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一十二章 终成交

千年金纹火槿?百药谷三人闻言,齐齐地张大了眼睛。

那一直无所事事的艳妇,都猛地怔了一下,“你有?”

唉,还是要用到洄水密库的藏珍啊,陈太忠心里有点无奈。

密库的千年灵药不少,不过都是珍贵异常的,像这金纹火槿都算最低档次的了,他抢了两味千年灵药,就总希望用这两味灵药来解决问题。

掏家底儿吃,给他的感觉总不是很好。

所以他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我就问一下,千年火槿的话,怎么换净心神水?”

这次是艳妇回答的,“三份神水换一份火槿,等重。”

这就是说,一斤的火槿能换三斤的神水,火槿的质地十分细密,三换一的话,体积也是应该差不多的。

陈太忠呲牙一笑,很不屑地回答,“十换一,等重。”

这火槿是很不错的东西,不但炼药用得上,制器也同样用得上,千年火槿的话,炼制宝器都绰绰有余。

相对而言,净心神水还真不配跟千年火槿比,上年月的火槿极其地稀少,还是越用越少,而净心神水目前还不虞匮乏,唯一的优势就是——神水是管制物品,所以市面少见。

“先拿出来看看,”艳妇不做正面回答。

陈太忠也不客气,直接探查术使了出来,然后就是一怔——我擦,看不清等级。

那艳妇似是觉察出了什么,娥眉微微地一皱。

陈太忠是不能拿出来火槿了,开什么玩笑,他五级灵仙都看不出等级,对方最少也是二级天仙。

“我好友处,好像有这个东西,”他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若肯十换一,我就去相求……总得给他也争取点好处才行。”

艳妇脸一沉,冷冷地看着他,“你若是不探查我,没准现在就拿得出来吧?”

“就算我储物袋里有,”陈太忠拍一拍储物袋,冷笑一声发话,“你堂堂百药谷的天仙,还要强买强卖不成?”

艳妇被这话说得僵了一下,她固然是很垂涎千年金纹火槿,但是百药谷的名声还是要珍惜的,尤其现在是交易大会,参与者有宗派弟子,也有称号甚至封号家族的人。

于是她眼珠一转,冷冷地发问,“你要净心神水,是想做什么?”

“我兑换到的东西,需要向你解释用途吗?”陈太忠哈地一声笑出了声,“百药谷这规矩,怎么跟别人家的不一样?”

“那你解释一下,你手里的两味千年灵药的出处,”艳妇的脸,越发地阴沉了,“一个区区的九级游仙,我怀疑你手里的灵药,来路不正。”

“我要是解释不出来呢?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她。

“那就休怪我百药谷无礼了,”艳妇针锋相对地回答。

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我这两味灵药,又没跟你交易……你凭什么管我的来路?”

“凭什么?”艳妇放声笑了起来,直笑得娇躯乱颤。

好半天,她才止住了笑声,不屑地一哼,“天仙之下,皆为蝼蚁……我何须向你解释?”

“天仙……也不过是大号的蝼蚁,”陈太忠还之以冷笑,“你可敢留下姓名?”

“不是我敢不敢,是你配不配知道,”艳妇懒洋洋地回答。

“你只管扣下我来,”陈太忠摸出一张金刚宝符,又摸出一块玉牌,捏在手中。

艳妇也不阻止他,就那么冷眼看着。

“不留姓名,整个百药谷跟着你陪葬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笑得极为张扬,“赌一把,在你破掉宝符之前,我能不能捏碎这块同心牌。”

那干瘦老者眨巴一下眼睛,眼中异样的光芒一闪,“嘿,小子不简单啊,似乎是灵仙五级,其实是八九级的修为……倒是能驱动得了宝符了。”

“灵仙八九级?”艳妇闻言,又是一皱眉头,她知道身边的老者常年辨识药物,修得有灵目术,应当不是虚言恫吓。

虽然天仙之下皆为蝼蚁,但是她也清楚,一个巅峰战力的灵仙,有宝符护持的话,在她手下别说捏碎同心牌,就算多支持几息,都是正常的。

然而,多支持这么几息,就足够院子里的人听到响动了。

然后,不用等对方的强援到来,这个交易大会,就已经让自己搞砸了。

她本来就很怀疑,一个九级游仙,怎么可能随身携带千年火槿,须知这东西在天仙中,也是实打实的罕见宝物。

现在她明白了,对方本来就是高阶灵仙,而身后还有强援。

敢来参加交易大会的主儿,就没有什么人是简单的。

事到如今,她也只能压下心中的觊觎,只是冷冷一哼,“装神弄鬼,早说你有这样的修为,我也不会怀疑你手上灵药的来路。”

“你若要咨询,我有伴当,在湄水城主府中行走,”陈太忠报之以冷笑,“你何曾给我解释的机会?我奉劝你……还是留下姓名的好。”

艳妇被这句话噎得不轻,良久才冷哼一声,“既然你有城主府的伴当,且去问他。”

陈太忠眼睛一眯,“早晚要让你乖乖地把净心神水送上来,不信你就等着。”

他这话说得异常自信,只要今天能顺利离开,我打不过你这个天仙,还打不过你的家人?敢惦记我的东西,总是要让你长点记性!

这番强硬不是装出来的,那老者修有灵目术,也能感受到一二,于是轻咳一声,“本来是交易,打打杀杀的,多煞风景?小甜……晓竹不是你的好姐妹吗?”

“好了,就那个蓝藤根吧,十滴净心神水,一颗五转洗髓丹,”小甜是相对单纯的,她其实也不喜欢艳妇强取豪夺的面目,而且百药谷的弟子,就应该维护门派的尊严。

她倒是没想,给出净心神水之后,艳妇那里潜在的威胁,就被消除了,她只是想着,满足了对方,蓝藤根也留下了,既办了事情,她的考核也算过了。

“二十滴,”陈太忠反倒要加价。

不过,正是因为他加价,反倒是显出了交易的诚意。

“十五滴,”小甜讨价还价,其实净心神水在百药谷,也不见得如何珍贵,不过是兑换的门槛极高,只要能兑换,十五滴和二十滴,并无太大差别。

“行,”陈太忠点点头,想一想又说一句,“鼋茸我也换了,五颗破障丹,一颗水火……水火通脉丸。”

“水火通脉丸不便宜,治伤的药,总是要更贵重一些,而且百药谷没有药方炼制,”小甜摇头,“三颗破障丹,加一颗水火通脉丸。”

陈太忠听到药方,忍不住又问一句,“你们收药方吗?”

这次不待小甜回答,干瘦老者就先发话了,“高价收!”

“行了,成交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不多时,他要的东西就都拿来了,他将东西放入储物袋,又看一眼那艳妇,转身向楼梯走去,就在即将下楼梯的时候,他身子一晃,就失去了踪迹。

“嘿,隐身?”干瘦老者眼睛一眨,用灵目术去查探,却是看不甚分明,禁不住苦笑一声,“二师叔,您这性子,得改啊。”

“小贼太过嚣张,我实在有点忍不住,”艳妇冷冷地哼一声,心中却是也有点后怕。

她后怕,陈太忠也后怕,刚才是连哄带蒙,才侥幸过了这一关,那艳妇若是豁出去,一条道走到黑,他就算不死,也得脱层皮。

有鉴于此,他就越发地感到自己的实力低微,必须要尽快提高修为了。

出了百药阁之后,他找个街角显出身形,冲着站在百药阁门口的刀疤招一招手。

王艳艳也是走惯江湖的,见状一拉谢明弦,努一努嘴,两人径自向村外走去。

走出村外好远,谢明弦终于有点忍不住,“王女修,不等你家主人了?”

“我已经跟上来了,”旁边空无一人处,有个声音传了过来。

“隐身?”谢明弦吓了一大跳,然后才干笑一声,“陈大人真是神出鬼没。”

“快别提了,差点就交待在里面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百药阁还真是黑,你俩等一等,看能不能等上钝锁胡家,能等上的话,你俩跟着他们走。”

来的时候刀光剑影,离开的时候,肯定也不好走。

等到快天黑的时候,钝锁胡家倒是出来了,但是人家一出前葫芦村,就放出一条灵舟来,一行人坐上灵舟,直接走了。

陈太忠见状,果断发话,“等天大黑的时候,你俩也坐灵舟走,我一个人的话,脱身就方便多了。”

谢明弦真没想到,这位也有灵舟,一时间对此人的评价,就又高了几分,他犹豫一下发话,“一起坐灵舟走吧?”

“我还有点手尾要处理,”陈太忠见天色渐黑,就显出身形来,“明弦,百药谷有个二级以上的天仙,少妇,圆脸盘……长得不算难看,知道她的来历吗?”

“百药谷五个天仙,有三个是女人,”谢明弦想一想,“圆脸盘的……我帮你问一下吧,这种人我一般接触不上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丢一颗丹药过去,“也不能让你白来,这颗破障丹,你拿回家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