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一十三章 与人为善

对谢明弦来说,得到一颗破障丹,纯粹是意外之喜。

一颗破障丹,并不值两颗极品灵石,甚至都不值十块上品灵石,但是这东西真的太罕见了,有价无市。

一颗破障丹也不能百分之百地保证,成就一个灵仙,但是能提高几率,这就足够了。

对小型家族来说,族中能多出一个灵仙,再怎么努力都不为过,更别说谢家只是一个新兴的家族,底蕴单薄,只有两个一级灵仙。

谢明弦这次热情招待二人,宁树风的面子只占很小的因素,关键是这两人修为高超,交好的话,对谢家的发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

而这主仆俩很好说话,拿出登仙鉴供谢家人测试,这都已经是意外的收获了。

正是因为如此,谢家尽心竭力地招呼,甚至陪着他们走一趟葫芦峡,路上还遇到点小麻烦。

饶是如此,谢家的所得,也大于付出。

眼下又得了一枚破障丹,谢明弦此刻的心情,可想而知。

然而,他终究是带着谢家走向兴盛的人物,心里虽然高兴,却不失分寸,而是一拱手,笑吟吟地发话,“谢贵客赏赐……真的不能一起走吗?”

“不能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我也不瞒你,在百药阁恶了那个天仙,物品上没准被下了什么印记,你若想谢我,安顿好我的仆人,尽早打听到她的底细。”

谢明弦一听就明白,这种级别的纠葛,他是插不上手的,不过沉吟一下,他还是建议,“贵客若是无法应对,可进湄水城,只要在郡守府附近,天仙也由不得她撒野,我自会帮你关说。”

“哈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傲然回答,“只要你俩安全离开,谁怕谁还不一定呢。”

见他如此笃定,谢明弦也不好说什么了,只是问一句,“若有了消息,我该如何通知您?”

陈太忠看一眼刀疤,“每天午时,你记得开一阵对讲机。”

王艳艳默然,好半天才点点头,“好的,你多保重。”

陈太忠手一伸,“把中阶灵阵给我。”

拿到中阶灵阵之后,他一闪身就消失了,一个来小时之后,王艳艳驾着灵舟升空,也没有看到他再次露面。

谢明弦知道她的心意,少不得出声安慰,“陈大人吉人自有天佑,你无须太过担忧。”

良久,王艳艳才轻叹一声,“说来说去,修为才是根本啊……”

待他俩离开很久,陈太忠才显出身形,摸出中阶灵阵来打坐修炼,鬼才知道,明天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,不管怎么说,先把身体状态调整到巅峰。

一宿无话。

天亮之后,他精神饱满地启程,这次他走的不是来的路,而是顺着大路走的,先直奔铁川城,然后再向湄水城折返。

行了约莫六七十里地,路过一个小山谷的时候,前面猛地蹿出四五个人来,领头的壮汉轻笑一声,“阁下慢走,不知道你在葫芦峡有何收获,肯不肯相让?”

陈太忠没看他,而是盯着一个女修,脸上的表情也有点怪异,“你不是八级游仙吗?怎么就……变成五级灵仙了?”

这女修正是在院子里装可怜的那位,不过此刻她抛去了伪装,身着黑色劲装,手握一柄长剑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肃杀之气。

听到陈太忠的问话,她嘴角抽动一下,皮笑肉不笑地回答,“游仙八级好言相求,多日没有半点收获,实在没办法,也就只能硬求了。”

“小子,你居然敢动宁姑娘的脑筋?”带头的大汉厉喝一声,“她可不是你能打主意的。”

陈太忠听得一时大奇,“我居然打她的主意了?你不说,我还真不知道……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儿?”

“你居然记得宁姑娘是八级的游仙,这还不算打主意吗?”大汉声如洪钟,大声嚷嚷着,“交出在葫芦峡的所得,我饶你这一遭。”

此人虽然是四级灵仙,但是愣头愣脑的,给人一种没开窍的感觉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摇摇头,“我在葫芦峡并无所得。”

“你骗谁?”大汉手里长刀一抖,狞笑一声,“你进入了百药阁二楼,却不知何时离开的,别以为爷不懂智谋。”

陈太忠皱一皱眉,又眨巴一下眼睛,猛地发问,“散修?”

“当然……这个不是,”大汉结巴一下,然后狞笑着发话,“我不多要你的东西,只要你从百药阁带出来的丸药。”

对于这种屁话,陈太忠从来都不信,不过他也不着急动手,只是冲着两边的树林努一努嘴,“都给了你,这两边埋伏的兄弟怎么办?”

“哈,小家伙挺机灵嘛,”一声轻笑之后,树林里走出一个精壮汉子,赫然是八级灵仙,他待理不待理地发话,“你交出丸药,以后就是我们的事儿了……不要想着挑拨我们。”

“我要是不交呢?”陈太忠笑吟吟地发问。

“不交……那就是他们的事儿,”精壮汉子一指拦路的几个人,懒洋洋地回答。

拦路的都是中阶灵仙,树林里藏着的,可不止一个高阶灵仙。

陈太忠眉头一皱,看向那五级的女灵仙,“你们……这是联手了?”

女灵仙沉默片刻,伸出舌头舔一下嘴唇,才淡淡地回答,“大家都是失意的人,联手跟你们这些得意的人讨一点残羹冷炙,不算过分吧?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从储物袋里摸出一个玉瓶,然后叹口气,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地怪异,“其实……我帮你换了水火通脉丸,可惜啊,我真的努力想做个好人来的。”

这句话说出来,在场的人登时就安静了下来,很多人都用一种极其奇怪的眼神看着他——有没有搞错啊,你手里的千年灵药,就随便帮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换丸药?

女修的眼中,也掠过一丝极为复杂的眼神。

“小子你还敢说,没惦记宁姑娘?”四级的大汉暴跳如雷。

“我真的一直在努力地与人为善,”陈太忠的眼中闪过一丝茫然,他轻轻地说着,像是在解释什么,又像是在喃喃地自语,“人和人的关系,本来没必要这么复杂的,对吧?”

“交出那颗水火通脉丸,我做主了,今天放你离开,”女修深吸一口气,眼睛冷冷地扫一下四周,“谁敢为难你,就是跟我宁某人过不去!”

“好大的脸,你算什么玩意儿?”树林旁的精壮汉子抱着膀子冷笑,“区区的一个五级花瓶,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?”

“有种的你再说一遍?”女修脸一沉,手就伸向了储物袋。

就在此时,又一个声音响起,“五转洗髓丹,你帮我换了吗?”

随着声音的响起,另一侧的树林里,走出一个人来,戴着斗笠,看不清面目。

“换了,”陈太忠又摸出一个玉瓶,在手里抛一抛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决定帮我杀人了?”

“小样儿你给我滚远一点,”精壮汉子大怒,对方一个区区的三级灵仙,就敢在自己面前得瑟,他真是忍无可忍,“惹得我火了,弄死你。”

斗笠人却是理都不理他,只是看着陈太忠,“要我帮你杀哪个?”

“这种杂鱼,还轮不到阁下出手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我说了,天仙。”

“中阶天仙,必须先给丸药,”斗笠人的声音没什么波动。

“目标换了,初阶的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他当初换这颗五转洗髓丹的时候,就是想到了,要让这个斗笠人,跟百药谷的艳妇一斗。

所以他才如此交换,然后,因为替此人考虑了,他就又替那八级游仙的女修考虑一下。

至于这个斗笠人是不是在忽悠他,他根本无所谓,打不过,那你死了就算了,打得过的话,他也不会在意一颗丹药。

反正他的目标,是净心神水,神水已经到手了,用的还是抢来的千年灵药,他本人根本没损失,只有赚的。

“哈,两个小样儿,装得还挺像,”那八级灵仙狂笑着发话,“凭你俩,也敢惦记天仙?”

“要我帮你杀了他吗?”斗笠人看陈太忠一眼,“我也看他有点不顺眼。”

“这种小丑,不牢你费心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然后眯眼看向八级灵仙,“散修?”

“也是不是散修,于你何干?”八级灵仙冷笑一声。

“那你就去死吧,”陈太忠身子一晃,轻飘飘迈出两步,掣出一把高阶灵刀,雪花一般的刀光就斩向了对方。

“凭你?”八级灵仙冷笑一声,一抬手,手里两只短棍就迎了上来。

“叮”的一声轻响,刀棍相交,另一只短棍冲着陈太忠一点,一团物事就飞了过来。

陈太忠的刀势已发,收手都来不及了,所幸的是,他使出的是无名刀法第二式,这第二式是将人碎尸万段的招数,刀光极密,也有防御的作用。

眨眼间,灵刀就斩到了那物事上,只见白芒一闪,然后就是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物事惊天动地地爆炸了开来。

原来这短棍里,竟然能发射出霹雳子!

众人也被这猛烈的爆炸吓到了:区区的九级游仙,怎么可能扛住如此猛烈的一下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