追了过去,踏出三五步之后,猛地看到,一个穿了皮甲的人,没命地奔逃着。

跑的人正是池家来的中年男人,此人似是受了莫大的惊骇,一边没命地飞奔,一边时不时回头看一眼。

纳命来吧!陈太忠心里喊一声,脚下和嘴上却是没有半点声响,蹿过去当头就是一刀。

他心恨对方狡诈,根本不给此人任何的警告,直接果断地偷袭。

殊不料那中年汉子也异常了得,百忙之中,居然瞥到了这一抹刀光,他身子诡异地一扭,居然硬生生地避过了这一刀!

这是陈太忠飞升以来,遇到的第二个能躲开他无名刀法的人,第一个是九级灵仙南宫锦标。

“我擦,老货你居然敢躲?”他登时就恼了,无名刀法第二招使出,“你再吃我一刀!”

刀势方起,那中年人的脸色登时就是一变,“无欲……我艹!”

他想也不想,咬破舌尖,“噗”地一口精血喷出,整个人化作一道飞虹,刷地不见了踪迹。

“混蛋!”陈太忠气得狠狠一跺脚,他手里还拎着红尘天罗,随时准备祭起,不成想那老货见势不妙,居然直接血遁了。

这时,他身后又传来一阵轻微的风声,扭头一看,却是斗笠人冲了过来,他低声咆哮着,“老货……不要让我抓住你!”

陈太忠见状,却是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,“你这是……吃亏了?”

斗笠人轻哼一声,“来得倒是大明大方,可是烟雾里有毒,这混蛋真是卑鄙。”

“不是真的吧?”陈太忠登时愕然,“什么毒?”

斗笠人想一想,才讶异地问一句,“你身上……没什么感觉?”

“没有啊,”陈太忠收起小塔来,放出个火球术,屏住呼吸,将小塔烘烤一番,然后将小塔收回储物袋,“我这个防器,还挺管用的。”

斗笠人顿了一顿,才悻悻地发话,“软骨毒,这么大面积施为,他也不容易弄到别的毒……我本以为他要跟你打,没想到这混蛋直接冲着我来了。”

“冲着你来,这不是正常的吗?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他一打二啊,先把你这个低手干掉,才能放心跟我拼。”

斗笠人听得登时就恼了,“凭什么你就是高手?”

“我当然是高手了,”陈太忠洋洋得意地发话,“昨天,那俩中阶灵仙,可都是我干掉的,你只不过收拾了一帮杂鱼。”

斗笠人顿时不吱声了。

陈太忠也无意刺激得他太狠,于是微笑着问一句,“你也没中毒吧?”

“跟我玩毒,算他瞎眼了,”斗笠人冷哼一声,抬手打出一个大风卷,直接将树林上空残存的白雾驱散。

“他在你手上吃亏了?”陈太忠好奇地看着他。

斗笠人不再说话,而是又打出一个大风卷来,缓缓走回他所在的聚灵阵,坐下继续调息。

陈太忠觉得挺没意思的,只能哼一声,“这老货被我逼得血遁了,估计再来,就该是天仙了,你别再那么拿乔啊。”

斗笠人依旧一声不吭……

陈太忠说得有点不对,池奇榀离开的方式,并不是血遁,而是使用了秘法“鸟投林”。

池家老祖说自己逃命的功夫一等一,那真不是吹的,他不但步法高超,还有逃遁秘法。

这鸟投林是在安全的地方,下一个精血引子,配之以相应的阵法,原理类似于传送,本体一旦激发秘法,自然回归到阵法处。

池奇榀为了晋阶灵仙,在风黄界闯荡三十余年,不但眼界大开,也得到了一些好处。

他的阵法,就设在自己闭关之处,原本是可以直接回归的。

不曾想,他一头就撞上了护庄大阵,而这秘法的速度又极快,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他倒是撞破了护庄大阵,而池家的老祖,也口吐鲜血,直挺挺地从空中跌落了下来。

不过九级灵仙终究是非比寻常,他又穿着高阶灵甲,纵然是被撞得七荤八素,又跌得奄奄一息,他还是努力挺起身子,口吐鲜血,一边喘气,一边瞪着眼睛厉喝。

“哪个混蛋开启的护庄大阵?”

老祖受伤了!护庄大阵被破了!

两个消息,在瞬间就传遍了整个南池村。

池云峰接到禀报的时候,登时一蹦老高,带头就冲了出去,“池家的子弟们,生死存亡……就在今天一战了。”

“那个……家主且慢!”另一个报信的也赶了过来,见状大声嚷嚷着,“大阵是老祖破的,没人攻进来!”

“什……什么?”池家的家主登时就怔在了那里,好半天,才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你是说,破掉咱护庄大阵的,是老祖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