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一十四章 大意了

爆炸的白芒过后,陈太忠的身形出现在十米之外,他满面红光口鼻流血,头发凌乱。

满面红光,那是爆炸的冲击力导致的,所幸的是,霹雳子爆炸的威力不算太强,没有让他破相。

要说他此次,真是大意了,最近他过得有些顺风顺水,不管碰到什么样的杂鱼,都是信手拈来,灵刀一出,再无对手。

以至于他都有点忽略自身的防御,搁在以前,他不是拍张灵符护身,就是拿出小塔,随时准备祭出来防身。

这次,对方只是一个“区区的”八级灵仙,他又着急杀人示威,竟然彻底地忘了防御。

不过谢天谢地的是,对方的短棍里,放出的霹雳子威力不是特别大,而他还有长衫护身,再加上他本身的灵气,已经相当于高阶灵仙了,才能硬生生地扛下这一招。

吃了这么一个大亏,陈太忠登时就火冒三丈,他长笑一声,在自己身上拍一张高阶灵符,再次冲了上来,“蝼蚁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”

这次他的怒气值爆表,连那八级灵仙都被他凶狠的样子吓到了。

事实上,一干人早就被吓到了,一个区区的九级游仙,哪怕是用了敛气术,居然……能硬扛高阶灵仙打出来的霹雳子?

没谁会相信,自己看到的是真的,就连那斗笠人,都微微地抬了一下斗笠,显然震惊不小。

那八级灵仙见他扑来,想也不想,又是短棍一指,不成想对方脚步一错,硬生生地避开了短棍所指的方向。

然而,就算避开了,还是没用……这次短棍里射出的不是霹雳子,而是漫天的飞针。

飞针呈六十度角的扇形,刷地打了出去,陈太忠避开了正对面,却还是被飞针扫到了。

不过吃一堑长一智,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托大了,自然会加大防御,就在短棍再次激发的时候,他已经敏锐地注意到——这是另一根短棍。

所以他想也不想,直接祭出了小塔。

说实话,自打从庾无颜那里得知小塔的来历之后,他隐隐地就不想多用这个东西:万一被人认出根脚来,那也不是一般的麻烦。

他现在不想使用小塔,还甚于不想使用红尘天罗。

但是对方两只短棒太过阴毒,他已经阴沟里翻了一次船了,这次再不注意,翻得狠一点的话,小命都不保了。

于是他果断祭出小塔,同时神识凝结,狠狠地冲着对方来了一下——修者间的战斗,终究是要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。

他这次托大,尝试到了对方拿手的攻击,这真不是一个好的体验,不过同时,此番遭遇也提醒他:不管对手实力如何,最好不要尝试对方的拿手攻击。

狮子搏兔,亦要用尽全力。

而那八级灵仙却没想到,自己手上的玄铁蜂针,竟然没有破了对方的防——玄铁蜂针与霹雳子不同,一个是凭着爆炸伤人,一个却是凭着锋锐的针尖伤人。

玄铁是极硬的材质,而他的蜂针也是经过特殊设计,穿透力极强,对方只凭灵气防御的话,那是要吃大亏的。

就算穿不透,蜂针上的力道也不小,只凭这么一下,也能延滞对方的攻势。

然后他打算再发射一颗霹雳子,然后再来一次蜂针,对方不死也得残废。

然而,他的霹雳子尚未激发,只觉得识海一震,然后脑中泛起一个念头,“神识攻击……坏了!”

这是他在风黄界最后的一缕思维,下一刻,对方手上的灵刀及体,眨眼之间,就将他砍做了数十段。

陈太忠一猫腰,捡起对方储物袋,然后抹一下口鼻之间的鲜血,灵刀冲着树林内一指,狞笑着发话,“蝼蚁们,都给我滚出来,爷今天心情不好,要多杀几个人!”

树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,却是里面的人见势不妙,直接拔脚逃跑了。

开什么玩笑?一个八级灵仙在眨眼之间,就被活生生地砍做了几十块,谁不跑才是傻的。

陈太忠也不追,刚才的教训已经告诉他了:千万不要小看任何人。

人家比他来得早,谁知道树林里有什么埋伏没有?

他一转身,狞笑着看向拦路的一帮人,“还有谁想要丸药的?”

这拨人面面相觑,谁都不敢再说话了,尤其是刚才那口出狂言的大汉,全身都在瑟瑟地发抖。

“你,”陈太忠微笑着一指大汉。

他觉得自己是微笑,但是他口鼻之间都在冒血,又被他胡乱抹了一把,那面目是要多狰狞有多狰狞。

那大汉腿一软,咕咚一下,居然就那么坐在了地上,嘴里胡乱地说着,“我我我……我不要丸药了我,真的。”

“告诉我,”陈太忠一指地上碎成几十块的肉块,“这鳖孙是哪个家族的?”

陈某人这通火气大了,光杀人不行,他还要搞族诛。

“我我我……我真不知道啊,”大汉胡乱地回答着,然后猛地灵机一动,看向那五级灵仙的女修,“宁宁宁……宁姑娘,你要帮我解释啊。”

“我与你素不相识,解释什么?”宁姑娘冷哼一声,不过下一刻,她还是放缓了声音,冲陈太忠一拱手,“我们也是被胁迫的,他们是高阶灵仙,自是不会向我们吐露出处。”

陈太忠怔怔地看着她,直到看得她面色有点发红,他才发话,“你们这些人,难道就没个奸细……都不知道那些人的来历?”

众人闻言怔一怔,然后还是缓缓摇头。

“那留你们也没什么用了,”陈太忠狞笑一声,一抖手上的灵刀。

“我们真不知道啊,”一个四级灵仙哀嚎了起来,身子筛糠一样抖着。

“你可以走了,”陈太忠刀尖一指那五级灵仙,这女人长腿翘臀,脸上也长得极为精致,大眼睛,小小的鲜艳红唇有些厚实,反倒是增加了几分憨态。

他刚才是非常怨恨这女孩儿的——哥们儿真的想做一个好人来的,不过关键时候,她敢做主放他走,这个脾性还算对他胃口。

宁姑娘闻言退两步,却没走得再远,然后她犹豫一下,鼓起勇气回答,“我们本来也是临时凑到一起的,真的不知道那些人的来历。”

“我可以作证,”斗笠人在他身后发话。

“算,都给我滚蛋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然后一指那大汉,“你小子,把储物袋留下。”

大汉忙不迭地扔下储物袋,抱头就跑了,不多时,一群人就散了一个干干净净。

斗笠人没有动,宁姑娘也没有走。

陈太忠一皱眉,侧头看她一眼,“还不走……等着混午饭?”

“那个……”宁姑娘的脸涨得通红,好半天才低声发话,“那个水火通脉丸?”

“拿灵石来买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他想做好人,但绝对不会做烂好人,“我跟百药谷交易,一颗通脉丸,顶三颗破障丹。”

“那岂不是要,六块极品灵石?”宁姑娘愕然地张开了小嘴。

这个价格,是百药谷对外销售的行情,其实破障丹真不值这么多,不过水火通脉丸更绝,柜台上根本就没有卖的。

“百药谷就没有通脉丸的药方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然后又刺她一句,“那天你不是跟我说,灵石不是问题吗?”

“我……我只有两块极品灵石,”宁姑娘苦笑一声,摸出两块极灵来,“我以为已经够了,这两块灵石,我都赚得很难。”

“两块就两块吧,”陈太忠一抬手,将她手上的灵石吸过来,随手又丢个玉瓶给她,“还欠我四块灵石……给我做工还我吧。”

宁姑娘犹豫一下,才期期艾艾地回答,“可是……可是我要先回家一趟。”

“把你家地址和姓名给我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。

事实上,对他而言,两块极灵卖出去通脉丹,已经是赚的了,对方留个假姓名和地址,他也不算亏,不过,他总不能显得特别好糊弄不是?

“那……”宁姑娘想一想,还是拿出一块玉简来,在上面刻一些字,然后递给他,怯生生地发话,“不过……我时常不在家的,不能等的话,你给我家留言即可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接过玉符收起来,然后才凝出点水,清洁一下自己的口鼻,扭头看向斗笠人,“跟我走吧。”

斗笠人也不说话,抬脚就跟着他走,有意思的是那宁姑娘,也远远地缀着他俩,而且再次收敛气息,赫然又变成了游仙八级。

走了一阵,陈太忠有点不耐烦,说不得回头看一眼,“我说,你不是着急回家吗?”

“我……我一个人走,不保险,”宁姑娘讪讪地回答,合着她是想跟在这二位后面,安全就有了保障。

陈太忠也没话了,倒是那斗笠人猛地冒出一句来,“我比她还着急回家。”

“现在你想都别想,俩月以后吧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。

对方号称能越级杀人,初阶天仙都能先杀人后收货,只有中阶天仙,可能不太保险,不过陈太忠也不怕丫翻脸。

他刚才要雷霆一击杀掉那八级游仙,固然是因为他受伤了,心情非常糟糕,但是同时,他这么做也不无提醒斗笠人的意思。

别看哥们儿是九级游仙,杀个高阶灵仙,跟玩儿似的,有些不该打的主意,你最好收起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