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二百一十一章 见习生

陈太忠这句话,可是把那小甜说愣了,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你说什么?”

百药谷对那些前来卖灵药的修者,早就习惯了俯视,他们说是什么,结果就是什么。

因为他们不但是宗门,还是会炼药的宗门,别的门派弟子来了,也不敢失礼。

所以在她想来,对方若是觉得价格低,可以再好言相商,提高一些价格。

可对方根本连还价的意思都没有,直接就说不卖了——开什么玩笑?这是百药阁,你既然不想卖,拿东西过来干什么?

陈太忠却是无视了她的惊讶,手掌再次抖一抖,“既然你我双方对鼋茸的评价不一样,我也无意强求,所以不打算卖了……还给我吧。”

“这鼋茸压根就不值二十枚破障丹,”小甜生气了,她的脸涨得通红,“水属性灵药中,鼋茸原本就不怎么值钱,也就是上了千年的,才有一定价值,而你的鼋茸不但不到千年,品质也很糟糕,量又不大,凭这一点,你就想换二十破障丹,怎么可能?”

她越说越气,声音也大了起来,“而且你要换的净心神水是什么?是禁物!有再多灵石,在柜台上都根本买不到,千年鼋茸就算品相再好,也不可能换净心神水!”

“不能换,那你就还我呗,”陈太忠也不跟她辩解,就是再次抖一下手。

“你!”小甜的脸色越发地红了,“你都不还价,就放弃交易?”

一边发问,她一边看一眼干瘦老者,那老者弟妹垂目,没有任何的表情。

“我这人一向不怎么喜欢讨价还价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对方既然要他主动报价,这交易的诚意,就谈不上有多少,而且,既然不能换净心神水,他交易出去也没什么意思。

小甜犹豫一下,方才发话,“六枚破障丹……绝对不可能再多了。”

陈太忠笑一笑,这次他连话都不说了,只是伸着手。

小甜愣了一愣之后,气呼呼地将手里的玉盒放在干瘦老者旁边。

“这次你的表现,只能得五分,”干瘦老者微微一笑,又摇摇头,“你知道自己错了几处吗?”

“不知道,请师兄示下,”小甜恭敬地一拱手。

这个老汉,是这小女娃娃的师兄?陈太忠看得有点眼晕,这辈分……真的没搞错?

小女孩儿的年纪不好说,修为却是在那里摆着,区区的一级灵仙而已。

“首先,这个鼋茸是一千一百年以上的,”枯瘦老者倒是很耐心,解读得相当详细,“品相确实不怎么样,但是你上手的时候,先要正确判断它的年份。”

“师兄你阴我!”小甜气得眼睛一瞪,腮帮子也鼓了起来。

“哈哈,”那干瘦老者放声大笑了起来,“师妹,这也是教你一招:遇到什么,先自己独立判断,别人的意见可以参考,但你要有主见……学到的知识,是要用的。”

“我只是粗心了一点,”那小甜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。

“嘿,”老者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似乎很无奈的样子,“第二就是……你认为你开出的交易价格怎么样,算有诚意吗?”

小甜歪着头想一想,然后点点头,“算是吧。”

事实上,她还是有意压低了一点价格,不过,压得也不算太狠。

这次灵药交易,是百药谷近些年难得的大动作,所以在交易的同时,派里也派出一些弟子参与其中,主要是观摩,同时也让弟子们适当地出手尝试。

这就跟地球上医学院的学生,去医院观摩大夫诊治一样,有些东西必须身临其境,才能体会得到。

这些弟子派出来,既是学习,也有考核,小甜适当地压一压价格,也是想在考核上获得较高评分——她也不可能压得太低,压得太低,也是不懂行情。

不成想,被自家的师兄算计了一道。

“唔,”干瘦老者沉着脸点点头,“既然你认为价格合适,对方若是不加价,你也没必要再主动加价,这点鼋茸,咱百药谷还损失得起。”

“我总是想促成这一单交易,”小甜小声回答。

“这个我当然知道了,”干瘦老者点点头,然后才看向陈太忠,“就按我门内弟子开的价格算,六枚破障丹成交。”

陈太忠真是无语了,他勾一勾右手食指,“鼋茸还我。”

“这是我门内弟子的测试,”干瘦老者有点不高兴了,“一千一百年的鼋茸,六枚破障丹,你也不亏!”

“你门内弟子测试,关我什么事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淡淡地发话,“我不卖了。”

他是来郑重其事交易的,百药谷却让年轻弟子来试手,这本身就不是令他很高兴。

还是那个比方,身为患者去医院看病,挂了专家号,出手的却是实习生,患者就算不说什么,心里也总觉得不舒服:你这是对我不够尊重啊。

至于说专家也是从实习生过来的,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。

而且他眼下,也确实是不想卖了。

“你是来戏弄我百药谷的?”干瘦老者脸一沉,不高兴地发问。

“是你让我自己开条件,”陈太忠觉得挺冤枉的,哥们儿这是招谁惹谁了?他一脸的无辜,“你觉得我开得高,那我不卖了还不行?”

干瘦老者气得笑了,“这点鼋茸,我百药谷真看不在眼里。”

你这不是废话吗?陈太忠眉头一皱,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

“那你可以走了,”老者不耐烦地一摆手,将玉盒推过来,又不屑地哼一声——不过就是点鼋茸,你矫情个什么?

“我还有千年灵药呢,”陈太忠收起鼋茸来,又摸出一个较大的玉盒,“那个谈不拢,咱们可以谈这个。”

干瘦老者看他一眼,动都不动,只是微微地一动嘴,“小甜?”

少女一弯腰,将玉盒拿过来,很熟练地打开,双手端到眼下细细地打量,半天才开口,“蓝藤主根,一千二百年左右,采摘较好……可惜有些火气。”

干瘦老者闻言,鼻子抽动两下,缓缓发话,“腐火致瘀,份量要三去其一。”

“腐火致瘀,就是主根被腐烂的叶子覆盖,产生的慢性木火,”小甜看一眼陈太忠,细细地解释,“火气长年侵入主根,此为致瘀,不能简单去火气,致瘀部分要做深处理,所以不能按整体形状来算。”

“这个我不懂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听明白了对方的解释,可他对药理一窍不通。

“我知道你不懂,”小甜淡淡地回答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“所以解释给你听。”

我稀罕你解释吗?陈太忠撇一下嘴,直接发问,“还是我开价吗?”

“既然你不懂,那我就开价了,八枚破障丹,”小甜也不想跟这个二货多说什么,直接开出了一个相对公道的价格。

陈太忠沉吟一下,然后发问,“换净心神水呢?”

小甜想一想,还是摇摇头,“不能换净心神水,蓝藤根比鼋茸要罕见一些,但是致瘀的蓝藤根,品级低了点。”

蓝藤根比鼋茸罕见,这是实话,水鼋背上若是有鼋茸,就不止一点半点,但是蓝藤能长到千年,却极为罕见,这东西也就几百年的寿命,而且不少荒兽爱吃它的根。

但是她的话,多少有点不实,这种东西,其实是可以换净心神水了,只不过她恼火对方刚才不给自己面子,就不答应换净心神水。

“那算了,”陈太忠一伸手,跟她讨要蓝藤根。

小甜记着师兄的话,也不还价,刚要递还给他,不成想那老者伸手将盒子接过来,轻捻了两下之后,沉声发话,“破障丹……十枚。”

蓝藤根,是这次炼药用不上的,但是火气致瘀的蓝藤根,却可以顶一味辅药,多储备一点,没有什么坏处。

“换不了净心神水,那我就不换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对他而言,破障丹没什么意义,大不了就是一种比较硬的硬通货而已。

不过下一刻,他脑子里掠过一个戴着斗笠的形象,“能换几颗五转洗髓丹?”

“洗髓丹……五转?”老者的嘴角抽动一下,心说你这些要求,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,“理论上,能换五颗,但是百药谷只有三颗,还不可能全给你。”

“那还是算了,”陈太忠一伸手,拿过了玉盒。

这棵蓝藤根,干瘦老者还是有点舍不得,他又拿起玉符来扫一眼,眉头登时一皱,“雷晓竹是你的引荐人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硬着头皮点点头,反正那小丫头说了,引荐就有贡献拿,就算谈不成,也不是她的问题。

“看在晓竹的份儿上,八颗破障丹,一颗五转洗髓丹,”小甜沉声发话。

“不能看在她的份儿上,给我点净心神水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微笑着发问。

“千年蓝藤根的品级太低,”小甜算是看出来了,对方的重点在净心神水上,她偏偏不想让他如意。

“什么样的品级才算高呢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。

“你若有千年的首乌、冰藕、风瑞草、蛟石,那自然没有问题,”小甜笑着回答。

“千年金纹火槿呢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似笑非笑地发问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