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一十七章 冷酷老祖

“小子找死!”五级灵仙直看得睚眦欲裂,想也不想……先在自己身上拍一张高阶灵符。

然后,他才掣出一柄月牙铲,恶狠狠地扫来。

这就是老牌家族的经验了,族人惨死,首先考虑的先是保护好自己,然后再谈复仇。

有些热血中二少年就不行,血气一上头,只顾着上前冲杀报仇。

跟着来的人里,就有这样沉不住气的,直接上前围攻那九级游仙。

他们却是忘了,地上还坐着一个三级灵仙呢——就算注意到了也无所谓,这厮中毒了。

不成想,那斗笠人一跃而起,掣出一柄拂尘来,轻轻一甩,软绵绵的拂尘扫过一柄灵刀,那灵刀登时断做两截,再一扫,头颅就飞了起来。

有意思的是,这家伙可能是穷疯了,杀了一个人之后,他不着急杀第二个,而是先去抢储物袋。

然而,这并不影响他杀人的速度,眨眼之间,跟来的人就被他杀得一干二净。

那五级灵仙,也惨死在陈太忠的手下,不过他是被腰斩了,还来得及问一句,“阁下……池家可曾得罪过你?”

“嘿,你自己送死上门的,好不好?”陈太忠指着他,一副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,“我们都已经交了灵石了,是你池家不开眼,一定要找死啊。”

“你二人找上我池家,定然是有所图!”那五级灵仙凄厉地喊叫着。

“你既然这么说,那就是吧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,“没错,有所图……听说池家有天极宗的藏宝图,我们就是来抢藏宝图的,又不好意思撕破脸,还好你侄儿不错,给了我们一个杀人的借口。”

“噗,”五级灵仙气得喷出一口老血,大张着双眼,没了气息。

气死这老货之后,陈太忠捡起此人的储物袋,然后侧头看一眼,“咦……怎么还有个活口?”

斗笠人杀了其他人,留下了池金波,不过池金波的储物袋,他也收走了——反正这厮没了双臂,无法反抗。

“总得有个人报信吧?”他慢条斯理地回答。

“我最想杀的,其实就是这家伙,”陈太忠走上前,灵刀一挥,又斩断对方一条腿,然后退后一步,满意地点点头,“剩下一条腿就够了嘛,可以单腿蹦着回去。”

池金波因为失血过多,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,眼见对方不再动手,怨毒地看陈太忠一眼,一言不发,转身就单腿跳着走了。

陈太忠看着他离开,才转头看向自己的同伴,“我早说了,你杀的这些人可不算数。”

斗笠人低头检查储物袋,头也不抬地回一句,“我赶时间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也好,把池家杀狠了,池云清总该回来了,两人也不用再等下去了。

既然已经发生了剧烈冲突,他也不用考虑对方有没有在自己身上留印记了,反正有个帮手在,初阶天仙,干掉也就干掉了,省得一颗五转洗髓丹打了水漂。

“希望这货能尽快通知南池村的高阶灵仙吧。”

池金波断了双臂一腿,总算他已经晋阶了灵仙,能自行闭锁断口处的经脉和血管,但饶是如此,他独腿跳了有半里地,还是因为失血过多体力不支,晕倒在地上。

再醒来的时候,他已经是在南池村里了,有路过的族人,把他救回了村子。

他是跟着他本支的两个中阶灵仙出去的,现在只一人回来,而且四肢去其三,这个消息,甚至惊动了族长,八级的灵仙池云峰。

所以他一睁眼,看到的就是族长大人,一时间,他只觉得不尽的哀伤用上心头,热泪滚滚而下,“族长,我……”

“池家的男人,流血不流泪,”池云峰面无表情地发话,不怒而威的样子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你细细说来……”

池金波也知道,族长是眼里不揉沙子的,说不得将事情经过说一遍,甚至他都没敢隐瞒,自己是先收了灵石,然后又去找碴。

池家的规矩极大,他敢向族长隐瞒的话,他最后一肢也保不住。

而且这次,他惹出了泼天的祸事,对方杀中阶灵仙,就跟杀鸡一般。

听他说完之后,族长久久没有发话,倒是一边旁听的二长老出声了,“你是说……你收了灵石之后,对方在后来三天,也没有动过地方?”

“是金池该死,不该再次寻衅,”池金波流着眼泪回答,“不过他们说了,是要来咱池家找天极宗的藏宝图的。”

“根本是胡说八道,”族长池云峰一摆手,“咱家哪里有天极宗的藏宝图?”

“但是他们真的是这么说的,”池金波总是要为自己辩护一下,“而且咱南池村门口,猛地多了两个诡异的高手,不得不防啊。”

“那也是你们自找的,”族长气得哼一声,然后看向二长老,“看来……只能请奇榀老祖裁断了。”

南池家的老祖有二,池奇榀是九级灵仙,池云清则是二级天仙,不过就跟听风镇沈家一样,池云清已经身属宗门,并不怎么管池家的事。

池奇榀二百三十余岁,前三十年曾经云游天下,找寻晋阶天仙的契机,眼下看来,是冲天仙无望了,不过他还有五六十岁好活,能护得南池家一段时间。

奇榀老祖闭关处也不远,不多时他赶来,听清楚事情缘由之后,他沉默良久,才出声发问,“对方本来要看地契?”

“是,”池金波哆里哆嗦地回答。

“你就不要再占用修炼资源了,”池奇榀手指遥遥一点,直接破了他的丹田,“蠢材!”

然后他看向池云峰,“云峰你认为该怎么处理?”

池云峰沉吟一下,方始回答,“我的建议是……等!”

“唔,”老祖点点头,漫不经心地发问,“等多久?”

“两个月,”池云峰皱着眉头回答,“我怀疑,咱们家的高阶灵仙,对方也不看在眼里……两个月一过,总能看出他们的意图。”

“云骅和云辛就这么死了?”二长老登时有点恼了,他又看一眼池奇榀——他知道自家的老祖,脾气还是相当火爆,也是相当护短的,“总要试他们一下才行。”

池云峰眉头一皱,“若是打不过呢?再死俩高阶灵仙?”

“咱们可以邀天仙来助阵啊,”二长老理直气壮地回答。

“云清老祖未必有空,”池家族长的眉头,皱得越发地狠了,“所以还是等等看的好。”

“约别家的天仙也可以嘛,”二长老是主战派,他义愤填膺地回答,“实在不行,多约几个高阶灵仙,拿人也堆死两个混蛋。”

“请人的话,费用先别说,你考虑到对方的来意了吗?”池云峰叹口气,很无奈地发问,“人家说了,要天极宗的藏宝图。”

“咱家根本就没有啊,”二长老气得大喊。

“是,你知道没有,我也知道没有,老祖也知道没有!”池云峰眼睛一瞪,大声地发话,“但是咱们请来的人……他们知道咱家有没有吗?”

一言既出,池奇榀和二长老都陷入了沉默中。

其实陈太忠这话,只是一时的戏言,对方硬要指责他“有所图”,他想也不想就说要找藏宝图,总之,他的目的只有一个——让对方死不瞑目。

然而他这一句戏言,就带给了池家太大的压力,连帮手都不敢找了。

天魔大战之后,明阳宗和天极宗灭宗,风黄七宗只余五宗,天极宗的藏宝图……这消息一旦传出去,没准大公和五上宗都会找上门来。

良久,池奇榀才冷哼一声,“无论如何,这两人,我是要会一会的。”

池家这个老祖,性情极为火爆,一时恼火,就直接废了后辈的修为——虽然池金波继续修炼下去,也确实没什么前途了。

他也知道要从大局考虑,但是现在,他只是老祖而不是家主,所以不该退缩的时候,绝不退缩。

事实上,池云峰也是这么个性格,池家人的性格都差不多,然而他既然身为家主,就不能那么率性行事,“老祖你要防护好自己……需要族里谁相陪?”

“你们去了,都是累赘,”池奇榀一摆手,面色凝重地发话,“老祖我厮杀的水平不算绝顶,跑路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“那……开启大阵,全族备战?”池云峰迟疑着发问。

池家敢做出等的决定,那也不是彻底的怯战,南池村也有这份自信,这里的护庄大阵是高阶灵阵,祖祠更是初阶宝阵,中阶以下的天仙,就不要想着能灭掉南池村。

而且池家虽然分家了,但是南池一旦陷入灭族的境地,北池也不可能坐视。

只要池家人不主动出门找事,呆在庄子里,是非常太平的。

池奇榀眼睛一眯,“备战吧,等闲不要外出,但也不要太过声张,给你一天时间去做好此事,外松内紧……明白吗?”

接着,他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一天之后,我会去找他们,你们等着我的信儿。”

“要知会云清老祖吗?”池云峰再次请示。

“如果我回不来,再知会她也不晚,”池家老祖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