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一十六章 出尔反尔

陈太忠抬起眼皮,看一眼面前的少男少女,沉吟一下才回答,“我们没有欺负她。”

“没有欺负她,芳妹怎么会喊?”眉清目秀的少年咄咄逼人地质问。

他们这些少年,修为都不高,最高的也不过是五级游仙,按说是不敢随便招惹人的。

然而,这里离南池村极近,南池家的人在附近也霸道惯了,少年们根本不会考虑对方的战力怎么样,惹了池家的人,插翅也难逃。

陈太忠不耐烦地皱一皱眉毛,他是真没兴趣跟这帮小崽子掰扯,可是动手吧,也实在没意思,说不得只得淡淡地回答,“她为什么会喊,你问她啊。”

少年们围着芳妹一通问,然后才知道,她是猛然间看到,树林里多了两个窝棚出来,还有两个男人,被吓了一跳。

这芳妹年纪虽小,出落得却也标致,尤其是一双桃花眼,煞是勾人,再加上那种惊魂未定的表情,实在惹人怜惜。

问明白缘由之后,少年们不免有点讪讪,然而池家在这片就是天,他们马上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,“这是我南池村的地盘,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?”

干什么的?陈太忠禁不住笑一笑,“跟你说了,你懂吗?”

“你,”少年的脸登时就涨红了,他的手向北方一指,“告诉你们,这里是南池村的地方,你们两个,马上给我们滚蛋……马上!”

这次,是斗笠人终于忍不住了,他抬起头来,嘴里淡淡地吐出一个字,“滚!”

与此同时,他三级灵仙的气势也重重地放了出来,一股巨大的威压,冲向几个少年。

这其实气势哪里是他们能抵挡的?几个少年胸口一闷,好悬一口血喷出来,连滚带爬地跑了,跑出好远才扭头大骂,“两个混蛋,你们等着……有种就不要跑。”

陈太忠两人当然不会跑。

约莫半个小时之后,又有十几个人怒气冲冲地找了过来,打头的赫然是一个二级灵仙,也是眉清目秀,跟那个少年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。

一干人走到两人面前,二级灵仙四下扫一眼,率先发问,“你们两个,干什么的?”

陈太忠这时候若是想找事,真是连理由都不用想,不过他在等池云清,若是那艳妇没有在他身上下了追踪印记,他也犯不着去硬撼一个拥有天仙的家族。

而且这天仙,还是有门派的天仙。

所以他淡淡地看一眼对方,“路过。”

“身份玉牌带了吗?”二级灵仙沉着脸发问,对方有个人,修为还在他之上,倒也不能太过冒失。

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没带。”

他的玉牌不可能亮出来,斗笠人也早就说了,不想被通缉,那么两人自然就没有玉牌了。

二级灵仙脸一沉,“没带,这就不合适了,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这真是拦不住的作死啊,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我就不知道,你有什么资格查我们的玉牌……你的身份牌带了吗?”

“这里……是我南池村的地,”二级灵仙冷笑一声,“我池家人,当然有资格查你们。”

“地契拿来我看,”陈太忠一伸手,淡淡地发话,“地契上说明这里是你家的地,我们马上就离开。”

这次,二级灵仙无语了,这块地,虽然大家公认是靠近南池村,也认可南池的管辖权,但是事实上,池家还真没有这块地的地契。

不过,没有地契也无所谓,池家在镇子上还罩着那么多商铺,也没有地契,无非就是个势力范围的问题。

他很干脆地发话,“没有身份玉牌,我也不难为你们,马上离开……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俩。”

他觉得自己已经算很好说话了,殊不料陈太忠听得有点火了,合着这里不是你家的地,你就要撵人走——这不叫难为人,什么叫难为人?

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我这同伴受了毒伤,不能擅自移动,要在这里静养两个月,既然你没有地契,还请阁下体谅了。”

“唔……受了毒伤?”二级灵仙眼珠转一下,他忌惮的就是这个三级灵仙,九级游仙什么的,他还真不放在眼里。

对方既是受了毒伤,他忍不住就有点想出手的冲动,然而,他还是比较谨慎的——万一打不过受伤的灵仙,麻烦就大了。

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既然是受伤了,那就……呆着吧,不过这周围都是我池家子弟,你们终究是没有身份牌,交点押金,我认可你们在这里休养。”

陈太忠闻言点点头,“这个要求,还算合理,要押多少灵石?”

“押金……十个中灵就行了,”二级灵仙想一想,开出一个价码,“不过你们每在这里呆一天,要交十个灵石。”

“你有毛病吧?”陈太忠脸一翻,直着嗓子喊了起来,“有十个灵石,都够住店了!”

“你们这不是住不了店吗?”二级灵仙嘴一撇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别说受伤,只说你们没有身份牌,怎么住店?”

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略带点无奈地发话,“那我们交了灵石,在这里受不受保护?”

“保护……谁可能专门来保护你俩?”二级灵仙嘴角一撇,不屑地哼一声。

陈太忠闻言眼睛一瞪,“你又没地契,又不给保护,我凭啥给你灵石?”

二级灵仙一摆手,他觉得跟这夯货就没啥话说,于是很不耐烦地发话,“这是我池家地盘,外人不敢随便来造次,交了灵石,我池家人就让你在这儿呆着。”

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才憨憨地点点头,“这话可是你说的,你得打个收条吧?”

“我池金波的话,就是收条,”二级灵仙傲然地回答。

“那我们先呆两个月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从储物袋里往外摸灵石,摸了十六块中灵出来,站起身递给对方。

两个……储物袋!池金波看一看这两人,想一想,还是收了灵石,转身走人了。

待这帮人离开,斗笠人才缓缓开口,“杀了他,引出他家老祖来,不就完了吗?”

“我知道你赶时间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又冷哼一声,“但是我这人讲究,杀人也要杀得无愧于心才行。”

“惺惺作态,矫情,”斗笠人不屑地哼一声。

“你不矫情,也不见你杀人,”陈太忠冷冷地还他一句。

两人虽然没什么沟通,但是他隐隐觉得,这斗笠人恐怕也是讲究人——如若不然,以其能斩杀天仙的能力,何愁弄不到一颗五转洗髓丹?

接下来,两人继续修炼,倒是再没人打扰了。

不成想,过了五天之后,一大早又有七八个人找到了树林。

这次,打头的是一个五级灵仙,还有一个四级的中阶灵仙,池金波也跟在其中。

五级灵仙的气场很足,走上前就站在一边,动都不动,那四级灵仙上前,冷冷地发问,“两个小辈,是谁唆使你们来的?”

陈太忠缓缓站起身,看都不看他一眼,而是直视着池金波,微笑着发话,“你不是说,我们交了灵石,就可以安心呆着了吗?”

池金波冷笑一声,“我总觉得,你们行迹诡异,昨日我三叔回来,自是要向他禀告。”

“那我的灵石是白交了?”陈太忠笑着伸出手,“还来!”

“小辈张狂!”四级灵仙厉喝一声,将自己的气势放了出来。

“不还是吧?”陈太忠丝毫不受影响,笑一笑之后,扭头看一眼斗笠人,“今天你杀不杀人,跟我无关。”

“有什么话,进南池村再说吧,”四级灵仙狞笑一声,头顶幻化出一只大手,冲着他抓了过来。

落单的修者,是最容易受到觊觎的,池金波得了十六块中灵,根本不可能知足,他只是看到对方有个三级灵仙——三级灵仙的储物袋里,好东西应该不少吧?

可惜的是,他不敢贸然动手,于是等本支的叔父回来,他就带人找了过来。

而他两个叔父的着眼点,却是不在储物袋上,而是在于——对方有个三级灵仙。

对南池村来说,三级灵仙也可以算是主要战力了,对方不愿出示身份玉牌,就极有可能是散修,不如擒回来,做自家的客卿,也能发展壮大本支。

当然,为了防止万一,他们一开始还是要问一下对方的来路。

这就是那四级灵仙问的——你们是受何人唆使来的。

这位的大手抓下,陈太忠不躲不避,硬生生吃了这一记,不过下一刻,他还是激发一张中阶灵符护身——哥们儿可不能两次摔倒在同一个地方。

一击无功,四级灵仙的脸色登时就变了,能用肉体直接硬扛他一击的,就算不是中阶灵仙,也绝对是有高级炼体功法的初阶灵仙,他大叫一声,“这是个误会……”

陈太忠根本不等他说完,掣出一柄中阶灵刀,当头就是一刀,直接将此人从中劈开。

然后他也不看那五级灵仙,轻飘飘一步迈出,就来到了池金波的身边。

刷刷两刀,直接斩断此人两只手臂,他才狞笑一声,“收钱不办事,只好剁了你的爪子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