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一十五章 未雨绸缪

斗笠人似乎并没有打陈太忠主意的意思,三人一路埋头闷赶,两天之后来到了铁川城。

陈太忠和斗笠人都没有进城,只有那宁姑娘表示,她要进城传送离开,尽快赶回家。

两人在城外的集镇上买了两匹角马,一路赶向湄水城。

一天之后,眼见湄水城在望了,斗笠人才难得地开口问一句,“五转洗髓丹……要买的话,多少灵?”

“不知道,”陈太忠摇摇头,想一想之后,他才又回答一句,“百药谷总共就三颗,他们手上起码要保证存货。”

这是常识,炼药的门派,不可能断了某种丹药,再少也得有,要不然是自砸招牌。

不过存货越少,价格就越高,这也是可以肯定的——你买不起是你的事,反正不是我缺货。

陈太忠甚至觉得,若不是对方真的想要那蓝藤根,这一颗五转洗髓丹,卖到二十极灵都正常。

斗笠人听了,好半天没说话,最后才叹口气,“看来一个极灵买不下来。”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哼一声。

“算了,就当它值二十极灵了,”斗笠人低声嘟囔一句,“反正杀一个初阶天仙,也能赚二十极灵。”

陈太忠闻言,忍不住侧头看他一眼,“你对行情还挺熟嘛。”

刘园林曾经说过,二十灵晶就够请初阶天仙出手帮个小忙了,不过邀请其杀死同样阶位的天仙,二十灵晶显然就有点拿不出手了。

但是二十极灵的话,差不多是够了——这相当于是三十灵晶。

斗笠人再次陷入了沉默,并没有接口。

不多时,两人就来到了湄水城外,陈太忠冲着一片小树林一指,“今晚我就在这里过夜,你要想进城的话,随便你。”

“我也无所谓,”斗笠人淡淡地回答。

陈太忠选择此地休息,主要是不想让对方知道,自己跟谢家的关系,对上一个号称敢杀天仙的主儿,他有必要保持适当的警觉。

一宿无话,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就离开了,“你在这里等着,晚上之前我会回来。”

转悠了一上午,他确定身后没有尾巴,才在中午的时候隐身接近了三溪镇,然后拿出对讲机呼叫刀疤。

刀疤的对讲机是开着的,她在很短的时间,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内,“主人……你在哪儿?”

看到她的眼睛里满是血丝,陈太忠心里多少有点舒坦,知道为自家主人担心,也不枉我对你这么好,“你不要四下乱看了,把那个天仙的消息刻到玉符上,丢到地上,你就可以走了。”

王艳艳嘴巴动一动,似乎想说什么,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话,她从储物袋里摸出一块玉符,刻画一阵,四下看一看,将玉符丢进一片草里,转身若无其事地离开。

陈太忠继续隐身,观察了约莫半个小时,确定没人关注这里,走上前捡起那块玉符离开。

然后他找个无人的地方,显出身形放出中阶灵阵来修炼,直到天快黑了,才站起身,来到自己和斗笠人分开的地方。

斗笠人还是在那里呆着,不过此刻多了一堆篝火,他斜靠在一棵树上,似乎在闭目打盹。

陈太忠也不理他,找个地方放出灵阵,又拿出一壶酒,两块肉干,大口地吃起来。

两人在一路上,都是这么过来的,各人吃喝各人的干粮,从不考虑请对方,说起来是合作,其实都无意跟对方有太深的接触。

吃喝完毕,陈太忠开始打坐修炼,修炼前说一句,“明天去铁川。”

两人才刚刚从铁川回来,待了一天又要再次去铁川,他没有解释原因,而斗笠人也只是淡淡地“嗯”一声,没有问原因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两人策马直奔铁川,次日中午抵达,不过陈太忠并没有停留,而是绕过铁川城,继续赶路。

斗笠人依旧没有说什么,就是默默地跟着他走。

三天之后,两人出了湄涯郡,来到了葬龙郡,又走一天多,来到了一个小的集镇。

这里就是那百药谷艳妇的家族所在地了,葬龙郡止戈城,艳妇名叫池云清,而两人现在所处的镇子,叫池家镇。

池家镇上,池姓人只占了四成,不过也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大家族。

镇子上的池家分两家,分别是南池和北池,两家的关系远远谈不上融洽,不过遇到外力欺压的时候,两家还是能拧成一股绳。

池云清是南池家的人,也是南池一族唯一的天仙,北池家也有个天仙,目前在折龙道掌道史司里公干,算是个不小的官。

陈太忠是从刀疤的玉简里知道消息的,不过他也懒得跟斗笠人分说,只是说一句,“用你的身份玉牌,登记进镇子。”

“不行,”斗笠人摇摇头,回答得干脆利落,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,“我是来杀人的,不想被通缉。”

没准你本来就是个通缉犯呢,陈太忠心里暗哼一声,不过他也没有兴趣为此叫真,“那咱们就只能不进镇子了。”

斗笠人点点头,依旧是没出声。

你小子上辈子是哑巴吧?陈太忠实在有点受不了这货的做派,他是不喜欢话多的人,但是一句话都不说,也挺没意思的。

不进镇子的话,两人就直接来到了镇子南边的南池村,在离着镇子两里多的一片树林处,下马歇脚。

树林不大,也就二三十亩的样子,地上土石较多,不但不合适耕种,连树林都不是很茂密。

陈太忠下马之后,就拿出帐篷来开始搭建,同时吩咐一句,“这儿就是终点站了,你最好也准备一下,很可能要待不短的时间。”

其实池云清会不会找他的后账,他根本就不清楚,然而这种事,再小心也不为过。

他是跟对方险些冲突之后,才完成交易的。

人家好歹是天仙,随手做点什么印记,又不让他发现,并不见得有多难。

在从葫芦峡出来的路上,他差点着了一个八级灵仙的道儿,这让他深切地意识到:在风黄界行事,来不得半点轻忽,否则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。

所以他虽然不能肯定,池云清在他身上或者是他得到的丸药上做了手脚没有,但是他绝对不想赌,为此,他哪怕付出三四个月的时间来落实,也是值得的。

至于说选择艳妇的家族所在地,这用意就昭然若揭了:你不是觉得自己是天仙,很牛吗?倒要看你担心不担心自家人。

他相信,若是池云清发现,下了标识的主儿,跑到了她家门口,肯定会明白他的用意。

不过,百药谷最近在忙灵药交易,而池云清做为百药谷五天仙之一,派里的事情也不会太少,所以陈太忠决定,给她两个月的时间寻找自己。

若是两个月过去,她还找不过来,那就证明是他多心了,是一场虚惊。

然而,哪怕是一场虚惊,也比稀里糊涂陨落了强。

陈太忠吩咐完毕,斗笠人愣了一愣,也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把刀,开始扎营。

不过此人的扎营,就很寒酸了,他拿着把刀砍断几棵树,然后又拽几根藤胡乱一绑,最后在顶上搭一些树叶,就是齐活儿了。

陈太忠也没兴趣理他,他给自家扎个旅行帐篷,又弄一把阳伞,然后就拿出面具来带上,选了块石头,拿出中阶灵阵,坐在上面修炼了起来。

斗笠人看他一眼,也拿出个聚灵阵修炼了起来。

待入夜之后,陈太忠起身吃喝一阵,悄然离开了驻地,没有做任何解释。

斗笠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嘴巴似乎隐约抖动了两下,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。

陈太忠神神秘秘地折腾了三个晚上,第四天的时候,斗笠人有点忍不住了,“咱们就一直在这里坐着等?”

“你愿意站着,那也随你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。

斗笠人被这句话噎得不轻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两个月,到时候等不来人,你也得给我丸药。”

“等是一回事,杀人是另一回事,”陈太忠才不会让自己显得像个冤大头,他冷冷地表示,“两个月等不到人,你可以拿着丸药先走,但是早晚你要帮我杀个天仙。”

“嗯,”斗笠人得到这样的回答,轻哼一声,不再说话。

陈太忠也未必非要等到人才肯干休,若是那池云清没有做太多手脚,他也不会损失什么,无非就是耽搁了几个月而已。

反正现在他五级灵仙了,短期内升六级灵仙是不现实的。

两人在这里扎营了五天,天仙没看到,倒是等来了几个不速之客。

这天上午,两人正在修炼,路边走过来七八个少年,有男有女,在林子里嬉闹,有个女孩儿冲着这边走了两步,不留神发现,这里居然有人扎营,而且还是两个大男人。

两男人一个戴斗笠,一个戴面具,一看就很瘆人。

“啊”地一声,她尖叫了起来,头也不回地就往回跑。

“是芳妹的声音,”“芳妹,怎么啦?”

三四个声音响起,然后少年们一股脑就冲了过来。

待见到是两个人坐在那里打坐,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勃然大怒,“混蛋,你们什么人,敢欺负我南池村的人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